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文林:一场没有真正赢家的战争

更新时间:2011-08-28 15:29:01
作者: 田文林  

  

  随着8月23日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攻入象征卡扎菲政权的阿齐齐亚兵营,统治利比亚42年的“卡扎菲时代”基本告一段落。这场突如其来、持续时间达5个多月的战事跌宕起伏,数次出现戏剧性场面,以致令众多学者屡屡大跌眼镜,以致对战争结果再不敢妄下断言。但利比亚战争最终结果表明,奇迹只是个传说。一贯善于制造惊奇的卡扎菲这次也未能再现神奇。在苦苦鏖战近半年后,仍落了个国破家亡的悲惨结局。

  毫无疑问,卡扎菲是此轮利比亚战争的最大输家。其最终命运类似当年的萨达姆,以及最近的穆巴拉克,共性特征都是“善始”却未能“善终”。这些领导人当年上台执政时,意气奋发,励精图治,曾赢得民众广泛支持,因而在相当长时期内代表着历史进步力量。如果这些领导人懂得急流勇退,在转换为历史阻碍力量之前及时退出政治舞台,或许将名标青史,流芳百世。但即使打着阿拉伯社会主义旗号,以中东政治进步势力自居的卡扎菲之流,最终也未能抵御权力诱惑,走上了终身执政、家族统治,乃至子承父业的反潮流道路。据报道,卡扎菲八子一女,分别涉足石油、燃气、酒店、媒体、流通、通信、基础设施等产业,基本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据估计,每年有数百亿美元流入他们的私人腰包。这种状况显然是导致部分民众奋起反抗的重要原因。

  而从国际范围看,卡扎菲政权遭受西方国家“群殴”,却无人肯出手相助,很大程度上源于其对国际自身处境缺乏清醒认识,以及应对上的前后失据。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使维系了半个世纪的冷战格局,日趋转向西方主导的“后冷战时代”。卡扎菲的国际平衡感比萨达姆也好不到哪里。其前期推行激进主义外交,四处点火,几乎得罪了可以得罪的力量:企图颠覆君主制,得罪了沙特为代表的阿拉伯温和国家;奉行国家恐怖主义,成为英美等西方大国的死对头。甚至连中国和俄罗斯也被其彻底得罪。虽然卡扎菲后来投靠西方,主动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由于其天性反复无常,经常在给予西方巨大经济利益好处同时,又无谓地得罪西方,因而使西方始终无法将其视为“自己人”,并最终在此轮“中东波”中率先成为被打击对象。卡扎菲国破家亡的惨痛命运,值得所有后来人警醒。不过,在这场战争中,卡扎菲虽处境险恶,内外交困,仍鏖战到底,不愧为中东枭雄。

  其次,利比亚民众同样是这场无妄战争的受害者和输家。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场持续近半年的内战,使该国伤亡人数超过2万人,70多万人沦为难民,大量基础设施遭受战火破坏,民众生活艰难,昔日令人羡慕的“非洲首富”,短时期内沦为人间地狱。从长远看,利比亚民众面临的苦难才刚刚开始。利比亚某种程度上是个部族国家,而不是现代民族国家。该国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几百个,中等规模的部落有20多个,其中较大的有三四个,该国社会结构如同一个口袋里的马铃薯,看似浑然一体,实则每个部落都各自为政。即使是号称中东强人的卡扎菲,也未能将一盘散沙的部族整合为一个国族,自己也落入部族政治窠臼,卡扎菲精锐武装乃至贴身卫队,均来自自己所属的卡达法部落,石油利益也主要向本部族倾斜,位于东部、人口最多的瓦法拉部落,则长期被冷落。由此导致该国部族间矛盾日趋激化。这次位于班加西的东部部落率先扯旗造反,很大原因就是国家政治权力和经济权益,在部族间分配不平衡而导致的“部族间战争”,而并非外人想象的争取自由民主。当年是代表西部部族的卡扎菲政权,取代代表东部利益的伊德里斯王朝,这次则是代表东部部落的“全国过渡委员会”重新夺取政权。从根本上说,这不过是一些部族代替另一些部族进行统治,这种“翻烙饼”式的政治更替,对经历了巨大苦难的普通民众来说,实在是意义不大。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利比亚反对派是打着“反卡扎菲”旗号发难,而且其最终获取权力主要靠西方鼎力支持,加上该派势力内部有不少伊德里斯旧王朝支持者,因此,“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很可能推行与卡扎菲政策侧重照顾中下层利益、实现社会公平的政策截然不同的内外政策。简单说,就是对内推行新自由主义,对外奉行亲西方外交。而这类政策只会使少数人受益,多数普通民众利益受损,同时使利比亚丧失国家尊严,沦为西方大国附庸和跟班。当年伊德里斯王朝被推翻,以及当前埃及、突尼斯等阿拉伯国家的政局动荡,都已表明这种政策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因此,如果说当前战争已经使利比亚民众饱受了战火之苦的话,那么长远看,利比亚当前的改朝换代,很可能使普通民众“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苦日子还在后头。

  第三,作为发动这场战争的幕后操纵者,英法等西方国家也未必能捞取多少实际好处。很显然,这场利比亚战事之所以迅速升级并持续蔓延,很大程度是英法等国武力干预催化所致。当初英法等国急于挑头发动这场战争,其主要目的是想在美国在中东影响力衰退的大背景,借助“中东波”趁火打劫,填补权力空白,重新染指北非,实现其地缘、能源和意识形态利益。但这场战争持续这么长时间,远远出乎英法等国意料。高科技战争几乎等同于烧钱。据报道,“阵风”战斗机飞行一小时花费3万多欧元,“幻影”战斗机飞行一小时花费1万多欧元,一枚战斧式导弹一百多万美元,英法美一周消耗1亿美元。战事拖得时间越长,对西方越不利。欧洲本来指望借助利比亚战争的速胜,提振士气,对外转嫁危机,但卡扎菲政权久攻不下,使本就未摆脱金融危机的西方诸国经济状况更加雪上加霜。而卡扎菲政权在内有反叛,外无强援的孤立处境下,顶住北约空袭长达5个多月的空袭,充分暴露出欧洲国家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本质。

  未来,利比亚即使实现改朝换代,这些战争的始作俑者也未必能捞取太多好处,正如当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未能按预期瓜分伊拉克石油蛋糕一样。原因很简单,现在毕竟不再是“谁打下来就归谁”的殖民时代,不可能随意进行强制贸易和直接控制。这种时代特性,决定了英法等国难以赤裸裸地进行直接掠夺,其未来很可能面临为人作嫁的尴尬命运。据报道,北约内部普遍用“灾难性成功”形容利比亚战争的“胜利”。对一心计算成本收益的欧洲诸国来说,太晚来临的胜利已经味同鸡肋,实际意义不大。因此仔细盘点,英法等国更像是输家,而不像这场战争的真正胜利者。

  如果说这场战争有什么教益,那就是战争教育了各国人民,使人们深切地感知到,和平与发展两个任务一个也没有实现,霸权主义是阻碍世界和平的最大障碍。在这个“靠墙墙倒,靠人人倒”的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唯有自助,加强国防军备,才可能真正保障本国安全。

  

  (本文发表于“中国评论网”2011年8月26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6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