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礼庭:读《中国的经济制度》和张五常先生商榷

更新时间:2011-08-17 20:42:31
作者: 丁礼庭  

  

  

  令人欣慰的是,近期以来,从中央到各级地方政府都在向这方面努力。比如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就把七百多项区政府收费项目直接砍掉了三分之二,只剩二百多项。而且各地政府都在效仿。上海市政府不但一年内禁止购置新车,并承诺削减政府开支10%。而且也砍掉了148项收费项目。这不但表明十七大指明的政治体制改革方向,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显示了对权力的各种制约措施和政策正方兴未艾。

  

  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之所以漠视民众的权利和利益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出于自己名利地位而容忍权力群体的腐败和既得利益,这可以从张五常先生说的:中国的腐败程度比东南亚各国要好些,“我也不同意中国今天的贪污无所不在的观点。仍然普及,但比起八十年代与九十年代初期,贪污下降了不少。”无论是从已经揭露的腐败来统计,还是从民心、民意和民愤的角度来分析,大多数人认为中国的腐败是屡禁不止、越演越烈。如果说在最近几年的严打中有所收敛的话,也远远没有到“比起八十年代与九十年代初期,贪污下降了不少。”的地步。主流经济学家要容忍腐败和既得利益的必然结果,就是他们只能容忍大多数劳动者的贫困。他们对中国的中小民营企业不可能承担得起提高劳动力收入的成本的客观现实是看得非常准确的。如果让中国的企业和资本来承担提高劳动力收入的全部成本,那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来说,将是得不偿失的。

  

  六、张五常先生在文章中还质问:“为什么最低的工资要让置身事外的政府来决定?”这么简单的问题,普通人不明白还情有可原,但作为经济专家的张先生问得出这个问题,可见自称是市场经济、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信徒的张五常先生对市场经济是多么的无知。

  

  那么,我就来给张五常教授上市场经济的常识课:张先生认为最低工资不应该由政府决定,很显然,他认为应该有市场自由调节来决定。但是张先生不明白,市场确实是有效和高效的,但市场决不是万能的。正因为市场在“劳动力市场”这个领域存在着先天的、无法自动调节和弥补的缺陷,才造就了市场经济在世界上出现后的前几百年中,始终无法摆脱贫困、垄断和生产过剩的困扰,直到二次大战时期美国罗斯福总统采纳了凯恩斯经济理论,实行了以福利制度为主要内容的政府宏观调控措施,才使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走上了持续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这就是所有发达国家走向经济繁荣和民众相对地共同富裕的实践证明。虽然在里根总统和撒切尔首相执政时期,各国政府产生了一种向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回归,但这种回归仅仅是对福利制度应该保持在什么程度上的质疑,而从来没有任何国家彻底放弃和取缔过福利制度。就是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鼻祖哈耶克也承认给于弱势群体生活上的基本保障是完全必要的。

  

  市场交易不但需要自由、自觉和自愿,而且必须供需自然、自动地实现平衡,否则,价格就是扭曲的,市场调节也会出现问题。但恰恰是因为在劳动力市场上,劳动力永远过剩,追逐廉价劳动力是资本的原始本性,一旦在某一经济区域出现劳动力紧缺,资本也就会外流追逐廉价劳动力;至少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我们还看不到劳动力紧缺的任何迹象。其次是资本,或者说是物化资本的资源,永远紧缺,而且这种物化资本和资源的紧缺趋势将会越来越严重和明显。虽然这种人口过剩和资源的短缺并不一定会直接影响其它商品市场,比如,穷人虽然急需商品,但因为没有钱,就不可能形成购买力和市场需求;而且,在一般商品市场上,就是存在一定的货币购买力不足和某商品过剩的情况下,市场也会自动地通过过剩商品的价格趋低,来减少供应和遏制过剩,自动、自然地恢复供求平衡。在这方面,也仅仅在这方面,市场确实具有一种公平和效率的发展趋势和倾向。

  

  但是,但在劳动力市场上,由于劳动力受到生存压力的迫胁,只要能够维持生存,无论工资如何不合理,如何地低廉,劳动者不可能拒绝。因此,纯粹的市场调节不可能通过劳动力过剩造成的低工资而减少劳动力供应,使劳资之间的供需自动恢复平衡。所以,在纯粹的市场环境中, 劳资间的供求不平衡是一个永远的常态,导致了资本在劳动力市场上永远的强势地位,劳资之间的交易就不可能真正地自由、自觉、自愿和公平。劳动力的低工资永远是一个扭曲的市场价格,是一个市场无法通过自动调节实现供需平衡的“常态”。

  

  在这里,所谓工资不合理地低廉,当然是相对于劳动生产率和劳动成果而言,虽然在社会化大生产的现实中,不可能有一个精确地计量劳动者个人劳动成果和劳动生产率的标准,但是在理论上,劳动者的工资应该和劳动生产率和劳动成果相适应,这是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原则。如果我们承认这一原则,那么,在劳动力市场上,资本紧缺造成的强势和劳动力永远过剩造成的弱势的交易价格就既不可能是自由、自觉和自愿的;也不可能是公平的、合理的、正确的。因此主流经济学界认定的自然的市场交易结果就是正确的、合理的、公平的观点就不攻自破。

  

  正因为这个劳动力市场上的交易的不公平,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弊端:一是严重影响和遏止了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和能动性。二是劳动者的贫困制约了他们极其子女接受教育和再教育的经济能力和教育程度,从而进一步制约了劳动者综合素质和劳动能力的提高,并因此而制约了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和劳动生产率的进一步提高。而相对来说,劳动力综合素质是决定国民经济发展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三是制约和遏止了消费需求的发展,加剧了“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市场规律。并进一步造成了纯粹的市场经济中必然具有的那种总需求不足的生产过剩危机。四是长期的资本非正常的超额利润,就会培育和产生大企业的垄断。

  

  正是因为这种市场经济的固有弊端,劳动力不合理的低工资引发和造就了纯粹的市场经济中的其它弊端:贫困、垄断和生产过剩的倾向。因此,市场经济不是万能的,市场经济不可能仅仅依靠自身力量来完善地调节经济和促进经济高速持续地发展,市场经济必需政府恰到好处的宏观调控来辅助。

  

  这也就是为什么最低的工资必须要让让置身事外的政府来决定的根本理由。而且政府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和范围,也就是调节总需求、调节收入、和反垄断措施。

  

  首先是政府必须进行恰到好处的“劫富济贫”的收入调节。

  

  一是,政府必须适当制约资本的强势,辅助劳动者的弱势,来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劳资竞争的市场环境,并以此来调节和加强一次分配中的公平性。比如,以法律形式规定与本国或者本地区劳动生产率向适应的“最低工资”、允许和培植劳动者自由组建的、真正属于劳动者自己的工会,使劳动者能够以集体的力量介入工资谈判,维护和捍卫自己的利益,等等。

  

  二是,运用税收收入和适当的福利支出,在二次分配中加强收入公平的调控。福利支出的力度,必须和国家即时的客观经济实力相适应。

  

  当福利制度刚起步时,可能确实只有对最底层的弱势群体的一种救济功能,但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加强,福利制度的范围和功效也在同步发展,它由一种对贫困的救济,逐步发展到了对社会经济效率的促进,也就是从单一的兼顾公平,发展到了在兼顾公平的同时兼顾效率。

  

  比如,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他们对社会教育和医疗的投入,已经都大大地超越了“救济的”性质,几乎是一种全民性的享受。好多经济收入对这方面完全有支付能力的中产阶级也在教育和医疗福利的享受范围内。为什么?就是因为政府理性地理解“教育”对整个国家各方面的发展都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因为全员综合素质将是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但是,强制性地规定每个家庭必须拿出一定的收入来实现子女的高水平的教育,不一定符合宪法规定。所以,只能有公共财政来承担这方面的费用,以便鼓励国民尽可能地接受高水平的教育。而这样的一种教育的普及,也就是提高和促进劳动生产率和国民经济发展的最强劲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国家的福利经费甚至超过国民收入的一半以上,但他们国家的经济活力和创新能力还是名列世界前列的根本原因。因为高水平的教育和医疗等福利普遍地提高了全民的综合素质和劳动能力,弥补了高税收造成的“惰性”和对国民经济的其它的不利因素。

  

  而且,相对完善的福利制度也是促进消费,提高内需的最有力措施,在当前中国内需不到GDP的一半的严重不足的客观现实中,进一步完善福利就更为紧迫。

  

  必须强调说明的是,政府这种适可而止、恰倒好处的宏观调节,不但不是对市场功能的干涉,而且是在市场功能的范围内对市场调节功能的促进、补充和完善。

  

  

  2008年9月13日星期六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2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