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颜昌海:俄罗斯人厌倦和抵制普京的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1-12-08 16:34:43
作者: 颜昌海  

  

  俄罗斯2011年12月4日举行国会大选,选出国家杜马450个议席。总统梅德韦杰夫和总理普京早前私下决定在新政府互换职位,引起选民不满,令执政统一俄罗斯党担心在不舞弊下难以保住过半数议席。为挽颓势,当局肮脏招数尽出,令这次选举成为“后苏联时代最肮脏”的选举。

  “未来是属于我们的!”是统一俄罗斯党的竞选宣传口号,但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克里姆林宫原本预期宣布普京“强势回归”会令全国高兴,但却起反效果作用,很多选民都对普京自以为是的理所当然感到恶心,纷纷希望透过选票向他说“不”,准备投任何人一票,只要候选人并非统一俄罗斯党。其实在不少俄罗斯人心目中,统一俄罗斯党早已等同“骗子和贼匪党”,他们无法接受普京再多做12年总统。民心转向,从普京由以往在处处受爱戴,到近日出席公开活动被拆台”,可见一斑。

  普京民望低落,连带拖累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选情。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今登场,要选450席。民调显示统一俄罗斯党得票率约53%,虽可保住过半数,但席次料将少65席,减至约250席。失去原有的2/3席次,将不利普京回朝后有足够票数修订《宪法》。

  为保住江山,当局使出各种招数抢票。据悉官员下令公家单位高层、商界领袖甚至神职人员,要求底下的人投给执政党。若执政党候选人落败,将面临被撤职、经费削减或税局调查。反对派前国会议员雷日科夫形容,这是「后苏联时代最肮脏」的选举;莫斯科卡内基中心政治学家申夫索瓦也说:「逾55%俄国人认为这次大选会舞弊。」当局感势色不对,数月前还很有信心可保住现时国家杜马2/3议席,让普京在未来4年够票作出任何宪法修订,但现在有官员开始担心,除非大规模“造票”,执政党随时连一半议席都赢不到。民调显示,统一俄罗斯党得票率约有53%,较2007年时少11个百分点,席数由改选前的315席减至约250席,较现时少65席。由于不容有失,当局惟有使出种种威迫利诱招数吸票。政府官员下令要求几乎所有人,包括政府医院院长、官校校长、商界领袖、退伍军人组织甚至神职人员,务必要所属选区的选民投统一俄罗斯党一票。那些筹不够票数而令该党候选人最终落败的,将面临被撤职、削减拨款或遭税局调查的厄运。

  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2500名学生占了所属选区大多数选民,19岁二年级生巴利茨基透露,当局警告他和其他学生领袖,若他们的选区不选统一俄罗斯党候选人,校方将无法获政府拨款兴建新宿舍,而若他们能令旗下学生组织80%学生去投票,每人可获2000卢布奖金。俄军100万士兵是统一俄罗斯党的传统票仓,为了向军人箍票,克宫大打银弹政策,承诺在2020年前将国防开支增加至20万亿卢布。当局还特别将支持普京的“纳什青年团”约30000名成员调到莫斯科,准备今天在首都各选区多次投票舞弊。纳什青年团还会在街头对付那些不满选举舞弊的人。

  反对派前国会议员雷日科夫形容,今次是“后苏联时代最肮脏”的选举,“从来没有政府官员如此明目张胆大规模违规,如此公然行使行政压力,并贿赂选民,以及如此明显地造票”。选民都心里有数,46%受访者已预期会出现选举舞弊,51%就相信大选只是“模拟竞争”,其实结果早已内定。“我不想再过12年普京掌权的日子。”29岁电脑程序设计师契诺夫沉重的一句话,是愈来愈多俄罗斯人对总理普京预料回锅当总统的心声。

  俄罗斯今天举行国会大选,执政党可望仍保住多数席,为普京明年春天回朝奠基。

  这让民众对民主改革失望,纷纷出走,用脚投票,据统计迄今至少50万人外移;网络也掀起移民讨论声浪。比如契诺夫和妻子已决定明年初移民加拿大,他批评:“一个做过8年总统的人,不应再出任总统。他在位太久,会忘记什么是实际生活,现在还大搞个人崇拜,俄罗斯成年人逾1亿人,难道没别人能统治国家吗?”。

  1991年苏联瓦解后,俄国人怀抱改革梦想,普京2000至2008年当总统时,带领国家重拾秩序,石油带来商机和就业机会,财富也令不少人能出国旅游,但见识过西方自由生活,加上网路资讯自由,让更多人省悟到这个国家没救了。俄国独立研究机构勒瓦达中心今年5月民调显示,22%人民想移民、33%常上网者也想离开这个思想受控制的国家。该中心主任古科夫指民众不满指数变高,普京回朝“让情况停滞或什至恶化,吓坏普罗大众,他们想搬去国外,或想提供子女更有未来的生活。”俄罗斯《新闻报》日前报道,莫斯科一处高级住宅区豪宅都空无一人,因屋主都举家搬到国外。有居民称:“大家在国内赚钱,但为安全起见都把家人送去国外,在西方另辟基地。”

  这情形和中国大陆非常相似,2011年10月,胡润研究院与中国银行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显示,中国大陆千万富翁中,有14%已经移民或正在申请中,有46%正考虑移民;其中,南部、东部、北部、西部分别有27%、24%、11%和9%已经移民或正在申请中,分别有46%、46%、50%、41%的正在考虑移民。与该白皮书数据吻合的是,2011年4月,招商银行与贝恩资本发布《2011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大陆亿万富翁中,约27%的受访者已经完成移民,有47%的受访者正在考虑移民。中国大陆富人移民目的地主要是美国、加拿大、新加坡、欧洲、香港、英国等地。从2011全球经济自由度指数看,上述国家或地区都属于“自由经济体系”,美国经济自由度排名第9,加拿大第6,新加坡第2,香港第1,英国第16),而中国大陆排名第135位,因此中国权贵阶级“用脚投票”。目前,中国大陆亿万富翁已达6万人,千万富翁达到96万人,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以上。和俄国移民潮不一样的是,中国大陆富人群体的诞生,得益于30年来的改革开放政策和市场经济路线,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既得利益者;邓小平“要让一部分先富起来”,但现在这批先富起来的群体却半数以上携巨额财富而去,估计是邓小平生前未料到的。

  而俄国的移民潮,则是因普京靠KGB巧取豪夺接管俄国经济又转而走向斯大林主义路线,人们极度失望和恐惧而引发的。普京自担任总统掌权以后,就把身边的人放置在高位,完全掌控了俄国的经济大权。当年这些人在俄国动荡剧变,尚未掌握政经济大权之前,常常结伴到湖边森林休憩聚会,位于圣彼得堡北方60里处。这个小集团自称为“湖泊”,常客中就有一位年轻有为的律师梅德韦杰夫,当年他们谈话的主题是围绕在批评叶利钦的施政。15年后,这个小集团意气风发,有许多人摇身一变活跃在政坛。2000年普京由于叶利钦的遽然辞职而成为总统,其他“湖泊”集团的其他成员也水涨船高,在俄国政坛与企业界担任高位。谢勤任俄国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的总裁,60岁的雅库宁掌理国营铁道公司,42岁的梅德韦杰夫原是俄国最大天然气公司总裁,后被普京“保送”成为俄国总统。这些高官大多有KGB的背景,当年他们掌理国内外的情报组织,让好几代的俄国人民闻之丧胆。普京很自负的承认自己在KGB任过职,但有的则不承认,他们履历上的职务,通常都是KGB人员干情报工作所掩护的头衔。例如1980年代初,谢勤在安哥拉与莫三鼻克担任翻议员,雅库宁有六年的时间在联合国担任外交官(梅德韦杰夫倒是个例外,过去显然没有KGB工作的背景)。研究俄国菁英份子的社会学家库留西塔诺夫斯卡娅表示,在政府高层与企业领袖中,超过四分之一的人都在重要部会任过职,其中又以KGB居各部会之首。现在这些人就是俄国的“力量”,掌握着俄国。

  梅德韦杰夫是普京钦点的继承人,广受俄国人的爱戴,许多外国的企业总裁也支持他。俄国在普京与梅德韦杰夫领导下,国内外的投资者都赚了钱,获利良多。就经济而言,毫无疑问的,普京执政的这八年,比起前八年成功得多。自2001年以来,经济成长率每年平均为7%,俄国的股票市场由于外国投资客涌入,获利多达一兆美元。但是每当论及“普京集团”治理下的繁荣与稳定,在俄国的外国公司会冷不防的紧张起来,尤其以与能源或天然气相关的公司。大量关于俄国政府强力介入经营权的故事在社会上流传。

  比如布蓝德一直是俄国最大的外国有价证券Hermitage资金管理公司的负责人,但是2005年他的签证突然遭受无故撤销,就与这一伙企业总裁与政府领袖有整肃异己有关。这些掌权者非毕业于哈佛或史丹佛等名校,而是来自恶名昭彰的谍报与保安机关。在这场掠夺迫害中,受害目标不只是外国人。早在2003年,俄国的Yukos石油公司总裁柯多尔科夫斯基就莫名的遭受逃漏税与诈欺的起诉,受判在西伯利亚坐牢八年。主导这个案子的就是当时普京的副幕僚长谢勤,他将Yukos并入国营的Rosneft石油公司之后,他自己成为该国营企业的总裁。由于Yukos的并入,原先了无生气的Rosneft公司也开始生龙活虎起来,而柯多尔科夫斯基命途多舛,遭遇侵吞与洗钱的罪名。

  自从俄国实行斯大林式的“普京主义”之后,电视里就只能有普京,俄罗斯根本没有新闻自由。每逢国际新闻自由日,很多国际新闻自由组织对全球新闻自由情况作了批评性的总结;除了一些新闻自由历来很糟糕的国家如伊拉克、菲律宾、缅甸等国之外,俄罗斯国内的新闻自由也每况愈下。国际新闻自由组织记者无疆界将普京列入世界上34位危害新闻自由的黑名单。然而,不论是欢迎各国出版商还是进行国情咨文演说,普京总是要提及俄罗斯国内新闻自由的所谓优良状态:“俄罗斯登记的出版物数量增加了40%;各类电子媒体数量增加了两倍半。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互联网所带动的。俄罗斯国内有2500万经常使用互联网的网民”等等。这话听起来不错,其实俄罗斯新闻的质量则每况日下,差强人意;大多数平面媒体都是广告类报纸或者是有偿新闻,公正客观报道的报纸只占极少数。比如被谋杀的俄罗斯记者波里科夫斯卡娅生前工作的报纸——俄罗斯《新报》每周仅仅能够出两期。其他的报纸要么是归属于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媒体集团,要么就是归属于其他亲政府的工业巨头,工业界收购报社要么是出自纯粹的经济利益,更多情况下是为了获得政府向公司在其他业务领域内放绿灯,向俄罗斯政府和普京谄媚。

  在俄罗斯,找不到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出版商。那里没有商人仅仅从事新闻事业,通过独立办报赢得读者,并且利用自己的名望为编辑部进行独立调查撑腰。相反,那些钢铁巨头或者石油大亨将新闻业看成是其他商业利益的点缀。而俄罗斯的电子媒体大多是娱乐性质的,也不受国家控制,电台大多只播放音乐,电视台都是娱乐频道。他们不会报道反对派及其领袖人物。俄罗斯最大的广播电台公布规定,要求将那些反政府的政治家说成糟糕的混乱分子。根据国家的法律规定,互联网也受到监控。记者无疆界虽然将普京列入34位危害新闻自由的黑名单,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普京是那些谋杀记者的元凶。1991年成立于莫斯科的格拉斯诺夫基金会专门致力于推动俄罗斯与前独联体国家新闻自由的状况。该基金会的主席西莫诺夫说:“俄罗斯的新闻自由处于零状态。很长时间以来,我一再强调,俄罗斯根本没有新闻自由,因为新闻自由是一个社会条约,新闻自由基于法律、传统、习俗以及惯例。谈到新闻自由的传统,俄罗斯从来没有这一传统。”

  现在的俄罗斯,已在造神——继斯大林之后的当代“英雄”——普京之神。个人崇拜直逼当年当年崛起时的希特勒,普京的发言被一次次的被整齐化一的“普……京……”、“普……京……”的呼声所打断、当普京用右拳轻击讲台带领全场1.1万与会者有节奏地高喊“拉——西——亚”(“俄罗斯”的俄语发声)、当普京承诺要建设一个“21世纪的俄罗斯”并警告美欧对俄的图谋不轨都是“枉费心机”时、当普京激动地说“真理与我们同在,胜利将属于我们”时、当普京的201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提名被全票通过时,卢日尼基体育馆一次次地“被沸腾”。

  有驻莫斯科的中国大陆记者评说:如果不是在现场亲身感受到那种高亢的热烈气氛,如果不是在现场亲眼看到普京演讲时一些观众脸上洋溢的激动神情,如果不是在现场亲耳听到全场响起的阵阵“普……京……”声,也许外人很难理解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时经常外溢的那股子自信。其实,即便在现场,作为“旁观者”的一千多名各路记者似乎也很难真正理解现场所有人对眼前发生一切的真实感受——现场那种气氛很容易让人“被感染”。

  2011年11月27日,在距俄罗斯杜马选举还剩一周、距俄罗斯总统大选还剩3个多月之际,作为政权党的统一俄罗斯党在莫斯科河畔的卢日尼基体育馆内隆重举行了第十二次党代会的第二阶段会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8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