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帆:中国的社会思潮及与国际接轨问题

——答《商业周刊》记者问

更新时间:2012-05-24 10:57:29
作者: 杨帆  

  旗帜是爱国与传统。选总统议员,打过仗的是光荣经历,英雄主义嘛!

  美国右翼在中国是左翼。毛泽东派强调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右翼自由主义起点是反对文革,以个人主义市场经济为标志。现在中国思想界与国际接轨,以自己特殊方式进行。虽然由于极左的愚蠢,给左翼运动造成极大代价,也没有办法。为了挽救这趋势我已尽力了,我对得起左翼朋友。

  记者:他们主要是思维太固化?

  杨帆:思维固化,没有实践经验。我青年时干过八年的工人,七年上学,以后当八年处长。地方政府四年、中央政府四年。40多岁才回学术界,在中国社会科学院9年,造就我现在的底子。现在左翼情况不好。任何时候都是机遇和挑战并存,好事可变坏事,坏事可变好事,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关键是转化,有错误不稀奇,而在于犯错误的时候你得认错。

  记者:您看像美国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可以通过在国会上辩论,然后去定胜负,投票。中国的左右派需要一个怎样的环境,才能有效对话?

  杨帆:现在在网络上已经炒开了,这是好事,虽然有骂街,但是它最后要落实到民主选举上。依靠辩论没有结果的。

  选举有一个好处,可以把中左中右选上,有腐败行为的选不上,骂街的也选不上,别看他能骂,大家不会选他,大家也知道边缘知识分子没执政能力。

  记者:那您觉得是一个什么样子的选举呢?因为其实中国现在也有选举,那是一个被代表的选举。

  杨帆:只要有选举,选民投票时会摒弃掉最极端东西。

  没什么不现实的,生产力水平和人的文化道德水平,特别有了网络,信息水平非常高,中国人已知识过剩。

  利益集团的兴起也需要有民主体制,应刻不容缓促进民主。中右想多党,中左想先搞党内派别公开。我认为党内和基层可以先搞。五年左右进一步发展。

  搞民主要确立底线,不能导致国家分裂,尽量减少金钱操纵,西方有许多法律,限制金钱和特权控制选举。健全法治根本是降低成本,有法律援助,让老百姓能够打得起官司。

  记者:应该从政治体制上做改变?

  杨帆:基层选举,党代表和人民代表竞争性选举。

  重庆在2011年底通过民主法制十五条。 在打掉黑社会之后开始选举,没有金钱操纵。应该继续下去。

  杨帆:极左不重视法治建设,说薄熙来走了还有李熙来。我说没有。中国就一个薄熙来,把干部搞得这么狠,靠他自己用毛泽东的权威,从早到晚盯着大家,他一走马上干部就不干了。让干部三同下放,官不聊生。老百姓当然喜欢,但干部不喜欢,薄得罪了官僚阶层。他是学毛泽东想改造人性,却没有毛泽东这样的权威,于是唱红打黑,抓五千多人,枪毙七八十,把有钱人没收一部分。大家都怕他。这时干部不敢腐败。

  问题是权威走了怎么办?干部还是腐败。必须在走之前组织公民社会,用自由民主思想搞公民选举,代替党政干部。重庆打掉腐败中层有一定实质正义性。社会中层是空缺,用谁填补?暂时用党政干部。至少有两年时间实验基层选举。以公民社会代替党政干部。不腐败的焦裕禄式的好干部队伍,不能长久。只不过人家害怕你,你走了大家就不干了。

  记者:您觉得现在推行公民社会,民主选举,两三年可以达到?

  杨帆:关键是中央下决心。

  记者:能不能搞得起来?

  杨帆:怎么搞不起来,完全有基础

  记者:就是执行的问题。

  杨帆:应搞竞选,党代表和人大代表,放开被选举权。

  记者:听了这么多,您觉得自己到底是左派阵营的,还是中庸?

  杨帆:中庸的基本思维是超越,不是不偏不倚。

  站在哪个阵营,取决于社会倾向,要反其道而行之,防止错误的倾向。现在韩德强以教主身份宣布我是极右,要把我赶走,也太猖狂了。我要振兴中左,清除极左。

  记者:所以您是中庸派,在特定的时候站队?

  杨帆:“极高明而道中庸”。唯大英雄能本色,就是说人有基本立场的。极高明而道中庸,任何理论我看了都很难全部接受,不盲从。我只能选择孔子理念,他不信鬼神,但是“敬”,敬鬼神而远之,走到哪儿拜所有菩萨,不一定相信,但尊重你。

  记者:敬畏。

  杨帆:易经太极图上两个太极位,黑里有白、白里有黑。我选择正确。好像股票什么时候到拐点一样,很难判别出来。左派说我是右派,右派说我是左派,说明我站在太极位置。

  我是有理念的,从来没有见风使舵。我有直觉能判断出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而且要有魄力,只要做就是大力度。我得罪了很多人,他们知道败了,就不认错。他们认同不认同我无所谓。但想把我驱逐不可能,这是一小撮极左托派小集团,不能代表啊国际标准的,广大左翼民主社会主义者。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70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