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连奎:“两穷一富”的美国模式也给中国敲响警钟

更新时间:2011-11-22 10:57:37
作者: 高连奎  

  

  其实与我们的思维定势很不同,我们传统认为高福利必然高负债,国富必然民穷。但现实案例至少可以说明一个国家是否欠债与福利多少没有关系,高福利国家也可以不欠债,低福利国家照样可欠债。另外“国穷”并不一定就是民富,而很可能就是美国这种“两穷一富”的格局

  

  美国近日对“占领华尔街”活动的大本营曼哈顿祖科蒂公园进行彻底清场,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也暂时告一段落,但美国的两极分化和高失业率等严重的社会问题却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笔者认为这一活动既可以使美国反思自己的发展模式,同时也为中国敲响了警钟。

  参加本次抗议示威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穷人”,他们很多都有着较高的学历,也曾有着体面的工作,属于典型的中产阶级,但是金融海啸却让他们失去了自己的住房,失去了工作,不少人被迫露宿街头,金融海啸虽然加剧了美国中产阶级社会的破产,但美国中产阶级社会的破产却并非始于今日,而是从里根时期就已经开始。

  当代的美国基本上呈现出了“两穷一富”的格局,即政府很穷,民众也很穷,但是少数富人却非常富有。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总跟里根用涓滴效应来解释他的经济政策。“涓滴经济学”认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并不给与贫困阶层、弱势群体或贫困地区特别的优待,而是由优先发展起来的群体或地区通过消费、就业等方面惠及贫困阶层或地区,带动其发展和富裕,这与中国的“先富带后富”有异曲同工之妙。

  与此对应,里根政府的政策就是为富人大幅减税,同时大幅削减穷人的福利,比如美国大幅降低了富人的资本利得税,同时基本上停止了针对穷人的社会保障房的建设,并鼓励穷人贷款买房,后者成为次债危机的根源。

  在上世纪20年代,税收对富人而言是小事一桩。所得税的最高税率仅为24%,同时由于对最大的地产所征的遗产税不过为20%,富豪家族轻易便可维系下去。但随着“新政”的来临,富人所面对的税收不仅开始远高于20年代,即使按今天的标准来看,税率也是很高的。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在罗斯福的第一任期升到63%(当前只有35%),在第二任期达到79%。到了50年代中期,随着美国背起“冷战”的开支,这一税率升到了91%。对公司利润征收的联邦税的平均税率,从1929年的不到14%上升到1955年的45%多。房地产遗产税的最高税率从20%连续升到45%、60%、70%,最终达77%。其结果之一便是,财富所有权的集中度明显降低,“新政”把他们的许多收入都征了税。新政的大规模征税措施,导致了贫富差距减小,中产阶级成为了社会的主体,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了里根执政之前。里根上任不久,就提出了减税计划,不久被通过,即《1981年经济复苏租税法案》,其要点是:(1)将个人所得税税率不分收入等级,一律在3年内减少25%,第一次减少10%;(2)对企业给予加速折旧以减少税负;里根在1986年又通过了美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税制改革方案:个人所得税和公司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均有所下降,前者从50%降到28%,后者从46%降到34%.这样,美国的边际税率在西方主要工业国家中成为最低的之一。减税的同时美国也出现大量财政赤字。

  美国总统布什上台后,作为同样是共和党的总体,开始效仿里根,也将减税作为其经济政策的核心。就职不到20天就向国会提出10年减税1.6万亿美元的计划(后来国会将其缩减为1.35万亿美元),主要是降低税率和增加税收减免。这是美国20年来最为庞大的减税计划。“9?11”事件后,布什政府加快了减税计划的实行。有美国组织进行过统计,布什减税的59.4%的好处将落入年收入9.25万美元以上的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腰包,平均每个家庭获得减税6410美元,而年收入在3.93万美元以下的60%的家庭只获得减税额的12.6%,平均每个家庭获得227美元。小布什的减税方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将红利税率降低50%以上,这意味着减税的好处几乎全部流向最富裕的纳税人,因为他们的收入中红利所占比例最大。在美国的影响下,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比利时、瑞典、俄罗斯。荷兰、葡萄牙等国家也纷纷采取了一些减税措施。而这轮减税风潮是导致美欧中产阶级社会解体的根源,

  现在美国上层1%的人现在每年拿走将近1/4的国民收入,控制了40%的财富。25年前,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2%和33%。塔尖1%者的收入在过去10年增长了18%之时,中产阶层的收入却在下降。仅有高中文化程度者的收入下降尤其明显,在过去25年里,下降了12%。今天美国青年失业率约在20%左右(某些地区和某些社会族群为40%);每6个需要全职工作的美国人中就有一个找不到所需就业机会;每7个美国人就有1个要靠食物券生活。

  现在1/3的美国人不再相信“美国梦”。一些人之所以对“美国梦”失去信心,是因为他们虽然一生都勤勤恳恳、不辞劳苦地工作,却在老年时仍要面对令人窒息的贫穷生活。而其他一部分人,则质疑“美国梦”本身的可信度。现在美国人生活在官方贫困线以下的人数达到4620万,这是人口普查局1959年开始跟踪该数字以来的最高纪录。据报道,现在美国65岁以上的老人有四分之三过着独居生活,属于无依无靠的“饥饿人口”。由于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大部分收入用于支付饭费,没有医疗保险,因此很多人因无法获得医院的治疗而死亡。而奥巴马总统好不容易通过的医改方案,在共和党的掣肘之下也成了废纸,。美国的中产阶级社会早已成为过去时。

  大幅度减税,不仅仅是造成了民众的贫困,也造成政府的贫困,减税而不削减政府开支,那就会扩大财政赤字。结果几十年下来,美国政府债务迅速上升。美国联邦政府总债务高达GDP的96.5%以上。债务上限在过去十年被上调了10次。现在美国基础设施严重陈旧,美国许多河堤由于资金缺乏,年久失修,抗灾能力低于设计水平。美国的桥梁中。大约25%有结构问题。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曾经估计,美国光是在高速公路和桥梁上就欠了大约1.6万亿的建设账。美国富豪甲天下,但是政府和中下层民众却陷入贫困甚至破产,以至于政府连维持基础设施和办教育的钱都拿不出来。

  其实与我们的思维定势很不同,我们传统认为高福利必然高负债,国富必然民穷。但现实案例至少可以说明一个国家是否欠债与福利多少没有关系,高福利国家也可以不欠债,低福利国家照样可欠债。另外“国穷”并不一定就是民富,而很可能就是美国这种“两穷一富”的格局,即政府和民众都非常穷,而只是便宜了少数富豪。世界实践证明,美国、日本、欧洲这些奉行里根经济学的非福利国家或是“去福利化”国家都出了严重的问题,而北欧、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福利国家反而继续保持着旺盛的经济活力。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96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