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鲍盛刚:冷战,后冷战与新冷战

更新时间:2012-08-04 09:42:55
作者: 鲍盛刚  

  

  冷战结束已经有20年,但是冷战的阴影并没有散去,20年前冷战结束,世界进入后冷战时期,20年后后冷战时期走向终结,目前世界格局正在趋于新的两极化,一极是民主国家,包括美国,欧洲,以及亚洲的日本等国,他们有着相似的价值观,美国是民主国家的领导者,同时美国也是当今世界秩序的主导者,但是民主国家正处于经济衰退中,尽管就国内政治来讲他们都是民主国家,但是在国际社会中,美国和西方国家又表现为专断和霸权。另一极是威权国家,包括俄罗斯,中国,中东以及拉美一些国家,尽管他们之间存在很大不同,但是他们都反对美国和西方霸权,随着经济的发展,他们要求在国际社会中有更多的发言权。那么,民主国家与威权国家是否正在走向对抗,导致新的冷战与两极世界的形成呢?

  

  20年前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标志冷战的结束,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在全球的胜利,但是20年后,美国和西方国家正陷入债务危机,而中国与俄罗斯正在崛起和复兴,导致这一变化的根源在于美国和西方国家冷战后的全球战略,以及这一战略的自身错误即认为市场化和民主化就是美国化和西方化,事实并不是如此,历史的未来和终结依然将是市场化和民主化,但是决不是美国化和西方化的市场化和民主化,这一错误蒙蔽了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双眼,使他们走向迷失和衰退。冷战后的20年中,中国是市场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得益者,因为市场化和加入WTO,在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中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经济得以快速增长,1978年以来中国获得了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世界投资中心,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由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已达到3万亿美元。目前,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根据预测中国GDP总额将于2019年超越美国。与此同时,俄罗斯因为世界能源与石油价格的不断上涨经济得以复苏,逐步走出冷战后长期处于的休克状态而走向复兴。与此相对,因为资本、技术和产业的转移,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成为消费型国家,发展势头减弱,工作机会减少,中产阶级每况愈下。消费依赖于进口,而进口的增加导致贸易逆差的加剧,于是它们从原来的债权国成为了债务国。根据统计,在全球GDP中,新兴经济体比重已经上升到50%,从2003年到2010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每年都比发达国家经济体高出4%,代表全球GDP三分之一的新兴经济体推动了全球三分之二的经济增长。全球外汇储备为8.1万亿美元,中国拥有3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与此对应,全球外债总值为56.9万亿美元,美,英,德,法,意,荷,西班牙等西方国家分别处于前10位,它们外债总和已占全球债务82%,而美国外债达13.6万亿美元,占全球外债的23.9%。目前美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而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权国。

  

  显然,冷战后20年国际格局的变化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和西方国家自身的战略,中国的崛起与俄罗斯的复兴正是全球化,市场化与民主化的结果,但是它又恰恰证明市场化与民主化并不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和西方国家一改之前推行的全球化,市场化和民主化战略,趋于贸易保护主义和遏制战略。面对崛起的中国和复兴的俄罗斯,美国的全球战略已经从跨过冷战铁幕全面推进转变为对中国和俄罗斯的重新围堵和遏制。首先,美国重返亚洲的目的就是为了全方位遏制中国的崛起,自国务卿希拉莉在《外交杂志》发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宣示战略转移之后,美国采取了不同凡响的大动作。先是在其为东道国的亚太经合会议上首次以未曾有过的严厉措辞批评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并推出排斥中国参加的TPP计划(环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随后又历史性的第一次参加东亚峰会,并且不顾中国的反对,坚持要把中国南海问题列入议事日程。同时在军事上美国重新加强与日本,韩国的关系,宣布驻军澳大利亚,加固对中国的岛链包围圈。其次,与此相对,在欧洲美俄关系也在趋于紧张,一是针对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计划,俄罗斯宣称如果美国不加限制,俄将在北约边界部署打击系统用来摧毁美国反导系统,冷战味道一时回到美俄之间。二是针对叙利亚问题,双方相持不下,叙利亚是俄罗斯的传统盟友,这种关系都可追溯到前苏联时代,而且俄罗斯唯一在海外的军事基地就在叙利亚。为此,俄罗斯不惜把自己唯一一艘航母库兹涅佐夫号驶入叙利亚,形成冷战后第一次世界军事两大强国的对峙。三是普京再次当选总统,显然普京当选意味一个对美国和西方更加强硬的俄罗斯将再现,这是美国和西方国家不愿看到的,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软弱最好处于休克状态的俄罗斯。

  

  那么,民主国家与威权国家是否由此趋于对抗的加剧,并形成新的两极化的国际格局呢?一极是以美国为主导的民主国家,另一极是是以中国和俄罗斯为代表的威权国家。有意思的是民主国家主张平等自由,但是在国际社会又处处表现为专横与霸道,威权国家主张政府的强硬政策,但是在国际社会中又反对霸权,主张平等和不干涉。美国在衰退,但是美国依然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和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大国,而且唯有美国能够遏制中国的崛起和俄罗斯的复兴。中国和俄罗斯在崛起和复兴中,但是中国只是区域性大国,还不是全球性大国,俄罗斯曾经是全球性大国,现阶段也只能属于区域性大国,但是如果中国和俄罗斯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而加以联手,这对美国将是一场噩梦,因为中俄联手将足以遏制美国的全球霸权,并使美国的全球战略陷入困境,美国将处于亚洲与欧洲两线受牵制的局面,面临重返亚洲还是重返欧洲的选择。无疑,美国和民主国家的衰退,以及中国崛起和俄罗斯等威权国家的兴起,正在改变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主导的世界格局,代之而起的将是什么呢?一个没有超级大国的世界秩序即无中心的全球化,还是民主国家与威权国家两极化对抗格局,或者中国代替美国成为世界体系的主导者?目前这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05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