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德强:社会病需要社会中医

更新时间:2011-08-07 21:43:47
作者: 韩德强  

  

  “前腐后继”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社会性问题。站在社会中医的角度看,即使到了癌症晚期,仍然有可能通过中西医结合,扶正祛邪并重,使病情大大减轻,寿命延长

  近日,杭州前市长许迈永和前苏州市副市长姜人杰被执行死刑。许迈永受贿和贪污的数额近2亿元,姜人杰1亿多,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故判处死刑。

  杀得好!贪腐不死,国无宁日。远有原江西原副省长胡长清、广西自治区原主席成克杰、安微省原副省长王怀忠,近有国家药监原局长郑筱萸等等,都是被执行死刑的巨贪。这些人被判死刑 时,正是许迈永和姜人杰风光无限、贪污受贿之日。为什么新中国建国初期杀了刘青山、张子善,全国震动,官场风清,而今日杀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官,却依然“前腐后继”呢?

  站在社会中医的角度看,“前腐后继”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社会性问题。贪腐之风日盛,是邪气压倒了正气,造成“气不统血”、“气不行血”,以至“血漏、血崩、血癌”。何谓正气? 何谓邪气?干部有信仰、有理想、有道德,能为人民服务,只拿明钱,不拿暗钱,就是正气。何谓邪气?干部失去信仰、理想,唯利是图,明钱、灰钱、暗钱、黑钱都要,就是邪气。一个健康的社会 ,正气压倒邪气,黑钱消失,暗钱很少,灰钱不多,主要拿明钱,执政为民。一个生病的社会,邪气压倒正气,只拿明钱的被嘲笑,拿灰钱是正常,暗钱、黑钱不断增长。病重之日,越是拿黑钱的,越被 认为思想解放,有能力、有魄力。到这个地步,杀一二个贪官已经起不到震慑作用,只能被认为这几个人运气不好,或者手法不高明,或者得罪了某个更高级的领导。手法不高,可以学习。某些党 校一类的地方往往成为交流贪腐手法、寻找高级保护伞的好去处。高官如云,关系讳莫如深,政治风云变幻莫测怎么办?只好看风水、算命、求神拜佛。神佛不灵也怎么办?只好认倒霉。所以, 倒下胡长清、成克杰,枪决许迈永、姜人杰,对官场心态和生态影响都不大。

  用法律解决腐败问题,相当于是用西医外科手术解决溃疡、癌症。当癌症已经扩散到身体的多个系统时,动手术是死,不动手术也是死。这就是坊间流传的咒语:“反腐败亡国,不反腐败亡党 。”但是,站在社会中医的角度看,即使到了癌症晚期,仍然有可能通过中西医结合,扶正祛邪并重,“唱红打黑”,而使病情大大减轻,寿命延长。

  当今中国,悲观者认为“洪洞县里无好人”,轻松一点的认为“一枪一个,有冤枉的;隔一枪打一个,有漏网的”。站到社会中医的角度看,即使腐败到今天这个地步,铁杆腐败的,也是极少数; 跟着腐败的,是大多数。人性本善,干部大多数是好的。只是社会风气坏了,大多数人只好跟着学坏。薄熙来只身一人到重庆,顶多带了一个王立军,为什么能够在重庆开展大规范的“打黑除恶” ?就是坚定地相信大多数干部是好的,坚定地依靠干部的大多数。有了这两个坚定,就可以逐渐温暖看似冰冷的人心,逐渐增强正气,压制邪气。时机成熟,只需要对文强这样的极少数铁杆腐败分 子动手,动点小小的外科手术,就可以起到强烈的震慑作用。

  重庆市委主要领导人是个社会中医,社会中医里的良医或甚至神医。许多人只看到打黑的作用,看不到“唱红”的作用。因为大多数人的思维方式已经西医化了,只能看到“细胞、组织、器 官、系统”,看不到“精、气、神”。按中医的思维方式,一个人是否健康,神清气爽,自然精力十足。神疲气乏,容易百病丛生。“唱红”,就是提神壮气,就是服人参、补元气,就是重温为人民 服务的宗旨,增强人体的正气。具体到每个细胞,感受并不明显,有的甚至还有副作用。但放到3000万人的重庆社会,“唱红”(包括三进三同、大下访、唱读讲传、改组重庆卫视等)就有重大深 远的意义。没有这一系列“唱红”的动作,“打黑”就得不到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理解与支持,就会如同日本鬼子进村。

  重庆不但敢于“唱红”,而且善于“唱红”。薄熙来的言论常常通俗易懂,一针见血,很提神提气。“民生才是硬道理,公平也是生产力”,这话听上去多爽!过去人们只知道“发展是硬道理 ”,不知道“科学发展观”,为什么?因为不知道“民生才是硬道理”!一切发展都是为了民生、服务民生,民生才是硬道理!有了这个民生硬道理,“科学发展观”就有了目标、有了方向、有了 灵魂,才能让老百姓从心底里拥护、支持。否则,即使是“科学发展观”,人们仍然有疑问,发展为了谁?牺牲谁?服务谁?毋庸讳言,由于片面强调发展是硬道理,把四项基本原则当软道理破除 了,结果两极分化,道德沦丧,信仰缺失,唯利是图,大批像许迈永、姜人杰一类的贪官污吏应运而生,独享发展成果,玷污了改革开放名声。

  现在好了,“民生才是硬道理”,话说得不能再透,理讲得不能再明,贪腐势力没有办法去歪曲、去篡改,只好用造谣、诬蔑来妖魔化重庆。

  “公平也是生产力”,同样有此神效。建立新中国为什么?就是因为旧中国不公平,三座大山压得人民透不过气来。公路修起来了,汽车跑起来了,电影上映了,照相机出现了,但是,旧中国这 一切现代化的商品,现代化的技术都是为地主、资本家、官僚服务的,社会严重不公平,这才有共产党应运而生,为中国人民讨回公平!新中国一建立,便有了最大限度的公平,也是有最大限度生产 力的解放和发展。古今中外的历史都表明,市场经济自动导致两极分化,两极分化又会缩小内需,导致经济危机、萧条。如果社会财富分配比较公平,那么,内需将会旺盛,危机就能克服,繁荣就会 到来。因此,公平扩大内需,为生产力的发展提供广阔的舞台,这才是不易的经济学真理!“公平也是生产力”,就是对这个经济学真理的通俗表达!这反过来又说明,所谓“效率优先,兼顾公平” 的说法,其实是新自由主义的论调,是新自由主义将私货塞进了当时的中央文件,忽悠了全社会!感谢薄熙来,讲出“公平也是生产力”的道理,被忽悠多年的群众心头忽然畅亮起来了!

  正是在“民生才是硬道理”,“公平也是生产力”的舆论推动之下,许迈永、姜人杰被判死刑了!这是大好事,说明重庆思维开始影响苏杭了,影响江浙了。江浙动,全国动。

  

  来源:《国企》杂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8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