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强:中国正在创造新的“社会模型”

更新时间:2004-12-17 23:37:05
作者: 李强(清华) (进入专栏)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在强调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强调了社会发展。四中全会《决定》则进一步提出了建设和谐社会的主张。这些都说明我们的社会发展理论在不断完善。这一理论扎根于中国的现实土壤,即,我们国家在改革中创造出的一种新的“社会模型”。

  

  《资本论》表明,工业化之后的西方社会矛盾丛生。它们用了两百年左右才完成“社会转型”

  

  改革过程中,我们逐渐认识到,中国社会正处在一个重大的“社会转型期”,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不断出现,这就需要社会科学从理论上做出回答。另一方面,社会现实也为社会科学提供了“实验室”。社会科学为什么在西方曾经发展得很快呢?就是因为西方国家曾经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从马克思的《资本论》可以看出,西方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也曾经矛盾丛生,问题很多,尽管矛盾和问题的性质不同,但仅就矛盾和问题的复杂性而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这20多年来社会矛盾丛生的情况,与之类似。马克思的《资本论》在当时就很流行,大家都去学,而且很多人都受到了马克思思想的影响,因为马克思在书中科学地揭露出了一些社会现实的矛盾和社会问题。西方国家,从工业革命也就是从18世纪开始一直到20世纪,大概用了两百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向“现代化社会结构”的社会转型。

  

  从改革开放之初到现在,中国实际是做了20多年的“社会实验”。中国社会在进步,但不能期望变化的速度太快,因为包袱重。

  

  从改革之初到现在,中国实际上是做了20多年的社会实验。到现在为止,这个社会实验还远远没有完成。我们之所以提深化改革,就因为我们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任务。中国的基本特点是农民还占人口的多数,社会结构和产业结构还是以传统型的为主。所以,虽然中国确实在进步,但是不可能期望变化的速度太快,原因就是包袱太沉重。中国用了20多年时间已使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要真正解决中国的农民问题,解决社会结构、产业结构和职业结构问题,至少还需要几十年时间。

  

  中国现在是世界社科界共同关注的焦点地区之一。小平同志“改革”这个词用得很对,因为“制度建设”需要“慢火”

  

  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社会科学界共同关注的焦点地区之一。全世界的社会演进有几个焦点地区,其中之一是苏联和东欧,他们那里发生了巨大的变革,而他们采取的方式和我们很不一样。我觉得小平同志所用的“改革”这个词很对。改革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它意味着,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保持原有政治制度的前提下,推进各方面的变革。这种变革是逐渐用改善的方式来进行的,而不是完全打碎原有的体系,重建一个体系。“打碎原来国家机器”的方式,损失必然是很大的。“打碎”之后往往不可避免地会重现原来的许多问题。苏联和东欧用打碎原来的国家机器然后重建的方式,就像一个人,把他的心脏做了手术,同时也换了脾、肺、肾。那么这个人,没有相当长时间肯定是恢复不了的。改革和“制度建设”需要的是“慢火”,不能期望“一夜之间”,也不可能用一个月、一年、哪怕是十年时间来解决全部问题,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

  

  20年来,中国为全世界创造了一个新的“社会模型”。这对全世界都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在巨大的社会实验中,苏联和东欧是一种模式,中国是一种模式。中国的这个模式是由邓小平同志开启的。也就是说,对于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怎么改变,怎么样能创造一个新的体制模式。实践证明,中国目前所进行的这种改革实验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我们用比较渐进的方式,用改革、改良的方式,逐渐推进了我们的社会实验。同时,中国为全世界创造了一个新的“社会模型”,这一点国外很多人还没有理解,他们还是用苏联改革的那种思路来看中国,误以为那个模型就是中国的模型。他们不明白中国正在和即将创造的是一种新的模型,而这对世界都有极重大的意义!

  

  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所有大的社会结构变化都是正向的

  

  对中国社会发展的看法有两派:一派是乐观派,另一派是悲观派。总的来说,我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但这不意味着我们看不到中国社会现在还存在的问题。一个事物总是有两个方面,如果把所有的问题都堆在一起的话,就会感到很悲观;但是你把所有好的方面都堆出来,你又会感到很乐观。实际上我们只要是辩证、客观地看问题,就会是乐观派。另外,从更深的层次看,观察这个社会,有很多不同的方法。笔者的研究大体上是从“社会结构”角度来观察社会的。这样我就发现,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来,所有大的社会结构上的变化,都是正向的变化。中国社会结构变化的方向没有错误。在这个方面,很多外国学者会受到一些对中国社会的传统解释理论的影响。他们有时候走不出那个理论窠臼,还总是用那个理论圈子的角度来看中国社会,所以对中国社会发展的脉络把握不好。

  

  现在提构建和谐社会非常及时,意义重大

  

  有人说,现在才提经济社会要协调发展,是不是晚了?不晚。一个社会的发展是有不同阶段的,政策不能脱离当时的背景。很多问题都是随着经济发展才慢慢出现,被人认识,引起重视的。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全社会还会关注一些与经济发展相配合的问题,比如环境、贫富差距、保障体制、养老问题,等等,我们要针对不同时期发生的不同问题采取不同的对策。所以我觉得,中央现在提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思想,正好符合中国的发展规律。现在,随着经济发展,国家已积累了一定财富,拿出其中的一部分来从事保障体制的建设,解决弱势群体的救助,进行医疗保障体制的建设等才有可能。

  

  在党的文件里,“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能力”,是个新提法,是对改革开放以来建设与发展经验的总结,特别是对近年来处理社会矛盾、社会问题,维护社会稳定的丰富经验的总结,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正是创建新的社会模型的重要内容之一。现在提构建和谐社会,符合当前经济社会进程,非常及时,意义重大。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