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福贵:岁月如歌:让诗为历史作证

————《四友诗选》序

更新时间:2004-11-14 19:54:58
作者: 张福贵 (进入专栏)  

  

  像李广义下面这首《守林人》也是一种“后森林诗”:

  

  谁把鸟啼埋进了荒山

  结出一串紫葡萄红参籽的故事

  故事里有守林老汉的咳嗽声

  碰响月光底下的犬吠

  这一大片松林是人工营造的

  老汉喂养一座未来的森林

  

  砍了一辈子的木头儿

  老了,思想上总有一点后悔

  理不清的心事从旱烟里袅袅飘散

  才横下心把荒山娶回家

  半枕松风是老汉一生最得意的手笔

  听到马鹿打嗝,山鸡扎绒

  老汉的嘴角第一次叼起了小曲

  

  李广义这两首诗可以与前面提到的贾志坚、张伟的那几首森林诗对照着来读,时间差异构成了思想差异,这是四友诗人的情感历程和观念反思,由森林诗人转换为“后森林诗”人。环境意识不只是为了人类更好的生存,而是为了适应大自然的规律,表现出对一切生命的尊重。正如张洪波在前几年诗作中提出的“兄弟物种”的概念一样,自然万物都是有生命的,都是平等的,生存是每个生命个体的权利:

  

  柳蒿芽是一种非常普通的大众型野草

  它被伤害还有什么说的?

  

  第一次这样细致地看到了马鞭的暴戾

  看到了毫不相干事物中的突发事件

  

  而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事情举不胜举

  又该有多少柳蒿芽如此的无奈!

  ——张洪波《马鞭抽伤了柳蒿芽》

  

  痛惜柳蒿芽不只是对环境的爱护,也是对普通生命的珍重,这比一般的环境意识明显提升了一个层次,具有了一种形而上的宇宙意义。

  四友诗人中,张洪波是最为执著也最具现代感的诗人。他的诗的视野十分宽阔,善于从细微处见深刻的精神。他很早就开始以生活的悟性和思想的灵性来写诗,在清淡如水的句子中表现独特而富有哲理的思索。人也罢诗也罢,都具有了超越性,他已经不再是地域诗人和题材诗人,已经成为了一个具有现代意识和平民色彩的优秀诗人,在当代中国诗坛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包括一些著名的诗人和评论家的文章、言论在内,有关他诗歌创作的评价文章已经有数十篇之多了。他的诗与“敦化时期”、“油田时期”已经明显不同,也许由于它的诗歌创作时间最长,对于当代诗坛关系密切,因此它的诗与过去相比变化最大。他的“诗歌感觉”很好,细微而独到。他的现代感觉主要是从平民的视角展示的,在普通的视角中他能发现生活中些许的变化,并且以自己独特的感觉表现出来。现代诗要有现代的感觉,不是外在的景物的简单移入和连接,正像诗歌的民族特色一样,不只是对服装、习俗的描写,而是民族的心理和历史的展示。洪波的诗是纯诗,写得纯熟、纯粹、精致,在不经意中表现出精致,在平淡中显示深刻。他的每首诗都是“具体的诗”,都具有叙事性,从而增加了诗的可读性。他的都市诗是四人中比较地道的现代都市诗,他用细微的感觉触摸着都市的神经末梢,把握住了都市的心:

  

  现在,城市已经完全浸泡在雨中

  这是第一场雨,此前

  一直是冰雪的冷漠和沙尘的猜测

  可能春天就在这样的夜晚来的

  

  横穿那条著名的马路或叫大街

  就把横在面前的斑马线一条条突破了

  这座城市最具约束力的线条

  被什么冲击成了一道道大胆的波纹?

  是一点一滴的城市中心

  (《雨,是一点一滴的城市中心》)

  

  他的这种现代都市意识,是很成型、很地道的现代诗,把城里人的焦虑和孤寂那么细致而独到的表现出来。

  

  周末的最后,大家散去

  城市的身体醉成了弯曲的小巷

  还想谈一谈的人,肯定

  不是事先约好了的

  

  忙自己的活儿,也忙一些别人的活儿

  有点累,有点烦躁不安和偶尔的失态

  之后去和刚刚相识的人喝酒

  把自己喝成另一个人并说另一个人的话

  

  与田园诗不同,都市诗的本质是写人,写特有的人际关系。这首《周末的最后》把两个日子——周末和愚人节的感觉放在一起:欺骗和模糊,总之是间隔。渴望周末,是每个人心底的口号,“周末的最后,流露了最初的心思/再也用不着模糊地活着了”。而那句“城市的身体醉成了弯曲的小巷”是都市人最真实的感觉。

  

  四友诗人中惟独贾志坚不是在敦化土生土长的,但他十几岁就来到了这片火热的黑土地,把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留给了大山和森林,他已经深深地融入了这片土地。他对这片土地的爱丝毫不亚于其他诗人。他在“怀念诗兄广义所住的小城”时是那样情深意长:

  

  那是一座小城

  山歌一样质朴面迷人

  小石河 旋律般穿过黎明

  让昨夜朗诵的诗句啊

  “淙淙、淙淙”地

   在晨曦中流淌

  

  绕过露珠润透的大森林

  托起崭新的一天

  朝霞

  晨光

  

  那是一段人生

  结着酸甜苦辣

  苦闷 奋斗 彷徨 向往

  仿佛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却有着尾声的光芒

  十九个冬夏的风雨同行

  十九个春秋的莺飞草长

  都叠印在一张稿纸上

  呵,我们的朋友都知道

  有那么多故事

  平淡得

  像天池流来的水

  一生 难以遗忘

  

  思念是一张网

  上面结着数不清的结

  六顶山下的敖东古城啊

  我的第二故乡

  那儿记载着我的青春

  更有我

  梦中长思念的兄长

  

  正像他在另一首诗中所说的那样,“真的知道了 原来/心中确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是留给自己的/它藏匿得/很深很深/而轻轻一碰/便会 渗血(《那一天 ,湿湿的目光》)”四友的诗各有不同,贾志坚的诗带有成熟的深沉而富有哲理,哲理下面包含着深情:“越是漂亮的眼睛/越读不懂/越是缠绵的寄托/越背不动(《百思无解》)”是感受也是经验,还是形而上的玄想。

  大森林把当年的四位年轻人联系了在一起,友谊像大山一样厚重长久。友情不只是四友几次结集而自然形成的关系,也是他们诗中所表现的重要内容。四友,不只是生活的自然联结,而且是真正的诗友,存在着诗的关系,这可从李广义写给三兄弟的诗证明。他们是真正的少年的朋友,真正的诗友。岁月如歌,往事悠悠。这伴随漫漫长夜和回乡路上的半生友情本身就是一首动人的诗。从他们在故乡集合,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了。我想,他们很可能再也不会有第三个“四友诗选”了,这是他们四人同路的艺术总结和人生回顾。遥远的故乡离开可以重返,树叶黄了还会再绿,我衷心祝愿四友诗人友谊长存,诗艺常新。

  

  2003年6月4日吉林大学(《四友诗选》由石油工业出版社2003年6月出版)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