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频:雷公根笔记

更新时间:2012-09-07 23:09:50
作者: 刘频  

  

  酒 令

  

  

  权杖退去

  

  凯迪拉克和司马迁退去

  

  铁轨上的无政府主义者退去

  

  时间的假面舞会退去

  

  皇帝退去,小人退去

  

  江山和美人统统退去

  

  ——我在这里喝酒

  

  

  

  晨泳者

  

  

  

  朝霞的碎玻璃在他的耳边飞溅

  

  他昂着头,挥舞着铁的手臂

  

  他加深了江心的皱纹

  

  在水里,他撕碎了一座大桥的造型

  

  他和我们说再见,和吸毒的鱼说再见

  

  他的心是一艘拖船

  

  他牵引着一条大江,缓缓驶往下游

  

  哦,时代,羞愧的旁观者

  

  两岸的建筑,以纪录片的节奏后退

  

  

  

  晚 祷

  

  

  

  要像黑夜一样大放光明

  

  要像佛一样安睡

  

  要像肉中的莲花一样开到印度

  

  

  停 电

  

  

  让他们停电吧

  

  把我的黑暗,剜出来,做成一盏灯

  

  我听见了啊——

  

  一片果园搂紧了美女

  

  在十万只苹果核里悄悄发电

  

  

  

  晨风吹拂着一艘核潜艇

  

  

  

  核潜艇在早晨浮起

  

  海风吹着军队,国家机器运转正常

  

  他吹着口哨,把蓝天白云放在甲板上

  

  这时,他想发射一枚核导弹

  

  射落三千公里以外的一枚鳄梨

  

  让树下经过的乞丐吓一跳,继而惊喜

  

  

  

  浓雾里的海边钟塔

  

  

  

  我记得那一次是早晨

  

  浓雾,像伤口漫出的脓汁一样淹没海边的钟塔

  

  古老的罗马字,巨大的钟摆,诡异的发条

  

  病人一样消失在时间的阴霾里面

  

  在没有时针和分针的时刻

  

  只有那黄色的塔尖

  

  有如一根南美马蜂的蜂针,在时间里放大

  

  垂立在广阔的浓雾之上

  

  

  

  与虎谋皮者,滚开

  

  

  

  你们休想动我一根毛,金子的毛

  

  休想把我头上的王字垫坐在你们的屁股下面

  

  与虎谋皮者,滚开

  

  从我世袭的王者领地滚开

  

  你们尽可以利诱这世界交出肉和灵魂

  

  但对于一只血统高贵的猛虎

  

  尊严是绝不开价的

  

  在这个良知也可以交易的年代

  

  我守着一只猛虎的皮

  

  守着一个家族的黄金波纹,它弥散肃杀的气息

  

  一路震落随风摆动的树叶

  

  令猥琐的小兽们一一闪逃

  

  

  

  被龙卷风追赶的人

  

  

  

  那个长着马脸的人

  

  在旷野上,被龙卷风追得疯一样跑

  

  黑风暴压低辽阔的翅膀,刮过大地

  

  一次次,几乎揪住了他的衣领

  

  

  

  但后来我们才渐渐看出名堂

  

  这个长着马脸的人,根本不是被追赶者

  

  正是他,跑在时间前面

  

  领着龙卷风不停地狂奔

  

  

  

  橡树林,十二个仙女

  

  

  

  今夜,我用一只金苹果

  

  分给坐在橡树林里的十二个仙女

  

  我的十二个妹妹。我和她们唱歌,亲吻,打盹

  

  看她们用月光编制的裙裾

  

  看她们随我的金色笛声,安抚爱情

  

  我低垂着头,接受晚风的抚摸

  

  一只夜莺从池塘的树枝飞过

  

  告诉我们,圣母来了

  

  

  

  和埃利蒂斯谈论黄昏

  

  

  

  那时,万物清晰,树木害羞

  

  在黄昏,神红着脸膛

  

  在希腊的晚风里放着风筝

  

  一匹海水自由地蓝,成长为天空

  

  爱情用英雄的身体做成拱廊

  

  大地上,到处是掷铁饼的父亲

  

  那时,人民很小,王也很小

  

  法律柔软地绕过旧城

  

  睡在神话里的国家,像一棵豆芽

  

  

  

  在旧航道里航行的船

  

  

  

  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他站在船头,凝望着

  

  时间里一道拒绝转弯的夕光

  

  他们都下船走了。掰断的镜子

  

  涂口红的乌鸦,被装进了新的行李箱

  

  

  

  马达突突响了起来。一个人把老式的忧伤和愤怒

  

  远远地,拖进浓雾笼罩的河面

  

  一条机帆船在旧航道里航行,用父性的夜色

  

  破开一条河流年轻的腹部

  

  

  

  那是他的舵,他顽固的柴油

  

  那是——他的航道和手相

  

  船灯喷出雪亮的光,把河岸不变的风景

  

  搬运回船舱。把吃水线以下的幽暗和伤

  

  搬运回他制度一般稳定的心

  

  

  

  一个个漩涡站起身来,和他握手

  

  被撕裂的船歌,在鱼胆里缓慢沉落

  

  哦,一切都是熟悉和可预见的

  

  风暴临近,灯塔不远

  

  他用一个时代,换取了一个方向

  

  

  

  多年以后,一篇日志里如实地描述

  

  ——一条在旧航道里航行的船

  

  一寸寸冲破一条石块般构筑的河流

  

  像尖利的刮骨声音,在夜色中,嘎嘎而响

  

  

  

  背着石头飞翔的人

  

  

  

  时代的痛,横扫着我的眉骨

  

  我是背着石头飞翔的人

  

  穿行在衰败的闪电和暴雨中

  

  我以乌鸦的姿势,飞过浊浪翻滚的大海

  

  我用腐烂的翅膀夺取一片天空

  

  直到石头融为我的身体

  

  直到我的黑暗,吐出死亡的光明

  

  

  

  爱斯基摩人

  

  

  

  他们只需要世界提供

  

  雪,灯,鱼叉,童话

  

  他们只需要冷,干干净净的冷

  

  当冷得冻住四周的尘嚣和心跳

  

  在雪夜里,才听得见

  

  神坐在雪橇上归来的声音

  

  

  

  生 铁

  

  

  

  愤世嫉俗的铁

  

  在暴雨中,抢回了身上锈蚀的腥味

  

  

  

  夏日寄赠

  

  

  

  我的身体

  

  是帝国一个多雨的小镇

  

  在这里,没有王

  

  只有烈酒和诗歌

  

  蜈蚣为我献上的杯盏里

  

  有蜜糖和砒霜

  

  八个美人从我的脚趾间

  

  乱草一样冒出

  

  

  

  杜撰的长安

  

  

  

  我坐在艳阳天里,望着

  

  万里江山,如一匹快马

  

  从我的窗下跑过

  

  三千朵莲花从我的腋下钻出

  

  把一个新王

  

  举上长安的天空

  

  

  

  拦河坝

  

  

  

  我要从身体里

  

  取一根左肋骨,做拦河坝

  

  挡住一只采金船右倾的苗头

  

  

  

  懒汉之歌

  

  

  

  他坐在河岸上

  

  微笑着,欢送时光的流水从脚下

  

  奔丧一样,匆匆远去

  

  他是一株懒洋洋的狗尾巴草

  

  不愿接受一缕轻风的打扰

  

  

  

  生活啊,总是带着大大小小的事情

  

  像穷凶极恶的追债人,逼上门来

  

  他像躲猫猫的孩子,与之周旋

  

  它们找到他,甚至揪住了他的后衣领

  

  他就是不转过脸来

  

  

  

  油瓶倒了他也不扶

  

  蛇钻进肛门他也不扯

  

  让生活嘟嘟囔囔吧——

  

  “懒人的春天啊,连女人的屁股也懒得摸”

  

  

  

  他不愿做他不愿做的事情

  

  他把那些讨厌的事情一拖,再拖

  

  直拖到悬崖边,逼它们松手,崩溃,跳崖

  

  他乐得轻松,慢慢享受他的惰性

  

  

  

  他就喜欢浮皮潦草,游手好闲

  

  连爱情,他也要像送便当一样主动送上门来

  

  惰性啊,那是他身体里

  

  一件休闲宽松的衣服,水洗不变

  

  烈日曝晒也不变

  

  

  

  当他老了,睡在一张躺椅上吃油条

  

  他不后悔

  

  懒惰让他一生幸福和自由

  

  

  

  没有美

  

  

  

  在没有美的年代

  

  我在地窖里,埋头酿葡萄酒

  

  用我爱人蓝色的头帕

  

  赶走嗡嗡叫的苍蝇

  

  

  

  间 谍

  

  

  

  我谙熟完美的易容术

  

  在镜子前,对着自己,我撇撇嘴笑

  

  朝窗口下面的大街,我撇撇嘴笑

  

  我捋好假胡子,穿一件风衣从容出门

  

  哦,从地下到地上,多好

  

  全世界都不认识我,多好

  

  连我自己也不认识我,多好

  

  在我的墨镜后面

  

  生活的全部秘密,像密写的情报

  

  在显影液里一点点暴露出来

  

  我掌握暗号,我根据个人需要

  

  和一个陌生女人顺利接头

  

  

  

  自 述

  

  

  

  我不再用肉体去拦下流水

  

  也不再以爱的名义,挥舞一把铁锤

  

  我让天空降落到沾满灰尘的树梢

  

  我和神散步,不再惧怕衰老和死亡

  

  当我把沦为乞丐的幸福领回心中

  

  我要做的事,是把多年攥紧的手松开

  

  让真理的种子,从指缝安然落入

  

  我的脚下——那安葬我的松软泥土

  

  

  

  自杀者

  

  

  

  他用真理杀死自己

  他把带血的刀,扔给世界

  让世界,像一只狗

  去舔舐他一生最后的血

  

  

  

  屋顶上的月亮

  

  

  

  月亮总是和我的屋顶

  

  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在我三十年的仰望中

  

  它也不肯降下一点点

  

  

  

  杀死恺撒

  

  

  

  我杀死恺撒

  

  杀死大理石里的毒鹰

  

  今夜,父亲要乘光荣的海筏到来

  

  我坐在罗马柱寂静的碎片上

  

  用象形的闪电修改一部英雄史诗

  

  

  

  良 心

  

  

  

  一到春天,我又看见他扛着长长的梯子

  

  走在闷热的原野。在雷雨到来之前

  

  他要给每一棵树装上一根避雷针

  

  给麻雀的鸟巢,也装上一根

  

  在雷雨中,他还在紧张地忙活着

  

  我看见他被一道雷电震落下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用受伤的手

  

  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扶了扶眼镜

  

  又顶着大雨爬上梯子

  

  他像避雷针一样直着身子

  

  在摇晃的树顶,险些再次被狂风掀翻

  

  

  

  月亮一个人去了天山

  

  我们继续乘高铁南下。而月亮一个人去了天山

  月亮要一路回收八千里悲愤的西风

  月亮要在一匹马的体内布下庞大的古战场

  在万丈悬冰上,是月亮一个人在磨剑

  是月亮要将衰败的楼兰磨成一把三寸剑

  另一个月亮从我们指缝滑落,变成了一粒白药片

  

  

  

  最后的鹰

  

  

  

  英雄的墓碑

  

  在翻滚的乌云里

  

  忽隐忽现

  

  

  

  王者的杀气,贯彻生死

  

  逼我唤它为父亲

  

  

  

  圣 使

  

  

  

  他们用肮脏的水,把手洗得干干净净

  

  他们提着马灯,在神的脚迹,种下一棵棵菩提树

  

  他们在山顶的雷雨中,抓住闪电,分给群众

  

  曙光东进的时刻,他们继续投身黑暗

  

  

  

  青年大街

  

  

  

  哦,青年大街,像一个年轻人的手臂:有力,冲动

  

  下午6点40分,我在沈阳的这条大街散步

  

  一路经过商场、银行、饭店、写字楼、证劵公司

  

  庞大的建筑群像一种虚拟的青春

  

  被夏天的夕光一点点吞噬

  

  在这条大街下面,一列地铁在飞驶

  

  大街两旁的白荆树,晚风中油绿的树叶

  

  让我嗅到了稀薄的青年气息

  

  

  

  恶 魔

  

  

  

  恶魔和我们

  

  围坐在树荫下的草地上

  

  他亲切地鼓励我们畅谈理想、未来

  

  在我们热烈的发言中

  

  恶魔不时点着头,搓着手掌

  

  他的声音点燃了马亚加湖边的晚霞

  

  末了,他深沉地谈起

  

  他早年作为一个好人的体会

  

  

  

  丑恶向我迎面走来

  

  

  

  丑恶向我迎面走来

  

  我没有回避,拒绝,或者回击

  

  我和很多人一样,向他点头,问好

  

  在同一条路上,我们多次相遇

  

  在和他迎面相逢的时刻

  

  我把当年攥紧的拳头松开

  

  变成礼貌性的握手

  

  

  

  我们一直过着一种庸俗的生活

  

  

  

  我们一直过着一种庸俗的生活

  

  仿佛被一条大马力的拖船,一天天拖进

  

  一条浑浊的河流。我们收拢目光,顺流而下

  

  像一只咬牙切齿的白鸟,用油漆

  

  一遍遍刷黑自己的羽毛

  

  以此换取一片天空,避免乌鸦的攻讦

  

  

  

  我们已经习惯于一种庸俗的生活

  

  在惯性中,每天都在重复卑琐的事情

  

  像一块肮脏的抹布,反复擦拭着灰尘

  

  我们用高贵的诗篇去贿赂油腻的欲望

  

  让心灵闪开,给肉体让路

  

  并且,一次次挖出说服自己的理由

  

  

  

  我们试图拒绝一种庸俗的生活

  

  但最终收回了怯懦的手势。就像

  

  一把在情欲中挥舞的铁锤,将一颗水泥钉

  

  凶狠地敲进我们的身体,直到击穿灵魂

  

  让我们在蒙羞中,感到尖锐的痛

  

  同时感到一种毒瘾般的快意

  

  

  

  小蜻蜓

  

  

  

  在大风中

  

  一只小蜻蜓,在政府大楼的楼顶上

  

  强行着陆

  

  风吹歪了它薄薄的翅膀

  

  

  

  换 毛

  

  

  

  动物们在深秋里换毛,愉悦的喘息响彻山谷

  

  我无毛可换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11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