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陶短房:伊朗局势 只看“神”意

更新时间:2012-02-06 15:24:47
作者: 陶短房  

  

  正如石油禁运是伊朗命门一样,霍尔木兹海峡乃是欧美乃至全球经济的要害,封锁海峡将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并刺激美、英等国的武力干预意。耐人寻味的是,“神派”恰恰在这方面频繁动作。

  伊朗近来的对外表现可谓强硬:和英国“外交降级”并展开外交战;针对美欧新制裁、尤其石油禁运威胁,不断做出准备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姿态;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种种“不服”,展现自己的“核成就”,等等。

  而其国内的“战火”,较之对外,更加热烈。去年12月31日,前总统阿克巴尔·拉夫桑贾尼个人网站被屏蔽,紧接着,今年1月3日,其女儿法伊泽·拉夫桑贾尼获刑6个月——罪名是“反政府”宣传。

  随着现任总统哈茂德·内贾德任期将满,伊朗从内到外,“硝烟”一片。

  不少分析家都指出,伊朗的“外斗”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内斗”的一种表现,表面上看是跟欧美掐,实则是宗教势力和世俗政治“内掐”的表面化。

  

  世俗层面开放尚能忍

  

  与许多外界想象不同,在伊斯兰世界,伊朗尚算民主、开放的国家:多党制、普选、高等教育发达而普及;尽管是什叶派穆斯林国家,却容忍逊尼派、基督徒,甚至犹太教和拜火教的存在;其国内的网络监视和新闻出版检查制度,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大放松,反对派出版物和网站尽管屡遭干预,但大多仍能见到“光天化日”。

  但问题在于,伊朗的这一切民主、自由和宽容,都仅仅存在于世俗层面:总统和国会是“一人一票”普选的,但并非全国最高权力掌握者;新闻和言论是自由的,但仅只世俗这一层面。

  伊朗真正的主宰者不是总统,也不是国会,而是以“大阿亚图拉”——最高精神领袖为主,辅以众阿亚图拉的阿訇上层阶层。这些人通过宗教体系支配国家大政方针,直接控制诸多独立或表面附属于国会的专门委员会,以监督世俗立法、行政机构和权力,通过直接掌握和指挥革命卫队,监督和控制伊朗武装力量。这个以大阿亚图拉为核心的、凌驾于世俗权力的“神权体制”,就是所谓的“神派”,以前的核心是霍梅尼,如今则是哈梅内伊。

  对于局限在世俗层面的不同意见,甚至反对意见,“神派”可以近乎视而不见。自由派的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都曾当选伊朗总统,也曾主张革新、开放,“神派”并未过多干预;同样,内贾德作为保守派当选、主持行政工作,亦并未对国内反对内贾德的声音进行坚决压制。

  

  绝不容忍挑战神权

  

  但一旦这种挑战涉及神权范围,则“神派”的打压立即变得残酷无情。阿亚图拉蒙泽塔利就因是“神派”中主张改革的第一人而饱受摧残。

  这位曾经霍梅尼指定的接班人,于2009年12月26日在凄凉中去世后,“神派”甚至还对借其葬礼表示不满的各界人士进行了严厉打击,包括封网、捕人等,影响一直波及至今。

  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两人卸任总统后、转而顶着“阿亚图拉”新称号继续谈改革时,也同样遭到了“精神围剿”,甚至连其家人也不能幸免——有分析认为,法伊泽·拉夫桑贾尼获刑即因于此——奥妙就在于,他们的改革言行已不再是“世俗派内政”,而开始威胁“神派”的核心利益了。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如果仅是“反政府”而不反“神派”,大阿亚图拉对阿亚图拉总会留三分薄面,不会如此无情。

  “神派”的打压连内贾德也不能例外。尽管在很多政治观点上,他和哈梅内伊较为合拍,在西方看来,是个反复无常、强硬好战的难缠对手,但从本质上内贾德并非“宗教狂热分子”,他的许多言论看似偏激,实则仍是基于世俗而非宗教逻辑,在伊朗宗教保守势力看来,这个不太听话的民选总统同样是个难以驾驭的刺头;内贾德张扬的个性和在贫民中较高的个人威信,则更非“神派”所喜。

  于是,保守派云集的议会不时会出些难题,给世俗政府制造麻烦,以打击后者的政治地位,如在核问题上跟内贾德故意唱反调,伊英外交冲突以及“封锁波斯湾”等等事件里,“神派”势力的影子也忽隐忽现。

  

  内贾德也得“装聋作哑”

  

  去年10月,美国突然指责伊朗人试图刺杀沙特前驻美国大使阿德尔·阿尔祖贝尔,并引发不小的外交风波。被指控可能是幕后主谋的,是伊朗革命卫队“圣城部队”,而这支部队正是“神派”最有力的武器和最坚定的支持者。

  而紧接着,11月27日,伊朗议会通过决议,将与英国的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以抗议美、英、加拿大三国拟议中的单方面追加对伊制裁,推动这一决定的,是深受“神派”影响的议员。其后,11月29日爆发的伊朗抗议者冲击英国驻伊朗使馆事件,冲击使馆的学生,同样可嗅到“神的气息”。

  冲击使馆事件发生后,伊朗外交部表示遗憾,议长拉里贾尼却公开唱反调,称示威学生的行为“是英国对伊朗几十年敌视政策的必然反应”,因此是正当的。正如各国所纷纷指出的,即便并非指使者,内贾德政府也绝脱不掉冲击使馆事件的干系,而这恐怕正是某些伊朗国内势力所乐见的。

  曾几何时,内贾德习惯于用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高调凝聚国内支持,并打压反对声音,但此次却只得“装聋作哑”,很少直接发声。奥妙就在于,当他面对的挑战来自世俗反对者——自由派政治家或青年学生时,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不但能调动保守派民众,分化反对派力量,更能让“神派”的天平决定性倾向自己。

  但如今纠缠在伊朗“外斗”格局上的权力内斗,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神权”对世俗行政权的牵制、警惕和不放心,民粹、民族的口号面对“神派”人物及其代理人,以及在他们魔术棒指挥下团团转的青年学生、示威者面前,便显得苍白无力了。

  个中滋味,内贾德也无处言说。

  

  对外强硬也藏着内部角力

  

  而在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就一直热热闹闹的霍尔木兹海峡,“神派”也不忘给世俗派“上眼药”。

  美国新年前通过的对伊追加制裁协定,和欧盟越来越接近于达成石油禁运共识,都令伊朗各派感到十分愤怒和紧张。作为伊朗主要经济来源,伊朗2010年石油收入达730亿美元,占全部国民收入50%以上;不仅如此,伊朗国内炼油和成品油加工能力匮乏,原油大量出口,汽油等产品却需要进口,如果对伊朗实施石油制裁,能最有效地削弱伊朗实力。正因如此,在石油禁运方面,伊朗上层各派利害相同,态度一致,就是要想尽办法,和欧美抗衡。

  内贾德的亲信、伊朗海军司令哈比卜拉赫·赛义理就3次高调声称,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跟喝杯水那样容易”,伊朗也的确自去年12月24日起连着搞了10天的军事演习,小艇出击、袖珍潜艇出没、岸舰导弹试射。朝着最窄处仅6.4公里、石油运输通过量占全球原油消费量1/3的霍尔木兹海峡;更亲近“神派”的伊朗国会则早在12月13日,就由国家安全与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帕尔维兹·索努里“捅破窗户纸”,声称24日开始的演习“目的就是验证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能力”。

  正如石油禁运是伊朗命门一样,霍尔木兹海峡乃是欧美乃至全球经济的要害,封锁海峡将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并刺激美、英等国的武力干预意图,正因如此,对伊朗而言,上策本莫过于“引而不发”,即彰显封锁的能力,作出随时可能封锁的姿态,但不公开做任何封锁的实质行动。否则,威胁不足则欧美无关痛痒,动作过猛则很可能玩火自焚。

  耐人寻味的是,“神派”恰恰在这方面频繁动作。在去年12月中旬的“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玩笑”风波中,出面“放话”的是国会专门委员会成员,“澄清”的则是政府石油部,表面上看都属于“世俗派”。然实则前者帕尔维兹·索努里是著名的“神派”,而理论上是“世俗派”内贾德政府石油部长的罗斯塔姆·卡西米,则是去年8月份刚刚卸任的前任革命卫队总指挥官,同样是不折不扣的“神派”。

  阿亚图拉们按兵不动,却让其所控制的国会部分机构、革命卫队等在肯綮时悄然发力,给行政当局和正规军出难题,你若发力不足,正可借助民粹指责你“向西方妥协”、“不够爱国”;发力过猛令伊朗国际空间更形压缩,则自然是“行政当局处置不力”。

  一仰一俯,俱在“神派”掌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7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