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辛欣:美国梦往哪走

更新时间:2012-04-24 13:50:27
作者: 张辛欣  

  是共和党的草根民众,在小镇市政厅辩论时候跟民主党议员“动粗”,最凶猛的拎起衣领子。在美国,拎衣领子,警察可用“人身侵犯”让你蹲几天监狱。而茶党居然拎领子了,说明群众实在火大。茶党当时闹的超有动静,然后消停了,看着占领华尔街者的小孩儿和老嬉皮,政治经济分析家都念叨起茶党了,大爷大妈们哪儿去了?

  他们会回来的。美国大选临近,无论是左翼是右翼,是底层是上层,无论个人有何种诉求,都提出美国面临前途危机:美国是不是在完蛋?美国还能头号多久?对比直接参数就是中国。中国的GDP,中国政府项目投资额,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力,中国房市会不会泡沫崩,中国要是崩天下经济全低迷……当美国公司评级下调时奥巴马立刻发话说,管你怎么评,美国依然独一无二的强大,但是最近描述美国他用上“松软”(soft),媒体和右翼立刻敏感跳起来了,《纽约时报》分析家甚至说了,得,认了,2025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第一生产大国,美国第二了,第二就第二吧……

  我看着美国很危机!美国的民主政体和现有结构能不能继续有效地应付自身危机?能不能从内部转变被动?所有总统竞选家都用生存危机忽悠民众,但是一上台就玩不动了?老百姓挨冻闹占领究竟能不能打动华盛顿职业政治家们?

  顺便说,前华尔街皮特刚来看过我,他飞来我住的城市是为商务,跟什么人见面。我仍然很关心皮特,最关心他活得是不是快乐,以我的感觉,一礼拜两天满世界飞,虽然有车等着,有商务舱坐着,但是早起晚归,不能跟孩子老婆一起安恬地吃晚餐,那是多大的损失!一同坐在酒吧里,我默默地瞧他,能够感觉他的疲倦,他的不安,华尔街的沙场经历是伤害皮特的,他更加谨慎,也更加紧张,酒喝得更多了。加拿大金融管制严格,全国只有四家银行,那样的金融结构没有把加拿大弄得像美国这么糟,但是皮特离开华尔街球场的拼搏前沿,他也许感觉到被流放的孤独。

  “你注意到了吗?”他自问自答,“那里的房子都没有前廊,加拿大人不像我们美国人,我们坐在自家房子前面跟街上人打招呼,他们都缩在后院里。”皮特想念老家波士顿,想念美国橄榄球,想念老友。我默默地听着。酒吧灯光幽秘,皮特透过酒杯,专注地看我,两个异乡人互相凝望,突然,皮特开口,问我对中国投资的看法。他的神情变得高度职业化。

  我趁机给资本主义皮特恶补一下概念,说中国政府2008年金融危机时对基本建设的投资额度,说银行,也说网管,说中国是何种定义的国家体制以及我对各类投资的看法,比如生化,比如新能源,凡是国家投入的大项目都有国家在背后顶着,这是美国自由经济竞争无法比的……

  “怎么看中国温州小老板跑路呢?”皮特沉静地问。

  显然,皮特读了《纽约时报》头版的温州故事,报道描述工厂主命令工人都去玩,不去玩的解雇,工人全体上巴士,玩回来一看,工厂搬空了,老板破产逃跑了。皮特这家伙不是好糊弄的,他注意到中国的高利贷,地下钱庄,社会集资和国家银行贷款的错综现象,那我就得跟他一点点地分析。手握酒杯,目光闪烁,我俩活像是琢磨赛场的打球伙伴。

  “给一句话,”告别时候皮特追问,“中国股你是看好还是看衰?”好似华尔街收市时敲定。

  仿佛得对天下股市负责似的,我咬文嚼字地回答,“中国股非一句话能够概括。就比如温州老板吧,可能并没有破产,而是拿着钱移民海外买房,正住在你的加拿大。”

  破天荒地,皮特用文学腔幽幽反问,“那不是也很悲伤?”

  无论如何,我觉得前瞻欧洲变数的皮特还是保守了,他告诉我挺住,但是眼下美国股市每天剧烈起伏都跟欧洲直接挂钩,欧洲大浪直冲大洋这边。世界远不是从前世纪那样分割的了。占领华尔街行动一出现,国际经济观察家便指出,中东各国游行和占领华尔街行动有着更大的同样内涵,这就是,天下经济活动都在网络信息时代,前所未有地一起加速并在越发急剧地转移中。

  我举的占领标语也许别致,还有谁这么写呢,我的标语上举着“?”——问号,最大的问号对我自己,我在什么角度看天下?活自己?躲在还没沉入水下但是放弃了增值梦想的一片屋顶下,一处法定私产地皮上,钻进幻想的角落,在纸面自甘寂寞地做着和所有利益集团都不沾只为修炼今生个人性情的每一日文字冒险?

  遥远地写着,猜想着,你读着我,生发着很多不同看法?

  

  (选编自《收获》2012年第一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64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