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鲍盛刚:为何占领华尔街?

——当今世界矛盾与动荡的根源

更新时间:2011-10-09 19:36:39
作者: 鲍盛刚  

  

  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与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平等正成为目前国际社会的主要矛盾和动荡的根源,目前这一动荡已经蔓延到美国,“占领华尔街”首先反映了美国民众对政府经济复苏政策的失望和不满,其次反映了民众对公司和资本贪婪本性的抗议和厌恶,最后反映了民众对美国民主制度的困惑。

  

  冷战后全球化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快速增长,但其增长动力不是建立在创新和生产效率提高的基础上,而是对廉价劳动力的追逐,公司的逻辑是追求成本的最小化和利润的最大化,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各国货币工资收入上的差异已成为重要的比较优势,哪里单位劳动力成本低,企业家就会到哪里投资,现代大规模生产过程能够以相等的效率在世界各地实现,那么资本投资将永远寻求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国家,因为那样才能达到成本最小化和利润的最大化。为了追逐利润,美国和西方跨国公司推动了全球资本与技术从高工资发达国家向低工资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和外包,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足的廉价劳动力,而美国和西方因为发展,趋于饱和,投资回报空间越来越稀薄。首先,随着资本和技术从美国和西方向地球另一半的转移,全球经济中心从大西洋转向太平洋地区,其中特别是中国,1978年以来中国获得了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世界投资中心,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和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和外汇储备国,以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次,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资本转移导致全球经济两极化格局的出现,跨国公司将发展中国家作为全球廉价生产基地,然后将产品运回母国,因此美国和西方国家变成了消费终端市场和农产品以及原料出口国,而发展中国家其中主要是中国被成为世界工厂和成为世界制造业生产和加工基地,由此推动了它们出口和外汇储备的增长,而与此相对,西方发达国家成为消费型国家,发展势头减弱,工作机会减少,中产阶级每况愈下,消费依赖于进口,而进口的增加导致贸易逆差的加剧,债务和财政赤字的上升,它们从原来的债权国成为了债务国。其三,全球经济两极化格局最终导致目前美欧债务危机的爆发,并使全球化时代的经济发展模式趋于结束并陷入困境,一方面美欧债务危机意味美欧已经无钱继续购买,消费和债务依赖型经济模式已经趋于绝境,另一方面由于全球消费的萎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生产出口型经济增长模式也将趋于困境。

  

  全球化不仅改变了国家之间财富的分布,同时也改变了国家内部的财富分布,导致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加剧,以及社会矛盾的激化和民族极端主义的产生。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也是全球化最大的得益者,它们找到了廉价生产基地,降低了运营成本,如目前中国已成为跨国公司在全球最廉价的生产和加工基地,同时也是最大的潜在市场,成为它们全球利润的主要来源,所以在目前全球经济低迷,美国和西方国家陷入债务危机的情况下,跨国公司却一枝独秀,利润不降反升,根据统计2001年到2006年5年中,美国GDP中企业利润部分从7%上升到12%。美国苹果公司与负债累累的美国政府相比,不仅没有负债,而且账面上有463亿美元,富可敌国,事实上许多跨国公司已经成为国中之国,它们利用手中的财富影响和绑架政府,左右政府的决策,进而加速财富向自己的集中。与此相比,在发达工业国家,由于就业机会从富国转向穷国,中产阶级每况愈下,他们失去了工作,只能靠政府救济维持生存,他们把怨愤转向移民和发展中国家,认为是他们把工作机会抢走了。不可否认,全球化导致的全球资本和技术由高工资国家向低工资国家的转移,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好东西和希望,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增长,如中国由此获得了经济发展的第一推动力,并得以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就利益分配来讲,跨国公司是最大的赢家,其次才是当地政府和利益集团,至于百姓,他们只是出卖廉价劳动力,当然我们可能会讲这总比没有工作要好,对此正如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罗格曼讲的:“这些进步的真正源头是那些铁石心肠的跨国公司和贪得无厌的企业家。虽然他们只关心如何利用廉价劳工带来的获利良机,但他们的行动无意间带来了改善大众生活的直接后果。”

  

  谁掌控资源,谁将决定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以及财富的分配。冷战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掌控资本和技术,一方面它们为了追逐利润,推动了经济全球化和世界整体经济的增长,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但是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又导致了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与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平等,财富正以几何级数集中于少数跨国公司,它们控制了全球三分之一的生产,70%的对外投资,三分之二的世界贸易,70%以上的专利和其它技术转让,在美国1%最富有的人掌控了社会财富的40%,市场的自由竞争并没有导致共同的富裕,而是资本的垄断和政府与公司的同盟,由此正在把世界推向一个动荡和危机的时代,推向一个当公司统治世界的时代,公司已然成为世界和国家的幕后主导者和统治者。

  

  作者简介:鲍盛刚 sheng gang bao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

  

  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

  

  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

  

  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

  

  兴趣:全球化与国际关系民主化

  

  通讯地址:杭州延安路511号元通大厦631室, 310006.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8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