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路路:社会结构阶层化和利益关系市场化

——中国社会管理面临的新挑战

更新时间:2012-05-03 09:55:05
作者: 李路路  

  

  [提要]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的核心是协调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矛盾与冲突,保持社会秩序。在新的历史时期,社会结构阶层化和利益关系市场化构成社会群体矛盾与冲突的基本特征; 而整合日益分化的社会结构,正确处理市场化背景下权力和权利的问题,在很长时间内将是中国社会管理面临的新挑战。在发展阶段和转型路径的约束下,面对日益分化的社会阶层和日益深化的市场化程度,公开、参与、平衡是协调社会矛盾与冲突、重塑社会秩序的基本理念和方向。

  

  [关键词]社会管理 阶层化 市场化 社会秩序

  

  一、问题与背景

  

  社会建设是中国发展与转型进入关键阶段后所面临的重大历史性任务,可包括两个方面的基本内容: 民生建设( 包括社会事业建设) 和社会管理。

  笔者认为,社会管理的核心是协调各种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矛盾与冲突,保持社会秩序。对于正在经历飞速发展和急剧转型的中国社会来说,社会管理创新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面对中国社会的新变化及其挑战,重塑社会秩序。

  讨论中国社会管理,必须注意到两个基本的问题与背景。

  第一,当前,中国处于社会矛盾与冲突凸显期。在最近的30 多年中,中国以高速的经济增长著称于世。“二战”结束以后,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几乎是世界上惟一的在30 多年间人均GDP 保持年均9. 8%增长速度的国家。高速的经济发展带来社会财富的巨大增长,中国已经成为经济总量世界排名第二的国家。经过30 多年的经济增长,中国已经从一个低收入国家进入中(下) 等收入国家行列,由基本小康社会开始迈向全面小康社会,这是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必须看到,伴随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是社会矛盾与冲突的增长,一个突出的指标是群体性事件的增长。①正是从1990 年代后半期开始,伴随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新的高速增长期,各种群体性事件以超过经济增长速度一倍多的速度在增长。无论是否愿意使用所谓“发展陷阱”或“拉美陷阱”这样的概念来描述中国社会所面临的问题,至少“社会矛盾与冲突的凸显期或多发期”的判断揭示了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

  第二,中国社会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矛盾与冲突在任何社会中都存在,在经历了经济起飞( 或增长) 的国家( 社会) 中也表现出类似特征。在讨论中国社会问题时,必须强调的是, 30 多年来中国社会经历了由高度集中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过程,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在巨大的体制转型过程中实现的,中国社会矛盾与冲突的凸显也是在巨大的体制转型过程中积累的。它不仅是经济增长、更是体制转型带来的问题。只有将中国社会当前所遇到的矛盾与冲突置于30 多年来中国社会大转型的背景下,才能更为深刻地理解当前中国社会的矛盾与冲突、社会管理面临的挑战,以及作为历史性新任务的社会管理创新。

  对于理解当前中国社会的矛盾与冲突,最重要的是揭示社会矛盾与冲突的社会基础和关系性质,即社会结构特征和利益关系性质。社会管理创新面对的是变革带来的问题,矛盾与冲突的协调取决于对社会变革的“解读”。

  在巨大的社会变革过程中,我国的社会结构和利益关系与30 多年前的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相比,已经发生重大变化。这些变化表现在众多方面,但最为突出的特征可以用两个概念概括: 社会结构阶层化、利益关系市场化。下文将对这两个概念及其意义分别给予讨论。

  

  二、社会结构阶层化

  

  特定社会结构及其构成昭示了该社会的基本特征。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对社会结构进行分析,其中一个基本视角是阶层结构视角。阶层结构不仅被认为是社会最基本的结构之一,同时也被认为是一个社会矛盾与冲突的最重要基础。

  

  (一)传统社会主义的社会结构

  

  由于各种条件限制及不同理论传统,对于改革开放前中国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结构特征,理论上存在不同认识。

  毛泽东( 1976) 曾对中国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的结构做过一个最为宽泛的界定,他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提出“人民”和“人民的敌人”的区分,指出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共产党的人属于人民的范畴,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则属于人民的敌人(地、富、反、坏、右);并在进一步论述中,确定人民占人群的95%,敌人只占人群的5%。在早期社会主义文献中,一个更为经典的结构划分是: 在社会主义社会消灭了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度后,由于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还存在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前二者的差别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在公有化程度上的差别,知识分子阶层则因为不参与直接的生产过程,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而是一个依附于其他阶级的阶层,随着知识分子社会主义改造的深入,知识分子将逐渐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后来“两个阶级、一个阶层”的经典理论逐渐发生变化,如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指出,在整个社会主义阶段,阶级和阶级斗争都还存在,一个集中的表现是在党内逐渐形成了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所谓“党内资产阶级”; 无产阶级与党内资产阶级和社会上敌对势力的阶级斗争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毛泽东,1976) 。

  在学术研究领域,对于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结构也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因为消灭了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度和市场经济,不再存在阶级,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主要结构区分是“精英集团”和“原子化大众”( Goldthorpe,1964:97-122) 。另一种观点认为,随着社会主义社会由革命转向现代化建设,无阶级的社会主义社会将逐渐出现阶级分化,例如形成“中产阶级”,同时工人阶级与中产阶级、权力精英之间的区分将越来越明显。当然,这种阶级化过程和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有很大的差异(Parkin,1969:355-374)。

  相当多的中国学者则持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改革开放前在中国社会中形成了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结构,即所谓“身份社会”或“身份体制”: 几乎所有社会成员依据“城乡户籍制度”、“干部身份制度”、“所有制身份制度”和“单位体制”等被区分为不同的社会群体,享有不同的权利和社会机会( 参见陆学艺主编,2002;李路路,2003) 。

  虽然存在以上理论分歧,但有一点是共同的: 尽管社会中存在着不同的社会群体或社会集团,享有不同的资源分配权利和社会机会,从而存在各种各样的社会不平等,而且不同社会群体或社会集团具有不同的利益,但是,社会主义社会本质上已经不同于资本主义社会。首先,社会主义公有制占据绝对主导地位,高度中央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控制了绝大部分社会资源和生活机会的分配; 其次,基于这样的基本制度,相当多的社会差别属于社会主义公有制内部的差别,例如,“身份分割体制”是基于国家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依据国家的发展目标,有差别地分配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的次级体制,因此,它是一种在国家集中再分配基础上形成的身份分割体系( Szelenyi,1978:63-87) 。

  

  (二) 阶层化及其理论

  

  30多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带来巨大变迁。可以从不同角度( 如经济增长和现代化,从贫穷到小康,从计划到市场,从集中到分散,从一元到多元,从固定到流动,从封闭到开放等) 描述这一变迁过程,如果从“社会”( 而非经济、政治或文化) 的角度对30 多年的社会变迁特征做出一个界定,社会学中的一个概念“社会分化”,则最为集中地揭示了这种变化特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结构相对于传统社会主义社会,开始出现明显的分化,其中最为重要的分化过程之一就是阶层化的过程: 阶层地位越来越明确,阶层边界越来越清晰,阶层利益越来越凸显。

  必须承认,“社会阶层化”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论题。这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中国社会曾经历过一个阶级斗争时代,“文革”的阶级斗争给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第二,30多年前改革开放的核心就是告别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至此,才有了30多年经济的高速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根本提升。第三,通常讲阶级阶层都是和社会革命联系在一起,那么,在当前中国社会进入转型关键期之时,重提阶层概念又具有怎样的意义呢?

  回答这个质疑虽然有些复杂,但并非不可能。为了与过去那种很大程度上是错误的阶级理论区分开来,也应该做出明确的说明。

  

  1.阶层分析的理论意义

  

  首先,至少在学理上,“阶层”的一般概念是指,相对于那些基于数量特征的社会分化来说,基于某种社会关系的分化所形成的社会地位(可称之为阶级地位或阶层地位)以及相应的利益群体( 可称之为阶级或阶层);相对于其他各种社会差别和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阶层地位是最基本的社会地位,阶层关系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阶层利益是最基本的社会利益,阶层矛盾是最基本的社会矛盾。阶层概念的根本意义在于,强调社会关系的分化是一个社会中最值得重视的社会分化,社会关系分化所造成的社会不平等或矛盾与冲突,是一个社会中最值得重视的不平等或矛盾与冲突。因此,“阶层”是分析社会矛盾与冲突的最重要的概念工具之一。

  其次,阶层也是一个意义多元的概念,包括不同理论传统,所关注的社会关系,既包括剥削关系,也包括例如统治与支配关系; 所关注的矛盾与冲突,既包括政治、革命以及阶级行动含义,也包括经济、改良、协调以及生活机会分配等含义。不同理论范式在阶级阶层理论传统中特别是在社会学的阶级阶层理论传统中,都取得了显著的理论成就。因此,关键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曾( 错误地) 使用过阶级分析工具,而在于为了能够正确认识当前中国社会的分化以及相应的矛盾与冲突,应选择怎样的更适合的概念工具。

  再次,相对于社会不平等、社会矛盾与冲突等分析对象,阶层概念是众多竞争性分析概念中的一种,除此以外,完全可以采用收入(财富)差距、身份差别等视角; 不同理论视角揭示了社会的不同侧面。

  

  2. 阶层化过程

  

  一些学者尝试使用阶层分析范式揭示当前中国社会结构的阶层化过程和形成逻辑。这一努力归结起来大致有如下几种观点。

  第一,现代化逻辑。其核心观点是: 随着中国社会向以现代化建设为中心转变,现代化和技术的发展导致职业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过去的政治地位、“身份”地位等,成为社会地位的核心和资源与机会分配的基础。职业地位所拥有的不同组织资源、文化资源和经济资源,决定了职业地位的高低,导致中国社会形成了基于职业地位的阶层结构,即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管理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业人员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和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阶层( 陆学艺主编,2002) 。

  在理论上,职业阶层不仅可以借助现代化和劳动分工的逻辑进行解释,而且还可以从社会关系角度给予解释,即职业群体是在劳动力市场的权力和利益斗争中对外封闭和排斥、对内同质化的社会性群体,在后工业化社会中构成了阶级阶层的真正基础(Grusky & Sorensen,1998:1187-1234)。

  第二,制度主义逻辑。其核心观点是: 阶层的形成嵌入在社会的制度体系之中。不同的研究者强调不同的制度体系,有研究者特别强调产权制度以及国家权力,认为现在中国社会中存在两种基本产权(国有产权和私人产权)和相应的三种权力(国家公共权力、国有产权控制权力、私人产权或市场控制权力) ,结合其他因素,导致中国社会形成如下阶层结构: 有技术的权力精英、无技术的权力精英、国有企业经理和管理人员、私营企业主和经理、高级专业技术人员、低级专业技术人员、职员办事人员、自雇佣者、技术工人和非技术工人(刘欣,2005)。与强调产权制度和国家权力不同,有学者强调,当代中国社会中对于资源和机会分配影响最大的是户籍制度、干部身份制度、所有制制度和单位体制; 基于这四种制度形成了如下阶层: 国家干部、国企工人、私营企业主、新中间阶级( “白领”) 、非技术工人、自雇佣者、集体单位干部、集体企业工人、农村干部和农民(林宗弘、吴晓刚,2010)。

  第三,权力逻辑。其核心观点是: 社会阶层的分化基于权力的形式和权威结构; 依据权力和权威的形式和类型,当代中国社会形成(权力)优势阶层、管理人员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工人阶层、农民阶层和自雇佣者阶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917.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1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