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新军: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能否重新夺回执政地位?

更新时间:2012-02-03 21:12:15
作者: 高新军  

  

  2012年是墨西哥的总统大选年。革命制度党从2000年失去执政地位后,至今已经在野12年,经历了两届国家行动党执政周期。从连续执政71年,到失去执政地位12年,对于革命制度党来说,教训可谓极其深刻。笔者2006年、2007年和2010年三次赴墨西哥考察那里的制度转轨和社会转型,在与墨西哥学者、研究墨西哥转型问题专家和普通民众交流的基础上,基本摸清了革命制度党丧失执政地位的原因,实行党内改革的过程,以及东山再起的优势。

  

  一、政治体制和管理体制改革长期滞后是革命制度党丧失执政地位的主要原因。

  

  革命制度党于1929年开始执政,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为推动墨西哥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很大贡献,赢得了墨西哥全国上下的一致拥护和支持。在上世纪40至60年代初,墨西哥是以一个民主国家面目出现的。它庇护了1936年受到西班牙佛朗哥独裁政权迫害的西班牙民主人士,也接受了像托洛茨基这样的政治人物。它甚至在上世纪70至80年代初,放宽了政党登记限制,允许反对党在议会中占有一定比例席位。难怪1950~60年代不少学者把墨西哥政治体制称为"北大西洋民主模式",把这种模式概括为:积极的社会经济政策、强有力的总统权力、一党制、革命制度党的坚强领导等。

  

  但是,一党独大的缺陷从一开始就使这种政治体制潜藏着后来发展成危机的所有萌芽。主要包括:党内权力高度集中,党内民主发展十分滞后,很多要求改革和民主的党内精英长期受压制;执政党控制了国家的方方面面,所以几乎对它没有监督,以至于腐败成为国家难以控制的潜规则;由于一党独大,客观上造成了上届总统可以挑选下届总统,总统可以直接任命议员、法官、州长,所有宪法规定的人民民主权利成了一纸空文。1968年是墨西哥奥运会的主办年。这一年10月,奥尔达斯政府处理学校之间纠纷不力,进而出动大批军警镇压了在墨西哥城"三种文化广场"上抗议示威的学生、教员和其他群众,造成300多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2000多人被捕的惨案,暴露出墨西哥现行政治制度的弊端。之后,墨西哥先后经历了1982年的债务危机、1985年的大地震、1994年的金融危机。在所有这些事件中,执政的革命制度党都存在着重大失误,民心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

  

  这时,革命制度党内要求改革呼声日高,党内开始出现了不同意见团体。1986年8月,前总统拉萨洛·卡德拉斯的儿子、前州长夸特莫克·卡德拉斯和党前主席穆尼奥斯·莱多为首的党内著名人士,由于对德拉马德里总统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和党内专制、腐败现象不满,公开宣布成立"民主革新运动"。该运动要求革命制度党立即对国家政治生活方式进行深刻改革,提出党的总统候选人不应由现总统一人指定,应由党内民主选举产生等主张。但是,这些要求改革的主张没有得到党中央的积极反映,反而该运动成员在1987年被开除出党。反映在1988年7月总统大选中,当选的革命制度党总统候选人萨利纳斯得票率仅为50.76%,是革命制度党执政以来最低的。相反,被开除的卡德拉斯作为"全国民主阵线"(民主革命党的前身)的总统候选人,却得到了31%的选票。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当一个执政党的执政地位遇到严重挑战迫切需要进行政治体制和政府管理体制改革的时候,也往往是它最害怕改革使自己失去执政地位和最担心改革会给反对派利用自己在历史上的失误以攻击自己的机会的时候。这种担心常常使执政党失去了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勇气,也使政治家失去了应有的把握改革时机的政治智慧。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正是这样的一个典型。

  

  1988年总统大选,实际上已经对革命制度党在政治体制和政府管理体制改革方面行动迟缓敲响了警钟。但是十分遗憾,这不仅没有引起重视,反而党内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给了反对党太多自由,使它们可以与执政党进行竞争的缘故,进而要求党内检讨这方面的政策。很快,1994年墨西哥爆发了震惊世界的金融危机,当年GDP的增长为负7%,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革命制度党的威信再次遭受重创。7月初总统大选前,革命制度党内为争夺总统职位的矛盾空前激化,3月,原定的党内总统候选人科洛西奥被暗杀,7月,党的总书记马谢乌又被暗杀。最后,当选的革命制度党总统候选人塞迪略只获得了48.77%的选票。1997年7月6日,革命制度党又在参众两院的中期选举中,第一次在众议院失去了多数席位。

  

  正是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墨西哥迎来了2000年的总统选举。在选举前,革命制度党仍旧十分乐观,认为有四大优势可以引领该党再一次赢得总统选举。第一,可以坐收国家行动党和民主革命党相互竞争的渔翁之利;第二,有着完整的自上而下党的组织系统;第三,有丰富的选举和执政经验;第四,现任总统塞迪略有高达67%民意支持率,经济增长率也达到了5%以上。但是,实际的败选结果证明这些优势不过都是一相情愿。

  

  2006年7月2日墨西哥又迎来了总统大选投票日。墨西哥4000多万选民在13.05万个投票点参加了投票。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得票统计结果显示,右翼国家行动党总统候选人卡尔德龙获胜,左翼民主革命党总统候选人奥伯拉多以0.58%的微弱差距居第二位。而革命制度党的最终得票率为25%,落后国家行动党和民主革命党10多个百分点。在这两个势均力敌的政党的激烈竞争中,人们似乎忘记了曾在墨西哥历史上连续执政71年,并且在2000年才失去执政地位的革命制度党。

  

  二、腐败是革命制度党长期执政的伴生物,最致命的是在领导层中出现腐败现象。

  

  在墨西哥,说到镇压学生运动,都会提到路易斯·埃切维里亚,他是奥尔达斯政府的内政部长,直接参与和指挥了1968年的镇压行动。虽然他已退休多年,仍受到墨西哥总检察长的谋杀指控。要说墨西哥执政党领导人的腐败,就都会提到1988至1994年任职的卡洛斯·萨利纳斯总统,该人因为受到腐败指控,从1994年卸任至今,还逃避国外,不敢回国。

  

  萨利纳斯早年毕业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经济系,曾经获得哈佛大学政治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34岁出任联邦计划预算部部长。1987年革命制度党确定下一届总统候选人,作为内阁中年轻而又出色的经济学家,萨利纳斯的呼声最高。最后由德拉马德里总统"钦定"为执政党革命制度党的唯一候选人,并成功当选为总统,年仅40岁。

  

  萨利纳斯政府的腐败不是偶然的。在长达71年的执政过程中,革命制度党形成一个较为稳定的利益集团。由于长期独霸政坛,缺乏必要的监督,政府权力在革命制度党中间传递,社会财富也在他们中间生根。

  

  从领导体制上来说,革命制度党在长期的执政过程中形成的党政不分、权力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把党和国家的命运维系在某一个人的身上。其结果,钦定的领导人在党内缺乏群众基础,一遇政治风波不得不辞职,造成党的最高领导层的不稳定。在1992年至1997年间,该党先后更换了7位主席,其中有6位任期不满一年。该党竞选各级地方官职和议员的候选人,也常常是领导人之间权力和利益分配的产物。在党的群众组织中同样缺乏民主,广大基层群众缺乏参政机会,如墨西哥联合工会主席的职位由一人占据了50年之久,这样的领导体制很难激发工人参政的热情。党的领导层同基层组织缺乏有效的沟通渠道,使党严重脱离群众。随着国内民主进程的发展,这一管理体制已走到了尽头。

  

  从管理体制上来说,这种权力高度集中、一党独大并缺乏监督机制的体制,使执政党内部到政府各部门腐败无所不在,大小官员都有捞取自己好处的办法。他们依仗执政权势,营私舞弊,官官相护,牟取私利。萨利纳斯上台以来,实行经济自由化政策,开始对墨西哥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造。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一场瓜分国有资产的"盛宴"在墨西哥拉开了帷幕。

  

  最为严重的是,这种腐败已经侵蚀到了执政党最高领导层。包括总统萨利纳斯的亲戚、朋友、部下和身边工作人员,也都卷进了瓜分国家财产的腐败之中。从后来陆续曝光的重大贪污腐败案件看,已经涉及萨利纳斯总统及其亲属、内阁部长、州长、副总检察长等政府要员,以及政府一般公务员。最典型案件是萨利纳斯总统的弟弟劳尔·萨利纳斯在私有化过程中非法致富,聚敛上亿美元。劳尔因被指控与腐败和洗钱案件有牵连,被瑞士司法当局指控与贩毒集团有染而没收其在瑞士银行的存款。劳尔后在1999年被控指使他人杀害革命制度党总书记马谢乌,被判刑50年。萨利纳斯的另一个弟弟恩里克·萨利纳斯也在2004年6月被人谋杀。墨西哥当局调查认为,恩里克被杀与政治无关,而与他的经济问题有关。

  

  一党独大所造成的严重腐败,使萨利纳斯政府在墨西哥历史上几乎成为腐败的代名词。其行为对执政党执政之基的危害之深、之烈、之不可挽回,堪比政党历史上之另类"经典"。

  

  墨西哥社会转型的这一教训说明,在一个社会中,一种力量过于强大往往会扭曲社会的均衡,使其失去制约而处于为所欲为的危险境地中。一党长期执政正是这样一种制度环境。尤其要警惕腐败向上发展的速度,因为这会从根本上动摇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和合法性。因此,如何在一党长期执政的条件下,寻找到党内和党外的制约力量,使执政党始终保持向人民负责的敬畏心,是我们应该从墨西哥社会转型经验中汲取的教训。

  

  三、政治体制演进要与社会发展程度相适应

  

  2012年是右翼的国家行动党执政的第12个年头,也是墨西哥实现政党轮替的第12年。其实,从1972年开始,墨西哥就开始实行"多党制"、"议会制"和"三权分立"制度。实现执政党轮替12年后,墨西哥社会有些什么变化,政党轮替对墨西哥体制转轨和社会转型的得失如何呢?

  

  目前得到的信息是,已经失去执政地位12年的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将在自己的总统候选人带领下,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夺回执政地位。

  

  这条信息并不是空穴来风。早在2009年7月举行的墨西哥议会中期选举中,在野的革命制度党就以36.94%的得票率,以领先将近10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将执政的国家行动党远远抛在后面。后者在此次中期议会选举中只获得了27.98%的选票。在墨西哥众议院500个席位中,革命制度党从原来的106席迅速增加到237席,一跃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国家行动党则在2009年7月5日的"期中考试"后,议席由原来的206个下降至143个。

  

  不仅如此,2009年7月5日同时举行的墨西哥6个州的州长职位竞选中,革命制度党也在5个州取得了胜利。这样,革命制度党在墨西哥31个州外加首都墨西哥城共计32个联邦单位中,已经取得了19个州的执政地位,占据了将近2/3。

  

  笔者2010年在墨西哥访问期间,见到或者访谈到的墨西哥学者也持同样看法。他们甚至对我说,就是出租车司机都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我这个结论。

  

  这些信息都确定无疑地告诉我,墨西哥人民对执政12年的国家行动党不满意。墨西哥历史上第一次政党轮替并没有改善人民的福利,给人民带来实惠。调查数据表明,墨西哥原来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而且更加严重。

  

  在腐败方面,据"墨西哥透明社会"统计,仅2007年墨西哥就发生了1.97亿次腐败行为。在2007年有41.5%的人认为,墨西哥的腐败更加严重了。相反,只有14.1%的人认为腐败比过去少了。2010年墨西哥的报刊认为,至少有20%的议员卷入了腐败案件。

  

  2010年4月,据"墨西哥社会调查顾问"组织的调查,墨西哥人民最关注的问题顺序是:第一:经济危机,占37.7%;第二:社会治安,占16.9%;第三:失业,占16.3%;第四:贫困,占8%;第五:毒品,占4.7%;第六:腐败,占4.3%。看来,尽管腐败非常严重,但是在墨西哥老百姓看来,社会上还有比它更严重的问题。

  

  笔者在调查中也证实了这一点。据统计,自2005年以来,墨西哥死于因贩毒和黑社会谋杀的人数,已经超过了3万人。在美墨边境城市胡亚雷兹,2009年就有2660人被杀,2010年上半年又有1850人被杀。墨西哥由于有5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贫富差距巨大,许多贫困的年轻人在找不到经济机会的情况下,不惜铤而走险从事贩毒、加入黑社会进行抢劫等犯罪活动,使墨西哥的社会治安每况愈下,人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笔者2010年在墨西哥期间甚至看到电视上的一则公益广告,该广告告诉中小学生,当他们遇到歹徒用机关枪向教室扫射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5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