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酋午:民主法治和中国伦理道德的结合是我国的最终出路

更新时间:2011-10-23 13:05:48
作者: 郑酋午  

  

  三十三年来的改革开放,在一党专制政治制度下,已被权贵资本主义的无序市场,搞乱了中国经济。当今通货膨胀严重,失业严重,金融危机频频发作,高利贷风行,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GDP崇拜导致拜金主义横行,官场腐败丛生,公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贫富尖锐对立,官民对立严重;穷苦阶层民不聊生,青年毕业就是失业,失去发展出路,工农地位沦入入九地之下。

  这种现实激起民怨沸腾,人心思变。但是如何变?

  

  一、回归毛泽东时代是死路一条

  

  许多人怀念起毛泽东,怀念文化大革命。于是出现重搞阶级斗争论、二次文革论和回归毛泽东时代论。可惜的是这条路已走不通!

  不管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是什么,他的目的无非是:(一)打倒中共内部跟他意见不同的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从而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强化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二)进行全民社会主义教育,防修反修,保持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

  实际上,在"文革"中毛泽东及其同伙已经做到了:(一)打倒了刘少奇等中共内部的一批原领导人和于中共内外的一部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并对他们进行人身迫害;(二)国民之间为了反对修正主义、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保卫毛泽东思想,在毛泽东及其同伙的挑拨、组织和策划下进行了武斗相残,用叶剑英的话来说就"整死了两千万人"。(三)激发了全民热爱共产党、热爱毛泽东和热爱社会主义。

  归纳到最后,无非就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达到了崇拜毛泽东、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和强化党的一元化领导的这一根本目的。 达到这一根本目的结果是什么呢?

  (一)人人将毛当成神来崇拜,使国民错误认为人和人不能平等,领袖及其同伙一定高人一等,比如,中共"伟大、光荣、正确",它是无产阶级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强化了集团优秀论、等级观念和血统论,这些观念直到今天还在中国人脑海中深深扎根,今天的毛主义人士不要民主实际上也是这种思想在作怪。

  但是,这些观念是与民主论相悖的,民主是建立在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的基础之上的。西方近代革命的几个纲领性文件,比如美国的《独立宣言》、法国的《人权宣言》和美国内战后的《解放宣言》,确立了历经几百年至今不能被人所撼动的西方核心价值体系,这个体系被表述为自由、平等、博爱、公平、正义等迷人的话语,这个体系的品牌口号或理论旗帜被说成是"人人生而平等"。在发达国家各个领域都形成了反映这个特定时代要求的价值信念,而且各个领域所有不同形式的价值观表达显然都贯穿着这种根本的价值导向,向往人人平等已成为现代文明社会内在的本质。要深入理解平等原则就必须回顾思想史上平等理论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洛克、卢梭和罗尔斯是近代以来至今公认的最著名的平等问题思想家。罗尔斯《正义论》的中心问题还是如何解决人类社会、当代世界中的不平等问题。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主要展开为他的两个正义原则:第一个原则是平等自由的原则,第二个原则是机会平等和差别原则的结合。他的第一个原则要求,每个人与所有人所拥有的最广泛平等的基本自由应该是平等的(平等自由原则)。第二个正义原则要求:(1)在与正义的储存原则一致的情况下,适合于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差别原则);(2)立足于机会公平平等的前提下使所有的社会职务和地位向所有人开放(机会的公正平等原则)。他将两个原则安排在一种"词典式"序列中,其中第一个原则优先于第二个原则,第二个原则中的机会平等原则又优先于差别原则。西方的民主、人权是建立在"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基础上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人人生而平等,所以人与人之间没有管辖权,因而人生而自由;但社会自身的发展需要组织,国家就是最大的组织,有组织就意味着有公共权力,这就需要人人出让部分主权,当然这需要主权者的同意,同意最文明的表示就是公民自由投票。民主、人权的逻辑就是如此,这种逻辑推演出来的结论能否站得住脚,主要在于其前提是否可靠。

  在西方国家,由于大多数人信仰基督教,所以在神面前"人人生而平等"不言自明。但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反对这种解释,认为人是从猿进化来的,因为我们中国人的大多数不信洋教只相信进化论,所以人种、民族、阶级优秀论很令中国人相信。如果"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站不住脚,那么民主的推论也就站不住脚。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除了立足于基督教神论的证立路径外,对于这个原则本身也深受自然法传统的影响,在神学理论被逐出世俗后康德基于对理性的信任提供了一种普遍主义的义务伦理学的论证。在国际人权文件中多次提到的"人的尊严"也为我们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在国际人权法里,"人的尊严"(Human

  Dignity)是个极为醒目的概念。这就说明在世界人权法中的具体人权名目的合法性基础来自"人的尊严"本身。尊严是指人拥有应有的权利,并且这些权利被其他人所尊重。只有整个社会是公平正义的,才能保证每一个社会成员不受歧视,并享有尊严。作为平等的内涵是这样解释的,即这种平等是特指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上的平等。这就是所谓的起点公平的确切表达。因为人有尊严,就应该在权利上人人平等,如果不平等,有统治与被统治,就意味着人的尊严的丧失,如是统治着,那就意味着只有霸道和傲慢,如是被统治者那就意味着只有被凌辱和被践踏。所以,人的尊严是"人人生而平等"原则的前提。

  (二)"文革"时巩固的社会主义制度,早已在全世界死亡,如要凭借力量硬性恢复毛式的社会主义模式,我国的经济将会不可持续。

  马克思的"社会主义"通常是指科学社会主义,从资本论第一卷里我们能够将科学社会主义经济模式的基本特征归纳如下:(1)以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为基础的所有制。(2)假定了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社会主义制度下,个人消费品实行按劳分配的原则,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

  (3)马克思在对未来社会主义经济的设想中,还提到在公有制的基础上,整个社会各个经济部门的发展要有计划按比例进行。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随着各国社会民主党内部左、中、右三派的不断分化和改组,最终形成了国际工人运动中两个矛盾对立的国际性指导中心----1919年3月建立的共产国际和1923年5月建立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国际,简称社会党国际。在二战后的半个多世纪里,西欧社会民主党几乎都有过执政或参政的经历,有的执政时间还很长,在各国国内的政治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有许多国家的社会民主党,在欧洲基本上也都执政过,都进行过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改造、加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施行福利政策,追求民主社会主义平等的理想,但结果是制度僵化、缺乏活力、企业普遍缺乏效率,所以社会民主义政党只好开辟新路,即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在90年代中期以后迎来了追求平等的第二次实践尝试,被称为"神奇回归"。这次回归,是社会民主党或工党进行理论反思,调整内部政策,放弃传统民主社会主义模式,寻求社会民主主义"现代化"的结果。

  东方社会主义的第一站是俄国。列宁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在20世纪初的俄国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到80年代社会主义各国最繁荣时,其领土面积占世界陆地面积的1/4以上,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1/3,工业总产值约占世界的2/5,国民收入约占世界的1/3。但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使东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遭受重创。社会主义在实践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从宏观的角度看是经常性的决策失误、重复建设和浪费严重;从微观的角度看是:(1)官僚主义严重泛滥;(2)严重腐败;

  (3)缺乏效率。由于如此,所以社会主义的经济模式在全球已经死亡,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回到"文革"把社会主义作为前进目标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现代西方国家的经济模式是混合经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是一种以私人和私人集团产权占有为基础的公、私混合型的经济。在现代西方发达的市场经济中,所有制一般包括四种形式:(1)个人所有制;(2)公司(股份公司)所有制;(3)国家所有制;(4)合作社(集体股东)所有制。现代西方国家的经济,存在着两大不同的类型。一种是所谓"莱茵模式"(西欧、北欧模式),另一种是盎格鲁*撒克逊模式(英美模式)。这两种现代模式都属于"混合经济"类型的现代经济模式。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三年来,引进市场机制,建立了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这实质上是一种国有企业为主导的混合经济。全世界都已走向混合经济模式我们有必要回归毛式社会主义吗?

  (三)"文革"强化的中共建政以来到现在一直实行的党的一元化领导是今天权贵资本主义横行、官场腐败、公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官民对立严重的根源。

  改革开放前后的中国都是实行一党制,不存在其他竞争性政党,所有重要岗位的人员任命、晋升以及解除都是由中共的各类机构决定的,中共和国家"水乳交融",在国家行政机关进行决策之前,中共的组织已经对所有重要的国家事务作出决定,公共行政大体上只是党务的副产品。在这个党统治下,禁止持不同政见者的活动,人民没有言论、新闻、出版、集会、结社和选举的自由。这样在这个党统治下,掌握公权力的人利用手中握有的权力通过各种方式发家致富,形成权贵集团,发展权贵资本主义,形成占据垄断优势的特权。

  现在我国的2900位拥有亿万资产以上的人中,96%以上是高干子女或高官的亲戚,有人统计省部级以上的高官平均每人拥有6-7亿的资产。

  现在我国的权贵资本、平民资本和外国资本这三部分就是当今的私营企业的状况,权贵资本由于有官方背景,在公权力被一党垄断的情况下,他们享有优先权,比如说,他们经营房地产,能够优先获得地势优价格低的土地供应。迄今为止,中共控制的国有经济仍然控制着国民经济的命脉,国有企业在石油、电信、铁道、金融等重要行业中继续处于垄断地位,这些企业的领导人基本上是高官的子女和亲属,国企实行法人代表制(即首长负责制),由于垄断国企自己可以制定价格可以优先贷款,可以任意挥霍资金,从而取得了特权地位;各级政府握有支配土地、资金等重要经济资源流向的巨大权力,他们可以优先将资金注入国有企业和权贵企业,破坏市场公平;各级政府的官员有着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他们通过直接审批投资项目、设置市场准入的行政许可、管制价格等手段对企业的微观经济活动进行频繁的干预,因此,使到我国市场经济缺乏公平竞争的环境和不可或缺的法治。

  很明显,在现在的情况下出现了两种可能的发展前途:或者是中共政府逐渐淡出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加强自己在市场失灵的领域进行诸如市场监管和提供公共产品等方面的职能,逐渐成长为在规则基础上运转的现代市场经济;或者不断强化对市场的控制和干预,不断扩大国有部门的垄断力量和权贵资本力量,使我国经济蜕变为中共及其政府控制经济社会发展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和权贵资本主义经济。

  

  二、只能继续向前实行民主和法治

  

  实行有计划的公有制经济,这是毛泽东坚持了二十年的经济发展路线,结果是缺乏效率和官僚主义泛滥,整个国家经济趋向崩溃,再要回归只是往死路上走。现在我国的经济国有垄断和权贵企业享有特权,致使缺失公平竞争的经济发展环境,已使市场无序,中小企业经营困难,搞乱了中国经济。现在是社会两极分化,贫富尖锐对立,官场腐败丛生,官民对立严重,公德沦丧。这种经济必须调整,必须建立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必须使到市场经济法制化。

  市场经济本来就应该是法治经济,我国正在逐渐实现工业化,从全世界来看工业化在经济上的模式是市场经济。现代市场经济要求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发达的要素市场、市场的国际化、有效的宏观调控、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和高度的法制化。当今世界,市场经济已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经济关系和经济形式,因此,市场经济关系必须法制化、,市场运行机制才能正常有序地进行。然而,仅靠市场本身的力量并不足以自行,需要其他方面的制度安排,否则,公权力的介入还会造成"丛林法则"支配市场,使整个经济变成了一个寻租场。所以市场交换需要透明的规则和公正执法来保障的。

  但是一党政治又无法供给"法治",因为法律必须是民选的立法机构通过的良法,法治强调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原则,法治强调任何人和组织都要守法。但是,在实行一党制政治的我国,法律主要反映的是中共的意志,其立法代表往往是通过假选举选出来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4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