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静:“关系”如何、缘何影响基层官员晋升

更新时间:2012-04-19 10:40:01
作者: 欧阳静  

  其行为往往嵌入于差序格局的社会关系之中。

  

  三、乡镇干部晋升中的“关系”及其运作

  

  (一)桔镇干部的关系类型

  

  黄光国(2006:3)根据个体间关系的亲密程度和稳定程度,将社会关系分为情感性关系、工具性关系和混合性关系。情感性关系通常是基于血缘和姻亲所形成的一种持久而稳定的社会关系,其亲密度与稳定性类似于“差序格局”中最里层的“波纹”,像家庭、密友等初级团体中的人际关系都属于情感性关系。与情感关系相对应的是个体间为了达到某种暂时的目标而建立起的工具性关系。混和性关系则是一种同时兼有情感成分和工具成分的社会关系,主要包括邻居、师生、同学、同事、同乡等不同角色的关系。混合性关系的特点是:交往双方彼此认识而且有一定程度的情感关系,但其情感又不像初级团体那样,深厚到可以随意表现出真诚的行为。在混合性关系中,交往双方通常都会共同认识一个或一个以上的第三者,这些彼此认识的一群人,构成为一张张复杂程度不同的关系网。混合性关系大多不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它不像情感性关系那样绵延不断,长久存在,必须藉以人与人之间的往来加以维系。与黄光国的“情感性关系——混合性关系——工具性关系”的分类方式相类似,杨国枢(1993)的“家人——熟人——生人”的关系分类法大致表达了相同的内涵。

  下文将运用黄光国的关系分类法来呈现桔镇10位班子成员获得晋升的历程,在此基础上,探析不同关系类型对乡镇干部升迁的决定性作用。如果将关系互动的双方称为“请托者”和“晋升支配者”(黄光国,2006),那么,在县乡干部的晋升中,人们通常所说的“有关系”则是指“请托者”与可以影响干部晋升的某个“晋升支配者”之间存在上述三类关系中的某一种。从桔镇现任班子成员晋升的背景看,基于血缘形成的情感性关系对干部晋升产生的作用力最大;居于其次的则是地缘和业缘的混合性关系;以赤裸裸的金钱为媒介的工具性关系虽然有时也能产生比混合性关系更强的效用力,但通常要以混合性关系为前提或基础。

  

  1.情感性关系

  

  在桔镇所辖的T县,基于血缘、姻亲所形成的关系被认为是干部晋升中“最得力”的关系,其作用力大小与血亲关系的远近程度呈正比,关系越近,作用力越大。在桔镇班子成员中,主要依靠情感性关系获得晋升的镇干部只有三位,一是宣传委员胡水兵,另外则是人大副主席郭大明和副镇长李国强。胡水兵原本在沿海开出租车,由于叔叔升任县委副书记而以招考的形式被安置在乡镇计生办工作,并于2005年提拔为宣传委员。1979年出生的他在当时属于T县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之一,加之他强硬的关系,被许多人认为是个非常有政治前途的年轻人。然而,他的政治前途随着他叔叔的退居二线而很少被人提及。他本人对自己的未来也不再那么乐观。郭大明原本是初中教师,在1996年在全县乡镇干部大招考中考入乡镇,1998年提拔为副镇长,2006年任桔镇人大副主席,享受正科级待遇。郭大明晋升背后的关系是,他有一位在T县组织部担任要职的内兄。

  出生于1980年的李国强卫校毕业后分配至桔镇计生办,2000年从计生办调整至党政办公室,担任党政办主任,也即文书,成为桔镇后备干部。这一调整的主要原因在于时任桔镇的党委书记是李国强的表叔。由于其表叔在桔镇任职时间过短,他因此未能及时获得提拔,直至2007年才提拔为副镇长。干了7年文书才获得提拔,这几乎使所有刚调入桔镇的干部觉得奇怪,因为李镇长是属于家里“有关系”的干部,不仅其表叔属T县的领导干部,自己父亲也曾是T县某局局长,以至于刚进桔镇的乡镇干部均很奇怪,“有这两层关系,怎么会提拔得这么慢?”对此,与李镇长共事多年的田副书记解释说,主要是因为李镇长个人的性格有问题:人很“怪”,总是独来独往,不善于与同事、领导和村干部处理关系。但田副书记认为,幸亏有这两层关系,否则,“性格很怪”的李镇长做一辈子文书也不可能获得提拔。

  

  表1:桔镇现任班子成员的基本情况①

  编号 姓名 出生 年份 职务 进入镇 时间 入镇途径 文化 程度 入乡镇前背景

  1 何怀礼 1973 书记 2003年 下派 大专 县政府办副主任

  2 郭国明 1972 镇长 2004年 下派 中专 县组织部干部

  3 郭大民 1968 人大副主席 1996年 招考 大专 中学老师

  4 田先通 1964 副书记 1988年 分配 中专 农校毕业生

  5 于大庄 1966 常务副镇长 1993年 招考 高中 村干部

  6 陈小晶 1968 组织员 1989年 分配 本科 农大毕业生

  7 胡水兵 1982 宣传员 1998年 招考 中专 沿海打工

  8 李峰 1971 武装部长 1995年 分配 初中 退伍军人

  9 李国强 1981 副镇长 2004年 分配 中专 卫校毕业生

  10 王小凤 1979 副镇长 2004年 招考 中专 沿海打工

  

  由于情感关系的交往原则是“需求法则”,其特点是不讲算计,不求回报,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情感义务(黄光国,2006)。因此,在干部晋升中,情感性关系中的“晋升支配者”被认为负有天然的义务为“请托者”的仕途铺路,否则,将受到舆论的谴责:“自己亲戚都不帮忙,也太说不过去了”。如果某个“请托者”与“晋升支配者”具有情感性关系,而请托者在自己的晋升中不去运用这一关系,则被认为是“性格有问题”或“脑子有问题”的人,在桔镇干部看来,李镇长就属这类人。

  

  2.混合性关系

  

  与情感性关系的亲密性、稳定性以及“晋升支配者”为“请托者”的晋升提供义务性帮助不同,混合性关系中的“请托者”与“晋升支配者”之间一般缺乏亲密无间的关系强度,往往需要“请托者”与“晋升支配者”主动搞好关系,或者需要找一个与“晋升支配者”关系更为紧密的中间人,以此实现“请托者”的晋升目标。也正因此,在干部晋升中,混合性关系的运作通常与“搞关系”、“找关系”相联。

  在桔镇现任班子成员中,两位乡镇领导以及常务副镇长于大庄、副镇长王小凤以及武装部长李峰主要是运用混合性关系获得提升的。王小凤于2006年从一名普通的计生专干提拔到桔镇担任副镇长。毫无疑问,王小凤具有极强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能力,她的计生业务做得相当不错,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工作表现很好”。然而,她也非常实在地告诉我,她之所以能提拔(她原本不是后备干部候选人)主要受以下几个因素影响:第一,她与时任党委书记居住在同一个小区,且是靠得较近的邻居。这就方便了拉关系,她父母总是在恰当的时候给党委书记家送点人情、拉拉关系。第二,该党委书记的小孩“碰巧”正是她丈夫的学生,该学生便成为她与党委书记搞好关系的桥梁。第三,一位县级领导的女儿曾是她丈夫的学生。在人事变动之前,那位学生的父亲专门给计生委主任打了个电话。因为县计生委对乡镇的计生干部也具有人事决定权,如果计生干部仅与党委书记搞好关系,而得不到县计生委领导的认可,也不太可能获得晋升,因此,与县级领导的这一关系对王小凤的提拔至关重要。正是基于以上三个条件,王小凤才成功提拔。

  于大庄被认为是桔镇“搞关系”的高手,用桔镇干部的话说是“很会巴(结)领导的人”。于大庄原本是位村干部,于1993年从村主任一职招聘至乡镇,后来转为国家正式干部。1996年,于大庄被提拔为镇长助理,成为副科级干部。而那次提拔,他说完全是碰到好运气:时任镇党委书记是他高中同班同学的丈夫。2004年,他从职位排名最后的镇长助理被提拔为常务副镇长。虽然与党委书记关系好,但这是一次非常规提拔,没有一定的关系不可能提拔到这个职位:他内弟是一个比较成功的生意人,结识了许多生意场上的朋友,而其中的一位朋友恰好是县领导的亲戚。于大庄正是通过他内弟的这位朋友才“搞定”了县领导,最终荣升为常务副镇长。对此,于大庄很坦诚道,这次被破格提拔花了他很多心思,按常规,大部分乡镇干部只能一步步地向前移,很多人移了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常务副镇长这一职位。

  武装部长李峰是退役军人,1998年进乡镇工作,2004年提拔为武装部长,在我离开桔镇不久后晋升至其他乡镇,担任副书记。之所以能提拔为武装部长,主要源于时任党委书记是他老乡,生于同一个行政村。而此次提拔为副书记也相当偶然:与他关系较好的战友的舅舅调至T县担任县委组织部部长,这也是此次提拔力度如此之大的原因之所在。桔镇干部因此认为李峰十分“走运”。

  何书记也用“运气”给我讲述了他的晋升历程。他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家乡一所中学教书,几年之后,他的一位大学同学的哥哥到T县担任县领导,由于与该同学一直保持着较好的关系,他因此从中学调至县政府办公室,之后成为县主要领导秘书。三年后,他从秘书一职“空降”至桔镇任党委书记,成为当时全县最年轻的党委书记之一。郭镇长则是从县委组织部“空降”至桔镇,而他之所以能进县委组织部工作,主要由于他岳父曾是某单位领导。桔镇两位主要领导晋升的背景显示出了另一个潜规则,即“在领导身边工作的干部更容易提拔”。T县每年都会提拔一批乡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但从每年所提拔的对象看,大部分乡镇领导是从县委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县组织部或县团委等核心部门“空降”至乡镇的,在“空降”之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县主要领导的秘书。即使从乡镇提拔上来的乡镇领导,也大部分具有在县直核心机关工作的经历,一般是从县直机关提拔至乡镇任副书记或组织委员,然后再升任为乡镇领导。由此可见,在县域干部晋升中,县直重要部门的任职经历是获得晋升的最好平台。然而,能进入县直重要部门任职的干部,本身具有不同凡响的关系,用何书记的话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进入那些部门。

  从以上干部的晋升背景可以看出,与情感性关系不同,混合性关系在官僚制晋升中的运作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也即桔镇干部所说的“运气”。这主要是因为基于同学、师生、战友等角色所形成混合性关系本身具有偶然性,比如,双方在没有成为同学之前,彼此均是生人。其次,官僚体制中的人事变动使混合关系的运作具有偶然性,正如何书记和李部长的晋升历程所显现的那样,“晋升支配者”的职位调动对“请托者”的晋升具有直接影响。如果“请托者”与“晋升支配者”之间不具有直接的领导与被领导的隶属关系,混合性关系则不能产生作用。此外,在混合性关系运作中,往往同时夹杂着人情和利益,而不是单纯以其中的某一方面为媒介,但人情是混合性关系运作的基础和前提。如果“请托者”和“晋升支配者”之间不是直接的同乡、同学、同事、师生等关系,但只要两者存在一个相互认识的第三者,请托者就可以通过“找关系”和“拉关系”,使关系发生转移,从而建立起与“晋升支配者”之间的混合性关系,进而使之在晋升中发生效力。事实上,在T县干部晋升中,大部分的关系运作是指混合性关系的运作,即“请托者”以混合性关系中的“人情”和“面子”为媒介,通过“礼尚往来”等方式获得“晋升支配者”的提携,“请托者”再以利益和个人的忠诚加以回报。因此,与赤裸裸的利益交换不同,混合性关系的运作中含有“情”和“义”的成份,而非一般性的交易(翟学伟,2005:167)。

  

  3.工具性关系

  

  与其他关系不同,工具性关系一般以赤裸裸的利益交换为媒介,以“请托者”的晋升为直接目的。在“请托者”与“晋升支配者”之间缺乏家人意义上的情感关系和熟人意义上的混合性关系的情况下,试图获得晋升的“请托者”一般以金钱、贵重物品等物质利益与可以直接影响其晋升命运的“晋升支配者”建立短暂或长期的工具性关系,虽然不具有“情”和“义”的成分,但工具性关系一旦建立,便可以成为一种影响干部晋升的“因素”。

  由于工具性关系建立的具体过程较为隐秘,因此很难被外界所观察。但对于一个流动性很小的县域政治圈,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个熟人社会,干部间对彼此的家庭背景、受教育背景、工作经历均十分熟悉,对各自拥有何种关系都十分清楚。每次人事变动之后,晋升者的个人背景及其所运用的关系类型,很快就被挖掘出来。如果某个人突然得到提拔或重用,那些信息灵通的干部就会在第一时间传播被提拔者所具有的“特殊关系”,与此同时,所有的舆论都将围绕着当事人的“关系”而展开。用何书记在评价T县某位干部时的话说,“这个圈子就这么大,谁有什么关系,谁没关系大家都清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474.html
文章来源:三农中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