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中国青年报:温州动车之痛——中国科技与人文之殇

更新时间:2011-07-27 01:18:25
作者: 陈志刚   杨于泽  

  

  温州动车相撞造成的人寰悲剧,很难有充分的理由这只是一次偶然。中国铁路运营体制的积重难返,以及在备受诟病下依然故我的顽冥不化,注定是要无辜的民众为它付出代价。

  而令人失望和心寒的则是,动车和高铁在中国的改革发展史上,具有多重的符号性质的意义;在光鲜亮丽的动车高铁开通之际,各种符号标签被贴了上去,自主创新,高科技,超英赶美,西方的阿谀奉承,甚至还有什么高铁军的意淫,不一而足。

  但是现实的无情,用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在另一个方面,动车和高铁更具有符号意义。那就是作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样板,一个集合了举国体制、计划经济、自主创新、腐败、科技与人文丧失的改革怪胎,凸显这个怪胎的强大与虚弱,无耻与无奈。

  这是一次中国科技体制的悲剧。

  在号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创新的高铁领域,我们听到的专家的拍胸脯的口号震耳欲聋,但是在中国只要和所谓科研有过关联的知识分子其实都知道,在伦理丧失、道德沦丧的价值导向缺失的现今中国,又有多少人和这些人所在组织是真的在从事研究和创新?又有几个人真的把自己做的项目当回事?当然,我们这句话要把航天 工程排除在外。

  糊弄和敷衍,是中国科技体制下技术创新的心照不宣的秘密,是皇帝的新装。

  而尤其是当一个体制,拥有绝对的权力,拥有封闭的体系,没有人能够监督和制衡的时候,这种科技创新,这种自主知识产权,将更会把自己的无知和无能,忽悠与敷衍发挥到极致。大部分的人恐怕所要从事的是如何公关运作拿到科研经费,而不是提高自己的科研能力。

  那么,有关系和能量强的人,在大部分情况下和有能力科研能力强的人是不相容的。

  没有人需要为这个封闭的拥有绝对权力的体制负责任,他们也不需要负责任,尤其是当这个体制并不是把民众的生命作为第一价值观。

  所以,我们只看到了不断停开的普通列车,不断提价的高速列车,不断限制的购票退票机制,不断制造的一票难求,不停地高大奢侈的候车楼。

  人文和道德的缺失,对生命和民众基本权利的漠视,是一个市场化机制缺失的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怪胎混合体制的最终走向。

  很可惜,中国的铁路运营和管理体系就是这样的一个体系,更为不幸的是,当自主创新和高科技的符号被贴上之后,血的教训恐怕也不足以阻止其庞大的身躯的滚动。

  如果科技和创新成为剥夺民众基本权利的无意识的工具,那么这样的创新和科技不要也罢。

  如果你搞科研拿项目只是为了弄点经费,为了你自己的生活过的更好一点,那么请你最好把项目做废了,而不是糊弄和敷衍的让人信以为真。

  如果没有对生命和人文的敬重和敬畏,那么让车跑的慢一点、让发展的GDP少一点,活着,能够每天睁开眼睛看到太阳,是大部分老百姓的基本权利。

  

  杨于泽:从高技术决定论中醒醒吧

  

  7月23日夜,甬温线发生两列动车追尾特大事故,初步查明的事故原因是,居前动车因雷击失去动力,导致后行动车与之追尾。事故引起媒体对中国高铁安全性的担忧,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相关发布会上回应称,此次事故“有它特殊的原因”,但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并且合格的。

  这次动车追尾事故,以死38人(截至发稿时)、伤192人的惨烈方式提醒我们,铁路、动车特别是高铁,其安全性是何等重要!两列动车追尾,尚且车毁人亡,我们可以设想,如果高速行驶中的列车发生安全事故,后果将会怎样!不仅高铁,凡属交通工具,都应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努力消除安全隐患。

  玩味王勇平的回应,一种技术决定论的逻辑隐然其中。因为“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是合格的”,所以,中国高铁就安全了,公众就用不着担忧吗?自信技术领先世界,似乎世界领先的技术,已经注定了中国铁路全世界最安全。

  这不是第一次谈论中国铁路技术的先进性。就在23日,甬温线动车追尾的几小时前,铁道部总工程师、高铁总设计师何华武,在成都第三届交通运输工程国际学术会议上就自信地表示,中国的铁轨对硫等杂质的容忍度更低,中国铁轨的质量比日本、欧洲的更加优秀,“中国高铁的安全保障是可靠的”。

  经过多年引进、消化、吸收与创新,中国铁路技术现在突飞猛进,部分领域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技术先进与铁路安全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技术先进性既可以提高铁路安全性,也可能放大铁路的系统风险。技术先进与铁路安全应该完全是两码事,是两个不同的范畴。公众担心高铁的安全,铁道部答以“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并不能让人信服。技术概念代替不了安全概念,技术的先进性,并不必然能解决所有的安全问题。

  铁路特别是复杂系统,其中高技术与常规技术集成,高深理论与普通逻辑交织,高技术的运用增加了系统的复杂性。一方面使动车与高铁在技术上更加可行,另一方面也放大了系统风险。这好比美国F22战机,正因集成高技术过多,服役以来故障频发,今年5月,美国军方不得不全部停飞。我国高铁技术可能很先进,某些重要指标已超越欧日,但这种先进性也加大了高铁的系统风险。

  任何高技术装备最终有赖人的操纵,高技术再高再新,操纵者还是由人组成的团队,这就把高技术系统与常规性的组织管理、与人紧密联系起来了。所谓系统风险,往往是由管理混乱与人的不当行为触发的。日常管理滞后,或稍有人为疏忽,铁路的系统风险就会与世界最高速度产生乘数效应。

  铁路安全,不完全是一个技术高低的问题,还与日常管理、与人的因素高度相关。没有技术创新,不会有领先世界的中国高铁技术,但运用高新技术,不能走向对高新技术的迷信。再高超的技术,最终要靠人来控制,必须与普通技术、日常管理及维护等结合起来。在高技术对系统风险的乘数效应下,岗位责任、工作经验具有决定意义。这时候,人们运用的不是高技术,而是常识。

  现在事故已经发生,其中可能存在某些技术因素,但把事故原因归结为人之过、管理之过,当不为错。

  

  (《中国青年报》2011年07月26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49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