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建峰:透出人心之路

——现代化与文化转型刍议

更新时间:2011-11-27 12:08:49
作者: 丁建峰  

  也是资本主义体制的一个自然延伸,是资本主义大机器上的螺丝,在所谓“不发表则灭亡”的口号下,大致上只能有粗制滥造的精神产品和“快餐文化”。即使是欧洲、美国、日本等资本主义的发达国家,其文化中也一样充斥着消费主义与享乐主义的风气,史华慈教授将其称之为“物质主义救赎论”——即追求纯粹的物质享乐和个人满足,沉溺于物欲而忘记人世的艰难与痛苦。“物质主义救赎论”的来源,大致可能有三,首先是市场经济下广告和营销策略对人的精神催眠,广告和营销的整体,又铸成一个大的背景环境,使得人们难以离开物质享受而简单生活;其次是在市场经济的“摩登时代”,多数人的工作场所大体依然是官僚化和等级化的——无论在公司还是在公共机关里都是如此,少数自我雇佣者也许是例外——人们在工作场所里体验不到关怀;第三是当代科学世界观影响下,文化和思想是单调的,多数研究者对人心与人性的复杂、神秘、精微、矛盾、深刻之处,缺乏理解和关注。

  

  由是可知,思想自由和宪政法治,可能会给文化的“百花齐放”提供空间,使人们在进行文化体验和创造之余,毋庸担心来自政治势力的压迫,但来自市场的压迫,却难以避免。罗尔斯和哈耶克都一度认为,通过竞争,市场可以自动解决此种问题,那些文化精华,可以在“文化市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在“文化演化”的过程中得到延续,而那些不适应时代的文化因素,则会在竞争中消亡。然而,“文化演化”真的是“优胜劣汰”吗?生物演化的“适者生存”其实是同义反复,因为“适者”本身即是以生存的能力来定义的,而“优胜劣汰”则预先假定了生存下来的就是“优者”,这显然是过于武断的说法,因为一种生活方式或文化形态的生存能力,直接依赖于特定的社会制度,在一个“政以贿成”的社会中,了解“潜规则”和“官文化”的人会游刃有余,但这并不意味着“官文化”是一种优秀的文化形态。

  

  市场经济制度,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萨缪尔森把“市场”与“火”和“轮子”一起,称为人类历史上的三大发明。但是,正如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肯尼斯·阿罗所说,理想的市场经济必须嵌入到足够健康的社会文化传统之中,而不是相反地,让整个社会和文化成为市场的一部分。一个足够健康的社会,就是罗尔斯所说的“良序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的基本自由权利得到充分的尊重,同时,弱者的利益也可以得到善意的体谅。在一个这样的社会中,会有一部分人,如同古代的孔子和释迦牟尼,近代的梁漱溟先生和弘一大师,揭橥起文化复兴的旗帜。在一个充满温情、敬意和感恩的人道社会之中,文化也会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当然,理想中的“东方文化复兴”或“中国文化复兴”并不是儒释道三教成为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事实上,正因为历史上儒释道三家都想成为占统治地位的“国教”,反而使它们的真正思想被压抑和埋没了。所谓“东方文化复兴”,是指在一个思想、言论、信仰都比较自由的良序社会里,社会上有为数不少的人将东方思想当做安身立命之本,以自己的生命贯彻和实践儒家、佛家、道家的身心性命之学,得到智慧而调适的生命。而这一良序社会中的很多人,也许并不宣称自己信仰东方的传统文化,而是宗奉基督教、马克思主义或存在主义,但他们同样也可以从东方的传统文化中汲取资源。在不同文化传统的交相辉映之下,整个社会有一个比较丰厚的精神维度——这非但无碍于中国文化的复兴,反倒标志着文化的复兴,因为此时,社会上已经有多数人的创造力与同情心,得以从物欲的羁绊中“透出”,至于其信仰的名色是“儒”、“佛”还是“耶”,原不值得过分纠缠,何况中国自古就是信仰自由的国度,没有一种宗教成为国教,但中国文化的鲜明特色并不因信仰自由而消失;又正如西方文化为主的现代发达国家,也有不少蓝目高鼻的人士,对来自东方的智慧之学的信仰之虔诚,一点也不亚于黑发黄肤的中国人。相反的,如果整个社会以物质消费和纵欲作为基本导向,以富贵与权势作为人生的终极追求,精神维度隐而不彰,那么即使强制多数人学习四书五经等国学典籍,亦不能说是中国文化转型的成功。

  

  然而,建立良序社会,并将市场力量嵌入一个健康的社会文化之中,以此规约市场的运行,启发人固有的自觉之心,的确有相当的困难。没有健全的文化传统,则不可能形成约束和规导市场运行的“共同知识”;而不约束市场原则在社会上的泛滥无度,我们又无法拥有健全的文化,于是,我们就陷入了一个“铁笼”之中,这也正是马克斯·韦伯晚年所忧虑的大问题。解决这一问题,也许只能靠先行的实践者不计物质报酬的点滴努力,同时,也许需要期待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制度的进一步改善,这一发展并非单纯的经济发展,而是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可支配收入的分配有所改善,社会保障有所提高,社会风气有所转变,使人们拥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和游戏精神,从而为文化的创造提供有利的环境。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2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