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成玉:一些数字所提出的问题与一些数字所提供的答案

更新时间:2004-09-15 19:55:56
作者: 于成玉  

  

  国人常津津乐道的“自豪”莫过于自己的“历史悠久”和自己的“聪明勤劳”了。是的,拿“历史悠久”来说,时间的跨度要从“共和元年”算起,是美国的十倍有余。然而,就综合国力来说,却不及人家的十分之一。

  

  据统计资料显示,2003年,中国人的人均国民总收入是1120美元,是美国(美国2003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为38620美元)人均国民总收入的近38分之一,中国国家GDP是美国GDP的1/8(此数据见2004年中国财经杂志与英国The Economist合作出版的《世界2004》中“数字中的世界——国家或地区”一节)。

  

  以核武为标志的国防力量来说,美国:1945年首次核试验成功。核试验次数超过1030次。拥有约1.2万枚核弹头。导弹射程达13035公里。中国:1964年首次核试验成功。虽然 导弹数目不详,导弹射程不详,但肯定不及人家的“九牛一毛”。

  

  至入百姓收入,更无法相提并论。仅举一件小事便可说明问题。在北京和上海平均工作30分钟可以购买一个汉堡包,而在芝加哥和纽则约平均3分钟即可。

  

  综合国力和老百姓的实际收入与美国相比,差别之大,真可谓如李白诗句所形容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然而,在另一些方面,如某些官员的消费水平却令美国官员望尘莫及。以吃喝为例,据新华网报道,全国每年公款吃喝都在一千亿元以上,其实那是有账可查的数据。而那些长期欠账、胡乱下账、甚至不用下账的大吃大喝及一条龙高消费至少还要花掉一千亿元!如今从村乡县到中央部委吃喝风日甚一日。以近期媒体披露的事实为例:2003年底府谷县领导宴请榆林市官员,一顿饭花了8813元。广东吴川市教育局只有五十多人,日均报销餐费4000元!国家电力公司人事部门在武汉开了3天会,平均每人每天消费一万元!广东省陆丰市“人民大厦”以豪华奢侈名声远扬,吸引来众多高官大快朵颐,最高的一桌竟吃了15万元!而在美国——官员每餐(公务餐,关联单位招待)若是超过9美元便以行贿罪论处。至于不久前中美市长央视比富,美市长更是自愧不如。由此可见,这消费公款的差距,岂不是又一个“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吗?

  

  上述一些与具体事物相关的数字,自然向人们提出一个问题:中美两国为什么在诸多方面竟有“天壤之别”呢?而下面一些与具体事物相关的数字,似乎从某一角度,为我们提供了答案。

  

  美国联邦政府,就一个总统、一个副总统,当然政府官员设置的成本是最低的。而中国每一届政府,相当于国家元首、总统、副总统级别的领导人,如国家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政协主席、副主席及总书记、书记处书记等,就有上百人之多。虽然他们占有的工资总量数额不高,但占有和消费的各种资源却是天文数字。

  

  中国宪法的“序言”,洋洋大观,笔者统计一下,竟达1671字(想大家都看过,这里就不援引了);而美国宪法的“序言”按中文计算却只有80个字:“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之赐福,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和确立本宪法。”两相比较,不难看出,中国是“要求型的,命令式的”;而人家美国则是“服务型的,契约式的”。人家美国搞“三权分立”,而我们则实行“党的一元领导”。

  

  再从中美两国教育的一个侧面来看,中国13亿人,只有一千所左右大学;而美国不到3亿人,则有一万多所大学。中国同龄人只有5%上大学,而美国同龄人则有50%以上念大学。另据北大物理系主任甘子钊教授介绍说,自文革后恢复高考以来培养出来的学生,物理系按成绩排列的前三分之一都出了国,仅在美国就有500余人。(1998年3月27日《报刊文摘》)如今中国,不知有多少家庭,有多少父母,有多少中小学,有多少中小学老师,不知付出多少辛苦,培养出一批尖子,再经过高考的选拔,将其中的佼佼者送入北大清华深造,而北大清华最终又将其中的尖子拱手让于美国。这种自己辛辛苦苦耕耘,让人家轻轻松松收获教育成果的做法,不仅年年如此,且一年甚于一年,本来就不正常,有识之士就此质问“北大清华为谁而办”,以敦促有关的教育者和教育管理者认真反思并予以纠正,有人还不以为然。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大一位中国“反美姑娘(曾几何时,向克氏提问诘难问题者)”,不久前竟然变成了“美国媳妇”,令人大迭眼镜。

  

  至于我们得“诺奖” (1901—1982)情况,与美国比更是麻绳穿豆腐——提不得了:美国171人,而中国(大陆)则为“大鸭蛋”(华人虽有 3人,但却是“美籍”)。看起来,全球“顶尖智慧”大概都跑到美国去了。

  

  另据中国媒体报道,到2003年底,中国国家税收突破2万亿人民币大关,但中国动用国家税收官员却超过了一100万人之巨;而美国国家税务局每年收税多达1.7万亿美元,但国家税务局却只有10万税警。据有人计算,“奥运奖牌”在中国的成本是每块高达6亿人民币(又一说是7个亿),而在美国拿税人却不用掏一分钱。

  

  在保护公民财产权方面与人家比,也难望人家项背。近两百年前,美国某一城市,居民y后院有一棵老橡树,这棵树给了他很大乐趣。y老的时候,想想死后不知道别人会怎么对待他这棵老橡树,于是就在遗嘱里把这棵树的所有权,连同树下八英尺半径的土地,统统赠给了这棵老橡树。此遗嘱在本城政府登记生效。

  

  后来,城区发展,y后院变成了街道,老橡树就挡在路当中了。当然,阻碍交通是无疑的,公众利益受到了影响也是无疑的。但是,附近社区的历代居民都认为,这条街的交通所受影响的公众利益,在质和量上并没有压倒这棵老橡树的财产权。公众停一下车,等一下再过,受点委屈,并不为过。

  

  不料,上个世纪初,一场暴风雨把老橡树给刮倒了。本城一个妇女园艺组织立即用老橡树的籽子培育出一棵橡树苗,栽种在原来的地方。老橡树的合法继承树竟然得到了承认。如今,那儿又是一棵参天老橡树了。

  

  这事若是搁在咱中国,恐怕就是天方夜谭了。别说是一棵老橡树,就是一座老住宅,不是说扒就扒吗?谁敢说个“不”字?!用嘉禾县委、县政府的话来说,就是“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至于两国的“一把手”有什么“丑闻”或“失误”什么的,在美国,如美国上届总统克灵顿与莱温斯基的绯闻,新闻媒体用不到八分钟时间,就让全世界都知道。而在中国,别说“丑闻”、“失误”什么的,就连“一把手”的家庭财产都成为国家的“机密”,谁敢问津啊?

  

  记得第二代领导核心东山再起乘机首访美国时,有人曾问他:为什么先访问美国呢?答曰:我发现“二战”后,凡是跟美国走的国家都富起来了……

  

  以上这些枯燥的数字与鲜活的事物结为连理,给我们分娩出了相关问题的答案。

  

  2004年9月15日凌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172.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