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奇生:清党以后国民党的组织蜕变

更新时间:2012-01-30 19:56:52
作者: 王奇生 (进入专栏)  

  

  摘要:清党之后 ,国民党地方党权托付无人 ,惟有听任土豪劣绅和投机腐化分子侵夺和分掠地方权力资源, 并网罗社会各界原有的权势人物或具有权势潜能的人加入。考察战前舆论对国民党的观感 ,有助修正这样一种观念 ,即国民党的失民心主要是在抗战后期和抗战胜利以后才充分显露的。

  

  关键词:王奇生 国民党 蒋介石 清党 地方党部 蔡元培 吴稚晖 胡适

  一个政党在其政治成长历程中 ,大凡要经历两大难关 :一是建党的第一代魅力领袖去世以后的权力继替 ;二是由在野党升为执政党以后的调适转换。前者有可能导致党的裂变 ;后者有可能导致党的蜕变。国民党显然未能顺利通过这两大关口。孙中山去世后 ,胡汉民、汪精卫和蒋介石之间就党魁继承人问题 ,展开了激烈的权力之争。蒋介石虽然最终以军权坐大 ,但在很长时间里一直面临着党内其他势力的挑战 ,直至 1938 年其合法党魁地位才得以正式确立。另一方面 ,国民党中止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以后 ,因"违教"而导致全党意识形态陷入混乱状态。党的继承人之争与党的路线之争相互纠缠。为了与共产党划清界线 ,国民党从政纲政策到组织路线 ,均改弦易辙 ,将三民主义意识形态中一切稍带激进和社会改革色彩的东西 ,统统视做"共党"余毒抛弃掉。三民主义意识形态的社会魅力荡然无存。党民关系由动员体制转变为控制体制。与此同时 ,执政以后政治权力带来的腐蚀 ,又未能有效加以防范和抑制。在裂变与蜕变交相作用下 ,执政未久的国民党即成为一个被国民厌弃的党。鉴于以往研究多关注这个时期在国民党中央发生的政局演变和派系纷争 ,因此 ,本文拟以国民党地方党部与党员为考察对象 ,探析训政初期国民党"党治"与"治党"在地方层级的运作情形。随着观察视角的下移 ,国民党过去不为人所细察的一面亦逐渐凸显出来。①?93?清党以后国民党的组织蜕变

  ① 对清党与战前国民党组织的相关研究 ,可参阅以下论著 :黄金麟《革命与反革命---"清党"再思考》,(台北)《新史学》第 11 卷第 1 期 ,2000 年 3 月 ;〔美〕易劳逸著、陈谦平等译《流产的革命》,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2 年版 ;齐锡生《国民党的性质》,《国外中国近代史研究》第 26 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4 年版 ;久保亨《南京政府成立期の中国国民党 ---1929 年の三全大会を中心に》,《研究》第31 卷第 1 号 ,1984 年 4 月 ;土田哲夫《中国国民党党员构成的特征和变化》,"第四次中华民国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 ,南京 ,2000 年 9 月。

  一、清党对国民党的影响

  1927 年至 1928 年间 ,国民党发动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清党运动。在过去的国共历史书写中 ,一方颂之为"护党救国运动",一方谴之为"反革命政变"。尽管这两种认知截然有别 ,但都将目光聚焦于中共在这场运动中所受的沉重打击 ,只是一方充分肯定这种打击的"弭祸"意义 ,而另一方则谴责这种打击的"罪不可赦"。而两方都甚少关注这场运动对国民党自身的直接影响。实际上 ,国民党在清党过程中的自我创伤几乎不亚于共产党所受的打击。张国焘回忆"四一二"政变前后的国共历史时 ,曾深有感触地说 :"'四一二'这一幕后果的严重性 ,是无法精确估计的。即以蒋氏而论 ,他在这一幕中 ,固已获得胜利 ;但从长远来看 ,究竟是获利抑或负债 ,尚有待于历史的判断。"① 张国焘的这一段话 ,我们也许可以从比较宽泛的层面上来理解。国共合作之际 ,共产党在国民党内的党团组织活动是秘密进行的。除少数中共要人外 ,绝大多数跨党的中共党员和青年团员的身份并未公开。当蒋介石"清党"令下时 ,除少数已暴露的"共党首要分子"外 ,要从号称百万党员中分辨出谁是共产党 ,谁是"纯粹"的国民党员 ,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据张国焘回忆 ,陈立夫曾在抗战时期的一次会议上追述清党情形时谈到 ,清党时最大的困难 ,是分不清谁是共产党 ,谁又不是共产党 ,他于是想出一个办法 ,在各地召集国民党大会时 ,要左倾的站在左边 ,其余的站在右边 ,然后要他们相互打起来 ,这样站左边的受到了应得的惩罚。②?04?《近代史研究》2003 年第 5 期①② 张国焘 :《我的回忆》(二) ,第 207 页。张国焘 :《我的回忆》(二) ,东方出版社 1991 年版 ,第 200 页。

  我一直对张国焘此段回忆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不料当陈立夫回忆录出版后 ,发现张国焘这段带有几分传奇色彩的忆述 ,竟在陈立夫的回忆录中得到了印证。陈在回忆录中写道 :"吴倚沧、我哥哥和我最关心的是如何找出谁是共产党 ,因为 ,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将他们党员名单交给我们过 ,因此 ,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分辨谁是共产党 ,谁是'纯粹'的国民党员 ......我告诉吴倚沧 ,唯一可做的就是打斗 ,因为一打了起来 ,国民党和共产党两边的人自然就会分出鸿沟来。"① 笔者并不关注打斗是否真能分出鸿沟来 ,感兴趣的只是当时两党党员的确难以分辨之情形。在蒋介石严令整肃"共党分子",而"共党分子"又难以分辨的情形下 ,注定这场声势凶猛的清党运动不可避免地将扩大化。日本东洋文库保存下来的一份清党文件中记载 ,在广州的一次清党中 ,军警将凡是穿西装、中山装和学生服的 ,以及头发向后梳的 ,统统予以逮捕。② 由于这场清党主要不是通过"党力"进行的政治性清党 ,而是依藉武力展开的一场血腥的武装打压 ,手握兵器的武人比文职的党人可能更暴戾 ,也更毫无节制。在上海 ,清党委员会由陈群、杨虎二人负责 ,国民党上海市党部无权过问。陈群将市党部的一名国民党"忠贞党员"张君毅捕去 ,市党部虽一再向警备司令部交涉亦无效。张君毅最终被杀害。当时在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任组织部秘书的吴开先亲历了上海清党时的纷乱情形。他事后向陈立夫言及"无辜人民之遭害者不计其数","言之至为痛心"。③南京国民党中央所定的清党目标 ,除了共产党人外 ,也兼及西?14?清党以后国民党的组织蜕变①②③ 《成败之鉴 :陈立夫回忆录》,第 104 页。《国共合作清党运动及工农运动文钞》,日本东洋文库缩微胶卷。《成败之鉴 :陈立夫回忆录》,台北 ,正中书局 1994 年版 ,第 97 -98 页。

  

  山会议派和国家主义派。① 实际上 ,受清党打击的对象 ,远远越出了这一范围。除吴开先所言的"不计其数"的"无辜人民"外 ,一大批国民党人亦在这场运动中受到整肃。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即称 :"清党运动发生以后 ,本党多数革命忠实份子却失其保障 ,随时有被土劣贪污构陷罗织之危险 ,其情形之悲惨 ,有如丧家之犬。"②"丧家之犬"形象地描述了当时一批国民党中下层党员人人自危的心态和境遇。如果说清党初期的武力滥化 ,是因为当局难以分辨打击对象不得已而为之的话 ,后续期的清党则几乎演变为一种当局失控的社会性行为。"共产分子"身份之模糊性与不易确定性 ,只会加剧这场运动的任意性和专断性。据当时报纸的密集报道 ,诬人为共 ,是最易制人于死地的"高招"。往日与人有隙者 ,诬人为共可以泄私恨 ;平常与人有利害冲突者 ,诬人为共可以除对手 ③;甚至索婚不遂 ,亦藉端诬人为共 ④。言行稍有不慎 ,"红帽子"即有可能临头。1928 年 4 月 10 日至 11 日国民党《中央日报》连载一封题为《在下层工作同志的伤心惨绝的呼声》的读者来信 ,清楚地反映了当时国民党地方党员惶惶不安的情形 :本党不幸 ,为实际需要所迫而有清党运动之发生 ,致予贪污豪劣及投机腐化分子以乘机崛起 ,向革命势力反攻机会 ,凡属忠实同志 ,受其诬陷摧残 ,几至与共产党同归于尽 ......现在同志等均在腐化分子一网打尽之中 ,被殴辱者有之 ,被劫掠者有之 ,被杀害者有之 ,被诬告者有之 ,被缉拿者有之 ,被系狱者

  ①②③④ 《中央最近处分党员案》,1929 年 6 月 22 日《中央日报》。《罗贡华自述被捕的经过》,1928 年 3 月 28 日《中央日报》。《苏省党部宣传部昨发表清党二周年纪念宣传大纲》,1929 年 4 月 13 日《中央日报》。参见黄金麟《革命与反革命 ---"清党"再思考》, (台北)《新史学》第 11 卷第 1 期 ,2000 年 3 月。

  

  有之。正是清党运动中普遍存在的投机、专断、任意、武力、强暴等 ,在重创共产党的同时 ,也对国民党自残不浅。除部分国民党青年与"共产党同归于尽"外 ,还有相当多的国民党员因清党而灰心、悲观失望 ,以至脱党。1928 年江苏省党部举办国民党员总登记时 ,"党员对党灰心 ,不来登记者占十之三四 ;存观望登记者十之四五 ;因受反宣传不登记者十之二三。"① 同样 ,广州市登记的国民党员不及全市原有党员的 10 %。广东全省申请登记者亦不过原有党员总数的 35 %。② 在汉口 ,清党前有党员 3 万多人 ,登记时仅 5000人。③ 在长沙 ,清党前号称有党员 19 万 ,清党后仅剩下"合格党员"1526 人。这 1500 多名"合格党员"中 ,"农工两界寥寥无几"。④清党前夕 ,国民党员总数号称 100 万 ,清党后 ,据 1929 年 10 月统计 ,减至 65 万。⑤减少的 30 多万党员中 ,最有可能是两部分人 :一部分是思想急进的城市青年学生党员 ;一部分是基层农工党员。前者有可能被清洗 ,后者有可能因恐慌而自动脱党。实际上 ,被清除和自动脱党者可能还不止 30 万。因为在大批农工党员脱党和左派青年被清洗的同时 ,又有数以万计的"投机分子"涌入国民党内。例如在成都 ,清党前原有党员仅 3000 余人 ,清党后申请登记者多达 1 万

  

  ①②③④⑤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统计处报告第 2 类第 2 号 ---党员统计 (省市部分) 》,1930 年 ,出版地不详。《长沙市之党员统计》,1929 年 1 月 4 日《广州民国日报》。《总登记报告书》,中国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务指导委员会 1928 年编印 ,文书类第10 页。《广州市党务总报告》、《广东省党务总报告》,1929 年 3 月 25、24 日(上海)《民国日报》。《江苏省党务报告》,1929 年 3 月 21 日(上海)《民国日报》。

  余人。四川全省清党后登记党员数愈 10 万 ,是清党前该省党员人数的数倍。① 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在清党工作报告中亦指出 ,各县"或党员甚多而登记极少 ,或党员极少而登记太多",并称后者大半为"投机分子"。另据 1929 年(北平)《民国日报》报道 :河北"各县市指委中十分之九没入过党 ,有的是小土劣 ,有的当过税吏 ,有的曾做土匪 ,有的患神经病 ,其余确系不明白党义的盲从青年 ......这次河北党员的数量 ,竟以不过六千同志的数目而拉到二万七千之多。"②当时国民党内有人评曰 :国民党"军事上虽得胜利 ,政治上却糟得不堪 ,土豪劣绅、投机分子潜形混入本党 ,冒充党员藉词诬害忠实同志比比皆是。武汉赤化 ,固属事实 ,而宁方腐化亦无可为讳。""民众对于本党的信仰 ,在这时间 ,可算剥蚀尽净 !"③对国民党而言 ,清党运动实际上是一场党内人才逆淘汰运动。一批对革命有信仰、有理想和有热情的党员受清洗 ,有的因致力于农工运动而被当作共产党惨遭杀害。如浙江豪绅地主"藉清党之名 ,谬指各地之宣传主张减租者为共产党员 ,向各机关告发。各机关于接受告诉之后 ,大事搜捕 ,至无辜受累者难以数计。"④ 这等于提醒那些尚留在国民党内的成员 ,不要再以激进的方法来解决社会和经济问题。另一方面 ,那些藉党为私的投机腐化分子和土豪劣绅群相涌入或原封不动地留在党内。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在清党报告中写道 :"反革命之势稍杀 ,不革命之势代兴。土豪借名清党 ,实施报复而图复燃。共党要犯逸走 ,忠实遭污 ,清浊不分 ,是非

  ①②③④ 洪瑞坚 :《浙江之二五减租》,正中书局 1936 年版 ,第 68 -69 页。何民魂 :《痛念与自惕》,1928 年 3 月 15 日《中央日报》。适宜 :《河北党务面面观》,1929 年 4 月 16 日(北平)《民国日报》。《四川旅京党员对于川省党政的意见》、《四川党政情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5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