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韦森:货币市场极度失衡 政府当反思

更新时间:2011-11-22 16:49:53
作者: 韦森 (进入专栏)  

  从三公经费公开,到财政透明,再到修改预算法和宪法,很多人在踏实地推进这方面的工作。

  

  经济下行是毫无疑问的问题

  

  记者:最近有人预计,欧元区将在2012年破产,分拆也是事实上破产,世界经济与中国经济都将受到难以想象的巨大冲击。具体对于中国有什么影响,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韦森:我经常去欧洲,我觉得没有必要把欧洲问题看得那么严重。欧洲政府负债是很厉害,但老百姓日子实际上过得并不坏。欧洲人口已经老龄化了,在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即便政府破产,老百姓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仍无所谓。他们拿到救济金后,仍然可以去酒吧喝酒、去超市买东西,没有房子可以租房,仍然可以过着舒适的生活。危机来了,好像只是政府的问题,无论在欧洲,还是在美国,老百姓生活照常过。

  中国的问题,将来会比欧洲和美国要厉害得多。

  中国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怎么处理?我们没去救欧洲,没去买欧洲的国债是明智的。救欧洲,最好的办法是把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花出去,去买他们的产品,而不是去买他们的国债。买他们生产的东西,比直接买国债更能救他们。当然,这需要把关税降下来。为什么瑞士和德国的经济这么好?因为中国在买他们的东西嘛!中国不买法国的空客,不大量买他们的名牌奢侈品,法国的经济还会像现在这样熬得住?

  

  记者:对人民币升值的趋势,您怎么看?

  韦森:人民币升值?呵呵!最近有企业家跟我说,大家都想买美元保值,怕人民币大贬。中国经济潜在问题这么大,香港市场上大家都在逃,热钱在流出,人民币汇率不是有两天跌停了?

  

  记者:有预测说2013年中国将进入滞胀。经济下滑到7%以下,物价上涨在4%以上,滞胀就正式出现。

  韦森:民营企业这么糟,政府部门投资扩张所导致的信用膨胀、贷款膨胀,又不断造成广义货币的膨胀。钱太多了,毕竟是78万多亿广义货币,81万多亿本外币存款余额呀!溢出一点点,消费品价格就受不了。

  故现在看来,通胀短期下来很难,如果现在宏观政策不转向的话,经济下行却很明显了。三个因素:外贸出口到了顶峰;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热潮过去了,再过个两三年、铁路高铁高速公路等工程项目都完成了,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情况也在慢慢过去;靠消费拉动经济增长?这目前看来多半还只是个美好的愿望,总是像场梦一样。消费增长,不是靠多吃了有机米、三文鱼、龙虾、大闸蟹,消费就上去了,真正拉动消费的,还是大件,要靠家电、汽车。家电在中国市场上早已饱和了,产能过剩了,汽车的快速增长期好像也快过去了。从贡献GDP的“三驾马车”分别来看,我们的经济下行是毫无疑问的,只是多快、多长时间的下行问题。

  

  记者:信贷会不会放松?

  韦森:大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都提到21.5%,今年我们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下来了吗?没。今年前三季度,中国信贷是5.68万亿,还有表外信贷、民间高利贷和社会融资。央行提高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又有多大效果?有货币需求在那里,就有贷款。信贷规模想控制也控制不了。你不放松,你自己控制得了吗?你控制了“表内”,你控制不了“表外”;你控制了商业银行,你控制得了影子银行了吗?信贷放松不放松,不是个真问题。真问题是如何恢复货币市场的供求均衡。

  

  记者:此轮的通胀行情将怎么走?

  韦森:从数据上看,近些年CPI上涨与广义货币增加的相关性不是很大。中国的CPI上涨,在很大程度上是食品价格上涨所构成的。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只要美元一贬值,国际大宗商品和芝加哥粮食期货市场的价格上升,中国的通货膨胀马上就跟着上来了。反过来看,如果美元升值,石油和粮食期货以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来了,中国通胀压力就没那么严重了。

  

  三驾马车都不怎么工作了,还有什么挑战?

  

  记者:中国经济发展三五年内将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应对?

  韦森:三驾马车都开始不怎么工作了,你说还有什么挑战?民营企业不做企业去做“虚拟”了,出口在下降、一轮投资热潮也快过去了,老百姓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下降,又怎么启动内需?短期内,中国经济还会保持增长惯性,但是五年后呢?十年后呢?。

  政府的最好应对之策,我在青岛FT的金融高峰论坛上的一次演讲中说了:如果政府决策层不在我们改革与发展的一些重大、根本和整体问题上有所作为,就短期来讲,“十二五”规划的实施和落实就有堪忧之处;从长期来看,我们能否在一个长治久安的社会环境中保持国民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更甚为令人怀疑。

  现在许多政府领导人,都是短期行为。在我的任期内,经济没出大事就好了,就可以风风光光下来了。我为拉动本地经济增长,拼命借贷,至于还贷,那是下届政府的事,与我何干?大家都这样想,中国经济还有长期发展?长期还能不出事?近些年来,我苦口婆心地不断提出一些不怎么中听的批评意见,是想通过改革把这些问题消解掉,这样中国经济才能有长期的可持续的增长,我们中华民族,才能长治久安。

  

  记者:你是研究制度经济学的,随便挑几个入口,谈谈2011年政策得失。

  韦森:政府税收和财政收入猛增,货币政策又违背市场运行的逻辑,还有什么可讲的?!

  

  记者:你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建议,你对明年寄托的希望?

  韦森:在财政政策上,真正要有一定幅度的减税,并修改预算法,逐渐约束制衡政府征税的权力。货币政策上,降低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基准利率,或者至少保持基准利率不变,慢慢顺应市场运行的逻辑达至货币市场的供求均衡。这不但能从根本上解决全国普放高利贷和信贷失控的问题,也能给市场一个放松货币政策的信号,对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长期增长均会有好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988.html
文章来源:财经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