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平:互联网法律问题与制度完善

更新时间:2012-06-26 09:40:49
作者: 张平  

  

  内容提要:10月31日,腾讯互联网大讲堂系列活动第2讲在我院举行。该活动由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与腾讯网络法律研究中心联合主办,并由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承办。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平教授应邀担任本次讲座的主讲人,围绕互联网法律问题及制度完善进行了演讲。我院郭禾教授担任主持人。张平教授首先对互联网法作了介绍。她指出,互联网的法律问题不仅涉及到私法,还涉及到公法,互联网的法制化是发展的必然趋势。随后,张平教授结合我国网络纠纷增长的现状进行了分析。她认为,虽然互联网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挑战,但实际上这种挑战推动了法律制度的完善。最后,张平教授从互联网法立法现状和立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等方面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她结合美国、欧盟、英国等国外立法情况,从比较法的角度入手,对互联网法一般立法原则、特有立法原则和立法体系等方面内容进行了探讨。在互动环节,郭禾教授也对互联网法及相关法律的适用问题发表了意见。与会嘉宾与现场同学进行了深入交流。(李佳伦)

  

  主讲人:张平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主任

  主持人:郭禾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

  时间:2011年10月31日(周一)18:30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708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腾讯网络法律研究中心

  

  郭禾:下面开始腾讯互联网大讲堂第二讲。第一讲是由原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蒋志培老师做的讲座。第二讲请到的是北京大学的张平教授,她今天要讲的题目是有关互联网的法学问题。这个大讲堂由腾讯和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合办,以后可能还会邀请有关法学、经济学或者社会学的学者来介绍有关互联网的问题。我记得90年代知道张老师的名字是从《知识产权法详论》那本书开始,那时国内还没有几本全面介绍知识产权的书籍,应该说为数不多,所以张老师应该说很早以前就进入了这个领域。此后大家关注张老师是在各种媒体或者相关的互动中。在标准领域,张老师把知识产权跟标准之前的问题提出来,应该也是国内最早的一本关于标准跟知识产权问题的专著。张老师不仅出过书,也有实务方面的行动,提出了有关专利无效的一些诉讼,应该也是在国内第一次提出这样的问题。所以大家可以在各种场合见到张老师的身影。今天张老师要给大家介绍的题目是这些年一直受关注的。张老师现在还在编一本《互联网法律通讯》杂志,其中有很多关于国内外相关的动态以及研究方面的东西。我就不再多说了,下面请张老师为我们介绍“有关互联网的法律问题以及制度完善”。

  

  张平:感谢郭禾教授。其实我觉得很惭愧,因为这些年比较懈怠。我很早就进入了这个领域,但没有什么新的著作和论文奉献给大家,所以我觉得很惭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最近书店或者图书馆有关知识产权的书特别多,我觉得再怎么写也跳不出这个框架,总是在重复,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再更新。我也期望有一天再写一本书,叫《知识产权专题研究》,不说体系和框架性的问题,就把一个法律问题拿出来,但是也是因为比较懈怠,到现在为止还觉得没有办法再出版,所以那些书稿都在电脑里。我和郭禾老师认识很久了,最紧密合作的时候是在法院,我们俩同时被聘为法院的人民调解员,在一中院有过将近一年的工作时间。这段时间也跟郭禾老师有过很多深入的交流。我觉得在学术上遇到知音了。

  今天的话题叫“互联网法律问题及制度完善”,实际上重点在后边。因为法律问题太多,我主要研究知识产权。大家应该发现了一个现象,互联网诞生之后,有关互联网法律问题的探讨、争论最激烈就在知识产权领域。国外很多研究互联网法律问题的教授和学者都有知识产权的背景。我也追随这个大潮,稍微关注了一下,结果一关注把我自己吊到这里来了。我在北大时曾经在互联网法律中心工作,被聘请为互联网的讲题教授,所以我就要把这个领域的工作做起来,我就带着一帮博士生,同时也和一些相关的学者合作,开始做每个月一期的通讯,叫《互联网法律通讯》。后来我在学校开了互联网法律课程,又编了一本期刊叫《互联网评论》,也欢迎所有同学和青年教师们投稿。我们当时的评论定位在年轻学者上,因为年轻学者可能在期刊上发表论文比较困难,所以我们组办这样的期刊,希望给同学、博士生或者是青年老师提供一个平台。我们也承载了很多相关的项目,今天的话题就是由此而来。互联网法律问题不仅仅涉及到私法,还涉及到公法,如果今天要展开,我自己肯定驾驭不了这样的题目。我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讲多个问题,关于下一步如何进行互联网立法以及制度完善,可能讲一些比较重要的讯息,拿出来和同学们分享一下,也便于你们今后论文选题和确定研究方向。

  我们这边有一个研究报告,将近十万字。我用PPT的形式给大家展示。从互联网诞生那一天起,我们就开始讨论,讨论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感觉有一些法律已经完善了。但是没过一两年,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法律可能永远都在追随技术的发展,今天仍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大家都知道互联网给人们生活和工作带来了挑战。我个人认为,这种挑战对于立法的完善更加艰难。互联网的法律完善最开始是在90年代,中国从1998年开始有使用互联网这样一个比较广泛的行为,比如大学生使用电子邮件,社会上有人上网搜索。那时互联网产业的法律问题好比属于春秋战国时期,春秋战国时期各国各自为政的。我们看到,当时互联网的产业也在各自为政。到了2008年,各国立法比较趋同了,美国制定了一些法律,被其他国家纷纷移植过去了。但是到2008年之后,我们又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随着云计算和三网合一的出现,现在谁主沉浮还不得而知,不知道谁在国际上会主宰规则,主导这个产业。很多原来在互联网比较兴旺的企业已经日薄西山,比如雅虎。我本人就是雅虎最早设立的讲习讲授,它当时很有钱。但是我们上周去台湾访问雅虎机构却发现,它确实已经远远落后了。如果它再不用一种新的理念和发展模式,那么在这个领域想要领先是绝对不行了。随着新的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的兴起,像中国的腾讯、阿里巴巴还有百度,基本上在国内都能看出他们的引领作用。这是一个产业和法律发展的历程。早期的时候,互联网的技术中立性非常突出,没有太多人希望在这个领域强化立法,所以不论美国、澳大利亚还是加拿大,都有很强烈的声音希望网络上的法律管制越少越好。但是近期全世界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不得不去管制互联网了。英国对于前一段时间的骚乱,也采取了一些收紧的措施。由于这些国家是法治国家,所以他们不会像我们经常出台政策去解决这些问题,他们会用法律来解决问题。

  这是国际上的情况,然后我们再看中国的情况。中国的互联网也是阳光和黑暗并行的。我们每天在网上获得大量的信息,但是同时也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乌烟瘴气的东西也很多。成年人可以很理性地去选择我们要获取的东西,但是青少年和没有判断能力的人,或者普通消费者,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伤害。现在政府也在极力的推动互联网的基础立法。早期我国互联网的立法是零星的,位阶非常低。但是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可能会看到这方面的行动。1997年我在北大三角地看社团活动时,北大的一个学生机构叫互联网协会在发入会申请表。我当时就想跟这些网民在一起交流一下,所以我就要去填表。他问我是哪个系的,我说我是法律系的(当时还不叫法学院),他说我们不需要法律系的人参加。有一个同学特别引用了一句话说“互联网不需要法律”。最后即便我想作为一个普通人学习一些互联网的技能,人家也不欢迎我。但是今天每个人都希望互联网被规范。技术院系的同学对于垃圾短信、垃圾邮件肯定也是痛恨的。第三,产业要发展,也需要有法律的保障。前段时间的腾讯360事件,最近百度文库和作家的争端,这些都急需产业发展的自律规则,这也是产业发展的诉求。前一段时间在开党代会的时候提出国家已经完成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建设,但是互联网领域根本就是空白。一会儿我给大家说一下到底有哪些部门法或者是基本法。如果不在这个领域立法,就不能得出这种结论。这纯粹就是一种比较庸俗的写报告的思路。但是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互联网法不是一个现在得到肯定的法律术语,就像网络法和计算机法一样,是一个范畴。关于网络下面怎么去分,直到能够落实立法,首先要解决互联网法律问题。我们对现有的的立法状况做了梳理,又对国外的立法现状做了梳理,希望能够提出一个很精进的东西。我们看到,在政府文件当中都强烈提出来这样一个需求,特别是最近大学老师都会去上党校学习,在学习的过程当中,我听到很多高层在报告当中经常提到加强网络舆情的监控和网管,也谈到权利保障。这种权利有个体的私权利,也有公权利。比如像前一段时间的人肉搜索对政府官员的批评和举报,他们都当成个人攻击。

  互联网法跟知识产权一样,不可能有一部专门的法律叫知识产权法,它一定是由众多的部门法构成的集合的法律。如果从学术上要给它下一个定义,就是在调整互联网应用过程当中采用了各类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集合。互联网法与现有各部门法存在密切联系,同时也有明显的差异,它离不开现有的部门法律,但是用现有的法律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所以说法律在完善的过程当中是不断探讨的,它可能兼具有特异性范畴和功能性范畴,它是一个综合性的法律部门。其实它跟一般法律是一样的,涉及到主体、内容和客体。只不过他的权利主体有私权主体,也有公权主体,所以这个部门法包罗万象。所以有人会讲是不是要把所有的法律集合到一起?其实也不是这样,我们只是挑选在互联网的应用过程中能够涉及到的部分。我们看到,其实私权利主体也有一些特殊性,像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尽管看起来是一种企业行为,但是大家都知道,像中移动扮演的角色也是很微妙的。某种情况下,它的权利非常大,如果把它完全当成一个市场竞争的私权主体可能也不太合适。还有互联网介入服务提供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的用户,这些全部都被吸收进去。像隐私权的问题、个人的问题、信息的保护、不受干扰和安宁权等等都在这里面。但是国家要不要现在就优先考虑你,需要大量的论证。在优先立法的时候,是先规制它,还是先保障它,这是我们要慢慢讨论的。前一段时间出了一件事,工信部首当其冲被卷进来了。后来在三颗炸弹的时候,很多部门也都要出来说说话。我不知道同学们有没有调查过,如果一个企业或者说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上市的话,要经过多少层审批,会拿出多少证明的文件?这可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所以现在很多企业说上面的监管部门太多了。大家都知道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形式上的理由就是因为管的太多了。你管的事我做不到,所以我就退出了。互联网的监管机构作为权力的主体在整个法律权利与义务关系里面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第二,内容都一样,也就是一般的法律权利和义务。但是如果你有公权力的话,应该有责任。所以我们无论是制定专门法还是部门法,都必须要考虑到周全。侵权责任法制定之后,我们发现考虑的不是特别周全。侵权责任法应该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侵权,涵盖面很广泛。我们一般法律讲客体都落在行为上,或者落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在互联网里边就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我们原来有物、行为和关系,现在还有一个无体物。在客体里面最突出的是行为。它有交易行为、有互联网的犯罪行为,还有互联网吸毒的行为(就是在线吸毒),原来我没有弄明白在线吸毒怎么个吸法,难道就是虚拟的吸毒吗?那怎么能让你的身体有那种感受呢?或者说我们可能把精神变物质了?我们在精神上丰收,就在身体上也受益了?所以他的这种行为跟我们普通法律所说的行为有一点差异,这是立法要考虑的特殊性。随着电子交易行为出现,取证就是首当其冲的问题。今天尽管电子邮件可以当成证据,往来电子的信函可以当成证据,但是要求你必须去公证。所以这些年来公证人大发其财。互联网如果公证要公证一轮。因为每一个网页每翻一页、每变化一下都要去公证,那太简单了,不需要公证员判断什么,直接把网页拷贝下来就可以了。所以最近涉及到网络的诉讼,律师第一个就先去取一堆文件到法庭去质证。每一张纸就要用一分钟,那么多证据得质证到何时?公证收费是按页数收费,所以效率的问题又出现了。中国立法时不是考虑公平和效率问题吗?公平就是把事实摆出来。但是你如果这样摆开来,最后就变成了诉累。这时有没有一种高效率的解决办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7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