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老湾:路径清晰的共产主义

——和谐关系哲学与马克思实践哲学

更新时间:2012-07-18 19:44:26
作者: 老湾  

  

  [说明:本文系《关系哲学讲义》(线装书局2012年版)中的第二讲,其主要观点来源于《知识资本论》(线装书局2011年版)一书。]

  

  [摘要]:实践哲学就是关于哲学第二矛盾的哲学,马克思哲学代表了其最高成就。马克思关于劳动“两个尺度”的理论,直接成为和谐关系哲学之知识劳动价值论的来源。没有进一步以“两个尺度”为基础将人类劳动统一起来,导致了马克思哲学中的一系列“悬置”,它们被统称为“马克思悬置”。对之攻击最为激烈的哲学家中,就有携带着“符号”武器的波德里亚。

  

  马克思看见了人,却没有看见人的工具——符号;波德里亚看见了符号,却没有看见符号背后的人。知识价值论中的知识关系,作为“人”与“符号”的统一体,充当了马克思同波德里亚握手和解的媒介。知识资本社会则成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共同的未来,成为共产主义理想的可执行版本。

  

  [关键词]:实践哲学,知识资本,马克思悬置,波德里亚局限,共产主义。

  

  所有关于哲学第二矛盾的哲学,都可以归入实践哲学。马克思哲学的最大贡献,就是将人类的实践哲学导入一个正确的轨道——作为主体的人与作为客体的对象世界之间如何实现相互统一的问题。在马克思哲学中,作为主体的人首先是完整的人,不是人的片面和片面的人。既不是尼采哲学中的人的“权力意志”和仅仅作为“权力意志”的人,也不是柏格森哲学中的人的“本能”与“智慧”和仅仅作为“本能”与“智慧”的人,更不是弗洛伊德哲学中的人的“性冲动”和仅仅作为“性冲动”的人。尼采哲学、柏格森哲学、弗洛伊德哲学,虽同样是作为实践哲学,却仅仅关注人的片面和片面的人。

  

  在马克思哲学中,作为主体的人还是全面发展和全面实现的人,人的自由解放、人的全面发展、人的本质的全面实现,成为马克思哲学追求的最高目标,共产主义社会是实现这一最高目标的第一站也是最后一站。甚至在马克思看来,人类社会发展的全部历史,都是为迎接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而进行的必要准备。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成为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每个人都实现了认识与实践能力、伦理行为能力、审美鉴赏能力的完满统一。转换为关系哲学语言,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中的每位公民,不仅实现了充分发展的自由,也实现了与全体公民的充分和谐,还实现了真善美的完满统一,每个人都是真善美的完满统一体。

  

  显然是出于时代的需要,马克思实践哲学集中关注了“劳动”和“剩余价值”领域,集中分析了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合理性,集中探讨了资本主义被共产主义取代的必然命运,马克思哲学也因此被理解为革命的哲学,甚至被误解为经济决定论的哲学。但需要指出的是,剩余价值学说和无产阶级革命学说,不是马克思哲学的最终目的,只是马克思哲学的必要手段。只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现实,迫切需要马克思分析出这一手段的必然性,同时揭示出资本主义社会的深刻矛盾和它被共产主义社会取代的必然命运。马克思哲学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无产阶级革命也因此被确立为马克思哲学即时的最高目的。

  

  在和谐关系哲学看来,要完整全面准确地理解马克思实践哲学在人类哲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就必须将它纳入哲学三大矛盾中进行系统考察。

  

  一、哲学三大矛盾与马克思实践哲学

  

  提起马克思哲学,以下诸多关键词如: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实践辩证法、唯物辩证法、历史辩证法等是必不可少的。但如何运用这些关键词完整描述马克思哲学体系,如何描述诸多理论话题在马克思哲学系统中的组织、结构、地位等,学术界一直没有定论。与此等价的问题是:马克思哲学究竟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核心?还是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核心?抑或以实践辩证法为核心?众多马克思哲学研究者对此也是莫衷一是。

  

  在和谐关系哲学看来,只要将马克思哲学置入哲学三大矛盾的统一中,并将马克思哲学中的诸多话题与哲学三大矛盾建立起对应关系,最后再确立马克思哲学的核心话题,就能完整还原马克思哲学的理论体系。

  

  哲学第一矛盾对应于马克思哲学中关于全部存在的辩证法,遗憾的是这一话题被马克思哲学提前省略了,关于这一话题的思想只能从马克思哲学的其他话题中部分地被逆推出来。例如马克思关于“人的五官感觉的形成是全部人类历史进步的结果”的著名论断,就不仅涉及到了存在者的连续性话题,还将人类的历史进步看成是一个连续的整体。如果将“人的五官感觉”这一特定的存在者a替换成普遍意义上的存在者A,再将“人类的历史”作为一组连续的时空关系b替代为普遍意义上的宇宙关系B——后者都是前者的大写,就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存在者A是被宇宙关系B规定着的结果。这样的结论离和谐关系哲学的“存在即关系”命题应当不远了。马克思的另一句名言“人,就其本质来说,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更是直接指出了人的社会本质就是人的社会关系。推而广之,人的伦理本质就是人的伦理关系。类似这样的结论离关系哲学的伦理学公式“善=人&人”也相距不远。

  

  马克思哲学关注的重点不是全部存在者,而仅仅是人类社会。所以就很有必要通过马克思哲学关于人类社会中诸多存在者的论述,逆推出马克思哲学关于全部存在者的思想。加上马克思所处的哲学时代正是需要抛弃绝对抽象的时代,黑格尔和费尔巴哈话语中的抽象的人,自然也就被马克思哲学中那些活跃在历史和现实中的具体的人所取代。

  

  但同时也应该看到,正是由于马克思哲学对哲学第一矛盾话题的提前省略,带来了一系列严重的后果。第一,直接导致了马克思哲学中的诸多概念和命题如“劳动”、“价值”等,缺乏完全统一的基础。实现全部哲学概念和哲学命题相统一的基础只能是哲学第一矛盾。第二,由于“劳动”、“价值”诸概念在马克思哲学中没有获得统一,导致了马克思哲学中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实际上是分裂的,剩余价值论话题更多地涉及到体力劳动,脑力劳动则被漠视了。脑力劳动的缺位成为马克思哲学的第一个“悬置”。上述两大后果共同决定了第三个也是最为严重的一个后果——劳动本质的缺位。马克思告诉我们说,劳动创造了财富,甚至还间接指出是劳动中的“两个尺度”(即“内在尺度”和“外在尺度”)创造了财富,但并没有从终极的意义上告诉我们是劳动中的“什么”创造了财富,因此也就没有从终极的意义上解释劳动为什么能创造财富。脑力劳动的缺失,加上劳动本质的缺位,被本文合并描述为“马克思悬置”,具体详见下文。

  

  对哲学第二矛盾的充分关注和近乎完美的表述,突显了马克思哲学作为实践哲学的巨大历史贡献。和谐关系哲学关于主客体和谐统一关系的理论描述,就直接来源于马克思哲学和中国传统哲学。

  

  在哲学第二矛盾中,马克思哲学首先确立了完满统一且具体的人作为出发点,再以全面均衡发展的个体作为归宿点,平等、自由、独立等要求被“内卷”在全面发展的要求中。连接出发点和归宿点的是另外三个哲学概念,它们分别是:实践、劳动、价值。

  

  马克思哲学中有三种实践。一是认识和生产实践,曾被我们简称为认识和改造自然的实践。通过该实践,人类不仅可实现人的世界与物的世界连续与统一,更因此而证明人的主体地位。二是伦理实践,曾被我们简称为改造社会的实践。通过该实践,人类可以打碎旧的不合理的生产关系,建立起新的生产关系,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三是审美实践,也曾一度被我们等同为艺术活动。通过该实践,主体可不断提升自己的精神自由。如改用关系哲学的语言将马克思的三大实践重新解释并予以完善的话,就成为和谐关系哲学的真善美三大实践。

  

  人类的三大实践必然都与劳动有关,所有的人类实践都必须通过劳动才得以完成,实践本身就是劳动,你在劳动的时候——无论从事何种形式的劳动,也肯定是在参与某项实践。如果说实践和劳动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只能说:实践是劳动的集合形式,众多劳动者的劳动构成了人类的某项实践;劳动是实践的完成形式,也是实现人类实践目标的唯一的现实途径。需要提醒的是,马克思哲学对物质生产劳动、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物质生产劳动给予了充分关注,而对非物质生产劳动关注得不够。

  

  劳动为什么能够实现人类的实践目标呢?马克思哲学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劳动创造价值。劳动为何能创造价值?马克思哲学给出的回答是,劳动实现了“两个尺度”——人的“内在尺度”和任何物的“外在尺度”——的外化。“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却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怎样处处都将内在的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马克思《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为何将“两个尺度”外化到对象物身上就能创造劳动价值?马克思哲学虽没有给出现成答案,但从下一段文字中可推导出来。“从理论上来说,植物、动物、石头、空气、光等等,或者作为自然科学的对象,或者作为艺术的对象,都是人的意识的一部分,都是人的意识的无机自然界,是人为了宴乐和消化而必须事先准备好的精神食粮;同样的,从实践方面来说,这些东西也是人的生活和人的活动的一部分。人在肉体上只有依靠这些自然物——不管是表现为食物、燃料、衣着还是居室等等——才能生活。实际上,人的万能正是表现在他把整个自然界——首先就它是人的直接的生活资料而言,其次就它是人的生活活动的材料、对象和工具而言——变成人的无机的身体”(同上)。人正是通过“两个尺度”的外化,实现了主客体的统一。转换为关系哲学的语言可表述如下:外化了“两个尺度”的劳动,成为主体实现自身同宇宙关系相连续、统一的唯一途径。

  

  马克思哲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抓住了哲学第二矛盾的本质特征,它将哲学第二矛盾表述为主体改造对象世界使之与自己实现和谐统一的关系,该关系是主体在宇宙关系中连续统一的实践形式,是以实践为载体、劳动为手段、和谐为目的的哲学第二矛盾。客体对象成为主体“无机的身体”,则是哲学第二矛盾的实现形式。宇宙中的任何存在者均成为主客体的统一体,当是马克思哲学的应有之义。对马克思哲学的最大误解,就是将它简单化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马克思哲学的理论主张也随之被误解为经济决定论。

  

  哲学第三矛盾在马克思哲学中被演绎为唯物辩证法,“唯物”二字确立了存在与意识相互连续的先后顺序,“辩证”二字则描述了存在与意识相互连续的具体形态。马克思哲学中的自然辩证法,属于自然科学领域里的唯物辩证法,因而属于唯物辩证法的组成和补充,而不是关于自然、关于宇宙、关于存在者自己的客观辩证法。自然辩证法所关注的依旧是哲学第三矛盾,而非哲学第一矛盾。

  

  曾几何时,马克思唯物辩证法被教条化和简单化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加上马克思时代的自然科学是建立在牛顿物理基础之上的,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对牛顿物理的冲击,延伸到哲学领域,就变成对唯物主义的冲击。辩证唯物论的基础概念——物质——更是成为被攻击的首要目标,在现代物理的各种场理论中,在量子理论的波粒二性面前,传统的“物质”概念变得模糊起来。“唯物”二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怀疑,“辩证”二字因失去“唯物”基础也被指责为臆想的教条。

  

  在关系哲学看来,“唯物”二字具有以下含义。第一、承认物理宇宙关系先于哲学宇宙关系,这是唯物辩证法的基础,也是关系哲学的基础。第二,哲学宇宙关系只是物理宇宙关系的一段过程,正如人类社会只是物理宇宙的一段过程一样。相对于宇宙全程来说,人类的过程既短暂又偶然。第三,哲学宇宙关系和物理宇宙关系是连续统一的,且统一为宇宙关系。因而在关系哲学中,存在就有了两种形式:物理存在形式和哲学存在形式。前者是以质能时空统一关系为载体的存在,其关系背景可追溯到宇宙关系的质能时空统一形式。后者是存在于哲学宇宙关系中的存在,彻底摆脱了质能时空统一关系的限制,成为物理宇宙关系的符号形式和映射形式。

  

  通过对物理宇宙关系、哲学宇宙关系和宇宙关系的运动形式的分析,我们大致可以给出“辩证”二字的全部含义。而“辩证”的终极来源,只能是三大哲学矛盾,甚至你可以说仅仅是哲学第一矛盾——存在者自身的矛盾是哲学三大矛盾的终极基础。至于“辩证”二字全部含义的具体内容,则散见于和谐关系哲学的整个体系中——该体系还有赖于更多关心它的人。唯物辩证法教科书中的所谓“对立统一规律”、“量变质变规律”等,也可以在关系哲学语法中获得新的含义。

  

  如能做到上述两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5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