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铁志:占领华尔街 一场非传统的社会运动

更新时间:2011-10-13 21:48:04
作者: 张铁志  

    

  历史会记载着,二○一一年是不满之年,是这个世代/时代的一九六八年。

  纽约华尔街旁公园的青年们是这场抗议的迟到者。之前,埃及、突尼西亚、马德里、智利、伦敦青年们都已用不同方式表达对体制愤怒与无奈。怒吼对象既是全球金融危机所暴露出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表现在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和严重青年失业,也是无力解决问题的政治体制|阿拉伯青年们是要揭露独裁者的谎言与腐败,伦敦与美国的青年们则是要挑战无能响应人民要求的现行民主体制。

  这些反抗行动展现出愤怒的不同面相:埃及与突尼西亚是推翻政权的革命,伦敦青年们是无秩序的骚乱,占领华尔街则是一场社会运动,虽然是一场非传统的社会运动。

  占领华尔街行动面临主流媒体、传统左派的批评,是缺乏具体目标与诉求。然这模糊与暧昧性正是抗议青年一开始所要的。最早发起这个运动的杂志Adbuster就说,「在运动成气候前,提出具体目标是没意义的。所以,开始的目标就是占领本身|占领意味着直接民主,而直接民主有可能产生特定目标,也可能不。那些主流媒体不停地问什么是目标,他们错了。」意思是,抗议青年们意欲透过「占领」本身形成对体制反思的运动,在占领过程中,以直接民主的方式去讨论问题、目标与策略。而这个过程就是一种民主实践。

  然而,这群青年安那其并非没有目标,他们要传递的讯息其实非常清楚:是美国资本主义和民主的失灵,一如主要口号:「我们是社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大众,而我们无法继续容忍金字塔顶端百分之一富人的贪婪与腐败。」

  诺贝尔奖经济学得主Joseph Stliglitz在占领华尔街的现场就说:「金融市场本该配置资本并管理风险,但现在他们却错置资本,引发风险,这是一个将利润私有化,将利润私有化的体系。这是种扭曲变形的经济,我们如果继续与这种体系共存,就不会有经济增长,也无法创造公平正义的社会。」再者,美国的贫富不均日益严重。最富有的百分之一握有全国百分之四十的财富;相对的,中产阶级在过去二十五年的收入却缩水了。

  扭曲的经济体系与不公平的社会分配的另一面,是美国民主早已沦为金权民主,金钱力量深深操纵政治过程与政策制定,这个民主体制无法响应百分之九十九人民的真正需求。

  所以,占领华尔街的青年有不满的方向与目标,只是缺乏改革的具体政策。但这是无可避免的,因他们不满的是民主体制和资本主义的根本问题。一如一九六八年法国街头的反叛青年,或一九九九年西雅图街头的反全球化青年,对整个体制不满,并且未必有具体的改革方案;但追求的是去「想象另一种可能」,并且要透过广场进行直接民主的讨论,去落实这种想象力,去慢慢形成新的共识。

  普林斯顿大学知名教授Cornel West就说,这场运动的意义不是去谈一堆政策建议,而是一场「民主觉醒」。或者如一个参与者所说:他们的要求是大家去思考体制的根本问题,而不只是讲出症状;他们需要的不是一场给出答案的运动,而是提出正确的问题。当然,一场缺乏具体目标的抗议运动最终可能只是一场浪漫的激情,要改变世界的社会运动需要的是一场持久战,需要草根组织与不停的战斗,而不只是令人热血沸腾的「广场」。不过事实上这场占领华尔街运动目前已有许多工会和亲民主党的自由派组织加入,他们可能形成更广大的改革联盟:抗议青年们点燃愤怒之火,接下来该各个组织性团体接棒去推动改革方案。

  一九六八年的全球青年反抗运动中,戒严的黑暗时代中的台湾缺席了。二○一一年的台湾呢?不也是面临和其他国家一样问题:日益严重的贫富不均、青年贫穷化、严重偏向富人的税制、财团的无尽贪婪(他们不断地炒地皮、开发东海岸…)、以及一个无法真正面对人民需求的空洞民主。

  台湾的不满青年们已开始谋画他们的占领行动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14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