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小凯:好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更新时间:2011-06-07 17:38:38
作者: 杨小凯 (进入专栏)  

  这打破了政治垄断。这方面的最有名的当属Baechler的观察 (1976,p80) “资本主义扩张的根源,一方面在于同一文明内几种政治力量的共存,另一方面,政治的多元性给经济发展以自由。”

  Baechler (1976,pp. 78-79) 试图解释政治垄断没有在欧洲盛行的原因: “西方经历政治多元化的原因是复杂的,…从这种发展中,我可以看到一种历史奇迹,也就是说,一种极端不可能的历史事件。所有的政治权力都趋向于绝对化,政治垄断不能生存的话,一定是因为有一些限制它的因素在起作用。首先是教会的存在。因为教会的跨国性质很难被政府吸收。其次,是分权的封建制度下的社会精英, 他们不是为政府服务, 以及城市的发展和资产阶级的成长。最后,是乡村社区相对于国家的自治制度。在我看来,从十七世纪以来,在这一地区,英国模式对西方政治命运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这一论断得到了许多学者和历史学家包括Hall (1987), Mokyr (1990), Jones (1981,pp. 226-35), Braudel (1984,pp.128-9), Weber ( 引自Macfarlane,1988,pp. 186-7), McNeill (1974), Laslett (1988,p.235), Hoffman 和 Norberg (1994), 以及 Landes (1998,p. 36)的赞同。McNeill(1974,p.125)指出,“现代欧洲早期的政治多元化,我认为,是根本的和与众不同的原因。在现代火炮的威力面前,世界上其他一些文明地区的反应是巩固和强化庞大皇权国家的中央权威,而中欧和西欧的地方君主国的反应,却是更有意识地同他们的邻居展开竞争,有时是通过和平的方式,但更多的是通过战争的方式展开竞争。这样一种政治格局,就象风箱一样,刺激了意识形态竞争之火,并使任何有利一国竞争优势的技术革新之火花得以燎原。”Hoffman 和 Norberg (1994) 指出,“总之,在现代欧洲早期,所有的君主在实现他们的意愿时,都不得不面对强大的障碍;不经过谈判,磋商,有时甚至是贿赂,任何君主都不可能得到他的利益 ”(p.305) 。“不论他们有多么自负,专制主义政体是不能随意借钱或者征税的。只有具有强大的民意机关的政府才可能抽取巨额税收,举借大笔钱财。课税和专制最终是矛盾的” 。“最后,自由是一个强国,一个强大而富有的国家产生的必要前提” (p.310)。Landes指出,“专制在欧洲也是大量存在的。但是这种专制被法律和领土分割削弱了。同时,在国家内部,中央(王权) 和地方封建主之间的权力分割也削弱了这种专制。分裂产生了竞争,而竞争有利于保护好的国民。如果不善待他们,他们会跑到别的地方去。统一的大帝国不害怕人们逃跑,例如中国,特别是当他们把自己定义为世界的中心时,人们会无处可逃。”好资本主义不但不让政府侵犯私人财产和企业, 也不让金钱操纵政治, 例如美国的反托拉斯法和对个人和公司政治捐款行为和数额的规制。而坏资本主义的另一特点就是金钱操纵政治。费正清认为,在十九世纪,统治精英的政治垄断是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东方社会,在中央集权政府的组织下,官僚政治制度垄断了几乎所有大规模活动,诸如行政管理,军事,宗教以及大规模经济活动。因此,私人企业从来不可能在没有官方庇护时发展。商人一直处在官方的控制之下,被作为官方的联盟,其活动总是被官方利用或榨取,以满足官员个人或政府的利益。”Etienne Balazs 指出,“商业交易总是受官方税制以及管理的约束。政府对主要物品的垄断,在古代,比如盐和铁,在近代,比如对茶,丝绸,烟草和火柴的垄断,表明政府拥有无所顾忌的经济特权。没有任何商人阶层被允许独立地产生并侵犯这些特权。在实际中,政府对私人产权的藐视进一步强化了政府的经济特权。这表明,官方的庇护和支持是大型商业企业发展的唯一途径。这样做的结果是形成一种商人和官员之间封闭的利益共同体。。。。总而言之,资本主义之所以没有在中国发展起来,根源在于,独立于地主绅士以及他们在官僚政治制度中的代言人的中国商业从来都没有可能建立起来”。(Fairbank,1992, p.179)。Mokyr 也指出(1990,p.236): “引用Needham的话,中国一直是‘一党专政的国家’ 。二千年来,它一直被‘儒家党’ 所统治。在清朝时期,官僚体制压制知识分子和政治异端的产生,尽管中国没有欧洲那种极端的宗教迫害。与欧洲相比,中国不存在小公国或者城市-国家,而这正是有新思想的聪明人可以逃避的地方。” Elvin (1973) 指出,中国在宋朝时,商业资本主义和技术就很好地发展起来了。然而,由于政治垄断和坏资本主义政治体制,它并没有发展到成熟的工业化阶段。杨(2002,ch. 1) 认为:“欧洲的这种多元化,保证了几种文明和主权国家以接近平等的地位相互挑战。相反,东亚的地缘政治结构却保证了在西方文明入侵之前,中国文明的霸权地位。没有其他的文明能与它抗衡。日本人,蒙古人和满洲人在文化上被中国征服,不管他们是臣属于中国还是统治中国。中国是一个大陆国家,它很容易赢得一场统一战争,但是内陆贸易却是昂贵的。因此,直到日本的明治维新之前,在东亚,制度试验的多样性远远小于西欧”。

  最近廖和杨小凯(Liu and Yang, 2001)用一般均衡模型证明了这个猜想。他们证明,在不存在政治垄断的自由市场中,劳动分工的一般均衡水平和总合生产力高于存在政治垄断的自由市场中的水平。坏资本主义有除政治之外所有商品的自由市场,但政府垄断的部门没有自由进入,虽然政府垄断部门的服务可公开自由定价,或间接自由定价(贪污受贿)。政治垄断使政府垄断的部门的服务质次价高, 产生了的收入分配无效率的不平等,政府垄断的部门或与政府勾结的商人获得大量垄断利润, 而其它部门受剥削而收入低, 因而限制市场容量的扩展,并有害于经济发展。这种政府垄断造成的狭小市场容量看起来就象经济不景气, 但这种经济不景气与好资本主义中的景气循环性质完全不同。垄断政治的利润的常见形式就是贪污腐化。与不存在政治垄断的自由市场相比,政治垄断降低了商业化程度,市场一体化程度,生产集中程度,和可以被利用的内生比较优势,以及职业和经济结构的多样化程度。

  在英国光荣革命以前,这种自由进入障碍是以王室的许多垄断特权为标志的 (North, 1981, 和Morky, 1990, 1993) 。在中国1950-1990 期间,这种政治垄断以自由进入政治和很多行业的障碍为基础。政府对银行部门,外贸部门,零售和批发商业以及其他三十多个部门垄断,不准私人经营。呆板的许可证制度,企业的政府对成立企业的审批制度,以及居民户口登记制度等都是政府用来阻止人们自由进入有利可图的行业的 (Sachs, Woo和杨,2001)。对反对派的政治迫害,也是执政党阻止人们进入政治舞台的一种显而易见的垄断行为。中国共产党与其他政党在宪法中地位不平等是中国的政治垄断的特点。

  

  

  References

  

  Baechler, J. (1976), The Origins of Capitalism, Translated by Barr Cooper, Oxford, Blackwell.

  Braudel, F. (1984), Civilization and Capitalism, 18th Century, translation from the French revised by Sian Reynolds. London, Collins.

  Elvin, M. (1973), The Pattern of the Chinese Past. London, Eyre Methuen.

  Fairbank, J.K. (1992), China: A New History.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Hall, J. (1987), “State and Societies: the Miracle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 in Baechler, Hall, and Mann (eds.), Europe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 Cambridge, Blackwell.

  Hoffman, P. and Norberg, K. (eds) (1994), Fiscal Crises, Liberty, and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1450-1789. Stanford, Calif.,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Jones, E.L. (1981), The European Miracle: Environments, Economies and Geopolitics in the History of Europe and Asi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Kemp, T. (1971), Economic Forces in French History, London, Dennis Dobson.

  La Porta, R., Lopez-de-Silanes, F., Shleifer, A., and Vishny, R. (forthcoming), "The Quality of Government", Journal of Law, Economics and Organization.

  Landes, D. (1998), The Wealth and Poverty of Nations. New York, W. W. Norton.

  Laslett, P. (1988), “The European Family and Early Industrialization,” in Baechler, Hall and Mann (eds.) Europe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 Cambridge, Blackwell.

  Li, K. (2001), “A General Equilibrium Analysis of the Division of Labour: Violation and Enforcement of Property Rights, Impersonal Networking Decisions and Bundling Sale.” Ph.D. Dissertation,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Monash University.

  Liu, Wai-Man, and Xiaokai Yang (2001), “Effects of Political Monopoly of the Ruling Elite on the Extent of the Market, Income Distribution, and Development.” Working Paper,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Monash University.

  MacFarlane, A. (1988), “The Cradle of Capitalism: The Case of England,” in Baechler, Hall and Mann (eds.), Europe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 Cambridge, Blackwell.

  Mantoux, P. (1962),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Oxford, Jonathan Cap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120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