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路路:社会结构阶层化和利益关系市场化

——中国社会管理面临的新挑战

更新时间:2012-05-03 09:55:05
作者: 李路路  

  在权力逻辑视角看来,传统社会主义社会逐渐出现依据权力分化逻辑而呈现的阶层化过程,体制改革和市场化的引入致使这种分化有了新的动力机制和结构特征(李路路,2003;Parkin,1969: 355-374)。

  可以看到,不同研究者有不同的理论逻辑,对中国社会的阶层结构也存在不同的观点,重要的是他们都强调中国社会正在经历一个阶层化过程,并力图揭示中国社会结构的阶层化特征。

  

  3.“结构与行动”

  

  在讨论社会结构阶层化时,必须回答的问题是: 如果阶层存在的话,是否会产生以阶层为基础的集体行动? 即通常所说的“结构和行动”的问题。首先,围绕以阶级阶层为基础的集体行动问题,1980-90年代在有关“阶级消亡”的大争论中,不同的阶级阶层理论范式对此给出了不同的回答,有研究者“以强调阶级阶层位置决定生活机会”的观点对阶级消亡论做出了回应(Goldthorpe& Marshall,1992:381-400)。其次,在坚持阶级阶层位置与集体行动之间关联的研究者中,形成了关注社会变迁和关注利益斗争两种不同的取向(Grusky & Sorensen,1998: 1187-1234) 。在此基础上要回答“结构和行动”的问题,实质上就是马克思所讲的从“自在的阶级”向“自为的阶级”转变的问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阶层意识的形成是核心环节之一。阶层化理论给出的解释是: 第一,由于中国社会正处于急剧变动过程中,人们的社会地位、工作和生活状况、价值观念,以及政策重点和社会热点也都处于急剧变化中,这种状况会极大影响稳定的阶层意识的形成( 李培林等,2005) 。第二,随着中国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渐趋成熟,社会意识的“阶层化”特征开始显现。例如,在经济利益方面,社会意识的阶层化特征相对突出,社会上层的阶层化意识较其他阶层更为突出(李春玲,2005:第6章) 。在阶层意识问题方面,分析的逻辑起点首先应该确认阶层是社会关系分化的产物,是基于客观的社会关系所形成的社会地位。尽管阶层的形成要经过阶层意识这一中介环节,但是,反过来的推论是不成立的: 不能因为在一定时期没有形成阶层意识,就否认阶层的存在。

  综上所述,在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中社会成员之间的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的结构性基础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国家仍居于主导地位,但是,以权力和制度分化为基础的阶层已经构成中国社会的结构性基础。

  

  (三) 社会结构阶层化的意义

  

  阶层化的社会结构( 或者说社会结构正在经历一个阶层化的分化过程) 意味着新时期的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面临新的挑战。

  

  1. 阶层整合

  

  如何将日益分化的结构性因素( 包括新的阶层和社会群体) 整合起来是社会结构变迁无法回避的挑战。

  在传统社会主义社会,尽管存在不同的( 身份) 群体,甚至利益集团,但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和高度集中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下,人们地位、权利和相互关系是国家自上而下统一建构的结果。这些群体之间的相互关系与其说是相对独立的群体,不如说是国家确定的社会差别。对于转型社会的阶层,不仅表现为收入或财富的差距,更表现为基于社会关系的分化特征,不同阶层之间的地位、权力、利益越来越趋向于相对独立,其相互关系常常充满张力。因此,以阶层化为基础的社会整合将不同于传统社会主义社会。中国社会自改革开放之初,就面临着重新整合的问题,例如,曾经成为社会焦点的“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整合问题,最终是通过大规模的市场化改革实现的。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相对于正在弱化的体制内外差别,社会阶层的分化越来越凸显。从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的角度,中国社会的整合越来越从体制内外的整合转变为不同阶层的重新整合。

  

  2. 主要社会矛盾与冲突

  

  中国社会面临的矛盾与冲突不仅多发,而且形式多样,例如,现在较受关注的收入和财富分配差距问题、民生问题、腐败问题、干群关系问题和利益群体问题等。阶层分析并不否认这些矛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阶层分析范式认为,阶层矛盾与冲突已成为中国社会中最为重要的矛盾与冲突之一。对于多数人而言,对收入差距或腐败问题的“认知”往往是间接的,而有关社会关系的分化几乎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感受到的,例如劳资关系与劳资矛盾、干群关系与干群矛盾。其挑战在于:面对众多纷繁复杂的社会矛盾,人们更应该关注哪些矛盾与冲突?阶层矛盾和冲突与其他矛盾和冲突具有怎样的关系? 对此,阶层分析提供了一种不同于其他分析视角的概念工具。

  

  3. 阶层矛盾与冲突

  

  阶层矛盾与冲突的社会基础和性质不同于其他的社会矛盾与冲突,尽管阶层也是以利益为基础的社会群体,但在阶层分析范式看来,基于社会关系分化基础上的阶层利益矛盾往往更稳定、更持续; 这种矛盾与冲突常常是对立的,有时甚至是对抗的; 阶层利益的集中和表达更系统,从而对社会的影响可能更深远。当今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劳动关系的分化以及矛盾与冲突已显示出这种特征。

  

  三、利益关系市场化

  

  阶层化是中国社会结构经历的重大转变。与这种转变相伴随的是利益关系的重大变化。无论有关改革开放前后社会结构具有怎样特征的观点如何,无论人们是否接受社会结构阶层化观点,都应该承认,在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过程中,中国社会中的利益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

  “利益”可以定义为任何值得追求的东西,包括物质性的和非物质性的。本文着眼于物质性利益关系的变化。对利益关系变化的分析同样需要置于社会转型的背景中。

  

  (一)以国家再分配为基础的利益关系

  

  中国传统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占绝对主导地位的社会,不存在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几乎所有重要经济活动的产出都是“产品”,生产出来主要不是为了买卖交换,而是为了供国家(如中央政府)根据国家发展目标、发展战略以及意识形态,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分配。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国家不可能完全平等地分配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因而必须根据优先秩序有差别地分配资源和机会。因此,在广大社会成员之间形成了以“身份体制”为特征的各种结构性差别。

  在这样的社会中,由于社会差别、社会不平等是客观存在,因此,利益的差别、矛盾与冲突同样是客观存在,否认在传统社会主义社会中消除了社会不平等和利益矛盾与冲突是不正确的。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决定了社会的利益关系具有国家再分配性质: 国家自上而下地决定了每一个社会群体、每一个社会成员的社会地位和社会权利,决定了它们所拥有的资源和机会。这种地位和权利、资源和机会是有差别地“被”分配的,由此也会导致相应的利益矛盾与冲突,但是,这种利益矛盾与冲突既是国家分配的结果,也是由国家来协调或调节的。简言之,这类社会的利益矛盾与冲突是国家决定、国家分配和国家协调的结果。可以将这种利益关系称为国家自上而下的“决定性”关系,也可称为“命令性”关系,由此形成的矛盾与冲突也是国家“决定性关系”下的矛盾与冲突(Szelenyi,1978:63-87) 。

  一个具有广泛影响的概念恰当地揭示了这种利益关系的性质:“人民内部矛盾”,即在人民根本利益一致基础上的矛盾(参见毛泽东,1976) 。其基本逻辑是: 尽管“人民”之间有差别和不平等,但由于所有的资源和机会都属于人民( 通过国家来代表) ,“我们”都是国家的主人,因此“我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

  

  (二)市场经济背景下的利益矛盾

  

  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不仅带来经济的高速增长和社会结构的巨大变化,也带来利益取向和利益结构的极大改变。利益取向和利益结构的改变有着多种表现和特征,其中一个最为基本的改变是市场经济带来的改变。

  随着中国社会由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深入,市场机制越来越成为社会资源和机会分配的主要机制,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越来越成为社会成员获取社会资源和机会的主要方式。市场化的发展造成了两个方面的结果: 第一,人们的“市场地位”逐渐取代了惟“政治地位”和“身份地位”,经济资源、文化资源也成为决定人们社会地位的主要因素; 第二,社会成员之间的地位分化及相应的利益差别和利益矛盾,除了延续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家自上而下“分配或决定”的结果之外,越来越多地并日益成为市场关系作用的结果,是市场交换活动中(包括体制内、外的交换) 不同地位及其关系博弈的结果。市场关系在较大范围内、于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国家再分配的关系。虽然转型社会中国家权力仍然在资源和机会分配中具有重要影响,但市场机制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上述转变对于每一个生活在当今中国社会中的人而言都是耳熟能详的,几乎每一个人都能深切感受到中国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以及市场机制的影响作用。如果人们的利益越来越多地基于市场经济体制而形成,那么,市场经济背景下的利益关系与传统利益关系相比,意味着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市场机制绝不仅仅是一种经济协调机制或资源和机会分配方式,向市场经济的转型也绝不仅仅是经济的转型。在经济学的标准定义看来,“市场经济是一种主要由个人和私人企业决定生产和消费的经济制度”(萨缪尔森、诺德豪斯,2008:7) 。人们习惯于从经济形式的角度分析市场交易的条件和趋势。但是,从社会和政治的角度观之,市场关系或市场制度绝不仅仅是经济关系和经济制度。市场制度是一种社会制度,市场关系是一种社会关系,向市场经济的转型不但意味着经济协调机制的转变,更意味着社会关系、包括利益关系的转变。

  目前中国社会是在市场经济基础上创新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因而有必要对市场关系的社会意义做出进一步分析,从社会关系的角度给予“解读”。例如,列宁(1995: 312) 在评价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时曾敏锐地指出: “凡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看到物与物之间的关系的地方( 商品交换商品) ,马克思都揭示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马克思(2004: 89-91) 深刻揭示了市场经济的社会关系意义。他在批判商品拜物教时指出: “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商品形式和价值关系) 这只是人们自己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但它在人们面前采取了物与物的关系的虚幻形式”,“这是被物的外壳掩盖着的关系”。他通过转述一位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家的观点表达了他的观点:“资本不是一种物,而是一种以物为媒介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马克思,2004:877-878) 。

  在笔者看来,市场关系具有两个基本特征,即交易性和对抗性,这两个特征深刻影响到中国当前的社会矛盾与冲突。

  首先是交易性。市场关系具有交易性或交换性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市场本身就是商品的交易或交换形式。市场交换实质是利益交换,市场表面上交易的是商品,实际上交易的是商品拥有者的利益。市场交易要顺利进行,必须具有如下几个基本条件: 第一,交易各方具有相对独立性。他们是相对独立的利益主体,为了自己所缺而想要获得的利益来到市场中和他人进行交换。如果不是相对独立的主体,就无需通过交易的方式实现利益交换,直接通过暴力或强制性的手段可以更有效地获得自己所需利益。因此,马克思指出(2004: 107) ,为使商品交换成为可能,交换关系双方“只须默默地彼此当作那些可以被让渡的物的私有者,从而彼此当作独立的人相对立就行了”。第二,交易主体的相对独立性建立在对交换物的排他性占有权利之上,只有属于所有者的东西才能够被所有者用来交换,即所谓以财产所有权为核心的产权。正如马克思所说( 2004: 103) ,商品交换的每一方“只有通过双方共同一致的意志行为,才能让渡自己的商品,占有别人的商品。可见,他们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人们不能也无法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正常的市场上进行交易。同时,也正因为有排他性产权的限制,人们才需要交换。第三,市场交易关系是竞争性的关系,因而也是可替代的关系。由于交易双方追求的是效益最大化,交易各方总是想方设法以尽可能小的成本获取尽可能大的收益,包括寻求最有利于自己的交易对象。产权权利和竞争决定了市场交易关系具有替代性。第四,市场作为一种竞争性的交易制度,是为了追求可持续的效益最大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917.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1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