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帆:中国的社会思潮及与国际接轨问题

——答《商业周刊》记者问

更新时间:2012-05-24 10:57:29
作者: 杨帆  

  

  四是,不承认普世价值,只承认民族价值、历史价值。那历史发展就没普遍性,只有特殊性。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也有这个说法,他说有25个文明,大多数已经灭亡,各个文明是没有关系的。但是,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90年代说,21世纪有三大文明并存,都有普世性,必然冲突。他没有说三大文明背后还有没有普世真理。我看好像是没有。因为他说,并不会因为现代化,各个国家民族就会接受美国的价值观。

  我的意思很清楚,真理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自由派认为美国文化代表普世价值也是误区。只能说在一个阶段是西方代表。六百年前中国文化是普世的,影响到全世界。郑和下西洋以后我们落后了,麦德伦发现地球是圆的,西方海军,物理学,新科技革命还是代表普世价值。技术不完全是中性的,现代技术路线符合西方价值观,我们不能不用,同时就影响到管理以及其他方面。这六百年来西方价值是普世价值,全人类都向西方学习。

  一战以后有苏联,二战以后有不结盟运动,但苏联瓦解了,西方价值观反而强化到用军事手段直接输出的程度。是是中国崛起和西方金融危机,改变世界格局,西方价值出现失灵,需要西方东方互相学习。中国改革开放能成功,主要是学习西方的结果,是在对抗中学习,在学习中间对抗。现在我们仍旧不能说,中国就可以打破西方霸权,中国崛起还是不稳固的,政治改革大关没有过,如发生政治社会经济危机,前途未卜。

  第一次五四运动,80年代讨论中西文化对比,结论是全盘西化。“中国模式”意思是说,中国崛起和西方没关系,这怎么可能呢?没想到中国传统文化力量很大,开始是阻碍现代化的,后发现也有支撑和融合的一面,中国有希望在普世过程中不盲目地照搬,结合起来最好。

  新左派想争夺话语权,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模式。其目的是修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争夺改革的话语权。极左首先要打掉中左,是必然的。越近的人分歧越大,矛盾越激烈。老爷子死了,哥几个动刀争遗产。没关系的人杀不起来。当年共产党为什么开遵义会议,必须要干掉内部的极左。中左如能独立,首先要区别于极左,一是反对文化革命,二是不以阶级斗争理论分析问题,三是反对语言暴力。

  记者: 中左作为左翼,和中右的区别是什么?

  中左应接受自由主义基本理念,承认自由和人权的价值。然后再谈分歧,比起右翼来,左派是主张社会主义的。

  一是重视平等,社会公平。

  第二,关注弱势群体。

  第三,认同国家利益和民族传统。

  第四,认为市场经济自身不均衡,有私人垄断和投机,因此需要国家干预。

  在认同自由民主法治效率的基础上,要加上一条-----强大。要强大,就不能没有集体,民族,社会和国家的力量。后发国家不可能只依靠个人力量。社会正义、社会公平、社会平等,加上民族国家强大,是中左价值理念。

  记者:您觉得这是左派他们的价值理念中值得推崇的?

  杨帆:对,核心是民主社会主义。

  记者:您觉得资本主义不适用于中国?

  杨帆:不是不适合,民主社会主义不反对市场经济。

  个人基本权利不能剥夺,不能被多数人,被群众,被专制帝王剥夺。以个人自由对抗专制,也要对抗垄断包括私人垄断。自由不等于民主。民主投票是多数票,不能随便投。比如说,大家投票决定杀人这是不行的。在网上抓汉奸就错了,这不能靠多数票。多数票投票是有限度的,不能靠多数票来剥夺少数人个人权利,包括思想自由。只能说学术自由,不能说学术民主。少部分人也不会改,你不能强迫他改。只能够是他自己边缘化。

  文革一开始公检法就关了门,这是最核心的。毛泽东说我们直接依靠群众,不用专家,也不用公检法,那是给有钱人服务的,公安局、检察院、律师都不能用,法律就是假的。那怎么办?群众直接管理。但是,其前提是群众有能力管理。

  群众怎么管理?你告诉我怎么管理法?说投票是西方民主,很容易被金钱操纵。那怎么办?于是就形成宗教模式,领袖发号召,群众上街游行,压迫中层干部执行。自由派说文革是专制模式,不对,是宗教模式。

  计划经济是左翼专制,现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是右翼专制。真正的文化革命是宗教模式,民粹主义模式之一。

  我对文革有深刻反思,个人权利不能被任何力量剥夺。个人自由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侵犯集体和国家民族发展。内部对立就败于人家,丧失社会凝聚力。

  再一条是市场经济。承认人的利益追求,主要通过市场机制。市场经济不能没有国家控制,因为市场机制本质上不均衡。中左中右必须互相尊重对方基本价值理念。

  关于历史分歧:右翼不同意共产党文化对近代史的叙述,不同意以八大运动,反帝反封建来概括。我认为主要是抗日战争这段不能翻案,其他争论可列入学术讨论,但不能轻易宣传。以后随着文件解密,历史叙述会不断改正。

  记者:历史翻案的危害在哪里?

  杨帆:现在正式大翻案,会妨碍中国内部团结,崛起的趋势会丧失掉。自由派说要否定文革就得彻底否定毛,进一步否定1840以来八大反帝爱国运动。

  拿自由主义反对民族主义是不对的,历史是中国被西方侵略,你不能说他侵略是对的。这翻案会导致大乱。自由派有误区,没看到中国民族崛起过程中不能只靠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也得靠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记者:像您刚刚提到的这些,茅于轼他们看得到吗?

  杨帆:说自由主义只想个人权利和程序正义。他们甚至认为,国家只要不是民选的就没有合法性。我说,枪杆子打出来的也有合法性,不过不能老是依靠枪杆子。

  记者:他们追求的是绝对的自由主义?

  杨帆:自由主义为基础,但不能否定国家力量。什么叫软实力?不就是集体的力量嘛。包括意识形态,理想不是个人的理想,是国家民族的理想,相信自己事业伟大,制度的正义性,价值观的崇高。美国人自大得很,很讲爱国主义的,有基督教,怎么会全是个人主义呢?

  其实最个人主义的就是中国现在的情况,一盘散,这就是盲目追求普世价值的结果。

  我有基本立场和价值理念。什么时候倾向于哪一派?要从实际出发。这是我从小学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的体会。他受够了左倾教条马克思主义者的苦,说出发点一定是社会实际和广大人民群众,不是任何理论和原则,我琢磨好多年,原则都不是出发点,出发点只能是客观存在的实际情况。我注意对事情的客观判断,有判断之后再去选择理论。社会总是在变化,你若能长期不断发现新问题,就有前瞻性,推测以后可能发生什么问题,再选择理论。

  我有时候中间偏左、有时候中间偏右,从来没有极端过。如果上面和理论界左了,我就要中间偏右;上边右了就中间偏左了,我一直是抵制社会主流,包括官方及官方支配的理论家。这怎么能说是见风使舵?这是反潮流,保持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

  记者:所以您也并不是一个左派,您是一个中间派?

  杨帆:在每一个具体事情上我都不是中间派,一直是旗帜鲜明的。

  记者:就是您坚持中庸。

  杨帆:叫做唯大英雄能本色,极高明而道中庸。

  人需要有民族立场、国家立场,爱国之心。骨子里边有家族民族,有基因摆脱不了,要没有这种血性的东西,这世界就没有非理性的疯狂,理想和献身的精神。这不是理性,而是非理性。西方为宗教打仗比中国厉害,中国人很理性,从来没有为宗教而厮杀。中国人才是理性民族。

  只是毛那一段出现类似一神教场景。中国人特别实惠,不会为任何意识形态和理想牺牲。所以一到改革开放时期,一下子变成“我是流氓我怕谁”,这符合中国人本性。

  要这么说老毛时代还真是挺崇高的。政策是搞错了,但是一个崇高时代,其思想意义也不能完全否定。为理想要献身这一帮人,实践搞错了,大家受打击。现在极左的回潮,就是文革翻版。为什么叫悲剧?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这是雨果说的。你失败了但有价值。中国三代人跟着毛泽东去追求理想,最后付出这么大牺牲,这就是悲剧。

  现在历史条件都变了还要干,象韩德强,张宏良,范景刚,只能搞闹剧。 2011年我刚说完,王立军就进美国领事馆了,你说是不是闹剧啊?

  记者:很多媒体都说,这次事情可能是中共1989年到现在遭遇的最大的政治危机?

  杨帆:是。其社会影响是多方面的,会延续很长时期。我提积极方案,中左打掉极左,左派思想还有位置。但现在左派基本不行,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说被绑架者依赖于绑架者,依恋于他,觉得不能离开他。你看我们房地产是不是绑架了整个经济?

  现在左派也是,有温和与激进手段上不一致,极左主张依靠文革和警察。左派被极左绑架是在2011年,现在大家不敢反对,是怕挨李北方这样人的骂。他为什么要这样猖狂地骂我?为了维护极左话语权。你说骂人没有用?我看很有用。大家看到极左里有帮亡命徒,就不敢说话,极左的阵地就保住了。我的学生都劝我注意安全,大家都知道这伙人是要搞暴力的。

  中左的实质是社会民主主义,但是你们注意到没有?在中国前几年,极左派以左翼身份批判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把谢说成为一个右派,这是极左批中左。

  记者:如果全都是中庸不是很好吗,不必要有左和右了?

  杨帆:这世界不可能。人容易走极端。孔子给我们留下了两千多年遗产,为什么不继承呢?现在保守主义出现,连同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国际上是三大派思潮。

  美国是克林顿自称为“进步派”,超越原来的左和右,他实际是美国中左。小布什的新保守主义,是右翼。两党嘛,左八年、右八年,最多12年。克林顿上来的时候,美国经过罗斯福左派,里根保守主义两边折腾,新问题解决不了,进步派1994年说世界的新变化,理论出发点不一样,根据新变化说新问题,把两边综合为新理念新对策,克林顿才选成功。

  执政八年之后,让保守派打掉,小布什也是八年,打仗太多,借九一一反恐怖主义,实际是新保守主义。在国内有保守主义革命,是强调家庭作用,打掉了美国左派----在美国自由派是左翼,传统保守派是右翼,和中国恰好相反。。

  记者:我们也注意到,国际和中国是反的。

  杨帆:对,一定程度上是反的。但目前在趋于一致,这是中国思想界特大困境的深层次原因。

  首先是极左派瓦解,随后是右派分裂。自由派的左翼成为中国的“新中左”,即社会民主主义,代表劳动阶级,弱势群体。自由派的中派,即社会民主主义或社会党,代表中间阶层,自由派右翼代表大资产阶级。

  记者:这样一来,岂不是成为了自由主义一统天下?

  杨帆:谁让左派自己不争气,让极左绑架的?

  有社会主义理想的人,应该认识,与极左切割意义极为重大,不重大我也不会得罪他们。我是为中左打开独立空间。实践证明,目前左翼代表人物没能力转变,没勇气,没水平。结果是讽刺性戏剧性的,中左代表人物可能从目前左翼转变而来,也可能从自由派左翼转变而来。还有一些中间派别,比如民族主义,传统文化即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会参与进来。由右翼主导,演化出新的左右翼,左派总体边缘化,思想界总体向右偏。

  记者:那目前的左翼到哪里去?

  杨帆: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退出公共视野。非要参与社会的,我给他们指几条出路:

  -----环保主义,特别是反转基因,他们照样可去砸场子。

  -----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为国有企业利益集团服务。

  -----保守主义,传统文化。

  记者:不可思议。

  杨帆:这是建立在新社会基础,新思想基础上的理论框架。

  中国思想界可能以这样的方式与国际接轨。社会主义,民族主义,传统文化经过改造,成为建立在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基础上的新左翼理论派别。

  记者:这样转化,有什么问题?

  杨帆:其代价就是,由于左翼空缺,在一定时期没人代表弱势群体利益。中国按右翼“改革”,民主自由可能有进步,但两极分化和腐败还会继续扩大。民主成为替既得利益集团争取政治合法性的工具,金融自由化成为合法的洗钱机制。

  也可能根本就不搞民主,极右翼思潮主导继续搞专制下的经济自由,一直到破坏中国稳定为止。

  杨帆:中国左右翼的调整,在和世界接轨。

  比如说保护传统和家庭,限制青年人过度自由,在美国都是右派,保守主义。类似我在2008年把干扰课堂,又不出示证件的年轻人抓进保卫处,在美国是保守主义右翼。而在中国,有的自由派大骂说我是左派,是共产党喂的猪等等。

  美国左派是搞人权的,大城市的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右派是里根小布什,对外是石油军事工业利益集团,鹰派主张打仗的。在国内是保守主义,限制个人主义,搞家族主义。

  美国法国60年代青年人闹学潮,腐朽颓废到一定程度,保守主义上台是右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70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