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政龙: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更新时间:2012-07-24 22:22:32
作者: 徐政龙  

  

  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是从野蛮走向文明。文明的标志,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形态按人权从低级到高级发展,依次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专制社会、民主社会,以后将进入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二是科学技术从低级到高级发展,也即生产力从低级到高级发展。在人权发展方面,已经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专制社会,许多国家已经进入民主社会。中国正处于由专制社会向民主社会转化的时期,称为社会转型期,台湾先走了一步。社会转型不是轻易的事情,由于一个社会里,各部分人所处的经济状态不同,对民主的诉求也不同。总体来说,专制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将顽固地捍卫专制体制,极力反对民主化自由化;经济状态达到小康或富裕的一部分人,已经不满足于经济现状,向着人权的更高层次挺进,当家作主的欲望强烈,极力要求社会实现民主化自由化;处于温饱水平甚至还处于贫穷状态的一部分人,希望打倒富人,剥夺富人财富,然后按贫穷程度分给穷人,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诉求较低,仅仅企盼出现大救星式的领袖人物,民主欲望较弱。

  

  1.让一部分先民主起来的理论

  

  “中国不能民主”、“民主不适于华人社会”、“中国的文化传统不适合民主”的说法早已存在,直到台湾实现了完全西方化的民主,这些说法才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这一说法,早有人说过,不知是谁最早提出来的?这一说法大概借用了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说法。既然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为何不可以“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呢?大概有人先在大脑中出现灵感而闪现的一点思想火花,被人发扬光大以致星火燎原,经过许多人智慧的加工逐渐升级,而逐渐成熟。

  

  1.1“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意义

  

  在毛泽东时代,人们把“共同富裕”理解得太简单,以为要共同富裕就必须实行集体所有制、全民所有制,全社会吃大锅饭,实行能者不多劳、多劳不多得,勤懒智愚一个样,不分贡献大小,一律按统一规定分配劳动成果,这种体制对于弱势群体来说很公平,但是扼杀了劳动者的积极性,实际上是共同贫穷。当时的改革家胡耀邦等提出了勤劳致富的口号,万里、赵紫阳等在农村按照农民的愿望实行田地承包和单干政策,从而迅速实现了“有饭吃”。邓小平针对当时一些人的质疑,提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口号,被一些人认为“背叛了毛主席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

  

  很明显,共同富裕,不是平均富裕。共同富裕是社会的终极目标,而不是即时目标。要实现共同富裕,只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让先富者带领后富者,然后趋向共同富裕。一个社会,任何时候不可能实现平均富裕。社会永远是竞争社会。竞争是人类进化的动力,也是社会进化的动力。社会成员总是存在着勤劳与懒惰、聪明与愚笨、先进与落后的关系,对社会的贡献有大有小。国家的制度与政策应该鼓励正当竞争,使勤劳、聪明、先进者生存发展,使懒惰、愚笨、落后者淘汰,人类社会才不断朝着先进和文明的方向发展。平均分配的原则违反了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因而,原则本身就被淘汰。

  

  邓小平的话也决不意味着让官员、党员们先富裕起来,更不意味着让贪官们先富裕起来,而是胡耀邦所倡导的勤劳致富。贪官们通过贪污、受贿、挥霍途径致富,应当受到法律制裁。

  

  1.2“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理论

  

  (1)民主是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

  

  人类社会发展是有规律的,总是由野蛮社会走向文明社会,野蛮与文明的社会标志是人权和科学技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比这条规律更完整的表达。

  

  按照人类社会文明的内容,人类社会发展要经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专制社会、民主社会、全民社会五个历史阶段,伴随着科学技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目前正在进入或已经进入社会的第四个历史阶段—民主社会。全民社会这一名称是暂定的(读者可以起一个更确切的名词),作为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最高阶段,也是终极目标,是趋于理想社会的渐近线。

  

  民主社会的制度标志是“宪政法治,多党竞选,三权制衡,平等自由,公民社会,军队国家化”。

  

  公民享受着法律赋予的基本权利,同时承担着法律赋予的基本义务和责任,权利和义务、责任相统一。公民不仅享受赋予的权力,也享受放弃权利的自由权。

  

  对于“民主”这种权力,公民有享受的权力,也有放弃的权力和反对的权力,这属于自由权。目前,对于民主制度的讨论中,确实存在着反民主的派别,认为中国不能实行民主。而拥护民主的人则坚决反对专制,极力拥护民主。看来,民主派和专制派是无法统一的,只能暂时分道扬镳。

  

  同时,社会上极大多数人对民主和专制无所谓,认为吃饭最重要。这部分人有民主就享受民主,有专制就享受专制。认为民主和专制各有利弊。

  

  通过研究,学者们发现:①高度专制国家的政局是稳定的,犹如一座监狱,教育和科学技术落后,迷信盛行,大多专制国家国弱民穷;②高度民主国家的政局也是稳定的,人民享受平等自由,大多民主国家的教育和科学技术发达,国强民富;③专制国家的后期向民主国家的转型期间,存在一个危险期,由于民主派和专制派的斗争,造成社会的不稳定,从而造成经济发展的不稳定,高速发展和严重倒退都有可能。④少数国家出现反常现象,一些石油资源丰富的专制国家,经济发展也很快,例如,过去的利比亚;一些资源贫乏、人口众多的民主国家,经济发展也很慢,例如印度。

  

  专制向民主的发展是人类社会状态发展的必然规律。但是,这种状态发展,存在着专制势力的阻碍作用,同时,一些刚转型的新兴民主国家里的公民,由于习惯于原先的专制体制生活,尚未建立民主意识和公民意识,不懂如何行使公民权力。因而,有可能带来政局不稳定,造成经济发展滞后。

  

  (2)民主是人类的心理需求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亦称“基本需求层次理论”,是行为科学的理论之一,由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于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

  

  马斯洛理论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类,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排列。

  

  ①五种需要象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但这样次序不是完全固定的,可以变化,也有种种例外情况。

  

  ②需求层次理论有两个基本出发点,一是人人都有需要,某层需要获得满足后,另一层需要才出现;二是在多种需要未获满足前,首先满足当前的迫切需要;该需要满足后,后面的需要才显示出其激励作用。

  

  ③一般来说,某一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就会向高一层次发展,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相应的,获得基本满足的需要就不再是一股激励力量。

  

  ④五种需要可以分为两级,其中生理上的需要、安全上的需要和感情上的需要都属于低一级的需要,这些需要通过外部条件就可以满足;而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高级需要,他们是通过内部因素才能满足,而且一个人对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无止境的。同一时期,一个人可能有几种需要,但每一时期总有一种需要占支配地位,对行为起决定作用。任何一种需要都不会因为更高层次需要的发展而消失。各层次的需要相互依赖和重叠,高层次的需要发展后,低层次的需要仍然存在,只是对行为影响的程度大大减小。

  

  ⑤马斯洛和其他的行为心理学家都认为,一个国家多数人的需要层次结构,是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发展水平、文化和人民受教育的程度直接相关的。在不发达国家,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大,而高级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小;在发达国家,则刚好相反。

  

  入党首先是归属需求,其次是自我实现需求。民主是人类需求中的高级需求,归于“自我实现”一层的需求。

  

  在中国这么一个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发展中国家,由于较低层次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公民的民主需求的人数比率较当今西方发达国家为低,民主的欲望水平也较低,但随着较低欲望的满足,民主欲望也在提高。美国独立时期,民主需求的人数比率也较低,民主欲望水平也较低,只有富裕阶层的人有民主需求,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美国公民的民主欲望也提高,妇女拥有选举权,黑人也拥有选举权,而今,全体公民都享有民主的权力,民主需求得到满足,反而使美国人对民主的需求降低,缺乏为民主而奋斗的动力,从而表现为美国人对民主的不满感(许多中国人可以大量找到美国人讽刺西方民主的众多理论,就是这个道理)。美国人实现人人享受民主权力后,接着是追求超越的需要,向更高的需求层次挺进。

  

  (3)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必要性

  

  当今的中国社会,每一个人实现了的需求是不平衡的,有一小部分人正在追求小康目标,实现归属与爱的需求,没有民主欲望或民主欲望较低。有的人达到了小康水平,已经实现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正在实现或享受尊重的需求,把自我实现当作下一个追求的目标。有的人达到了富裕程度,满足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尊重需求,接着正在追求自我实现的需求,即追求民主,希望自己当家作主,摆脱受人摆布的局面。

  

  对于实现了不同需求层次的人,追求民主的欲望不同,所以,如果社会给予每一个人以相同的民主权力,不能同时满足每一个人的当务之急的需求。一个文化程度低,正在追求温饱的人,其首要任务是有饭吃、有衣穿,有房屋住,这就需要有一个职业;对于博士教授研究员,满足了各项需求,只有自我实现不能满足,只有自己的才华无法施展的感觉,就需要追求当家作主的欲望,想要当市长、省长、部长、总理、总统或议员。

  

  (4)民主和平等的区别对待

  

  众所周知,美国独立后,就已经实现了民主,但一人一票制的平等选举权却到1970年代才完全实现。在这漫长的时间内,美国社会里并没有人人享受平等的政治权力,平等是追求民主的人们通过奋斗一步一步地实现的,社会没有必要给不需要民主的人白送民主的权力。

  

  中国也可以学习美国,让追求民主、平等、自由的人首先享受这些权力,让那些不追求民主、平等、自由的人不享受这些权力,给予弃权的自由;更要让那些反对民主、自由、平等的人不享受这些权力。对于侵犯别人人权的人,要剥夺他们的这些权力。

  

  人生而平等,在选举总统时,实行一人一票制,具有平均主义意义的平等观,但不具有按能力和需求分配的平等观。一个博士懂政治,苦苦追求民主自由,在政治上能够发挥较大的作用。而一个白痴连一个字都认识,根本不懂政治,也不需要民主,却硬要送给他一张选票,这样的选票对于选举起不到正面作用。显然,白痴连民主的权力都不需要,要白痴投票选举总统,即使发了选票,也要别人代选。

  

  民主的权力只能让需要民主的人享受。所以,不同的人享受不同的民主权力。这就要求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那么让谁先民主起来呢?当然是让那些需要民主、拥护民主、追求民主的人先民主起来。选举时,只要让拥有选举权的公民自己报名,设置一些关卡,例如,需要付一元钱购买一张选票,以支付纸张、印刷和手续费。一些认为民主选举毫无意义的人觉得不合算,就放弃选举权。购买选票并投票的人也会对选举郑重其事起来。

  

  2.民主选举方式的设想

  

  2.1选民资格不平等的设计

  

  民主选举时,发选票可以多样化,既要做到每个公民有权,又要做到按需分配、按能分配、按履行义务分配、按贡献分配。比如,分红蓝色的选民资格,分别属于精英和大众两类,精英归红色,大众归蓝色(或反之)。每一个公民的选民资格不等,每人选票张数和等级不等。

  

  一个选民可以按资格和自愿任意选择选票颜色,但不同时拥有红色选票和蓝色选票。

  

  红色和蓝色的两种权力,是一种制衡机制,使民主权力受理性思维的支配,以消除大众贪欲和精英贪欲,有利于国家、有利于长远和全局。

  

  2.2两种选民资格设计

  

  议院分为参议院和众议院。

  

  (1)精英(红色)选民

  

  参议院就是精英院,议员由精英(红色)选民选举产生。精英选民一律从专业人员中选举、选择。选民除了自由报名外,必须达到一定资格,比如凭学历、学位、专业资格,现职政府官员不得担任,但曾经担任过行政职务而目前没有担任行政职务满1年及以上的公民,曾任的行政职务级别可抵专业资格,如处级等于中级职称,厅级等于副高级,省部级及以上等于高级等等。要当选精英院议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7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