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中英:对“美国之秋”的评论和感想

更新时间:2011-10-13 21:44:53
作者: 庞中英 (进入专栏)  

  

  阿拉伯世界从春到秋,“革命”此起彼伏,不知何时是终点,因为问题和危机才刚刚展开。一直为“阿拉伯之春”而头痛不已的美国,却没有想到自家“城门”也“失火”了。

  考虑到美国在当代世界体系中远比阿拉伯世界更加重要的性质,当下在纽约、华盛顿和其它美国中心城市发生的如火如荼的社会抗议活动(已有媒体将之命名为“美国之秋”),其未来意义可能超过“阿拉伯之春”。

  

  奥巴马政府对“美国之秋”言不由衷

  

  奥巴马政府对发生在其执政下的示威抗议的反应和评价,其实不简单。在大选年,奥巴马似乎尽量站在失业者和学生示威者一边,“批评”华尔街。但奥巴马此种立场,是言不由衷的。因为,示威者的对象,不仅包括华尔街,也包括滥用纳税人的公共资金“解救”(bailout)华尔街的奥巴马政府。

  示威是在奥巴马执政下展开的,是对奥巴马政府上台以来未能有效缓解民众困苦的失望、甚至绝望之表达。这如同是对奥巴马政府的一场不完全的全民公决。示威者给奥政府的连任计划投下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明了此点,奥巴马本人及其竞选队才不得不似乎站在示威者一边说话。

  那么在这场抗争中谁会是赢家?实际上,超越意识形态之争,客观、基本事实是,过去四十年的全球化资本才是最大而主要的赢家。

  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长期对立的、挺资本主义的和反资本主义的、从劳工与社会角度思考和从资本及其秩序的角度思考的,对“美国之秋”的反应和评价很是两极分化。这一点也不奇怪,没有超出人们的想象。

  

  新自由主义席卷全球的后果

  

  从1971年美国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以来,“新自由主义”就开始席卷全球。这一新自由主义运动在开始后不久就冲开了苏联和中国,以及印度等国家的藩篱和壁垒,导致中国等国家的巨变:中国的“改革开放”、苏联解体、俄罗斯加入资本主义体系、印度的快速发展。

  但是,四十年来,这场新自由主义性质的全球化,却逐渐走到了自身的反面。如同当前美国示威者说的那样,“我们都是那99%”(Wearethe99%!),全球化的成果的分配绝对而高度地有利于资本,而且还不是偏向生产资本,却是投机、金融资本。这次全球化中的富裕者不仅是更加富裕,而且还站在了人类财富历史上的最高峰;而穷人则未必一定如“穷者愈加穷苦”说的那样,但从经济增长中分到的“蛋糕”份额有限。这种大多数人都有“绝对获益”,但“相对获益”却少得可怜的情况,必然导致普遍的社会不满、抵制,酝酿着危机与冲突。

  目前的“美国之秋”,不能仅仅看成是年轻人、失业者、职业社会运动者、无政府主义者、老牌反资本主义者的恶作剧。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占领华尔街”会具有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美国之外的许多西方国家。接下来,“占领华尔街”很可能成为“另一种全球化”社会运动。各位观察分析家对此不应低估。

  客观、基本地看,过去四十年的全球化,最大的得益者并非哪个民族国家。所谓“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或者“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都是不对的;所谓“中国崛起”或者“印度崛起”的国家为单位的分析,也是不可靠的论断。

  那么,最大的受益者是谁?“阿拉伯之春”和“美国之秋”明确地告诉我们,最大的受益者是资本,是投机资本,以及和资本结盟的权力。结果,我们看到了全球范围内财富和权力的高度集中在少数人、少数集团的手里的事实。这才是全球最大的失衡和全球危机层出不穷的根源所在。

  

  新兴经济体复制美国两极分化模式

  

  1880年,欧洲列强在德国柏林开会,主题是瓜分非洲,当然也涉及中国,只是在如何瓜分中国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后来,在1900年八国联军集体入侵中国。但就在这种欧洲列强与新崛起的日本瓜分中国的狂潮中,美国“主持”的一点公道,避免了中国被进一步瓜分的命运。美国提出的中国“门户开放”成为美国与欧洲列强解决在“中国问题”上的冲突的公约数。

  西方和日本瓜分中国,导致了中国前所未有的民族大危机。为了救亡,100年前,中国爆发辛亥革命。辛亥革命不仅要革中国皇帝的命,而且要革欧洲和日本列强的命。在这个情况下,欧洲列强极不愿意承认辛亥革命带来的中国新政权。但是,美国与欧日不同,为首先承认了1912年诞生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的国际正义力量。

  在历史的意义上,至少从客观效果看,中国人民应该看到不同于欧洲的美国在中国走向民族独立、自决、民主上的积极作用。

  但是,从20世纪后期起的中国改革开放,主要开放的对象是美国,主要学习的对象也是美国。这就使得中国的改革开放与美国模式从一开始就息息相关、难解难分。

  美国模式如今遇到很大的结构问题,但其最大的问题不是别的,正是巨大的贫富分化,是少数者掌握多数财富和权力。

  这样的美国模式,在中国也一样能清楚地看到。中国出现了世界经济中最为严重的贫富分化,也是少数人控制多数的财富,没有实现邓小平等伟大的改革先驱者承诺的“共同富裕”。

  超出中国,再看看其它的“新兴经济”,如俄罗斯、印度、巴西、墨西哥、南非、印度尼西亚等,无一不是此种财富与权力高度集中在少数者的情况。

  尽管如此,未来的出路不是均贫富,而是通过更多的民主,让财富和权力的分布更均等。

  

  “美国之秋”开出的民主药方

  

  回过头来看“美国之秋”。“美国之秋”的参加者除了痛恨金融势力的贪婪和暴利,其实,其诉求的核心要求不高:无非是一份体面的、在未来可能变成“中产”的就业岗位,而不是失业,破碎的“美国梦”。

  资本已经掌握了绝大多数财富,重复1922年成立苏联和1949年成立新中国做法,“疾风暴雨”,完全剥夺资本的财富,并不是解决今天财富高度集中的有效方法。因为,许多人的“美国梦”或者“中国梦”恰恰是要变成新的资本家,而不是永久的受雇苦力。

  苏联和中国的实践证明,对高度集中的、不合理的财富的疾风暴雨的暴力剥夺,并不能一下子带来公平、民主的社会。所以,未来要解决资本高度聚敛财富的现实,也要有新的方式。

  这个方式不是别的,而是民主。

  老牌的资本主义的欧洲,在经历了诸多的磨难,如世界大战和失去殖民地,在过去60多年,建立和运作了民主制度,包括民主制度下的福利制度,所以,财富的分配相对比较公平。但是,过去20年,欧洲旧病复发,在自身加强市场竞争力的利益驱动和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财富的分配越来越不公平,导致了越来越多的“民主赤字”。这些“民主赤字”是欧洲今日动荡的根源。

  反观美国,美国有着过多的自由,却缺乏民主。美国民主的进化一直比较缓慢,直到今天到处传播“民主”的美国也不过是一个枯燥的两党竞选。泛滥的自由,包括持有枪支,对普通人民来说,并无多少好处。但是,自由却使强者和资本统治了一切。

  从2000年出现了的美国总统选举难产到今天与“阿拉伯之春”异曲同工的“美国之秋”,清楚地暴露了美国民主根本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而是存在着远比欧洲的“民主赤字”更大的“民主赤字”。甚至,在政治发展上,如果我们说欧洲是先进的民主的话,自由过度的、自由成为主导意识形态的美国,正是一个落后的民主。

   “美国之秋”的示威者为美国开出的解决贫富分化的药方很简单:新的民主。如果正在开始的美国新的大选,不能在民主方面有进步,仍然是财富和权力勾结的再次表演,那么,美国的“99%”将继续是“99%”。

  

  作者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全球治理研究中心负责人 来源: 联合早报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1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