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咚:中美新冷战为何难成形

更新时间:2011-11-21 15:27:41
作者: 丁咚  

  

  美国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克林顿对亚洲展开了穿梭访问。奥巴马在澳大利亚宣布了增加驻军的决定,并提升与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至“战略层面”。美国还拟在新加坡部署战舰。

  奥巴马在讲话里特别强调了“要巩固同这个区域制度的联系。”不由得令人想起历史上北约和华约以意识形态划界进行的冷战。

  虽然美国政要一再否认他们的举动针对中国,但明眼人一看即知,美国在亚洲的新措施无处没有中国的影子,想在中国周围扎起“篱笆”,以监控和牵制中国的意图昭然。

  据BBC头条消息称,克林顿还将破天荒访问缅甸,以试探缅甸政府的民主改革意愿,并试图推动其迈上更大步伐,如果这次访问获得成功,那么将在美国的力量天平上增添一个重量级的砝码,至少使中国失去一个重要的屏障。

  加上前不久在檀香山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首脑非正式峰会。至此,美国基本完成了在亚洲的经济、政治、外交、军事等战略部署,具备了在亚洲防范中国的实力和基础。

  同样,中国也加紧在亚洲防止陷入美国组织的“包围圈”。在东亚峰会前夕,他在与印尼总统苏西洛的会谈中明确提出在东亚峰会上讨论具体政治和安全议题的反对意见,也获得了东道主的支持。中国在此次东亚峰会上也显示了进一步融入东亚区域、与东亚加深战略关系的意愿。温家宝宣布将追加100亿美元,协助东亚国家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包括40亿美元优惠性质贷款。同时宣布,中方将设立3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逐步形成中国—东盟多层次、全方位的海上合作格局。

  除此之外,温家宝此行的一个重点,是突破美国意图建立的“篱笆”,扩展中国的战略空间。温家宝在东亚峰会上表示,“中国永远不谋求霸权,反对任何霸权行为,将始终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恪守《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本地区有关国家在南海存在的争议,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应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予以解决。外部势力不应以任何借口介入。”强烈表达了反对美国强势介入东亚浑水的立场。

  那么,中美之间真的会像当年的美苏一样形成全面对抗关系,长期进行冷战吗?我认为,今日中美之间的关系要远比当年复杂得多,并非单纯的对抗关系,也不具备形成冷战格局的条件。

  从中国方面来说,中国政府无意与美国冷战。中国从冷战后苏联解体得到了深刻教训,一味地对抗只能引起鱼死网破的结果,这不是中国执政者所希望看到的。它谋求的是长期执政。对于中国来说,执政者希望利用所谓的战略机遇期,全身心投入经济建设,提高国家经济实力,在初步建成现代化国家之前,中国不想节外生枝,将国家实力消耗在与美国对抗之中,更不希望外部因素对内政稳定产生消极影响。

  中国国内的民意也缺乏全面与美国对抗的基础。确实,在过去数十年来,中国成功地培育出一个民族主义者阶层,他们狂热地“爱国”,对一切外部世界的东西表示反感和批判,当然除了物质上的好处和享受除外,因为他们自己也在时时刻刻从中得到乐趣。这些表里不一的人,构成了中国民族主义者的主体,实际上带有浓厚的机会主义特征。他们围绕在利益集团周围,以民族主义者的面目出现,对外展示中国“硬”的一面,往往比利益集团表现得更甚。

  但,毋庸讳言,中国经济的发展也促使一大批具有现代意识的理性公民成长起来,他们更关注自己的生活、权利以及人生的乐趣,而非从意识形态纷争以及对外对抗中得到快感。同时,在国内贫富差距和利益分配不均情况下,大量民众也会审慎对待利益集团的选择,他们更关切自己的切身利益不受损害,而不太关注国与国之间的纷争,当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与别国意气之争的时候,他们就会想,我们的问题还没解决好呢,别逞能啦......

  第三个因素,众所周知,当年的苏联与美国长期冷战,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双方都建立了以意识形态划界的国际组织。而今天中国已不具备这个条件。国际共产主义势力日益凋零,目前仅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等少数几个国家坚守传统意义上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更为关键的是,它们之间也不够团结,其中越南就是与中国产生直接的领土冲突的国家之一,朝鲜也在大国之间玩平衡游戏,古巴远在美洲。如此少的国家,又缺乏天然的亲密关系,已难以建立坚强的共产主义联盟,以意识形态为基础与美国构成对抗关系失去了前提。

  而如果不以意识形态划界,而以利益结盟的话,也存在诸多问题,因此更不可能实现。比如与中国具有紧密的地缘战略联系的东盟,它自己就在中美之间首鼠两端,期待美国作为它们战略上的倚靠;比如俄罗斯,中俄两国都说它们之间的关系处在历史上的高水平,但这两个国家各自都有不同的国家发展方向和利益诉求,仅仅出于共同的战略需要建立了准联盟关系,这是因为当今世界美国独强,中俄两国都不希望出现凡事都由美国说了算的局面,这是它们之间战略关系的最大基础。

  从美国方面来说,当代的资本主义世界也并非铁板一块。世界格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况很明显。当年北约的主体力量欧洲,在经济上与中国打得火热,甚至期待中国救它们一把,将欧洲从欧债危机中拉出来。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都与中国建立了各种各样的联系,特别是经济关系日益紧密,就连东盟也不希望在与美国建立亲密关系的同时,冷落了中国。

  美国的优势是,它以及它所引领的那个世界,具有中国所不具备的共同价值观基础。如果将他们比如成心心相印的真朋友的话,那么中国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之间的关系都是以利益为核心的假朋友。这在东盟表现得特别明显。东盟国家都与中国具有重要的地缘亲密关系,且从中国的经济增长中获得了强大的动力,它们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支持,然而就是这些国家拼命将美国拉入这个地区,希望建立基于共同的意识形态的战略同盟。

  事实上,如果由此看待我们所面临的国际关系,那么我们将看到一个无比孤独的中国,处在一个闹市之中,它看上去像个阔佬,大把撒钱给邻居,希望获得友谊,而邻居们并不领情,一边将钞票快速地塞进怀里,一边转过头去与美国含情脉脉。在未来世界,中国如果不真心改革、使中国更充分地融入世界,就很难改变这一格局,并变得更加孤立。

  正如前文所说,中国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建立了紧密的经济关系,只要中国的经济不出问题,它们就难以割舍中国,因此将会继续维持与中国的实质性联系,这也导致美国无法领导一个像北约那样强大而团结的国际组织,与中国进行真正的对抗。

  从美国自身的意愿来看,很难说它就愿意再次上演冷战。虽然冷战最终以资本主义世界的全面胜利告终,然而全面对抗带来的风险同样令人记忆深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近日有中国军官透露,中国所拥有的核武器,足以毁灭全美。这无疑是恫吓,但也确实让人害怕当年美苏核对抗局面重演。

  同时,中国并不像当年的苏联一样对世界雄心勃勃,企图建立由其主导的国际秩序,中国无此能力,也无此雄心壮志。

  中国还在发展过程中,远非强大。而其强大的以及在国际社会如鱼得水的形象,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宣传机器制造出来的。我们从中国在亚洲几乎陷入绝对的孤立,就可以看出。除了朝鲜、巴基斯坦与中国基于共同的战略需要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就连它们也不是一心一意对待中国,巴基斯坦同时与美国是国家同盟关系,而朝鲜对美国也是眉来眼去,虽然经常闹点脾气,但美国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影响绝不是泛泛的。一旦中国与美国直接对抗,这两个国家怎么选择,还不一定。

  美国也知道,当今世界已经不可能再重现冷战,它所希望扮演的角色是国际秩序和地区局势的“监督员”。美国历届政府都是国家利益至上主义者,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利益更充分地实现,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人民。当年搞冷战是防止苏联称霸全球,让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占领世界,以此维护资本主义世界的安全以及美国的安全。

  当中国的GDP上升到全球第二位置的时候,美国意识到它花费相当大精力应付中国发展的时候到了。全球第二向来是个微妙的位置,谁在这个位置,就自然对处在老大位置的构成了“潜在”的威胁,何况是意识形态色彩还未抹去、发展方向不明的中国。中国过去三十余年来的发展表明,它并无意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上做出任何改变,同时按照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推动国家经济发展,实力增强。这也使得全世界疑虑重重。

  美国在全球特别是亚洲的布局,都是围绕着其战略目标展开的,就是在全球特别是亚洲坚持其领导地位,强化它对世界的领导,并在它的监督下,迫使中国在“国际公认”的轨道上运行和发展,放弃其改变全球秩序、扩张地区权势的“野心”。但美国并不谋求在经济上搞垮中国,这不利于全世界,当然也不利于美国,但它会想方设法让中国遵守国际经济规则,让美国从中国经济增长中获得更大好处。它不希望出现此消彼长的局面,即中国经济强大了,而美国经济衰落了。

  美国加强在亚洲的存在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要近距离观察中国的政治发展,并形成有效监督。中美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在意识形态和政治领域具有很强的表率意义。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当然不希望看到共产主义重新崛起。首先它要避免中国在拓展经济合作的同时输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特别是对亚洲近邻产生影响。美国在亚洲强化存在,就形成了对中国的一道坚强壁垒。这也是奥巴马为什么要强调“巩固同这个区域制度的联系”的根本原因。从这个意义上看,它具有冷战的某些特点和形态。即美国加强与亚洲盟国的关系,其中一个目的是要阻止共产主义的蔓延。其次,它也鼓励中国不仅在经济上与国际接轨,而且应当“全面地”与国际接轨,鼓励中国进行改革,不希望与中国由于意识形态和制度原因构成直接对抗关系。

  美国在亚洲的强势出击,从全面的和战略的角度来看,虽然不具有冷战的性质,但从战术和实践层面看,它又采取了冷战的某些方法和手段,显得咄咄逼人,客观上压缩了中国的战略空间,却又不是全面对抗态势,因此,中国一方面公开表明不希望外力介入亚洲局势,另一方面又力图回避正面冲突,而将主要精力放在继续加深与东盟、与美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系上。就在东亚峰会期间,中国宣布了继续支持东盟经济恢复增长的计划,同时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对美国做了一定程度的妥协。

  这是因为中国知道,只要中国经济仍然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只要世界还需要中国,中国就是安全的,中美之间就不会形成直接对抗关系,就不会有冷战。而如果中国经济不行了,执政者势必失去关键的支持,导致局势不可控,世界也将为之拖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91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