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颜昌海:让“崛起”大国羞愧的小国政治

更新时间:2011-12-20 16:51:29
作者: 颜昌海  

  

  网络流传一则美文,叫“孔子临终遗言”。说是孔子临终前,叫他的弟子们都跪在了他的床旁边。孔子虽然说话声音小且慢,但精神却很好。并开始嘱咐弟子们:

  我多年来游说各国的君王,但最终也没有看到秩序恢复,舆论一律的局面。我这一辈子,没吃啥好的,没穿啥好的,乘的车也很不像样。快到死了我才明白,上天让我享受的东西我却没有去享受,实在是太不明智了。你们跟我学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为了巩固君王的王位,控制老百姓,或着是歌颂君王的学说。但君王听不进道理,美妙的音乐他们听起来就像是麻雀喜鹊乱叫。他们随便给了我一个司空的官来糊弄我,是对我的莫大侮辱。这样的君王不会长久。我的伟大理想没有实现是因为我只知道给他人做奴才,而不知道自己当主子。手中没有权利,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智慧,这一点我知道的太晚了。

  唉,鲁国啊,你是我当官路上的伤心之地呀。你们可千万不要走我的老路,当不成国王,也要当侯,再不行也要成为大商人。当教书先生最多也就是混口饭吃,还不如江洋大盗活得滋润。我给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我悟出来的,但你们必须记住:只有行动才能事业昌盛,只是空谈便一事无成。把一个想法真正地付诸实施了,胜过把一百个想法写在竹子上。今后那些有作为的君王,肯定会按照我的办法管老百姓,并且为我修庙塑像,把我当作老百姓顶礼模拜的精神偶像。然而,他们并非真心尊崇我以及我的说教,不过是借我的名字巩固他们的王位罢了。拥有军队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君,他们把老百姓看得就像虫子一样微不足道。出谋划策的人只能给国王当奴才,要想吃好的穿好的还得看主子的脸色。再能说会道的舌头能和军人的利剑比试吗?太愚蠢了。

  自古以来很少见到有书生当君王的,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掌握军队。智慧都消耗在了写文章上。即使有个别实践者,也不过是给掌握兵权的人打下手,或者给那些想图谋篡位的人当谋士。这样怎么能号令天下呢?君王的宝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如果财物可以通过打劫得到,强悍的人就会效仿。如果王位可以被抢过来,那些英雄豪杰就会想办法夺取。这样就会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得到的会失去,其它人再夺到,再失去。就和自由市场上的紧俏商品一样,经常换买主。概括地说,实践得法者就可以成王,那就是神;读书读得好可以当官,但终究也不过是个奴才;谋划精道经商可能成功,那就是富豪;迷信书本而不怀疑书本的人就是愚蠢之人。聪明的人在夺取天下时,会声称他这样做是为了老百姓,所以追随者就很多。等他的事业成功了,原先许的诺言就不见影了。但他会换个说法,让老百姓拥戴他为王,而老百姓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所以,想得天下的人必须善于借助老百姓的力量。民众愚蠢了,国家就稳定;老百姓聪明了,世道就会乱。

  人们都对周武王赞誉有加,对殷纣王却大肆声讨。实际上他们是一路货色。他们都把国土和百姓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财产拥有者最怕的就是失去财产。大多数国王往往干什么都没有节制,想咋胡来就咋胡来,只要你们投其所好,伺候国王其实就和哄小孩一样容易。明白了这些道理,你们就会把国王玩弄于股掌之中,对付同事就像拿起一根羽毛一样轻松,很快就会飞黄腾达。如果不这样的话,国王就会像老虎,同事就是老虎的爪子,你突然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遇到你伺候的君王是个糊涂蛋,那就有机可乘了,你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夺取他的王位。统治国家的人明白要让老百姓穷的道理,老百姓的欲望少了,就会感谢国王。老百姓的欲望多了,国王给了老百姓好处,他们也不领情。你给饥饿的人一点吃的,他就会赞誉你仁慈,你把轻的礼物送给大户人家,连他家的佣人都瞧不起你。仁慈难道不是个鱼饵吗?把老百姓赚钱的路都堵死,而他们想要什么只能从国王那里得到,老百姓才会称颂国王仁慈。

  控制老百姓的方法,上策是控制他们的思想,不得已时才把他们关在监狱里,杀头是下策。让男人把女人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一半的老百姓。再让父亲把子女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四分之一的老百姓。我所说的忠,义,孝实质是不违背上级的意思。所谓礼,就是锁住老百姓灵魂与肉体的枷锁。锁住或者打开全由国王说了算。自古以来也没见过礼能约束国王的。而那些制订礼的人却有不少蹲了大狱,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礼虽然摸不见,但却是锐利的武器,胜过千万勇敢的军人。所谓乐,就是歌颂国王的文章。舆论一律了,老百姓思念国王就像久旱盼甘露一样,如果让老百姓想说啥就说啥,那些煽动群众的人就会得利。不要让老百姓胡说八道,那些犯上做乱的人也就无计可施了。不明智的国王,只知道刀枪可以镇住百姓,却不知道言论也可以把大堤毁了。所以,他们的国家都完蛋了。对于用言论煽动百姓的人,一定要格杀勿论。我是就要死的人了,绝不会胡说,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必会走上阳关大道。一定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这些话后,孔子去世。

  这则网文说得不无道理。是按照自己对现实的思考借孔子的“遗言”,表达自己的认识。但即便就是孔子的思想,在那个时代也是先进的,至少维持了几千年的中华文明。回顾中华文化,的确有很多“维稳”的智慧。和同时代的世界其他地方比起来,孔孟之道尤其先进。所以,才成就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文明古国。在清朝中期以前,中华大国的“GDP”世界第一,万国来朝,“有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但是,它也带来了深重的弊端,尤其对今天的中国,负面影响尤大。第一个弊端,是帝国专制制度对奴性的培育,以致独立人格无法确立。乃至中国今天的体制,总是习惯于把成人当作儿童、而将儿童当作成人,由此塑造着“开裆裤人格”。穿文化开裆裤的时间过长,导致儿童人格发育不全,缺乏自制力,以致在网络上随地大小便,制造了大量秽语暴力。第二是儒家教义对终极信仰的制止,“敬鬼神而远之”;第三是流氓传统对核心价值的瓦解,比如当今书店里卖的那些畅销书,大多是教你如何厚黑地生活,教你怎么利用阴谋和权术去战胜对方,都是流氓主义的教科书。这种强大的流氓意识形态,支配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第四是形象思维对科学理性的拒斥……。

  当然,孔孟文化传统,在历史上也有几次颠覆。比如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比如元代的异族大围剿。但明初开始就有所复苏,乃至清朝初“异族”入主中华,即将孔孟文化奉为圣贤。

  孔孟文化传统,20世纪以来的马列文化大围剿,则是对中华文化的彻底颠覆。这场文化围剿以“文革”为高潮。“文革”中被毁弃的器物之多,秦始皇跟它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在“文革”结束的那一刻,中国大陆突然发现,人们面对的是一座历史上庞大的绝无仅有的废墟。这种摧毁,比秦始皇残酷。这种摧毁,还是建立在对孔孟文化的否定之上,但比孔孟文化更灭绝人性。

  首先,体现在个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缺失上;愚民教育在其间起了强大的推波助澜作用。所谓愚民教育制度,使人民片面、简单、被动的接受,大面积地塑造着奴性和功利主义,迫使受众逐步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其次是公平与民主,因为权力垄断和资源垄断,这些东西也都丧失了。再次是社会正义,对严重的社会不公现象,大家的反应越来越冷漠。到了装聋作哑的程度。最后是漠视公共道德,把损害他人利益作为寻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前提。

  这种摧残,使源于儒释道的三大本土核心价值遭到毁弃。儒家精神强调人的教养和礼仪,“礼”是儒家和“仁”并列的概念,而现在却越是粗鄙、越是无礼越好、越是暴力越好。人们不仅摧毁了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摧毁了民族自身的核心价值。由于马列文化摧残中华文化这样的背景,中国现在不得不面对多重危机,心灵和精神领域却在急剧萎缩。道德体系崩溃,全民造假,从食品到艺术都在造假;审美感知体系退化;教育体系扭曲;知识体系的混乱,很多记忆被蓄意制造了空白;的整个文化智力曲线在急剧下降,记忆空白化、知识谎言化。

  而最严重的危机,是思想和信仰的瓦解。乃至人们每天早上端起那杯牛奶时都会想一下:它值得我信任吗,它是不是有毒呢?!有的作家甚至提出了左手不信任右手的命题。人的各个肢体或器官之间,人和物之间、人和人之间,都出现了普遍的信任危机。这就使整个社会形成一种严重不信任的社会病态。

  这样的一个国家,就是一个“崛起”大国?不可能!甚至,它比古代中国一个藩属小国都不如,比如不丹。前一段时间,不丹国王把自己“颠覆”了,引起中国网民的广泛关注。

  不丹国王自愿放弃王权,说服国民走上民选道路,世界罕见。这个国家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清朝时独立,至今还未与中国建交。

  但这个国家人民福指数亚洲排名第一,世界排名十三。

  这个国家面积只有3.8万平方公里,是重庆的一半。

  这个国家国王发自内心自愿放弃王权,并苦口婆心游说国民,说服国民走上民选道路,世界罕见。

  这个国家不追求GDP,视环保和民俗为生命。

  这个国家是真正禁烟的国家,国内禁止烟草销售,不准在公共场合和室外抽烟。

  这个国家为保护国内环境和民俗,曾经控制旅游人数,每年入境的人数限制在3600名。

  这个国家是目前全世界驴友最为向往的国家。

  这个国家辣椒当饭吃。

  这个国家民风最为淳朴,在没有引入电视前,几乎没有暴力犯罪。

  不丹王国简称不丹,是位于中国和印度之间喜马拉雅山脉东段南坡的内陆国,该国的国名当地语言叫“竺域”(或作“朱玉”,藏文:vBrug-yul,),意为雷、龙之地。

  不丹自8世纪即为吐蕃(西藏)领土,元朝统一西藏后,成为中国的领土,到清朝时才分裂出去,深受藏族文化的影响。

  国王为了推行民主,强行在国内成立了两个政党,政府会给两个政党同样金额的一笔竞选经费,并指派大臣国民分别加入其中。他还组织民主演习,让许多人扮演反对者角色大张旗鼓上街游行示威,以致“不明真相”的淳朴国民打电话报警。该国不同于国际的以GDP为国家发展的指标,独创“国民幸福指数”。不丹国民纷纷上言,国王这么好,你就好好带领大家寻找幸福,我们不要什么民主。28岁的帅哥五世国王说:“你们不能指望我一直会这么好,也不能一直指望会有跟我一样好的国王出来,幸福得要靠民主制度保证。幸福不是靠赐予,要靠民众在一套公平的框架内自行创造,而保证这套框架始终能趋于公平的力量就是民主。民主其实就这么简单”。由于缺乏民主启蒙教育的人才,五世国王凯萨尔不得不充当宣传员,走遍不丹的每一个村庄,向臣民说明民主制对不丹未来发展的必要性。当地百姓说:“这是国王‘强加’给我们的民主。”

  不丹国王强行把自己“颠覆”了。不丹自上而下的民主改革,对不想搞民主或反民主而捏造的所谓颠覆论、国情论、素质论者是一个绝大的讽刺。

  不丹的民主建设,人们并没有看到所谓“国内外敌对势力的颠覆”,如果说颠覆,哪也是国王自己颠覆自己,但世上岂有自己颠覆自己道理?如果说用一种先进的社会制度代替一种落后的社会制度就是颠覆,哪岂不是鼓励人们回到蒙昧的原始社会,回到黑暗的专制社会?颠覆一说,是公权私有化状态下的一种心理过敏反映,是家天下、族天下、党天下的共同隐忧。民主国家颠覆不动,也用不着颠覆,人民不满意的时候,他们用选票就可以让这个执政党卷着行李回家,闭门思过,进业修德,人民什么时候满意了,再用选票把你请上台,根本用不着担心“国内外敌对势力的颠覆”。

  在美国,共产党也是合法政党,只要人民同意也可上台执政,只可惜到今天为止人民还没有同意过。“国内外敌对势力”再厉害,能颠覆美国吗?民选政府,主权在民,是世界潮流,是现代社会的主流文明,把世界潮流和主流文明一竿子打入“国内外敌对势力”,令人匪夷所思,不仅有辱中华民族的价值体系,也让世人怀疑中华民族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民主与国情无关,更与素质无关。不丹小国寡民,地处深山老林,在国王的英明领导下不丹在南亚地区也属富国,臣民衣食无忧。国王奉行臣民幸福至上的治国理念,实行全国免费医疗,基本医疗服务已覆盖全国90%以上的人口,还在日内瓦建立世界上第一个健康信托基金,相当于给全体臣民上了一个国际医保,以保证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给臣民提供基础医疗用的疫苗和基本药物。但地理和信息的闭塞,使全体臣民处于半开化状态。

  2003年6月,不丹第一所大学不丹皇家大学才正式成立,国民识字率约为60%,意味着40%的臣民是文盲。按照“素质”论的歪理邪说,这等国民怎配搞民主?给你个“生存权”就不错了,还要什么民主人权?但国王坚信,民主是一种权利,与受教育程度无关,与素质高低无关,只有民主才能保障人民的长久幸福,小国王告诫臣民:“幸福不是靠赐予,要靠民众在一套公平的框架内自行创造,而保证这套框架始终能趋于公平的力量就是民主”。

  这就是一个让“崛起”大国羞愧的小国政治,也是网络美文“孔子临终遗言”续写。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3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