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帆:回答全社会:中左与极左的区别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2-04-07 17:33:33
作者: 杨帆  

  

  一.左右的区别

  

  毛泽东在反对王明路线时期有大量论述,在认识论上讲,左倾是理论超阶段,右倾是理论落后于实际;毛泽东提到,在一定时期有一种主要倾向,也要防止另外一种倾向。

  邓小平提到,左倾是主要危险。

  按国际标准,左翼在价值取向上公平优先,强调集体本位,社会利益;右翼为效率优先,个体本位,企业利益。

  世界三大思潮。社会主义为左,自由主义为右,保守主义重视传统,不分左右。

  在具体划分上,国际标准与中国是相反的,目前在逐步靠拢。

  杨帆1994年提出超越左右翼,以四分法化解两分法。

  按价值取向分为左右,加上新标准。按手段分,激烈为极端派,温和为中间派。可分为极左,极右,中左,中右。

  正确观点在中左和中右之间。如上层或社会主流有偏差,则应有所调整。如20世纪80年代大多数人中间偏右,是因为上层有反对改革的极左势力。90年代到2005年,大多数人中间偏左,是因 为上层路线偏右,既得利益集团之代言人极右且猖狂。

  

  二.中左观点

  

  1.历史观: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拥护革命历史,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持社会主义,爱国主义。

  肯定毛泽东的历史贡献,也言明他的左倾错误特别是文化革命的错误。

  对近代史问题,包括抗美援朝,计划经济,文化革命,都视为学术问题,按学术规则进行平等讨论。不作为敌对势力,不在学术界“抓汉奸”,不在学术界搞阶级斗争。

  2.思想资源:肯定中国崛起大趋势,继续努力促进这趋势。

  以社会主义为核心价值理念,吸收自由主义,中国传统文化的合理因素。

  在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上,重视中国历史上“新民主主义”的思想资源。肯定计划经济历史作用,但不进行全盘美化,不作为理想目标回归。

  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后现代主义,要结合中国国情进行选择。新左派的所谓“中心外围论”把中国形容为依附性发展,是片面的,没有看到中国有四亿过剩人口的特殊性。

  3. 社会阶层定位

  反对买办权贵资本主义,反对既得利益集团毒化社会风气,支持中产阶级,民族资本发展,为弱势群体利益呼吁,以更加严厉的手段打击腐败与黑社会势力,维护国家民族长远利益。

  4.在肯定市场化改革前提下,主张效率与公平统一,包容性增长,全体人民成果共享改革成果,解决发展起来后的新问题。

  目前阶段,要以社会公平为主要政策取向,缩小贫富差距,消除贫困,打击腐败和非法收入,特别是反对特殊利益集团干政。

  “共同富裕”作为理想目标,不能不提,不能多说。定出目标强制机械推行,容易左倾。特别是财政补贴力量有限,不能持续。重庆利用打黑没收富翁财产,引起社会恐慌,必须纠正。对于 暴富阶层,应采取高额累进所得税和遗产税,鼓励捐赠等方式进行调整,不能采取违反法治的“打黑”,或者发动群众等方式进行剥夺。

  5. 在拥护对外开放的前提下,维护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建立强大的国家军事力量,完成工业化,加速科技进步。改变周边安全环境,在不远的将来力争以民主和平方式统一祖国。

  6. 在承认市场机制为基础的前提下,解决市场经济非均衡和投机垄断带来的新问题,在中国主要是特别是资本与权力结合带来的腐败和利益集团干政问题。

  7. 承认以社会主义社会所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混合经济。

  国有企业仍发挥主导力量,但逐步退出竞争性领域,加入国际竞争的产业改组为战略产业,国家逐步以股权控制变为非股权控制。

  以部分国有资产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变为社会主义社会所有制,为全体人民建立社会保障。

  自然垄断型与公益型产业,以地方政府管理,逐步减少控股,发展经济民主和社会监督。

  8. 加强社会建设。建立公民社会,推行基层选举,切实保障公民权利,支持依法维权,反对以暴力手段解决社会矛盾。

  9. 坚持政治改革的民主与法治方向。

  中国中左翼应该接受社会民主主义,作为未来改革方向。

  民主,积极权利包括科学决策,消极权利包括公民监督。

  应成为政治改革的重点。

  民主宪政概念是可以接受的,但一贯明确在现阶段实行共产党领导,改善党的领导。

  党内外民主不能完全分开。扩大社会监督,发展基层直接选举,人民代表大会和党代表大会代表实行竞争性选举,扩大职能,都要积极推进。

  民主底线是不能导致国家分裂,同时尽量限制金钱和特殊利益集团操纵。

  目前重新评价六四时机已到。应该作为推进民主进程的契机。

  10. 司法应更加独立。

  立法保障公民基本权利。

  应该通过保障言论自由的立法。法律要明确规定公民言论的底线,明确什么是应该禁止的言论。法律没禁止的,公民都可自由表达。

  鼓励和支持公民依法维权。

  国家限制特殊利益集团,扶植弱势群体组成利益集团,使利益集团平衡发展,通过民主法治的途径有效整合。

  11. 以社会主义新文明取代流行的低俗文化。

  对于唱红要与文化革命做明确的切割。改名为社会主义新文化,其中包括革命传统文化。

  12. 确立中国崛起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新核心价值观念:

  国家民族强大,社会公平正义

  人民自由平等,政治民主法治

  和谐幸福,普遍富裕,消灭贫困, 保护环境

  13. 继续反对极右的权贵资本主义思潮

  极右思潮,指中国特色的新自由主义,即在中国以改革开放为名,发展权力与资本结合的官僚买办垄断型经济。他们的政治理论代表是反对大多数人民的民主自由的。这种思潮在2003---- 2005年非常猖狂,被全国人民和党中央所克服。

  14.防止极“左”分子绑架左翼

  代表官方的计划经济极左思潮,在1992年后丧失主流地位,实际上变成了制约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非主流 ”思潮。

  2005年以后,左翼思潮中“极左”因素逐步发展,在 2011年集中爆发。其背景是:

  1.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中国GDP第二,出口第一。西方金融危机,中国的自信心增加。

  2.中央主导经济与社会转型政策,向左转。

  3. 有人想利用极左制约右翼势力,纵容极左和教条主义。

  4.国内社会矛盾激烈,中央维稳手段严厉,引起社会焦躁情绪,某些人对改革丧失了信心和耐心。

  资本与权力结合带来的腐败和利益集团干政问题。 7. 承认以社会主义社会所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混合经济。 国有企业仍发挥主导力量,但逐步退出竞争性领域,加入国际竞争 的产业改组为战略产业,国家逐步以股权控制

  5. 重庆唱红打黑,与2011年下半年与三左派(老左派,新左派,文革派)结合,对重庆进行左倾意识形态解读。

  所谓“极左”的主要错误观点是:

  1. 给文化革命甚至四人帮翻案。在一系列活动中有意识地加入文革语言和思维,如大众民主,人民公诉。文革思潮有极大危险性,它挑拨党内关系,企图分裂共产党;它鼓吹用暴力解决社 会矛盾,直接破坏社会稳定。

  2.坚持阶级斗争思维,把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说成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

  3.主张国有化,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70年收回土地使用权等一系列极左政策。

  4.把中国模式描绘成为,完全脱离了世界普遍发展规律的独特道路。否定普世价值,否定民主,否定改革开放。

  5.把对外开放归结为“依附性发展”,汉奸卖国。

  6.对基本形势判断过于悲观,不承认发展潜力,把中国描绘到了崩溃边缘,腐败不可救药,党和政府丧失控制能力。

  7. 在过度悲观的判断下,吸收传统革命资源,进行组织化,并采取砸场子等暴力行为,利用和扩大社会矛盾,制造事端。

  极左,不能代表左翼,但可以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绑架左翼。中国大多数社会主义者属于中左,只不过属于沉默的大多数,被极左绑架不敢发言而已。

  有人对极左危害认识不清,以为左比右好,或想用极左来制约右翼,对他们加以纵容,这是玩火。这样做不能制约右派,反而分裂了左派,使极左势力在10年左右再次坐大,加剧思想文化冲 突。

  这种思潮在2011年重庆模式的鼓舞下突然聚集,迅速酿成恶果,导致资本外逃。2012年元旦以乌有之乡千人大会为标志,以张宏良政治报告为代表,极左进行了组织化,已经是政党雏形。张 宏良在政治报告里号召掀起“抓汉奸运动”,他们网站就成为宗教裁判所。如不是王立军自我爆炸,这样的风潮竟然险些在中国变成现实。

  是王立军自我爆炸泄露天机,极左派将出局。

  左翼如果不想全盘瓦解,就必须正视现实,反思错误,摆脱被极左绑架的现状。应以中左为主导,划清与极左的界限,恢复正确的社会主义立场,和在民主法治轨道上的行为方式。与中右进 行对话,寻求社会共识,使中国思想界主流回到健康稳定的轨道上来,解决中国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

  

  2012.2.18.起草。3.28 修改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9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