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其仁:提高内需首先应进行市场制度改革

更新时间:2011-12-04 00:17:43
作者: 周其仁  

  

  新浪财经讯 “第十一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于2011年12月2日在北京召开。上图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周其仁。

  以下为演讲实录:

  

  周其仁:论坛主题的是均衡智道,因为在物理界均衡是可以观察出来的,钟摆摆来摆去就是均衡状态,而在市场里面,观察不到钟摆的情况,你看每天有人生有人死,企业生,企业死,更不要说市场价格。均衡到底追求什么?为什么把这个作为主题。我的一个理解,就是因为我们所处的市场,所处的经济非常不均衡,尤其是最近特别的不均衡,所以会增加我们对均衡的向往。

  在身处不均衡的世界怎么寻求均衡,这是智慧,这是我对题目的理解。为什么最近特别不均衡,我想由来已久。因为经济活动当中有一个社会相对稳定一点,从全球来看冷战可能是一个相对均衡,因为他形成一个格局,运转好多年,其中一个破坏掉那个局面就会转下去。

  那么,中国、印度包括前苏联这些国家,都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一旦获得主权非常珍惜这个独立,但是没有处理好政治上面主权的独立与经济开放的关系。所以一般来说,这个人均700美元的时候,他的经济跟发达国家来往非常少,这样在发展水平上就会形成一个很大的落差。过去我讲到过差不多像两个海平面一样,差多少?拿中国经验来看,中国刚刚开放的时候,跟发达国家工人收入差100倍,然后是中国的开放,印度开放,前苏联崛起也是因为开放。两个落差非常高的海平面之间,这个世界变得不均衡。

  有两件事情是超出想象的,我们最初想像,为什么原来开放?就是我们人口多资源少,一开放发达国家有很多资本可以引进来,他有技术引进。所以我们开放基本上是一个来的概念,当然开放以后果然来了很多,几千亿资本进入中国,商业模式,产业模式,更不要说金融模式,都是从高海平面来。什么事情没想到?中国、印度、前苏联人均收入很低的这个海平面也会有大量的输出,这个原来没有想过。因为你资源来了以后,跟我们劳动力其他要素一结合,他也有产品,也有比较优势,而且由于这个落差大,过去关起门来受穷,现在一开门,穷就变成了低工资,就是生产成本低。同一个产品在生产成本低的国家来生产,他有很大的比较优势。这一条中国在开放初期没有想到,输出量会达到这个水平,相当于中国今天这个GDP30%的水平,变成世界制造工厂,这个过去没有想过。

  第二,没有想到我们早年收入这么低的时候,按成本比较也开始对欧美经济产生冲击。但是观察看来不是这样,刚开放的时候欧美不知道原因,中国产品对他不产生影响。早年出口到欧美的产品已经在亚洲其他国家生产,已经在韩国生产,在香港生产,在台湾地区生产,无非移到中国来,对美国、欧洲、日本主题没有发生变化。所以发生第二个想不到的是中国经济他不但是低成本,而且这个学习还是很快的。所谓学习成长比较快,就从原来劳动密集型,技术含量非常少的产品,同时经过跟大量的中国资本结合,跟跨国公司结合。所以中国产品很快开始对欧美某些产品产生替代,这一点带来当今世界不平衡一个非常重要原因。

  因为原来啥也不会干,慢慢产品出来了,出来了成本低。美国工人怎么办?资本可以出来,他劳动力不能跟着出来啊?他们劳动力又是那么贵,有一套社会保障等等。那大量的工作机会走丢了,这个世界越来越变得非均衡,这个跟东西方欧美有挑战。当然在中国不大容易理解,因为我们从低往高处走,我们后来到沿海给加工业打工,这时候收入一条线往上走。但是这个走的过程中产生了全球范围的一种现象,叫远程替代,因为交通、通讯成本显著下降。很多产品可以在这里生产然后运输到发达国家市场,这个发达国家实际上在全球化当中,他的相对地位在开放,他还是资本输出,想法输出,像苹果这样公司,他们的创新靠着深厚的技术研发,这种能力还在欧美日本手里。但是,我们大量出口产品换回了美元,这是美元进入中国,中国所有创造的外汇,包括在中国创造的外汇最终还是会回到美国,大量资金进入美国,造成一个低利率环境,这个更带来不平衡。包括金融产业和实业,我们这里讨论很多地方搞实业搞不了,这些像5年前10年前在美国发生比较明显,最后全部变成金融,全部变成复杂的金融产品,大量收购来自于这个部门。

  他还派生出一个效果,因为资金价格低,利息低,加上货币政策连续降息,产生一个效果,大量资本替代了人的劳动,美国的技术进步这些年也是不慢的,你看机器人都发展得非常快,他又替代了一部分劳动力。所以造成发达国家失业率非常高。正规统计失业率才10%左右,还有很多部分打工工作,不充分,你把这个数加上去都是17%、20%,在欧债发生危机的那些国家年均失业率达到50%,这个局面在开放之初谁也没有想到。你怎么对付?然后资产价格大量上升,资产价格上来,现在看来水落石出,当今世界一个特征。资产价格就是水,石头就是一个债,水涨的时候债不是问题,等到水落的时候石头就出来了。就是大量资金堆起来的资产价格,带动债务,等到资金支撑不住的时候,一块一块石头出来。

  因为本来发达国家就业率不充分,再来一个债务国家和公司有很多资源需要去还债,他的需求就收缩了。他的需求收缩我们出口就有问题,就不会那么大张旗鼓像过去一样。这样全球整个经济增长的基本模式,就面临一个尤其不均衡状态。对付这个状态需要咱们这个论坛提供智慧,尤其在不均衡的情况下,我们还向往均衡,我们还希望经济可以平稳、持久,较长时间的发展。这是需要自我平衡,就全球两个海平面交融过程当中,认清这个客观事实,我自己研究体会这个世界就是同而不平,同是同,像美国发生事情,欧洲发生事情,这些事情都同,但是不平。因为工资差平均还差10到15倍。10到15倍比百倍差带来的差还大。

  现在工资差别是收紧,现在平均来算我们跟发达国家还有10到15倍差距,为什么难对付?因为这个10到15倍带动会做什么?跟30年前不一样。而且我们还在加速度,所以现在矛盾就是发达国家能不能加快创新,就像摩托摩拉老总80年代说跟日本竞争,唯一办法就是一条,你会做日本也会做,美国一定做不过日本,美国要赢肯定是别人不会做的东西,现在看来美国创新虽然还是强劲有利,但是在看到像IT级别的创新,现在看不到。这就是现在问题的麻烦,他如果没有创造更高生产力东西,他的大量东西往哪里装,他们就业怎么解决,没有解决完全靠补贴,完全靠货币超发,完全靠社会福利,不可能持久。他不能持久,我们出口目标市场就会有问题,我们的高速增长包括依赖外向型增长也会有问题,这个世界连在一起,没有谁看谁笑话。这是当今世界的特征。

  所以在我们这个10倍到15倍的差,走向比如说5倍之差,1倍之差,这条路看来是非常久,因为生产率进步还在加快,还在发生远程替换,他升级不加快,你替代加快,那你倒过来发达国家经济转不下去,整个全球市场的深度和宽度有所影响。所以现在是需要均衡,第一条要更好看全球信息,因为中国市场受过欺负,我们对发达国家整个国民,整个经济,整个社会还是比较敏感。我们形成出口导向,我们觉得像世界上卖东西是一个权力,但是我们没有及时转过来,我们要多买一点东西,你多买点东西就可以增加他的开支,中国做了一些事情,降低税率,鼓励进口,鼓励中国企业他进口一直在国内消费,就是投资,争取让国内收支更有利。

  第二个问题,如果发达国家调整持续很长时间,是政府大量启用钞票,很多短期问题撒一把钞票对付过去,你现在国家出问题了,政府出问题,救企业和救国家不同,他有很大可能性,下行压力会持续较长。我们开放30年我们形成企业能力,形成国民收入,能不能转向内需市场,把这个市场开动起来。而且可以带动全球市场,这个也是资本。因为过度依赖外向始终是不长久的。国内市场虽然改革开放30年有很大的进步,尤其跟过去合资,那是天翻地覆。但是还是摩擦着,所以很多企业选来选去还是选出口,当出口不可能持续高涨成为经济的第一发动机的时候,国内的市场不光是收入,他包括制度的改革,组织的改革,商业文明的创新建设,企业精神都需要重新振奋起来。没有这个东西,内需是一个口号,他不会变成产业产品,这个是既需要企业家,也需要政府,也需要公众,这三者要共同配合,才能完成这个转变。客观来看潜力有,因为你看所有指标,我们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但是要把这个可能存在的空间抓到手里,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对内对外,我们在显著不均衡当前情况下,如果我们要追求均衡,希望全球或者国内经济有一个持续平衡发展,我们还真正需要智慧,这个智慧来自于我们就业,来自于我们对过去经验理解,吸收,领悟,来自于我们方方面面经验的相互交流,共同解决这么一个我们时代面临头等挑战问题。谢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5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