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开盛: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利益分析

更新时间:2012-08-09 09:03:38
作者: 李开盛  

  

  国家利益是决定一个国家对外政策的最高指南,也是评价一个国家外交政策是否成功的最高标准,那么,在当前胶着的叙利亚问题上,中国的国家利益又是什么呢?

  就叙利亚本身而言,它对中国并不重要。其一,从地缘政治上来讲,它并非中国的邻国。其二,从其本身地位来看,它只是一个面积18万多平方公里、人口2000多万的中小国家,虽然在巴以问题上地位关键,却不是阿拉伯世界的领导国。其三,它虽位于中东,却不是产油大国。其四,中叙贸易甚微,2001年仅为24.5亿美元。

  所以,要判断叙利亚对中国国家利益的重要性,只能从地区与全球博弈的层次来衡量。

  就地区层次来看,中东对中国确实重要,主要包括以下几点:第一,中东是中国的主要石油来源,确保能源的稳定供应是中国的关切所在;第二,美国的经验教训表明,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是任何一个世界大国成长和发展中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特别是对中国而言,这种关系对处理好内部的疆独问题至关重要;第三,持久难决的巴以问题是评价任何一个世界大国的试金石,中国虽然相距遥远,但想要扮演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角色,自然也回避不了。

  就此而言,无论明或暗地支持巴沙尔继续掌权均于中国国家利益没有好处,因为现在叙利亚已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处在一个对立面上,如果要实现和维护上述三个方面的利益,中国应该站在阿盟而不是巴沙尔政权一边。虽然当前阿盟不太好对中国的叙利亚政策公开说什么,我们也不能说它今后一定会在上述三个方面杯葛中国,但这种关系的疏离与立场的歧异,显然不利于今后双边关系的发展。

  如果放到全球层次,主要就是看如何通过叙利亚问题在大国博弈中占据有利的位置。当前的大国关系态势是,奥巴马上任后的美国政府一方面“重启”对俄关系,另一方面将战略重心转移至亚太,对中国的牵制增强。但由于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紧密,加上在地缘政治方面远隔太平洋,中美关系也未到紧张甚至冲突的地步,仍然存在较大的转圜空间。同时,由于中东刮起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风暴,美国不得不再次将许多精力投放中东,从而与在此地区有重大利害关系的俄罗斯构成潜在对立。

  考虑到这种微妙关系,中国有必要对包括叙利亚问题在内的中东事务持一种超脱态度,没有必要为任何一方火中取栗。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中国非常重要,但这种关系不是盟友关系,也没有必要强求双方在任何问题上都采取一致立场。

  目前,叙利亚局势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也投入了相当多的成本。面对今后的变局,中国如何根据自己的国家利益来调整和制定相关政策,已成为一个关键和迫切的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23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