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建华:学习做校长

更新时间:2012-07-03 09:11:31
作者: 林建华  

  

  南加州大学前校长Steven Sample在《领导的逆向思维》一书中讲了这样一件事情:很早以前,他获准参加专门为培养未来大学领导的青年实习计划,一位资深学者的话让他终生难忘。这位学者说:“据我观察,很多人都想当大学校长(being president),但很少有人真正想做大学校长(doing president)”。大学校长看似一个很荣耀的职位,实际上责任重大、充满挑战。

  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社会价值体系尚在建设、优化和发展的进程中,各种利益和冲突相互纠结,中国大学正处在异常复杂的社会大背景中。这些来自于外部的压力固然是校长思维的基础和动力,但对于学校,任何一个大的改革和决策,其成效都要很多年后才能显现。这考验着我们如何在远见卓识与短期效应之间抉择,如何在勇于开拓与稳定祥和之间平衡。作为大学校长,需要有坚强的意志力:对得住良心,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委屈,扛得住压力。

  

  大学校长最主要的责任是引领学校的发展方向。社会发展和变化一直在不断地挑战大学,今天的现实是,中国的高等教育规模已居世界第一,但千校一面和应试教育正在扼杀学生的创造欲望和判断能力;大学精神和价值的迷失,正导致教师队伍浮躁风气盛行和人格扭曲,不仅使学生丧失了独立精神和批评的勇气,也致使大学的公信力受到伤害。作为大学校长,需要融合个人价值观、办学理念、学校资源,启迪广大师生员工勇敢地拥抱变化,使大学真正回归人才培养的教育本位。大学要首先担负起为社会输送诚信公民的职责,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好科学研究、服务社会的职能。

  大学校长是个管理职务,必须通过建立科学的管理体系,提高高校的运行质量和效率。精神文化与管理制度是大学的基础。大学精神文化和大学制度看似两个不同的范畴,但却密切联系,都是为了营造良好的育人、学术和文化氛围。大学精神文化是制度的灵魂,也是制度建设的目的,而大学制度规定了是非底线,是维系大学精神文化的保障。当然,在一定条件下,大学的精神文化的确可以超越制度和管理而独立存在,但若没有制度的保障和维系,大学精神文化也是可以蜕变的。目前,很多大学都存在精神文化与制度间的冲突和不协调。例如,我们提倡追求真理和不怕失败的科学精神,但却在评价制度中充斥着急功近利;我们希望能够启迪学生智慧、激发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但却在教学管理制度中设置了很多扼杀学生主动性的限制。这种状况不改变,大学将难以担当社会重任。

  大学管理构架也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造成责权利界定含混,致使效率低下和资源浪费严重。大学战略需要建立在有效组织架构基础上。我们的大学体系和制度还不完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需要根本解决。校长们需要带领团队,深入分析大学内部深层次的体制问题,要根据学校的特点、国家和地方需求、学科发展趋势,制定好学校的整体发展战略。过程中要摈弃急功近利和浮躁情绪,根据学校的使命和愿景,制定切实可行的发展路径。对重庆大学而言,未来五年我们应当卧薪尝胆,踏踏实实地做好学科调整、学术队伍建设、大学制度建设和教育体系建设,为学校未来的快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今天在大学的青年人终将成为未来国家和社会的中坚,他们的创造力决定了国家的命运,他们的修养和品德决定了民族的未来。我认为,如果将来各领域的中坚和领导主要在中国大学接受教育,虽然并不能证明我们的教育是成功的,至少是合格的。反之,如果他们中多数人都是在国外大学接受的教育,那么我们的教育就是可悲的。来源:光明日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02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