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启放:打击伊朗,美国政府的艰难抉择

更新时间:2012-01-06 09:35:18
作者: 孙启放  

  

  面对伊朗的核能力,美国政府怎么办?这是奥巴马总统上台后最艰难的抉择之一。自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便成为美国的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发生深刻的变化,冷战结束消解了大国间的热对抗,全球一体化加深了国家以及国家集团间的合作,有限的局部战争并没有超越大国的控制,恐怖主义成为世界绝大部分国家的打击对象。在这种情形下,已不存在现实威胁美国的超级对手,过去的三流角色伊朗逐渐升格为美国的头号敌人。

  就是这个三流角色给美国带来过无穷的麻烦。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美伊关系破裂,随即发生了伊朗学生占领美国大使馆扣留美国人质事件,时任美国总统的卡特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展开营救人质的“蓝光”行动,由于直升机的机械故障,“蓝光”行动失败并曝光,使连任总统风头正劲的卡特不得不承担责任并宣布放弃竞选连任,给美国的政治局面带来极大的震荡。同样是为了解决被黎巴嫩人质事件,里根政府在1985年与伊朗达成秘密交易,以出售武器来换取伊朗对黎巴嫩施加影响释放人质,而出售武器的款项用来资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这项交易违反了美国法律和国会禁令。在伊朗的要求没有完全得到满足的情况下,由议长拉夫桑贾尼向外界公布了这个秘密交易,震惊了美国朝野,里根总统侥幸摆脱麻烦,但一批高官受到牵连并有数人入狱,这就是所谓的“伊朗门”事件。

  伊朗给美国带来的麻烦远不止这些。由于已经去世的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在穆斯林世界的影响力,伊朗在穆斯林世界有着特别的地位。在霍梅尼眼里,美国是“犯罪的西方”,是“魔鬼撒旦”,西方世界是纯洁穆斯林世界的天然敌人,必须彻底清除西方势力对穆斯林世界的影响。霍梅尼主义的传播培养了大批仇恨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的人群,这群人中会不断出现将仇恨情绪转化为报复行动的“恐怖分子”,这也是美国政府最为头疼又无法可施的地方。伊朗还善于利用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的怨仇制造麻烦,除了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直接支持外,伊朗领导人往往以激进的言论抨击以色列及其后台老板美国,煽动阿拉伯民众的反以反美情绪,为美国苦心推进的中东和平进程制造障碍,严重损害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

  作为美国的敌人,伊朗在对抗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由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长期制裁,伊朗的国家发展和民众生活几十年没有多少改善,即使伊朗最为看重的军队,巴列维王朝进口的美制装备仍然在使用。就伊朗的国力而言,无法抗击美国及其军事盟友的军事打击,为保障国家安全,伊朗多年来投入大量的资源开发核能力,虽然伊朗一直声明和平利用核能,但终极目标是制造核武器谁都心中有数。如果伊朗成功研制出核武器,这个美国的头号敌人就拥有了终极护身符,在与美国的对抗中更加肆无忌惮,伊朗领导人声称要将美国的铁杆盟友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的威胁就成为一种现实的可能,世界也增添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制止伊朗拥有核武器是美国及其盟友的铁定目标,美国政府声称的“采用一切手段”当然包括军事打击。从最近的一系列事态看,美国及其盟友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可能性骤然提高。

  2011年11月8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报告,称“可靠迹象表明,至少在2010年前,伊朗拥有发展核爆炸装置计划并进行了尝试”。这份报告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伊朗现在是否试图拥有核武器,但也很明确的说明伊朗曾经试图拥有核武器。尽管相关各方解释不一,就美国及其盟友而言,危机已迫在眉睫。

  2011年11月29日,伊朗故伎重演,以学生为主体的民众冲击并占领英国大使馆,酿成震惊世界的外交事件。伊朗与整个西方世界矛盾进一步激化。

  2011年12月4日,伊朗击落并俘获一架基本完好的美军RQ-170无人侦察机。这架外号“坎大哈野兽”的无人侦察机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制造,含有极其先进的技术秘密,它基本完好落入伊朗军方,对美国是一个灾难,美军甚至要派遣特种部队抢回或者炸毁这架飞机。

  如果说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是美国军事打击伊朗的导火索,后两起事件已经将导火索点燃,对美国和伊朗,最后关头已经来临。

  倘若美国及其盟友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将面临如下问题:

  一、以何种名义进行打击?军事打击的目的当然是彻底摧毁伊朗的核能力,彻底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美国当然想在联合国的授权下进行军事打击,但说服中俄两个常任理事国的可能性非常小,军事打击很可能以北约或者美国的名义进行,与联合国授权比,其合法性大打折扣,国际社会及美国朝野也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

  二、奥巴马政治生命的赌博。军事打击伊朗,会极大影响明年举行的美国大选。奥巴马上台后,致力于友善对待穆斯林世界,对伊朗的军事打击会将许多美国的穆斯林选民推向对立面,这对声望下降的奥巴马绝不是好事。如果军事打击的结果比较糟糕或者没有预料的那样好,奥巴马的连任就成为泡影,其政治生命也就完结。而从历史上看,伊朗给卡特和里根两位总统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奥巴马有胆量进行一次赌博吗?

  三、打击范围有多大?除了伊朗的核设施,打击的目标还应该包括伊朗的相关军事设施,首先要清除伊朗的防空力量,目标的数量成千上万,靠美国及其盟国在海湾地区现有的军力远远不够,美国及其盟国必须有一个集结军力的过程。在这段时间内,如果中俄特别是俄国介入哪怕是非常有限的介入,都会给军事打击带来变数。

  四、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伊朗是世界能源大国,其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居世界前列,目前石油出口量世界第二。军事打击必然会中断伊朗的石油出口,即使欧佩克其他成员国增加产量,也难保石油价格飙升,给正处于经济危机的世界各经济体带来进一步的灾难。另外,伊朗有能力封锁波斯湾石油通道,能否彻底清除伊朗的封锁能力存在风险。

  五、以色列怎么办?由于地缘的关系,以色列是主张摧毁伊朗核能力的急先锋,若非美国的制约,以色列或许早已单独采取行动。事实上,美国及其盟友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时,很可能要把以色列排除在外。因为以色列的参加会激起阿拉伯乃至穆斯林世界的仇隙,会将问题进一步复杂化。以色列可以在情报分享上暗中提供支持,但美国必须说服以色列不能轻举妄动。伊朗深知这当中的微妙关系,不排除美国军事打击开始后,伊朗主动对以色列进行攻击,甚至使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直至脏弹攻击,这时以色列还能够隐忍不发么?

  六、报复的后果难料。即使美国对伊朗的军事打击成功,彻底摧毁伊朗的核能力,穆斯林世界对美国的仇恨会大大加深。受军事打击的伊朗政府可能会动用一切资源进行报复,美国、欧洲极可能出现高频次、大规模的恐怖袭击,类似911甚至超越911的事件也有可能出现,西方世界是否有能力防范和承受这样的恐怖袭击?

  以上问题,奥巴马的班底当然会反复研究并寻找对策,但想完全规避风险是不可能的。让军事打击的导火索燃烧还是拔掉导火索,给奥巴马那颗已有白发的脑袋思考和决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9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