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腐败推动社会转型

更新时间:2012-03-29 18:03:05
作者: 佚名  

  

  摘要:写此文的目的保护全世界上千万人的生命免于死亡,人的生命权至高无上,对于侵犯人的生命权的行为,我强烈谴责,这也是市场逻辑的要求。人类社会有三次非常重要的社会转型(也包括经济制度的转型),第一次社会转型是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型,由完美市场逻辑向强盗逻辑转化;第二次社会转型是封建社会或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由强盗逻辑向市场逻辑转化;第三次社会转型是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型,由市场逻辑向完美市场逻辑转化。其中,第一次社会转型和第二次社会转型是通过腐败来进行,是起点和终点的关系,腐败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直接推动了社会转型。腐败推动社会转型有两点好处:一是不死人;二是财富得以保全。前苏联、突尼斯成功的社会转型可以得到证明这一点。

  

  腐败,人人恨之,是少部分人占有多数人的便宜,是强盗逻辑,这是特权,反对特权就是反对腐败。在中国历史上最痛恨、反对腐败最坚决、最果断有两位人物,一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所有的恶行中,朱元璋最憎恶贪污,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每当他想起那本该发给自己父母的赈灾粮食被官吏贪污,导致父母饿死的情景,就会忍不住咬牙切齿,这些人个个该杀!朱元璋是说到做到的,他颁布了有史以来最为严厉的肃贪法令:贪污 60 两以上银子者,立杀!即使在开国之初,60两银子也不是什么大数目,这个命令显示了朱元璋肃贪的决心。为了增加震慑力度,朱元璋还设置了一项骇人听闻的政策。

  二是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十八世孙,1998年,他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他叫朱镕基,一个并未被淡忘却又风起云涌的名字。他曾这样说:“反腐败就是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决不故息手软;我这里准备了100口棺材,99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无非是一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长治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这就是朱镕基总理“备棺反腐”的故事。我想在朱镕基总理的100口棺材后面加一个万字,100万口棺材,这说明我们的腐败已经到了何等疯狂的程度,这里就不用我多说了。

  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研究腐败,以前我有一个观点——吐痰论,通过腐败搞垮公有制来促进私有化。公有制是一个大饭碗,需要有人往里面吐唾沫;有人吐唾沫后,其他人认为这碗饭不能吃就走开了,一碗饭就属吐唾沫的人私有人。在公有制下,官员索取剩余可能是一个帕累托改进;因为它有利于降低监督成本,调动官员的积极性。私人产品腐败的存在,对社会、经济发展来说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次优的,第二好的。反腐败力度在把握适当、要非常适度,如果力度把握不适当,间接带来的负效应也非常大。

  社会转型实质上是利益的大调整,既由全体人民共同致富、赚钱,还是少部分致富、赚钱;是市场逻辑和强盗逻辑相互转换关系;人权万岁还是特权万岁的转换关系。譬如,现在有10000元财富,如果在市场逻辑下全体人民按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来分配10000元财富,这样才能产生公平。公平的含义是各方面的利益都照顾到了,自然平了,不会产生分歧意见。如果在强盗逻辑下这10000元财富1%左右的人占据了80%以上的财富,按此算法一个人占有8000元财富,余下的99个人也只有2000元财富。据保守估计,中国基尼系数早已达到0.5左右,将表明中国国民收入差别已超过因收入不均常年动荡的国家。

  人类社会有三次非常重要的社会转型(也包括经济制度的转型),第一次社会转型是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型,由完美市场逻辑向强盗逻辑转化;第二次社会转型是封建社会或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由强盗逻辑向市场逻辑转化;第三次社会转型是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型,由市场逻辑向完美市场逻辑转化。其中,第一次社会转型和第二次社会转型是通过腐败来进行,是起点和终点的关系,腐败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直接推动了社会转型。

  

  一、腐败直接推动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型,完美市场逻辑向强盗逻辑转化

  

  根据摩尔根的描述,原始社会的居民过着自由、平等、博爱的生活。这一发现迫使恩格斯修改自己和马克思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错误结论,把“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改为“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从而把“史前时代”的阶级斗争排除。 这一切都向世人表明:原始社会属于完美市场逻辑。原始社会的人际关系具有互惠性质,甲可以分享乙的猎获物,但条件是下次得到自己的猎获物时偿还。

  什么是完美市场逻辑呢?就是不需要国家、军队、法律等各种组织,因为这一切需要多余的费用;没有剩余产品,思想成为商品,动物的数量大于人类的人口。恩格斯认为,人类最早的政治形式是氏族,成员在其首领的领导下过着不需要国家和法的幸福生活。为每一个氏族成员提供必须要的幸福,幸福可以分为绝对幸福和相对幸福,此时在这里已经完全统一。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说法,“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 ,是“自由人的联合体”。财富的分配由氏族领导来管理,必须按照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原则进行,这样才能保证财富分配的绝对公平。

  凭借着财富分配的绝对公平,原始人类创造了社会生产力的奇迹,先后出现三次社会大分工,既畜牧业、农业、商人的出现,这些都是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产生的,是非常不容易啊!在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出现了剩余产品。对于这些剩余产品是怎样处理的呢?我们原始祖先首先想到的是交换而不是收藏起来。茅于轼老师认为,财富是交换出来的,而不是劳动创造出来的,劳动是不可能创造财富。交换的目的使双方都不吃亏,双方都讨到便宜。一个社会怎么发财,怎么创造财富?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可是,代表氏族成员的氏族领导们把经手交换的剩余产品,转化为更大利益变成为自己的,譬如原来剩余产品的价值是1000元,经过交换以后变为1200元,对于氏族领导们来讲,他们更喜欢1200元。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腐败,形成了特权,恩格斯称之为“刺激了代表氏族对外交换的首领们的私心,于是,他们通过侵吞公产逐渐成了富人”。这些腐败行为和现代人的腐败行为完全一样,拿的公有财富进行交换,得到的好处却变成自己的。

  交换是要有三个前途条件:第一是个人的自由,第二是个人财产的保护,第三是企业家的精神。在原始社会末期只具有第一个条件,其他两个条件都没有,所以这样的交换是不能够长久下去的,必然要向强盗逻辑转化。当不完全私有制产生后,氏族首领利用手中的特权,占据了另外一部分人的劳动果实,而且常常发动对外战争以掠夺财富。古书上所记载的黄帝与蚩尤的战争,颛顼与共工的战争大体上都是如此。不完全私有制和国家、阶级的出现标志着原始社会的解体,说明人类已经迈入了强盗逻辑的社会。

  由此可见,腐败直接推动此次的社会转型,这是一个起点过程。

  

  二、腐败推动封建社会或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由强盗逻辑向市场逻辑转化

  

  人类社会第一次社会转型成功是因为腐败推动,产生了国家、阶级、军队等组织,进入强盗逻辑社会,延续了几千年的时间,给人类带来无穷的痛苦。现在要结束强盗逻辑社会还必须要腐败的方式来推动转型,可能有许多朋友不能够理解这是什么道理,打个比方大清朝是由女人而来的,结束的时候也是女人将送走的,葡萄牙人第一个在亚洲中国奥门建立殖民地,结束的时候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中国有一句古话,解玲还需系玲人,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第二次社会转型通过腐败来推动可以分为三种情况:1、腐败推动社会转型;2、革命推动社会转型;3、腐败和革命共同推动社会转型。

  

  1、腐败推动社会转型

  

  这里可以通过两个具体的这些国家转型实例来说明腐败推动社会转型:一是前苏联的社会转型,二是突尼斯的社会转型。

  1)苏联政权崩溃时,军人为何不开枪(转文)。根据事先的安排,1991年8月20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将与其它联盟共和国的领导人一起签署新的联盟条约,新条约将取代1922年的旧条约,新条约确定各联盟共和国属于主权国家,也就是说,一旦新条约签字,苏联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将不复存在。

  为了挽救行将就木的苏联,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一批守旧官员于1991年8月19日发动政变。他们软禁了在黑海度假的戈尔巴乔夫,谎称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不能履行总统职责,由亚纳耶夫代理总统,并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将国家的一切权利收归该委员会,紧急状态委员会同时命令军队开进莫斯科。

  但是,苏联议会与莫斯科民众没有接受政变者,他们自发地组织起来保卫议会大厦,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甚至勇敢地跳上坦克发表演讲。面对危局,紧急状态委员会多次要求国防部长亚佐夫下令军队开枪以驱逐议会大厦前的示威群众,但是,亚佐夫认为,军队面对的是自己的同胞,而不是敌人,因此,他拒绝下令。

  1991年8月21日凌晨,苏联国防部召开部务会议,出席会议的苏联军官一致作出了拒绝开枪的决定,他们同时下令军队撤出莫斯科。 苏联军官们拒绝开枪的决定最终避免了流血,也使苏联用和平的手段完成了政治上的转轨。

  13年后的2004年,普京总统代表俄罗斯人民向亚佐夫颁发了勋章,以表彰他在苏联民主化进程中关键时刻的伟大作用。

  2)突尼斯民众集会纪念示威活动1周年。2011年12月17日,突尼斯小城西迪布济德,成千上万的民众聚集到城市的中心广场,喊口号,唱歌、跳舞。他们聚集到一起,是为纪念该国示威活动一周年,以及一位普通的小贩。一年前的同一天,一位街头小贩就在这座城市自焚。他的死,引发了突尼斯,乃至整个中东北非地区的民众示威和社会动荡,让这个地区经历深刻变革。

  17日的西迪布济德天气寒冷,但这并没有影响集会人群的热情。他们在城市广场唱歌、跳舞。街道两旁,满是旗帜和在示威活动中身亡的突尼斯人的肖像。“这是令人快乐的一天……西迪布济德今天变成了世界的中心。”一名叫伊玛德的集会者一边跳舞,一边说。“从去年12月17日开始,阿拉伯世界的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这真值得突尼斯人骄傲。”

  一年前的岁末,当时的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原本准备继续延长其21年的执政史,但他没想到,一个身份卑微的小贩,竟成为自己被迫下台的导火索。当年12月17日,这位名叫博阿齐齐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无门,街头卖菜,却遭遇城管粗暴执法。在向政府投诉无果的情况下,博阿齐齐在市长办公室门前点燃了自己。博阿齐齐终结了自己26岁的生命,更引燃了一场更为猛烈的民愤之火。从那一天开始,示威活动从西迪布济德蔓延到整个突尼斯,最终把本·阿里逼下台。随后,这场示威更“传染”到埃及、利比亚、也门、摩洛哥、叙利亚等国。激烈社会动荡,让这一地区多位政治强人或下台,或殒命。

  如今,博阿齐齐已成为突尼斯的“标志性人物”,西迪布济德的主要街道,也以他的名字命名。在17日的民众集会上,人们为纪念这位小贩揭幕了一个雕像——一个巨大的小贩手推车。 突尼斯新总统马佐基也参加了当天的集会。马佐基是本·阿里下台后,由突尼斯民选的制宪议会投票产生的首任总统。

  

  2、革命推动社会转型

  

  现在,通过两个实例来说明革命推动社会转型:一是法国大革命攻占巴士底狱;二是叙利亚现政权注定要失败。

  1)法国大革命攻占巴士底狱。多少年来,人们像痛恨封建制度一样痛恨这座万恶的巴士底狱。许多人曾经作过推倒巴士底狱的尝试,可惜都没有成功。然而,人们的希望没有落空,他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1789年,法国爆发了大革命。巴黎的警钟长鸣,工人、手工业者、城市贫民纷纷涌上街头,夺取武器,开始了武装起义。

  法国人民早就痛恨国王、僧侣和贵族。僧侣是当时法国封建社会的第一等级,贵族是第二等级。其他各种人都归入第三等级。第一、第二两个等级的人数不过20多万,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但是,他们有钱有势,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法王路易十六就是他们的总头子。他同僧侣贵族狼狈为奸,弄得民不聊生。新兴的资产阶级也因为政治上没有权力而受到欺压。

  1789年7月13日这一天,手执武器的人群攻占了一个又一个的阵地,巴黎市区到处都有起义者的街垒。到了14日的早晨,人民就夺取了整个巴黎。最后只剩下巴士底狱还在国王军队手里。

  “到巴士底去!”起义队伍中响起了呼喊声。起义者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涌向巴黎的最后一座封建堡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6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