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刚:国会和辛亥革命

更新时间:2012-08-20 14:59:37
作者: 袁刚 (进入专栏)  

  

  主持人:今天时值辛亥革命100周年之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团委“寄予未来”系列讲座荣幸邀请到袁刚教授为大家讲“国会与辛亥革命”。请大家欢迎!

  

  袁刚: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今天的讲座,内容比较多,我们也就不讲一些题外话了。

  就这个题目来讲,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民国,是具有历史坐标意义的大事件。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是民主建政的一项重要成果,孙中山先生当选为民国首任临时大总统,具有临时宪法的性质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的颁布,确立了民国的“法统”,于是千年王朝就此走向了“共和”,长期以来,这些都被人们高度评价。但是,这里却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政府也好,总统、约法也好,都是由临时“国会”通过民主程序选举产生,或草拟批准的,一切都是通过国会民主程序进行。孙中山也是国会选出来的,也就是说,临时国会是先于临时大总统产生的。辛亥革命时期全国政权建设的中心是国会,其权力地位从独立各省酝酿建立全国性政权的开始,就得到了确认,国会是新政权政治合法性的唯一来源。

  以国会为中心组建新政权,就是通过代议制形式,以选举和协商的途径,来统合响应武昌起义的独立各省,甚至还包括没有宣布独立的省份,像辽宁、直隶等省,来共同建立新的国家。这种方式和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固然不一样,和孙中山同盟会预先设想的成立军政府,从而以军政府统揽一切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却与立宪派在前清预备立宪后期发动的要求“速开国会”的大规模请愿运动,有着一脉相承的联系。其本身就是革命派、立宪派和反正的前清旧官僚等,各派势力联合建政的一个尝试。同时,也借鉴了美国独立战争“大陆会议”的形式。可以说,它是中国民主宪政真正的起步,或者说是第一次落到了实处,这是不可忽略的意义重大的大事。

  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我作为政治学者,想就辛亥、民国元年,也就是1911年至1912年的建政史事,再作一番考察,为我国最初的议会政治正本清源,也想就其政治意义,重新做一个评价,如果有不当的地方,请大家批评。

  下面我们分八个问题来讲:

  1,孙中山革命党人的共和国方案和革命方略。

  2,立宪派筹划组立全国会议团以统合各方民主建政。

  3,各派以临时“国会”为中心打造民国新政府。

  4,组立临时“国会”与立宪派请愿“速开国会”一脉相承。

  5,以临时“国会”为中心实现政权和平转移。

  6,各派政治力量以“国会”为舞台进行博弈。

  7,国会立法制宪和袁世凯阻断制宪进程。

  8,确立国会博弈机制才是民主政治的必由之路。

  因内容比较多,有一些史料请大家看字幕,结束以后大家可以把这些史料拷过去。全文约四万字明年将在澳门《文化月刊》春季号(中文总82期)发表,到时大家可以去查阅。以上八个问题中,前七个问题都要铺陈史料,也就是通过摆事实,来说明辛亥民元两年间的建政是以国会为中心,我要把这个事实讲透,所以请大家好好看ppt。第八个问题是重点,我要做一些比较分析。

  第一个问题是:孙中山国民党人的共和国方案和革命方略。

  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的革命宗旨,就是要推翻满清专制统治,建立共和制的现代民主国家。早在1894年,兴中会成立时的入会誓词,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所谓合众政府,就是以美国为楷模的联邦制共和国。

  美国的合众政府对于清末的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早在鸦片战争时期,林则徐主持编译的《四洲志·育奈士迭国》就记美国为“联合众志,自成一国”。1903年,激进青年邹容写的《革命军》中,更明确提出“模拟美国革命独立之义”,公举大总统,建立“中华共和国”。同年,孙中山在檀香山也提出:“效仿美国,选举总统,废除专制,实行共和。”都强调要选举。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成立的时候,就采取了美国的三权分立制,选举孙中山为总理。由此可见,以孙中山为首的同盟会的革命取向,是建立民主共和国,这是无可置疑的。

  值得一提的是,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的时候,上海各界人士在保皇党人唐才常的主持下,召开了“中国国会”,以西方议会的形式搞了一个投票选举。冯自由的《革命逸史》记了这个事件,叫“张园国会”,公举容闳为会长,严复为副会长。当然,这样的聚会谈不上是真正的国会,人数也就几百人,虽有章太炎、文廷式、毕永年、马相伯等名流参加,但其选举不具有代表性。然此事却说明,当时上海的精英,对于民主选举非常向往,对西方国会那一套一点也不陌生。

  然而民主共和毕竟难以一蹴而就,这在欧洲各国也是经常有反复。同盟会所在的日本,当时也是君主立宪,更何况2000多年传统帝制的中国。如何创立共和?对于革命党人来说,就是打,武装夺取,打天下先成立革命军政府。1905年8月,程潜拜见孙中山先生,请示革命方略,孙中山指示:“革命军占领地区,必须立即成立政府,以为号召,即便占领小至一州一县,亦应如此”。凡打下一个地方,便立即成立军政府。

  1906年秋,孙中山、黄兴及章太炎等人在日本编制了《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策划在全国各地举行起义;拟定了《军政府宣言》等文件,规定了军政府一系列革命政策。在理论上,孙中山将革命纲领概括为“民主、民权、民生”三个主义,后来提出了“五权宪法”。革命大目标是建立民主政权,但这有一个过程。

  也是1906年,孙中山首次将同盟会的纲领实施分为三步程序:第一是“军法之治”,成立军政府,为期三年;第二步是“约法之治”,由军政府依约法“总揽国事”,六年为期;第三步是“宪法之治”,得解除军政府权力,依宪法选举政府。这就是后来所说的“三序方略”。

  按照这个思路,革命成功后是先成立军政府,实行军法之治。也就是说,革命党将包打天下,革命之初将包揽政权,实行革命党专政。同盟会孙中山革命党根本没有考虑先立宪法,也没有考虑同立宪党人和其他派系分享政权,共商国是,共同协商来建立新国家。而是要等若干年后,革命秩序稳定之后,才开放政权,颁布宪法,民选政府。

  同盟会为此先后发动了十多次武装起义,其主要手法是联络黑社会性质的会党。1906年12月,在湘赣边界搞了萍醴浏起义,这个起义规模是最大的,有会党三万人参加,但第一次规模最大,以后规模都比这个小。当然,这次损失也很大,刘道一牺牲了,还被抓了几个同党。以后,起义转入西南边陲,规模都很小,影响也小,打了就跑。屡屡失败使黄兴在1911年提出了革命党要建立铁的纪律这样的主张。要“以军律行事,即军政府成立时,亦当如是”。且军政府成立的时候也应这样。孙中山也指示只有严密纪律,“团体乃能坚固,不致如散沙”。由此可知,军政府是革命专制的政府,有铁的纪律。起先不搞民主,也不选举!

  1911年4月27日,孙、黄举全党精英,在广州发动了黄花岗起义,规模不是很大,结果仍然是惨败,牺牲了72个烈士,后统计是80多个,顶多百人,但多是同盟会的精英。这次失败使孙、黄情绪非常低落。频繁的起义还有暗杀,虽然极大的震动了清廷,但有一个问题,即响应的人不多,社会波澜不惊,革命党人流血牺牲,前赴后继,可歌可泣,但社会不理解、不接纳。鲁迅笔下吃革命党人血馒头的群众,大有人在,革命党想一锤子把腐朽的清王朝击垮,看来无此力量。

  1911年武昌起义的胜利,完全出乎孙、黄意外,事过数年之后,孙中山仍说:“武昌之成功,乃成于意外”。起义的时候同盟会的大牌领袖都不在现场,筹组军政府时,参加起义的士兵和下级军官,都以资格比较浅,责任重大,而不敢自专,不敢当。最后竟是强迫曾亲自枪毙了两个起义士兵的“反革命分子”----清军协同黎元洪当了都督。黎元洪很有能力,也很有威望。起先他不干,象一尊“泥菩萨”,但其干起来之后却有板有眼,很快就成为了首义元勋。

  武昌起义和以往的十多次起义相比,最大不同就在于迅即得到了各方响应,而以前的起义没有人响应,这次不但新军士兵响应,而且立宪派也态度鲜明地响应。湖北咨议局的议长汤化龙,不仅在起义的第二天即主动来参加军政府的组建,还以议长的身份通电全国各省的咨议局,号召他们响应。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就有14个省响应,宣布和清朝脱离关系。其中江苏巡抚程德全在咨议局议长张謇的策动下宣布独立,被拥立为江苏省军政府的都督。在14个独立省份中,大概有7、8个是由咨议局主导的。温和的立宪党人更容易得到民众的认可,这就使得起义更加平和,减少了暴力和死亡。但这和同盟会的方略却不大一样。

  那么,黎元洪被推举为首义的都督,却也产生一个问题,也就是在政权建设问题上,革命党无法说了算,使得革命党的建政一开始就相当被动。宋教仁和黄兴后来赶到武昌,曾策划成立“两湖都督府”,压在黎元洪之上。但是,黄兴在汉口、汉阳督师打了败仗,也就没有颜面争位了。首义的武昌军政府一时俨然成为了全国革命新政权的中心,却并非革命党人掌握。

  江浙联军打下南京是一个转机,但是南京也不是党人独占,而且革命党内部也山头林立。同盟会要包办革命、包办政权,已经不可能。据追随陈其美左右的章天觉所写的《回忆辛亥》,当陈其美在上海得到武昌起义的确切消息,正在考虑怎样策应时,突然听到武汉军政府派光复会的李燮和为总司令,到上海来督促举事的消息,就约沈缦云、蒋介石和章天觉等商量对策,说:“光复会势力,今以首义示天下,同盟会将无立足之地,所以吾人为同盟会计,为报答孙先生多年奔走革命计,不得不继武昌而立奇功于长江下游,倘能从光复上海入手,次第光复江、浙、南京、皖、赣以达北京,共和告成,同盟会化为永占政治优势执政党,始可无恨”。这个话如诉如泣啊,为了争头功,江浙同盟会骨干陈其美、蒋介石等身先士卒,出生入死,奋力拼搏,陈争得沪军都督,即上海军政府的都督,但光复会的李燮和不服,在吴淞口自称吴淞都督,浙江都督之位归于威望极高的立宪派汤寿潜。

  攻下南京的时候,有多位革命军的将领都自封都督,内部即将发生火拼,一时江苏省境内都督多如牛毛。于是张謇力主程德全将督署由苏州迁到南京,让包括沪督陈其美在内的各个都督,统归于他麾下,应该说是出于公心。我们看到,一个省尚且山头林立,全国的派系斗争更时隐时现,而在力量对比上同盟会并不占优势。这个时候,想让黎元洪靠边站已绝不可能,同盟会要搞革命专政,建立统一军政府,实现其原定的革命方略,根本就没有希望。

  那么,如何统一革命军内部,使各省的山头有所归属,筹建统一的新政府呢?立宪派适时提出了召开独立各省代表会议的做法。

  各省宣布独立之时,前清咨议局很多都改称为省议会,如张謇即改任江苏省议会的议长,各省的议会都没有废,而是和军政府并存,这是一个重要的现象。议会立宪党人都是民选的,是当地的精英,有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他们都积极辅佐或者参与军政府,主动地担起重要责任,对各省军政府帮助很大,得到了很多革命党的尊重。所以,当时立宪派和革命党双方打成一片,共商大计,在独立各省的政权建设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是,同盟会内部还是有不少人想包打天下。11月21日,孙中山由国外到达香港,已经担任广东都督的同盟会员胡汉民与廖仲恺从广州跑到香港去迎接。胡汉民劝说孙中山不要北上,留在广东主持大计,用半年的时间检练5-6万精兵,诉诸武力,鼓行北伐,直捣黄龙,以实力廓清南北。但孙中山没有听从,反而说服胡汉民一同北上,月底赶到上海,当即被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以上主要讲的是革命派。

  第二个问题我们讲立宪派,即:立宪派筹划组立全国会议团以统合各方民主建政。

  孙中山的临时大总统之职,是由具有临时国会性质的“各省都督代表联合会”选出来的。之所以当选,也并非我们教科书所说的,有如华盛顿那样功勋卓著,众望所归。因为起义的时候他根本就不在,何来功勋?由于此前建政过程中黄兴和黎元洪两个人僵持不下,孙中山来得巧,打破了僵局。不过,这个大总统前面有一个定语,是“临时”的。还有一点是这个位置早已许人,“虚位以待袁世凯反正”,已经许诺给袁世凯了。也就是说,孙中山这个总统地位十分虚弱,含金量不可和担任过两届当了八年实实在在的美国开国正式总统华盛顿相比。孙一开始就是一个“过渡”的总统,没有什么权。辛亥革命实际进程也不是按照同盟会原来的革命方略进行,全非孙中山所能掌控。选他的临时国会(各省都督代表联合会)就于革命方略之外,革命党之前没有考虑开国会这个问题,是立宪派首先提议,由独立各省、各派势力通过协商成立的。而且在孙中山到来之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5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