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潇:动车事故负面影响岂可归罪于媒体和公民?

更新时间:2012-06-04 23:02:10
作者: 童潇  

  

  5月2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清泉在“轨道交通安全的保障”主题讲座上称,“7•23”动车事故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是恶意炒作。本来我国在去年可做到8000公里的轨道,结果因为炒作,正在开工的全部停工了,国外十几个国家要引进中国高路技术,结果合同全部停止了。“7•23”动车事故已经过去半年,本来随着时间流逝,这件事情的社会影响已逐步平息。通过媒体和公民的关注,一种更关注于安全性的铁路营建模式也正逐步构筑起来。无论是对国家,还是对社会,“7•23”所带来的伤痛能换作为一种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这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但是,钱院士的一席话,打破了这种宁静,似乎在钱院士看来,对于类似于“7•23”这样的恶劣事故,我们无权妄加评论,更无权建言献策,进一步倘若以后还有其他类似事故发生,媒体似就应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公民似都应当紧闭嘴口,不加评论?这才是危机之后的处理之道,否则就是炒作,是添麻烦,将坏事变得更坏。

  显然,这种观点并不正确。首先,我们应当认识清楚,“7•23”动车之所以出事而造成很大负面影响,最主要并直接原因,在于铁路本身。是铁路的技术和管理,是铁路本身体制的原因,是原先的那种只顾快而不顾好的发展导向,才是造成动车相撞的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换言之,列车出事的负面影响的根源在于铁路,而不是媒体,动车事故本身不是媒体炒出来的,也不是公民说出来的,而是铁路技术、管理、体制本身的恶劣影响所影响出来的。是因为了这种动车事故本身造成的恶劣影响,才让大家讲几句,说几句。并且,这种讲几句,说几句,基本是善意的,不仅仅是为了发牢骚,进行批评,而更是反思,是一种建设性的力量,是帮助铁路进一步发展,匡扶铁路正义的力量。钱院士不从铁路本身找原因,把动车事故的恶劣影响归于“炒作”,完全是本末倒置,倒打一耙。

  其次,更进一步,钱院士说,“本来我国在去年可做到8000公里的轨道,结果因为炒作,正在开工的全部停工了,国外十几个国家要引进中国高铁技术,结果合同全部停止了。”按钱院士说法,似本来铁路正“雄纠纠,气昂昂”要走出去,是因为媒体和公民把这事给搅黄了,这样说来所有的报道和反思是在帮倒忙。表面来看,似乎媒体和公民的报道和反思,把原本该签的合同给搅了,但问题是,钱院士有没有想过,一种并不有成熟的技术和管理模式,如果输出国外,会是什么后果?如果输出一条铁路,因为技术和管理模式不成熟,就在外国来一起事故,甚至几起事故,这需要多大的赔偿数额?铁路赔得起吗?事实上,通过报道,进一步推动铁路技术的转型升级,反思铁路本身的管理模式,不仅不能作为坏事,从长远来看,更应当作为一件好事而鼓励和弘扬。

  再次,钱院士还感觉委屈,“公路交通每年伤亡人数达30万,轨道交通少得多。”问为什么不关注公路?需要指出,这种类比也不是恰当的。汽车和铁路出事,往往原因是不相同的。驾驶汽车往往是个体化的事件,汽车出事,固然也有汽车本身的技术问题,但更多是在司机的水平,路况的差异。除了车队以外,很少牵涉管理问题。正是这样,媒体报道汽车事故,更多的是从汽车驾驶者的角度进行反思和提醒,如酒后驾车。事实上也没有少报。但是,铁路则是复杂系统,它的事故则往往是系统性的,而不是铁路司机的个体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媒体和公民会进一步对铁路加以思考和反思的原因。钱院士应当将媒体和公民的关注视为一种促动铁路发展的推动力量,而不应“归罪于外”。

  当前,社会建设方兴未艾,我们所要建立的社会格局,除了“党委领导、政府负责”,还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社会中的媒体和公众对于恶劣事故,如果不加报道,不置可否才是不正常的。“7•23”事故发生以后,更多的媒体、学者、公民还帮助当局一起反思,为人民铁路又好又快发展义务性地建言献策。这又何“炒”之有,何罪之有?来源: 经济观察网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087.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