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启强:背叛专制是我的政绩——走向绞刑架的改革家纳吉与匈牙利事件

更新时间:2012-05-12 10:06:05
作者: 赵启强  

  

  与纳吉对话——

  作者:1956年,如果匈牙利人民不过于感情用事,您的那次改革会不会有更多的冷静和成熟?

  纳吉:没有人民的行动就没有1956年的改革。

  作者:1956年是失败的年月。

  纳吉:悲壮的失败。

  作者:这是一回事。有人说,人民给您帮了倒忙。

  纳吉:对于社会主义,我苦苦思索了一生,却没有在1956年10月短短几天里得到的理解深,我与官僚政治苦苦斗争了一生,却没有在1956年10月最后一周取得的成果大。我为此而感谢人民。

  作者:您至今不悔?

  纳吉:不,从1949年到1955年,我曾经两次失败,因为我企图靠权力斗争来实现我的改革思想。

  作者:1956年您依靠民主力量进行改革,而失败却更加惨重。

  纳吉:那是因为在改革的敌人背后,有另一个大国的武装力量,在这个武装力量后面,还有更难跨越的历史障碍。

  作者:对了,对了,正是人民的狂热才把您推到了历史所不允许的地步。那一次,您走得太远了,以至被认为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

  纳吉:您是指取消一党制?

  作者:是的。

  纳吉:您是指实行普选?

  作者:是的。

  纳吉:我为我曾经有过这些政绩而骄傲。

  作者:一位社会主义政治家的的骄傲?

  纳吉:社会主义的。难道一个社会主义者竟然害怕让更多的社会阶级和更多的社会成员参与国家的管理?

  作者:人民的参与会造成混乱;无论怎么说,1956年匈牙利流血了。

  纳吉:不为民主流血,就会为专制流更多的血!

  作者:除此,别无选择?

  纳吉:有,再付出两代人的代价!

  作者:……(沉默)

  

  一

  

  匈牙利悲剧的13天震撼了历史,分裂了共产世界。流血的双方都以社会主义名义进行战斗;胜利者以社会主义名义进行审判,失败者在临刑前呼喊,社会主义万岁。

  1956年是共产世界的灾年,重灾区在匈牙利。

  1956年10月23日到11月4日,13天时间,匈牙利内政两次受到外国军队的干预;有上万公民死于动乱;两次撤换和推翻国家首脑。

  这13天内,匈牙利宣布过解散共产党(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宣布过取消一党制,宣布过退出华约组织,宣布过中立;

  这13天内,它的一届政府向联合国呼吁,要求给予援助以保卫它的中立,而另一届政府却致电联合国,坚决反对把匈牙利问题提交安理会或联合国大会会讨论;

  这13天震撼了全世界……联合国成立了匈牙利问题特别委员会;

  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都发表声明,对这13天进行表态……

  一位西方的政治家甚至说,“只要你告诉我对匈牙利事件的态度如何,我就可以判断你是什么样的人。”

  这13天震撼了历史,使它无法再以半个世纪形成的惯性力量来主宰这半个世界了。

  这13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简单,学生和工人上街游行,要求一位政治家执政,要求另一位领袖下台;他们要这样的改革,反对那样的体制。这种介入和干预造成了骚动和流血、死亡……

  如此而已,尽管严重,但自从有了政治,这种动乱就在所有的国家发生过。

  然而,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的骚乱?历史会给这13天一个什么样的定性呢?

  美国共产党说,匈牙利事件使他们党“碰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错综复杂的问题”。

  面对这个难题,有着共同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各国共产党,却有完全相反的立场和态度——

  罗马尼亚共产党第一书记乔治乌—德治说:匈牙利时件“既不是‘革命’也不是‘民族革命’,而是反革命”;

  南斯拉夫共产党总书记铁托说:匈牙利事件是“劳动人民对社会主义进步的愿望和国家与政治领导机构的活动之间产生了矛盾,最后导致武装斗争的爆发”。

  荷兰共产党中央说:“这次事件是一场暴动,一场企图以武力来摧毁和玷污匈牙利人民民主新政权的事件。”

  美国共产党说这是“一种争取民主化、争取解决他们的经济问题和争取在他们同苏联的关系中取得完全的国家主权和平等地位的人民起义”。

  中共领导人周恩来说:”帝国主义者和他们指使下的匈牙利国内外反革命分子……利用人民正当的不满情绪,发动了武装***,企图摧毁匈牙利人民社会主义制度,企图恢复资本主义和法西斯的恐怖统治。”

  如果再加上西方国家的宣言和声明,这个复杂的问题会变得更加复杂,我们只能从许多声明中寻找这样的相同点——这是一场灾难,一个悲剧。

  这悲剧的13天,这难以评说的13天是伊姆雷·纳吉执政的。

  纳吉于1956年10月23日由人民拥戴上台,成为半年来匈牙利第三位国家领导人。13天后,纳吉和他的政府被推翻;一年后,为了追究他当权13天的责任,他被处以死刑。

  看到这儿,或许读者会认为这是一场革命与反革命、社会主义与反社会主义的斗争,是一个复辟事件——社会主义的匈牙利被武装暴动颠覆,后来复辟被粉碎,反革命头子纳吉被处以死刑。

  然而,这样理解过于简单——因为纳吉在纹刑架前的最后一句话是:“社会主义的、独立的匈牙利万岁!”

  

  二

  

  拉科西是斯大林的优秀学生;匈牙利是斯大林牌的社会主义。拉科西也采用了最有效、最省力的统治手段——政治恐怖。

  共产党在匈牙利执政的历史并不长,扣除战后头几年与其他政党共同执政的联合政府时期,共产党的匈牙利不过7年历史。但由于匈牙利共产党的领袖、”斯大林最优秀的学生”拉科西·马加什照搬斯大林的统治方式——优先发展重工业,强迫农业集体化,用政治恐怖推行极权统治——把一个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原封不动的搬到匈牙利,7年时间倒是绰绰有余了。

  它的灾难性后果是”基本食品和许多日用品凭票供应。经常调整劳动定额意味着降低工资,年年发行和平公债,实际上就是苛捐杂税。1954年职工的实际收入比1949年下降20%。”人民怨声载道,只是迫于政治恐怖才不敢进行反抗。

  1956年2月,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对斯大林发动的那次具有历史意义的突然袭击,一下就粉碎了斯大林模式社会主义的神话。这在匈牙利引起了巨大震荡——讨论经济政策的错误,揭露政治恐怖的罪行并追究责任。

  1956年7月,拉科西被解除第一书记的职务,由他的第一副手格罗接替。

  拉科西是1956年第一个被赶下台的领袖,但不是最后一个。

  新上任的格罗并没有带来新的施政方针。他不可能与过去决裂。作为拉科西的得力助手,他同样对过去的政治和经济错误负有责任。所以1956年7月,当那位被称为”匈牙利的斯大林”拉科西下台并于第二天去了莫斯科时,格罗只是以一份拉科西因”患了高血压症,必须离职休养”的公报,就轻松地把拉科西过去对人民的欠债一笔勾销了。

  群众的不满情绪迅速增长,尤其是对新任领导迟迟不给恐怖时代的受害者平反反应强烈。

  在许多重大冤案中,拉伊克冤案成为全国议论的中心。

  拉伊克是前政治局委员、内政部长、外交部长、人民阵线主席。这位1909出生的文学院学生,早在30年代初期就从事着党的组织和工人运动的领导工作。他是青年和知识分子的良师益友,因为拉伊克了解他们并同他们有共同语言。40年代起,拉伊克就是匈牙利共产党主要领导人之一。

  1948年斯大林与南斯拉夫决裂,于1949年通过共产党情报局批判南斯拉夫并形成决议,说南斯拉夫领导人复辟资本主义,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进行颠覆,是帝国主义的代理人。

  这一事件在共产世界造成危机,使东欧各国内政发生急剧变化。

  拉科西利用这一事件在匈牙利掀起清洗铁托分子和帝国主义代理人的镇压运动。拉伊克是这次运动的受害人。他被指控为美国情报机关的代理人、南斯拉夫间谍和特务。这个案件中涉及到的国防部将军、警察部队军官还被安上企图暴动的罪名。

  1949年5月,国家保安局对拉伊克的逮捕,意味着匈牙利开始了专制和政治恐怖时代。1949年9月20日,拉伊光被判处死刑,10月被绞死。

  拉伊克一案牵扯到8个匈共高级干部,其中5人被判死刑。

  紧接着,全国展开了清查”铁托分子”、”拉伊克分子”的大规模清洗运动。被捕被杀者竟有20万人之多。匈牙利进入了历史上的黑暗时期。

  斯大林是在十月革命20年后,才把社会主义苏联抛入政治恐怖的深渊,而拉科西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了他的血腥暴政。

  他真不愧为”斯大林的优秀学生”!

  在那个恐怖年代,许多蒙受冤屈的人被打成残废,精神被彻底摧垮。

  拉伊克——这位多次蹲过敌人监狱的老共产党员,这位多次领教过警察特务各种审讯、拷打而从未屈服过的老地下工作者,在拉科西的保安局的摧残下,精神完全崩溃了。他站在扩音器面前,毫无表情,嘴里不停地念着别人替他捏造的口供:他是美国特务,是南斯拉夫法西斯分子的走狗,他准备搞政变,他要谋杀共产党的领导人……

  在1938年的苏联,我们也见过相同的场面:布哈林在法庭上,也承认了他是帝国主义间谍的指控。

  到底是什么手段能使共产党的秘密警察达到连法西斯暴徒都难以达到的目的——迫使如此优秀的人物就范?

  这是一个迷。

  看到这些令人尊敬的领导人被剥夺了尊严、信仰,精神被彻底摧垮后,没有一个共产党员还能在夜里睡得安稳;没有一个正直的公民还敢说出一个正直的人应该说的话。这正是政治恐怖制造者的目的——恐怖气氛可以使统治者睡得安稳,可以使他为所欲为。

  在那个时代,许多人未经法院判决,就被隔离拘留,富裕市民及其家属被迁出首都布达佩斯并没收了他们的住宅和财产。在农村建立了类似黑名单的富农名单。”提高警惕性”成了主要的政治性要求。人民在经常出现的”抓敌人黑手”的威胁下,对统治者的暴虐保持着沉默……

  政治恐怖是最有效,最省力的统治手段。

  

  三

  

  追究历史责任、清算政治罪恶——不仅仅是为了死者和受害者,而是为了埋葬一个时代。

  人民要为拉伊克平反,要为那个时代数十万受害者昭雪,并要求追究政治责任。

  在1956年的匈牙利,人民曾经提出要直接责任者以命偿命的口号。

  这是匈牙利人的远见,他们并不满足仅仅可以自由呼吸,而是要求向那个时代永远告别。比起一年前苏联人的平反运动,1956年匈牙利人民则有更强的历史批判意识。

  如果没有对历史罪恶的声讨和清算,一代人的牺牲便成了一场毫无意义的灾难。

  为了拉伊克案件的平反,由党的干部和知识分子组成的裴多菲俱乐部召开了两千人大会,声讨拉科西时代的罪恶,敦促格罗检讨并结束靠政治恐怖所维持的专制时代,为民主化进程拉开序幕。

  在这次大会上,拉伊克的遗孀、前全国妇联秘书长、律师尤莉奥·拉伊克揭露了她6年监狱生活的非人遭遇,以及拉伊克被处死前所受到的骇人听闻的摧残。她的演说使全国为之震动。

  在这种普遍愤怒情绪的迫使下,格罗立即将300名”铁托分子”释放出狱,并正式为拉伊克平反。

  但格罗不愿意为拉伊克举行隆重葬礼。他在政治局会上不耐烦地打断关于这项提议的发言,说不知道遗体埋葬在什么地方。

  经过一个由受害者家属参加的小组的彻底寻找,终于在通向巴拉顿湖公路旁的一个小树林里发现了拉伊克的遗骸。

  党内反对派和拉伊克的遗孀尤莉奥·拉伊克坚持要举行国葬,并要求允许群众参加。最后,匈共中央决定:于1956年10月6目隆重安葬拉伊克·拉斯洛和其他烈士的遗骨。

  10月6日是一个划时代的日期,它证明拉科西和他的继任者无法逾越牺牲者的遗骨,它证明历史终将为牺牲者的生命和无边苦难索讨报偿。

  受害者的遗体将把不受法律制约的专横阻隔在10月6日,并愤怒地拉开了匈牙利事件的序幕。

  10月6日,匈牙利为拉伊克等4名原党的领导人举行国葬。

  布达佩斯有30万人排着长队静静地向饰有鲜花的4口棺材致哀。守灵者每隔5分钟换一次。

  当轮到政治局委员们守灵对,顿时狂风大作。在这种肃穆悲愤的时刻,即使是坚定的无神论者都会认为,这是亡灵在对黑暗时代参与过非法审讯拉伊克、当今仍留在政治局的人表示愤怒。

  人们的注意力落到了这些人身上。

  接着是送葬。30万人的悲愤组成了一次无声的反政府示威,30万人的沉寂使空气变得象铅一样沉重。它压迫着几十万颗心脏,只要稍加一点压力,空气会爆炸。人群会爆炸,匈牙利会爆炸。

  走在送葬队伍最前面的两个人是,拉伊克夫人和纳吉。

  纳吉就是在这种时刻回到人民中来的。

  

  四

  

  伊姆雷·纳吉——这位布哈林的学生,在政治斗争中失落一次,在人民中的威信便增高几分。现在,他既无官衔,又无党籍,但在1956年的匈牙利人眼里,他是一个救星,一位能体察人民痛苦,而又多次为之献身的政治家。

  1956年10月6日,数十万匈牙利人把拉伊克的棺材送往墓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27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