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酋午:“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给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1-10-07 14:01:26
作者: 郑酋午  

  

  “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10月5日晚再次游行至美国纽约下曼哈顿区,开入华尔街,举行大规模抗议行动。凤凰网(2011年10月07日 02:07)以《“占领华尔街”抗议者称将占领150座美国城市》为题报道了相关情况。由于新获一些工会支持,这场游行活动人数越来越多,达上万人。参加者主要是教师工会和运输工会的成员。

  

  从报道的相关情况来看,“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的呼声和诉求主要有:(一)批评政府政府救助少数金融机构而使多数人陷入困境。“占领华尔街”活动始于9月中旬,示威者在号称全球经济心脏的华尔街附近扎营,“占领华尔街”活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等华尔街金融机构外举标语、喊口号,指责政府救助少数金融机构而使多数人陷入困境。运输工人工会一名代表在临时讲台上向游行群众说:“美国出了问题。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这不正常。”(二)要和1%的所谓精英阶层对话,因为他们破坏经济,“贪婪”无止境,剥削别人。纽约大学教授安德鲁·罗斯呼吁:“加入我们的队伍,抗议警察在布鲁克林大桥上逮捕700名游行抗议者,而破坏经济的银行巨头却充分享受自由。”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等华尔街金融机构外举标语、喊口号,抗议华尔街“贪婪”无止境。包括工会、社会团体、大学生和失业者在内的游行者自称代表99%的社会民众,受到控制着美国财富40%的最富有的1%的人剥削。他们称要和1%的所谓精英阶层对话。“我认为这里的每个人都感到遭剥削。他们努力维持生计,努力偿还贷款,”29岁的舞蹈演员林赛·佩尔松奈特说。”(三)主张“拯救我们的国家”“平等和变革”。游行队伍气氛热烈,填满华尔街狭窄的街道,高呼“我们是99%”。一些人击鼓振势,一些人打出标语“拯救我们的国家”,一些人呼吁“平等和变革”。

  

  从示威者的呼声和诉求来看,很明显,这跟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以来,美国的经济没有太大的好转有关。我个人认为,示威者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他们采取和平示威的方式表达呼声和诉求是正确的。美国的议员和领导人应该倾听示威者的呼声,设法解决相关问题。

  

  金融危机确实是华尔街相关金融机构的“贪婪”无止境引发的,但要不要拨巨资来救助少数金融机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和其他多数经济学家一样,认为应该救市,否则,后果更严重。美国的救助也是有条件的即是情况好转政府是要撤资的,政府没有损失,但问题是政府把很多的钱投入救助了,就自然要少一些钱救助失业者而使多数人陷入困境。这是一个两难境地,政府应该反复向美国民众解释原由,以求得美国民众的理解。当然,从长远来看,要避免再次出现金融危机就需要政府加强对金融的监管。

  

  我国也救市,钱怎么用由中共领导人说了算,民众也无法管。中共领导人怎么用钱呢?四万亿人民币中的两万亿中央用在大西北的“铁公机”(即铁路、公路和机场)上,从现在看来是个大浪费,因为大西北的经济落后还不需要那么超前地大规模地搞基础设施建设,一万多亿用在“高铁”上;西北和“高铁”的这些基础设施的大工程又被太子党及其他权贵亲属所承包,他们发了大财,还有一部分资金注入权贵掌控的国有垄断公司,利益被权贵和权贵的亲属所享用了。这些钱,政府又无法收回,政府是有损失的。地方政府投入七个亿人民币救市搞各种工程,工程也被地方权贵和与官方有背景关系的人承包,从中发了财。国有银行也救市从银行里贷出14万亿人民币注入国有企业和官方有背景的大资本家企业中,这些钱或者收不回,或者几十年后才能慢慢收回。这样花钱,民众得到的救济更少,我们的民众只要政府有救济不论多少都从心理感激政府,美国的民众失业有救济,贫困有补助,可对政府还是不买账,观念不同。我们还处于“类人猿”的阶段,美国人已进化到“人”,他们要人权,我们大部分人还不懂什么叫人权。

  

  控制着美国财富40%的最富有的1%的人确实在剥削着一部分美国民众。美国是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市场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是两级分化,在美国有私人企业,有股份公司,也有国有企业,在所有制上是以私人经济为主的混合成分。在任何企业中,经济发展的贡献都是由资产所有者、管理者(包括技术人员)和职工等三部分人共同创造的,除去折旧金、经营费用和工资外,还有一个利润。这个利润如何分割对公平正义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很明显,利润分割应该是三块,一块由国家通过税收拿去,一块由资产所有者拥有,一块由管理者、技术人员和职工获得,并且三块分割应有一定的比率,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理想的比率是1:1:1。在美国有民主和法治,有独立工会,这些利润一般是通过国会立法的方式来分配的,又有独立工会监督,应该是比较公平的了,但还是出问题,有一部分美国民众还是不满。不过,从利润获取的情况上看,也确实有问题,要不贫富不会相差那么大。希望美国的议员们好好研究一下这样一个问题,以便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这个问题在我国基本上是强者独占,我国是实行中共一党专政制度的国家,企业利润中的一块中共通过其掌控的公权拿取了,而且拿的比率实际上也是自己决定,另一块是资产所有者拿去了,在私人企业是资本家拿去,在国有公司是政府拿去,在股份公司是股东拿去,管理者中只有国有公司的中共官员及权贵拿得到,其他的人与技术员、职工一样无法分享。也就是说企业利润主要只分成两块,主要由中共和资产所有者拿去了。这是极其不合理的,但这不合理能够长期存在主要是因为中共掌握了政治权力,资产所有者掌握经济强权,由于不准许职工组织独立工会(只有中共的工会和资本家的工会),职工、管理者和技术人员无法制横强权,所以只能处于这种弱势。中国的职工、技术员和管理者,要想分得这种属于自己的 利润,就必须首先促进我国民主化,争取独立组织工会的基本人权。这只是低的要求,美国“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的诉求是高的要求了。

  

  美国“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通过“平等”原则实现的变革来拯救国家。“平等”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核心价值追求。社会民主主义是一个重要理论流派和社会运动,它与社会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反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它与资本主义思想理论有一定的区别,但又与其在许多方面有相同之处。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强调透过立法过程来改善资本主义体制,使其更平等和人性化。社会民主主义强调平等对于自由的意义,认为以平等为基础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建立在不平等之上的自由只能导致特权,扶助弱者,赋予他们更充分的发展机会就是为平等的自由创造条件。国家应为这种发展提供社会条件,创造机会。他们提出国家干涉调节利益矛盾,减少贫富差距。主张制定新的国家税收政策和国有化计划,建立混合经济,通过社会改良大力发展社会福利,改善工人阶级生活条件。

  

  世界有许多国家社会民主主义者组织了政党,在欧洲基本上也都执政过,都进行过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改造、加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施行福利政策,追求社会民主主义平等的理想,但结果是制度僵化、缺乏活力、企业普遍缺乏效率,所以社会民主义政党只好开辟新路,即第三条道路。在政治上坚持民主制度,在经济上不再追求社会主义理想,实行公私混合经济和有宏观调控的市场经济。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70年代中期,是社会民主主义追求平等的第一次实践尝试。在90年代中期以后迎来了追求平等的第二次实践尝试,被称为“神奇回归”。这次回归,是社会民主主义进行理论反思,调整内部政策,放弃传统民主社会主义模式,尤其是放弃旧平等主义,倡导新平等主义,寻求社会民主主义“现代化”的结果。社会民主主义的“现代化者”用“第三条道路”来标明他们的政治方向。美国的民主党坚持的就是这种社会民主主义“现代化”,看来游行的人大多数是支持奥巴马的政策的。

  在我们的国家,中共通过公权力制造越来越多的不平等。权贵可以发大财而且是不义之财,通过银行贷款、通过变卖国有资产、通过工程承包等等方式让其子女、亲属、亲戚获得别人无法获得的发财机会,这是平等吗?通过垄断国有企业招聘和政府公务员招聘方式以权谋私或者收受贿赂或者舞弊招聘其子女、亲属和亲戚使他们在招聘中获得别人无法获得的发展的机会,这是平等吗?我们的民众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样越发展其结果是他们及其子女向上的机会的越丧失,要不他们没有像美国人一样发出强烈的呼声。

  “占领华尔街”的示威者10月5日晚再次举行的大规模抗议行动,对于美国的上层富人应该有警醒作用,你们在优哉优哉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同伴的利益不能太过于贪婪,对于美国的领导人、美国的议员也应该有警醒作用,你们在治理国家的时候要平衡各阶层的利益要公平公正。那么对于我国的权贵和富人对于我国的官僚难道就没有警醒作用吗?如果中国的民众觉醒了,他们要人权、要平等和要自由,你们这样贪婪和无耻恐怕不能够安宁。这是“占领华尔街”示威者给众人的启示

  

  

   2011-10-7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78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