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昂:张謇——未完成的立宪

更新时间:2011-07-31 20:20:48
作者: 周昂  

  张謇听到消息后,在日记里感叹:“三十年更事之才,三千年来未有之会,可以成第一流人,而卒败群小之手。谓天之训迪吾民乎?抑人之自为而已。”

  这位自晚清以来立志改良中国的士子,被辛亥之后的一场场风雨冲刷得心力交瘁,已然太累了。当国务总理段祺瑞电邀其北上时,张謇断然拒绝。一生政事,至此告一段落。

  回到家乡南通,那里还有梦想可以继续。

  

  自治之殇

  

  值得张謇欣慰的一件事是,自1899年艰难开工,大生纱厂一路走高,到1908年累计纯利达160多万两。此间他又创建了通海垦牧公司、同仁泰盐业公司等企业,利润直线攀高。富足的经济实力下,他在南通继续自己的改良梦。他曾对通海垦牧公司的股东们说:“借各股东资本之力,以成鄙人建设一新世界雏型之志。”后来,张謇将南通“地方自治”称为“村落主义”。

  原本,偏居一隅的南通“十字街放个爆竹,全城听得见”,人口不过四万,没有机器生产。为了将步子迈得再快一点,大生向交通运输、酿酒、制铁、电话、印刷等行业四处出击,还哺育了南通大量的公益机构,包括240多所小学、6所专科学校、1座博物馆、1座图书馆、1个气象台、16家慈善机构等。经过张謇三十余年的经营,南通具备了现代化城市的雏形。

  但是,张謇将改良社会的重担,肩负在一个企业身上,这无异于小马拉大车。过于随意的资金抽取,滥生的子公司、孙公司,使得表面辉煌的大生集团,实际千疮百孔。

  最要命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1915年离开政坛后,张謇依旧疲于应付袁世凯死后混乱的时局。1922年直奉战争,1924年的江浙战争及第二次直奉战争,均令大生损失惨重,张謇在一首诗中愁道:“太平在何时,今年待明年。”

  由于唯恐遭到外界扰乱,张謇极力维持南通的封闭。五四运动爆发,他严令学生不得参与;为了防止资金外流,他甚至反对外地人在南通谋利。

  1922年来南通调查的日本人驹井德三发现:“今江北一带,仿佛以张公为元首之国。”有知情者回忆,当时南通一些百姓,有了纠纷,往往不到县公署,而到张謇的哥哥张詧主持的农商两会去告状。张詧一见公事便批,批起来还洋洋洒洒一大套,大半凭意气行事。

  然而,脆弱的自治,终究无法在时代的荡涤中保全。1922年,随着持续走红的纱布市场突然暴跌,积弊甚多的大生纱厂顿时一蹶不振。1925年,大生的债务达906万两,占全部资产的65.7%。这年7月,张謇被迫将全部企业交给债权人江浙财团接办,一生心血付诸东流。南通自治自此没了经济支撑,走向衰落。

  此前,张謇在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感慨万千:“謇不幸而生中国,不幸而生今之时代,尤不幸而抱欲为中国伸眉、书生吐气之志愿。致以嚼然自待之身,溷秽浊不伦之俗。”

  “张季直先生在近代中国史上是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因为他开辟的路子太多,担负的事业过于伟大,他不能不抱着许多未完的志愿而死。”胡适曾这样评价道。

  其实,最深的憾事,张謇心中早有定论——“一生之忧患、学问、出处,亦尝记其大者,而莫大于立宪之成毁。”不知道晚年张謇说出这句话时,眼前是否会浮现出1911年那个夜晚,武昌城中的熊熊大火。

  1926年8月24日,张謇病逝。11月1日出殡,南通上万人前来送行。就在当天,南京国民政府的北伐军剑指南昌,与军阀孙传芳展开激战——革命至此方兴未艾。

  改良一梦,恍若隔世。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64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