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施洋:谁将是叙利亚内战的新玩家

更新时间:2012-08-15 15:02:41
作者: 施洋  

  

  在大半个月之前,7月18日,一名叙利亚阿萨德的私人保镖引爆了身上的炸弹,地点是位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国家安全总部大楼。爆炸造成安全部门多名高官死伤,而就在前几日,数千名反对派武装分子攻入了大马士革市区,在城区与叙利亚政府军展开交火,战况之激烈,大有巴沙尔大厦将倾之预兆。

  然而不日,随着叙利亚政府军从戈兰高地方向调来的精锐装甲部队投入大马士革的战斗,战局迅速发生了逆转:首都被完全收复,战斗的中心迅速北移到反对派一度盘踞的北部城市阿勒颇,而且随着叙利亚政府军的节节推进,即使在立场上明显偏袒反政府武装的西方媒体,也不得不开始承认反政府武装在阿勒颇遭遇到了败局。

  这迅速而惊人的战局逆转,不由让笔者想起了越南战场上具有转折意义的1968年“春季攻势”。看起来,这场被反对派称为“大马士革火山”的袭击行动,显然不是巴沙尔的末日,却意味着多国支持的这场推翻巴沙尔的运动,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春季攻势”般的开始和结束

  

  1968年,越战进入胶着状态。北越为了打击美国在南越的军事实力并鼓舞士气,在当年1月30日,北越几乎全部主力,即越南人民军和在南越的游击队武装“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向南越几乎所有的城市发动了军事打击,投入的总兵力超过8万人。南越政府首都西贡、越南传统首都顺化以及美国在越南的重要军事基地溪山都遭到了猛烈的进攻。

  由于北越无论是正规军还是游击队,其主力都是装备轻武器的轻装步兵,因此先前的集结过程完全骗过了美军的侦察和普通军事分析家的预料,并成功地发动袭击中。然而同样是因为北越军队轻装的特点,缺乏大威力重型武器,他们既没有能力攻占美军的坚固据点,也没有办法抵挡美军在坦克和武装直升机掩护下的反扑。

  “春季攻势”作为一场战役,北越最后打得很难看:没有攻占任何一处美军的军事据点;没有解放任何一座重要城镇;几乎所有的攻击在一天之内就被击溃;参战的越军阵亡4.5万,受伤4万,接近全军覆灭,休整了半年也没有完全恢复;多年在南越经营的情报和游击队网络也损失殆尽;而美军的损失,仅有北越的5%左右。

  现在大马士革战斗的情况也与此类似:叙利亚反对派凭借轻装步兵隐蔽行进和集结,并突然在大马士革附近发起攻击,从7月15日至7月18日,一直凭借突然性和人员数量的优势似乎打的有声有色。但在政府军装甲部队参战之后,他们与44年前的北越军队一样,付出了巨大伤亡之后被迫撤退。并且由于进攻消耗了实力,现在的反对派武装甚至无法守住先前占领的阿勒颇。

   难以预料的“反效果”

  虽然“春季攻势”下美军损失很小,但由于媒体的宣扬和报道,惨烈的战况使得美国军方此前所谓剿共战争接近胜利的宣传形似谎言,导致美国人民感到上当受骗,反战运动如火如荼,受不住压力的约翰逊总统被迫宣布停止对北越的轰炸,美军在南越的反攻也告中断。此战意外地成为了越南战争的转折点。

  尽管决策上完全错误的“春季攻势”最后意外地开启了越战中止的进程,这并不意味着叙利亚反对派这场“大马士革火山”能够达成同样的效果。毕竟阿萨德是在保卫自己的政权,没有理由中止向北部的反击,而反对派武装目前极度缺乏对抗政府军坦克和武装直升机的军事装备——连反坦克导弹和便携式防空导弹都只是刚刚运到土耳其的训练营地——一旦叙利亚军队继续反击,目前已经撤出阿勒颇中心地区的反对派武装只能选择退回土耳其。

  当然失败的“大马士革火山”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如同先前的利比亚一样,随着烂泥扶不上墙的反对派一路溃败,通过设立单方面的“禁飞区”,并且以北约特种部队为核心进行地面攻击,从而一举扭转局势也未可知。

  目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已经表态不排除设立禁飞区,但是截至目前,各国给予反对派的支援仍然仅限于资金和情报,而真正要介入叙利亚内战,事实上还面对着诸多难题。

  

  潦倒的北约与凶悍的叙利亚

  

  北约介入叙利亚内战的方式无非两种,美国主导或者欧洲主导。虽然叙利亚周边多个国家都有美国的空军基地可供使用,但由于美国临近大选加之叙利亚乱局可能引发以色列周边环境恶化等多种因素,目前来看,美国像空袭伊拉克一样主导介入叙利亚内战并不现实。

  而至于英法等国,可能性要比美国还要小,毕竟一来两国在叙利亚都没有什么战略利益,二来两国早已经没有能力在一年之内发动第二场战争:英国因为利比亚战争、女王寿辰和奥运会早已经财政拮据,而法国则早在空袭利比亚后期就已经窘迫到向卡扎菲军队投掷水泥炸弹的地步,反对派想要指望他们显然是痴人说梦。

  更何况叙利亚防空力量不同于早前的伊拉克或者利比亚,因为长时间制裁,伊拉克防空形同虚设。叙利亚防空部队一直在进行着积极的现代化,他们的假想敌可是强悍的以色列空军。叙利亚的国土防空力量最先进的部分已经换装了俄罗斯最新的“山毛榉”防空导弹,其雷达网也配备有近年才从中俄引进的新型雷达,其综合防空能力甚至强于曾经击落数十架北约战机的南联盟。叙利亚经历过中东战争历练的装甲部队也不是卡扎菲的杂牌雇佣兵可比的,因此这种干涉手法的重演,难度要大得多,代价也很可观。

  目前看来,外部干涉最可能的,要数美国支持土耳其,介入叙利亚内战。

    

  奥斯曼帝国的复兴?

  

  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自然在北约框架内进行协调作战毫无障碍。而土耳其也有干涉这一地区事务和更迭叙利亚政权的意愿。目前叙利亚反对派的训练营地就设在土耳其,而训练和许多作战指挥也都有土耳其顾问参与甚至负责实施。有消息称,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已经有近40名土耳其军官在叙利亚境内被逮捕。

  土耳其军队也有足够的能力干涉叙利亚内战,经过近十年来的武器更新,这支军队尽管没有实战经验,但是也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实力,尽管无力单独发动对叙利亚的战争,但是在北约和美国的支援下,土耳其干涉叙利亚内战的可能,并非不存在。

  如果土耳其真的出兵干涉,那么很可能叙利亚政府军将无力抵御反对派、北约和土耳其三股势力的联合攻势而垮台,那么届时土耳其将凭借其在这一地区超强的实力和相近的宗教而获得空前的影响力。这不由让人想起了百年之前曾经雄踞于此的奥斯曼帝国。

  土耳其是否决定直接干涉叙利亚内战,将不仅仅是巴沙尔政权存亡的关键,也将成为未来几十年这一地区势力分野的重要事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455.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