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毛峰:华尔街模式害了日本

更新时间:2011-10-19 18:53:27
作者: 毛峰  

  

  反华尔街浪潮延烧到日本,激起日本反思;阻止美国华尔街金融巨鳄的金融霸权,严防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和失业率攀升,也是日本重大课题。

  美国反对华尔街贪婪腐败的抗议声浪延烧到日本,激起日本各大媒体反思:日本绝非「世外桃源」,不能「隔岸观火」,阻止美国华尔街金融巨鳄以「资产阶级独裁独享」的金融霸权对全球经济秩序破坏,严防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和失业率攀升,也是日本社会和经济复兴面临的重大课题。日本各大媒体的评论指出,美国年轻人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行动显示,三年前美国雷曼兄弟破产引发次贷危机的金融风暴至今遗害无穷。它不仅破坏了美国实体经济,造成社会失业率激增,贫富差距两极化,而且也严重拖累了日本经济复苏,令日本企业和国民也成为了受害者,痛苦不堪。

  受二零零八年美国金融危机打击,日本当年度负债超过一千万日圆而破产倒闭的企业激增至一万六千多家,其中更包括了四十五家上市企业,创下战后六十多年来的最高纪录。二零零九年日本对美国包括汽车在内的多种产品出口额急剧下滑,同比锐减了百分之三十八点五,对美出口首次从战后稳居日本第一大国跌入对中国出口之后。受此影响,日本国内失业率在二零零九年曾达到百分之五点六的单月最高纪录,二零一零年的平均失业率达到了百分之五点一,其中二十五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更高达百分之八。这虽然比美国年轻人失业率的百分之十八要低,但对日本这个高就业率国家来说,已经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日本经济始终以出口为主导,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重创了日本对外出口,带来制造业萎缩,日圆大幅升值,企业经营业绩恶化,裁员增加。去年日本全国就业总人数为五千一百一十一万人,完全失业人数达到了三百三十四万人。在完全失业者中,失业时间长达一年以上的长期失业者有一百二十一万人,较前年又增加了二十六万人。在就业总人数中,正式员工数也较前年减少了二十五万人,临时工或合同工等非正式员工已占就业总人数的百分之三十四。日本失业人数的增加,打破终身雇用制后临时工、合同工的逐年增多,不断扩大了日本社会的贫富差距,令长期流行于东瀛列岛的「一亿总中产」的社会公平分配结构分崩离析,是使经济成长徘徊不定,止步不前。

  

  日本「筑堤自保」

  

  以美国两房次贷危机为源头的美国金融危机其实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如出一辙,只是华尔街银行巨头及金融大鳄的贪婪以及借新金融衍生产品撬动的「社会危害」,要比日本泡沫经济更甚并危及全球。具有历史惨痛教训的日本对此早有所察觉并「筑堤自保」。早在二零零三年底,日本政府采取强硬政策,通过银行业合并、强制性限期处理坏帐以及提高银行自有准备金率等措施,全面改善银行业的体质,对少数经营不善的银行采取政府注资或接管等举措,提高日本银行业抗击金融风险的能力。在金融全球化中,日本还专门增设了金融厅,加强对投资基金、外汇交易等衍生型金融产品以及证券化食物链的金融监管。

  二零零六年,日本还以法律手段高调逮捕并追究「一夜暴富」的日本新贵崛江贵文。这个当时年仅三十三岁的日本「活力门(Livedoor)」的总裁以创建新型金融公司在短短几年内从一无所有到身价数千亿,一时成为日本新金融时代的青年翘楚。崛江贵文被控违反「证券交易法」,虚假填写有价证券报告书等罪名被判刑二年六个月。此外,日本还以涉嫌股票内部交易,逮捕了当时风光无限的「村山基金」负责人村上世彰,令这位能够快速「钱生钱」的「股神」受到严惩,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追缴非法所得十一亿四千九百万日圆并处罚款三百万。这些实际上也是日本「敲山震虎」之举。此外,日本金融厅还对保证金外汇交易等新金融行业加大监管,先后出台了客户保证金百分之百分离保管以及交易放大量从一百倍缩小到目前的二十五倍,防止不法金融业者「圈钱蒸发」,限制衍生性金融产品中可能让投资者陷入的风险,稳定日本金融市场。

  尽管如此,在经济一体化、金融全球化的时代里,日本虽然躲过了美国金融危机对日本银行金融业带来的直接危险,但却躲不过出口锐减、东京股市大幅下挫缩水、日圆持续高升等经济「恶果」。这也导致了曾经初现曙光的日本经济复苏再度夭折,出现企业经营恶化、失业率居高不下及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等「后遗症」,事实上令越来越多的日本国民及年轻人陷入了与美国华尔街抗议民众「同病相怜」的痛苦之中。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3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