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立新:“日本马克思主义”:一个新的学术范畴

更新时间:2011-08-08 10:01:45
作者: 韩立新  

  

  “日本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独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流派,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如果说马克思主义研究可分为“文献学研究和文本解读”、“针对社会现实的实践性研究”这样两个方面的话,由于远离苏联意识形态的控制,日本学者对马克思主义的文献学研究和文本解读相对自由,因而更接近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原貌,其成果毫不逊色于掌握着原始手稿解释权的“苏联东欧马克思主义”;在针对社会现实的实践性研究上,由于日本属于东方,它对马克思理论的吸收和应用明显不同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具有浓郁的东方色彩。正是因为“日本马克思主义”具备这样两个特点,它在学术研究上就有可能成为一个与“西方马克思主义”、“苏联东欧马克思主义”同等级别的范畴。在这里,笔者试图对“日本马克思主义”的形成、特点以及中国译介日本马克思主义的现状和意义进行讨论,希望尽早在中国学术界确立起一个“日本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范畴。?

  

  一?

  

  (一)日本马克思主义的形成?

  

  日本是东亚最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曾经出现过幸德秋水、堺利彦、福本和夫、櫛田民藏、河上肇、户坂润、三木清、古在由重等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并很早就翻译和研究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著作,组织“唯物论研究会”,出版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刊物等,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以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的翻译为例(参见“马克思和恩格斯重要著作日文版的出版时间表”):《共产党宣言》早在1904年就被翻译成日文。苏联在1927—1935年出版“MEGA1”(Marx?Engels Gesamtausgabe,即《马克思斯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一版)期间,日本几乎在第一时间里就对它进行了翻译,出版了改造社日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JP4〗《德意志意识形态》(以下简称《形态》)中的“费尔巴哈”章的翻译出版是在1927年,也就是在原文发表的同一年;《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被翻译成日文是在1932年,也即“MEGA1”第1部门第3卷出版的同一年。而《手稿》被翻译成俄语是在1956年,被翻译成英语是在1959年,日文版显然早于世界上的其他版本。《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以下简称《大纲》)的翻译完成于1965年,而俄译本是在1968—1969年,英译本是在1973年,法译本是在1967—1968年才正式出版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重要著作日文版的出版时间表

  

  《共产党宣言》〖〗1904年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906年

  《资本论》〖〗1920—1924年

  《神圣家族》〖〗1923年

  《哲学的贫困》〖〗1924年

  《费尔巴哈论》〖〗1925年

  《反杜林论》〖〗1927年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费尔巴哈”章〖〗1927年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928年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1932年

  《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1958—1965年〖HJ〗〖HT5BS〗

  

  尽管日本马克思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是它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力量真正成型则是在社会剧烈动荡和经济高速发展的20世纪60年代。在这一时期,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其象征是实现了两个重大的理论突破。? 其一,之前由于受苏联教科书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往往表现出两种极端的倾向,即遵从类似于“教科书体系”的教条主义倾向和带有唯心主义色彩的人道主义倾向。随着1956年苏联对斯大林的批判以及马克思手稿类著作的出版,日本主流的马克思主义开始纠正这两种倾向,摆脱苏联哲学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负面影响。一大批日本学者相信,马克思主义中没有什么“苏联权威”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权威”,如果有什么“权威”的话,那只能马克思、恩格斯本人。正是出于这种信仰,他们开始寻找马克思的手稿,试图从第一手文献去研究马克思,按照马克思的本来面貌去重构马克思主义。到70年代初期,终于出现了大量原创性成果,其中最具有代表性意义的是以内田义彦、平田清明和望月清司为代表的“市民社会论”和以广松涉为代表的“物象化论”。?

  其二,随着研究的深入,他们提出了一个与如何认识马克思的“整体像”相关的“卡尔·马克思问题”。在以什么标准来划分早期马克思和晚期马克思以及如何评价这“两个”马克思等问题上,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东欧马克思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存在着严重的对立。西方马克思主义往往从人道主义角度解读《手稿》,甚至解读整个马克思主义,认为早期的人道主义是马克思的思想高峰。与此相对,苏联马克思主义则强调晚期《资本论》的科学精神,将《手稿》视为马克思不成熟的思想,而将《资本论》视为马克思思想成熟的标志。结果,在马克思思想史上就出现了“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与“科学的马克思”、“早期马克思”与“晚期马克思”之间的双重对立。这些对立的背后显然是对马克思主义本质的不同理解。用日本学者的说法,就是对马克思的“整体像”、“原像”的不同认识。这一课题被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的代表人物内田义彦称之为“卡尔·马克思问题”。回答这一问题,实际上成为60年代中叶以后日本马克思主义的主旋律。正是在这一主旋律下,才诞生了广松涉的“从异化论到物象化论”图式和望月清司的“异化和分工的历史理论”等。?

  由于实现了这两大理论突破,在20世纪60—70年代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宇野经济学”、“大冢史学”、“望月史学”、“《现代的理论》学派”、“市民社会派”等各种学派林立;围绕《巴黎手稿》的“早期马克思论争”、围绕《资本家生产以前各种形式》(简称《各种形式》)的“共同体论争”和“亚细亚生产方式论争”〖ZW(〗其代表性成果有福富正实编译:《亚细亚生产方式争论的复兴》,东京,未来社,1969;福富正实:《共同体论争和所有的原理》,东京,未来社,1970;盐泽君夫:《亚细亚生产方式理论》,东京,御茶水书房,1970;小林良正:《亚细亚生产方式研究》,东京,大月书店,1970;熊野聪:《共同体和国家的历史理论》,东京,青木书店,1976;小谷汪之:《马克思和亚细亚》,东京,青木书店,1979。〖ZW)〗、围绕《大纲》的“中期马克思论争”〖ZW(〗其代表性成果有内田弘:《〈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的研究》,东京,新评社,1982;内田弘:《中期马克思的经济学批判》,东京,有斐阁,1985;山田锐夫:《经济学批判的近代像》,东京,有斐阁,1985。〖ZW)〗和“第二循环的结束问题”,以及围绕法语版《资本论》的“个体所有制”论争等等,可谓精彩纷呈;此外,还出现了“黑格尔左派和早期马克思问题”、马克思的“世界史像理论”〖ZW(〗其代表性成果有:淡路宪治:《马克思的落后国家革命像》,东京,未来社、1971;山之内靖:《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史像》,东京,未来社,1969。〖ZW)〗等焦点问题。整个日本马克思主义学术界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一时间,在日本的大学里做经济学的大都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做历史学的大都是“马克思主义史学”,在哲学、社会学和政治学领域中情况也是如此,马克思主义一跃成为日本学界的主流话语。正是在这种环境中,日本马克思主义作为一支有别于苏联东欧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新兴力量登上了世界历史舞台。?

  

  (二)日本马克思主义的特点?

  

  作为一种独立的研究范式,日本马克思主义具有三个鲜明的特点——重视文献考证和文本解读的“学术性”,横跨多种学科领域的“综合性”,拥有丰富和敏锐的“时代感觉”。?

  1.重视文献考证和原始文本解读的“学术性”。〖HT5BS〗日本学术界非常重考据和文献积累。特别是面对外来文化,出于他们善于学习和吸收的研究习惯,往往视文本解读为学术研究之根本,讲究文本解读的客观性和实证性。〖JP4〗再加上马克思的重要著作大多是手稿,包含着许多与理解思想内容密切相关的文献学和解读问题,结果日本的这种研究范式与研究对象之间就出现了某种天然的契合,使得他们对马克思的理解表现出了许多马克思主义流派所不具备的深刻性,也使得他们的研究范式表现出浓厚的学术性。?

  2.横跨多种学科领域的“综合性”。〖HT5BS〗这种“学术性”也决定了日本马克思主义必须遵从对象本身的特点来研究对象,受到对象本身特点的影响。由于马克思主义学说具有跨学科的综合性,它不是可以被单一的学科如哲学、经济学、历史学、政治学所涵盖的,加之日本马克思主义远离苏联东欧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所以它从一开始就没有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这样严格的区分,更没有受到这一区分的限制。其结果是,造就了一批冲破学科限制的大家,譬如平田清明、望月清司、广松涉、山之内靖、内田弘等人。他们的研究不仅具有艰深的专业性,还具有广泛的综合性。?

  3.丰富和敏锐的“时代感觉”。〖HT5BS〗日本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并非是一种不关心现实的纯粹的学术研究,相反,他们的研究具有丰富和敏锐的时代感。他们不仅深谙马克思的文本,还能够将马克思的理论应用到具体的社会实践中来。在受到日本国家意识形态打压的情况下,日本马克思主义如果不能对当今的社会问题做出强有力的思想回应,是不可能长期以来占据日本思想界的主流地位的。因此,那种认为日本马克思主义没有“思想”、没有“创造性”的说法是与事实不符的。实际上,也正是考虑到“时代感”这一点,笔者才没有将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狭隘地定义为“日本马克思学”,而是使用了“日本马克思主义”这一涵盖面更为广泛的名称。?

  

  (三)日本马克思主义的文献学研究?

  

  马克思的主要著作大多是以手稿的形式遗留下来的,因此,对马克思的研究就必然包括了如何编排手稿和如何解读手稿等文献学问题。这一问题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手稿》、《形态》、《大纲》和《资本论》的手稿当中。而日本马克思主义恰恰是在这四部最重要的手稿的文献学研究上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

  1.《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文献学研究。〖HT5BS〗由于受马尔库塞等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手稿》研究往往是从哲学角度进行的,其核心在于对人道主义异化论的评价。但是,从60年代初期开始,日本的《手稿》研究出现了两个新气象:一是杉原四郎和重田晃一在1962年根据“MEGA1”编辑出版了马克思在巴黎时期所作的《经济学笔记》,它的出版给《手稿》研究带来了重大转变,即要把《经济学笔记》与《手稿》结合起来,对《手稿》的研究离不开《经济学笔记》;二是苏联的拉宾和中川弘、山中隆次、服部文男等人对《手稿》的文献学研究,使日本学术界逐渐确立起了一个将《穆勒评注》置于《第一手稿》与《第二手稿》之间这样一个对《巴黎手稿》写作顺序的共识〖ZW(〗韩立新:《〈巴黎手稿〉的文献学研究及其意义》,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7(1)。〖ZW)〗。这两个新气象都是由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营造的——从经济学角度研究异化论,或者说将经济学和哲学结合起来研究早期马克思成为日本《手稿》研究的主流,由此而产生了一批重要的研究著作。〖ZW(〗譬如,细谷昂、畑孝一、中川弘、汤田胜《经济学哲学手稿》(东京,有斐阁新书,1980)、细谷昂《马克思社会理论的研究》(东京大学出版会,1979)、中川弘《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形成》(东京,创风社,1998)、现代的理论编辑部编《解读马克思(I、II)》(东京,现代理论社,1975)、山之内靖《受苦者的目光——早期马克思的复兴》(东京,青土社,2004)等。〖ZW)〗2005年,山中隆次出版了一个有别于“MEGA2”(Zweite Marx Engels Gesamtausgabe, 1975—〖KG*2〗,即历史考证版《马克思斯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的新版《巴黎手稿》〖ZW(〗山中隆次:《巴黎手稿——经济学、哲学、社会主义》,东京,御茶水书房,2005。〖ZW)〗。在这个新版本中,他不仅把《穆勒评注》也编入了《手稿》,而且其编排采取了《第一手稿》→《穆勒评注》→《第二手稿》和《第三手稿》这样的顺序。这是世界上第一本建立在拉宾考证顺序基础上的版本,该书代表了日本学术界独立编排《巴黎手稿》的最高水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880.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09年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