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佳明:中国社会转型与价值变迁

更新时间:2011-12-05 10:08:18
作者: 郑佳明 (进入专栏)  

  不可遗失。

  

  3.历史漩涡: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困境

  在左的指导思想之下,社会主义的探索出现严重失误,转型出现了严重曲折,价值观被极度扭曲。

  由于中国人治和德治的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特别是以道德实践的经验和形象治国的传统,中国的革命思想带有十分浓郁的伦理色彩和道德价值意义。胜利使党在得到了政权的同时也站上了道德的制高点。革命赢得民族独立,共产党也就站在了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道德制高点;由于这是一场人民革命,是一场阶级战争,为人民打碎了枷锁,使人民翻身解放,党就站在了人民的大救星的道德制高点。中国从来就是以道德治国的,取得道德制高点,就获得了政权的合法性,获得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最高话语权和最后道德裁判权。

  然而,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过程中,一些观念已经在变异。在极端残酷的阶级搏斗中建立和成长的党,作为阶级斗争的赢家,阶级斗争观念积淀很深,搞阶级斗争驾轻就熟,所以把阶级斗争和群众运动当作统治和建设的灵丹妙药;军事斗争和暴力革命的传统造就了党的高度集中统一,造就了极强的政权意识和权力意识,执政后容易变成全能型执政和管制型执政,所以中国向民主转型步履蹒跚;作为反帝斗争的遗产,思想上容易对资本主义和西方文明简单否定,对外排斥封闭敏感。因为毛泽东思想及其实践的巨大成功,毛泽东的个人地位和威信也达到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自比秦始皇,秦始皇不仅建国而且创制;毛泽东既开辟了新政统,也创立了新道统,既是伟大领袖,也是伟大导师;这就在尚未触动的封建土壤里埋下了个人专断的种子。

  夺取政权后,毛泽东思想由一个政党、一场革命的指导思想,变成了国家的指导思想、意识形态,也变成了新的价值体系。巨大惯性把革命意识注入了新的历史进程中,夺取政权的革命,变成了巩固政权的革命。在1956年后,社会主义建设的任务没有真正成为党的工作重心,而是逐渐演变成“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政治上以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为基础,提出社会主义时期以“阶级斗争为纲”,通过“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巩固政权;生产关系上追求所有制的“一大二公”和“穷过渡”,分配上是平均主义与等级特权并存的分配方式;经济建设上,由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集中使用资源,牺牲人民特别是农民利益,加快推进工业化的战略;社会上是传统的民本思想加忽视个人和家庭的“人民公社”乌托邦村社理想;人生价值上,从提倡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艰苦奋斗的思想,发展到全民“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斗私批修”,狠斗“私”字一闪念,“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修”。“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革命思想是如何变成荒谬的价值观的?“革命”本来是手段,不是目的;是是非标准,不是价值标准。但是在长期的政治运动中,在要不要革命、革谁的命、怎么革命、谁领导革命、革命胜利后如何巩固成果,防止复辟等等的斗争和争论中,目的被淡化了遗忘了异化了,不知不觉,“运动就是一切”被大家接受了。人群中最重要的划分是阶级划分,最根本的立场是阶级立场,最大政治是阶级斗争,人生最高的价值是“革命”。革命成了生活的价值标准,最高信条,主要内容、全部目的。文化大革命中,“革命”的词义变得越来越具有宽泛性和压迫性,毛泽东曾说:“看到革命两字就高兴。”⑵革命始终处于不断的高潮中,国计民生被置于从属的地位,通过抓革命来促生产,有不同意见就搞阶级斗争,政治斗争推动着经济建设的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文革失误是革命价值观念在封建主义思想强烈影响下的严重扭曲,在这个阶段专制思想与左倾错误膨胀,贻害无穷。

  意识形态斗争的强化在文革中达到了极端。阶级斗争的扩大化,把本来已经扩大化的经济和社会领域的阶级划分和阶级斗争,无根据的扩大到意识形态领域,公众的思想领域,并以此为根据,在人民内部进行了长期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的斗争。这种斗争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后果。第一、意识形态的地位变得极端重要,精神的作用、主观的作用被夸大到极端。到文革时期,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已经被抬到吓人的高度。“五.一六”通知指出,“当前文化思想战线上的尖锐的阶级斗争,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关系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将来的面貌,也是关系世界革命的一件头等大事”;第二、巩固意识形态的方法是阶级斗争和群众运动。文革采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方法,“阶级专政”的方法,从思想上和精神上,甚至人格上和肉体上迫害和消灭不同意见的人,对干部、知识分子造成严重伤害。对思想文化教育领域造成了极大破坏;第三,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造成思想文化的荒芜和倒退。外部思想和传统思想被否定、被割裂、被封闭。上纲上线批判西方文化,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批判当时苏联的意识形态,致使简单化、极端化和道德化的思想方法盛行,任何独立的思想创新的思想都被扼杀。人们普遍麻木顺从、封闭扭曲、虚伪矫饰,思想已经停滞,精神已经枯萎。

  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思想,违背了价值思想发展的重要规律。第一,破坏了真理观与价值观的一致性。真理观强调的是事物的规律性,价值观强调的是事物的有用性,在认识论的基础上统一起来,连接二者的纽带是社会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人民意愿是检验价值的标准,好的动机与好的效果应该一致。文革的极左理论,以人民的名义,给人民带来巨大的伤害,以革命的名义,败坏革命的声誉,以国家的名义,给国家造成巨大的破环,是价值观与真理观分裂的典型;第二,破坏了意识形态与价值观念的协调性。意识形态是执政党和国家的意志,价值观念代表社会共识;意识形态主要靠政权的力量加以维护和推行,强调宣传和灌输,价值观念认同中自觉自主成分为主;意识形态的强化,反映了国家意志的强大;价值观念的和谐一致反映了社会成员的和谐与团结,国家和社会应该尽量协调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关系,采用价值的形式来整合社会。文革中意识形态与人民的价值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分歧,社会的整合度,党和国家与人民的关系遭到严重伤害。第三,破坏了理想信念与客观现实的统一性,使社会价值观受到极大的扭曲。理想信念既是对真理的追求,也是对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的追求。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寓于具体利益、现实利益和当前利益之中,追求行为的有用性、实效性和实利性是价值观的基本属性。而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割裂了当前与长远、局部与全局和个人与社会的利益联系,所谓继续革命是一场无休止的无目的无利益的“革命”。理想和信念在长期无价值的运动中,当然会破灭。不仅仅是失误和失败,而且人心搞乱了,中国传统文化被糟蹋得一塌糊涂,又失去了长期革命聚集起来的巨大信任信念信心信仰资源。没有为后来的转型开山铺路,而且形成了新的思想障碍。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622.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