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克中:《共产党宣言》主张共产和共妻

更新时间:2011-07-10 14:05:02
作者: 郑克中  

  

  听说重庆四川外语学院有一个演出节目,用八种语言朗诵《共产党宣言》。这个节目被看成是四川“唱读讲传”经典节目之一。

  听说后,我非常佩服,一个人能够在短时间掌握八种语言,即使是学外语的,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精神太了不起了。

  可忽然想到,他们这是做什么呢?是为了演节目。原来他们是为了演节目!不是为了掌握一种语言,去做实际的运用。

  我小时候住在工厂里,有个工人会蒙语。有一天他拉住我的手,对我说:“我教给你蒙语的一、二、三……九、十,怎么说。”他用汉字给我写在纸上,我没有念叨几遍,就滚瓜烂熟了。到了学校,就向同学显摆,说我会说蒙古话:尼哥、何也、咕噜班……同学们有的是佩服;有的就说:“你胡说八道,我们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呀!”后来我就知道了,学外语,小时候最好使。这样看来,小青年在一段时间里学个七八种外国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作为一种表演,我想他们大概和我学会的蒙语没有太大区别,即只是给别人看的,看着好玩,最多能够赢得一片喝彩,没有别的功能和作用。这和舞台上那些人的表演一样,是养家糊口的一个手段。但他们又不同。对这些大学生来说,会八种语言的《共产党宣言》片段,不是一种将来要靠它来吃饭的本事,而是一种好玩的表演,事过境迁,这一辈子可能再也用不着了,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排练这样一个节目,是否值得呢?青春的时间,可是寸金难买寸光阴呀!

  当然,作为演员,表演什么,不表演什么,对有的演员来说,还是有选择的。大部分人是给钱就行,个别的可能就不一样了。比如梅兰芳,据说抗日时期就蓄须明志,不给日本人演出。

  用八种语言来表演《共产党宣言》,当然不是一种纯表演,导演(报道中说是一名团干部)肯定是有选择的,是导演把他的思想、目的传达给社会的一个手段,用行动来说明,他赞成说明,反对什么,还想推广什么。

  鄙人不才,从学生时代到现在,对《共产党宣言》,不敢说非常明白了,但读过十遍、八遍应该是有了。起先是佩服,佩服两个小青年,一个30岁,一个28岁,就能写出改变世界面貌的东西;后来是怀疑,怀疑这个东西的真理性到底有多大;再后来则是批判,原来这全是对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曲解和误导。

  《共产党宣言》的核心内容就是:全世界工人阶级联合起来,通过暴力(武装起义),夺取政权,夺取政权后,再用国家机器(暴力)推行共产主张。共产,就是除去允许个人有点生活资料外,一律不允许有私有财产,包括女人也是共有的。共产,要消灭商品经济,消灭家庭,实行分配经济(计划经济)。谁来分配?当然是掌权者。他们是上帝,是社会的主宰。谓予不信,请看下面这些话:

  “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买卖一消失,自由的买卖也就会消失。我们的资产者关于自由买卖的空谈……仅仅对于不自由的买卖来说,……才是有意义的,而对于共产主义要消灭买卖、消灭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和资产阶级本身这一点来说,却是毫无意义的。“

  “消灭家庭!连极端的激进党人也对共产党人的这种可耻的意图表示愤慨。”

  “资产者的家庭自然会随着它的这种补充现象(指无产者的被迫独居和公开卖淫——郑)的消失而消失,两者都要随着资本的消失而消失。”

  “但是,你们共产党人是要实行公妻制的啊,——整个资产阶级异口同声地向我们叫喊。”

  “其实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对于所谓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那是再可笑不过了。公妻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一向就有的。”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的掩盖着的公妻制。”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关于共产和共妻,早在希腊时代柏拉图就提出来了,遭到了亚里士多德的反驳。为什么共产一定要共妻呢?我从前也没有弄明白,以为这是两回事,没有必要搅合在一起。后来经过写我的那部书,终于弄明白了。其实,在私有制的产生初期,女人就是私有财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或者夸大一点说,私有,就是从女人开始的。早期人类,没有什么可以被人据为自己的东西,私有,就是从拥有一点食物,一些简单的工具和女人开始的。女人无疑是最重要的内容。现在大家还可以从动物世界中观察到,雄性们在群体内进行生死决斗,就是为了获得交配权,为了夺得雌性。所以当私有的“有”被人类开始觉察和进化成一般社会行为的时候,女人,自然就是私有中“有”的那个内容。

  今天看来十分荒唐,但在早期共产主义理想中,并没有觉得不妥。据文献透漏,苏联十月夺权以后,就曾实行过公妻制(张小红:《十月革命后的共妻制》);中共早期的共产主义运动中,人们对两性关系的严肃性看得也比较淡(曾志:《一个革命者的幸存》);柬埔寨是彻底地实行过共产共妻的。柬共领导人,绝对是文明世界里的一帮畜生。其实这都与马克思的理论倡导有直接的关系。

  共产神话已经被后来的世界历史发展彻底粉碎了,也被中国的改革实践否定了;至于共妻的理想,随着妇女的觉醒和人权的提倡,哪一个正常人还会有这样的疯狂念头呢?

  我相信,青年们用八种语言演出《共产党宣言》,纯粹是为了演出,而不是为了别的,更不是为了把宣言的内容要付诸实践。要是那样的话,中国人真的要“再遭二茬罪,受二遍苦了”——请大家原谅,我也记起了文革中的这些大批判语言。

  

  2011.7.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07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