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键:镜像中国: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误读

更新时间:2011-04-30 09:51:06
作者: 胡键  

  

  

  (四)中国是否尊重人权

  在人权问题上,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作最大的努力,人权状况有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但西方对此一直对中国横加指责。例如,欧盟对华文件就公然指责中国“没有达到国际公认的人权标准”,并表示要“严重关切中国的人权问题”。在世界公共舆论的调查中,竟然认为中国尊重人权的比例平均只有36%,在23个国家和地区中,只有8个国家(包括中国)认为中国尊重人权,而在认为中国不尊重人权的国家中,西方大国的比例普遍都在80%以上。

  

  如何看待中国对世界的影响

  

  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对世界必然会产生相应的影响。但是,国际社会究竟怎样看待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从调查数据来看,既有积极的看法,也有消极的看法;既有对中国极力贬责的,也有千方百计“捧杀”中国的。当然,其中也不乏中肯的看法和为中国辩护之声。

  

  (一)如何看待中国的政治影响

  关于中国的政治影响,多家西方民意调查机构进行了连续的调查。BBC委托“世界扫描”在2006年1月的调查显示:美国关于中国对世界的影响的看法由2005年的轻度负面变为2006年的严重负面。但是,在奥巴马访华前的调查,关于中国对世界的影响的评价,略微有所好转,44%的人认为中国对世界发挥积极的作用,34%的人认为中国对世界发挥消极作用。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在2008年就中国在亚洲地区的影响作了调查。在被访者中,53%的美国人、62%的日本人、58%的韩国人和印尼人、76%的越南人认为,中国对亚洲的影响是积极的。除了印尼外,其他被访国家大多数人认为中国将成为亚洲的领导者。这个比例在美国为68%、日本55%、韩国78%、越南71%。而全球公众舆论调查中心在2009年的调查却显示,整个西方世界都认为,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是消极的,持消极看法的比例美国的62%、法国59%、德国58%、英国47%、波兰55%,而认为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是积极的主要是一些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比例比较高的是肯尼亚76%、尼日利亚75%、巴基斯坦89%,另外,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比例也比较高,分别为81%、81%和台湾51%,韩国也达到了54%。

  

  (二)如何看待中国的文化影响

  中国的文化影响力一直在上升,孔子学院遍布世界各国,“汉语热”一直“高温”不退。芝加哥委员会的调查也显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在接受调查的亚洲国家中,有相当大部分的民众(70%到91%)认为,学习汉语非常重要。受访者虽然对中国的文化遗产非常尊重,却普遍对其流行文化(包括音乐、服装和美食)打出低分。以10为最高值,美国人仅给出4.6分,日本人给5.1分,韩国4.8分,印尼6.5分,越南7.6分。

  

  (三)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影响

  美国、中国以及日本民众都认为,在亚洲所有国家中,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是最强的。韩国、印尼和越南民众认为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仅次于美国。美国尤其看到了来自中国的某种竞争,与此不同的是,大部分日本人和韩国人倾向于视中国为经济伙伴,日、韩各有53%和67%的人支持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在金融危机中的表现更加使得国际社会感到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重要性。《澳大利亚人报》2010年1月2日刊登的一篇文章就直接指明,“北京堡垒保护了世界”。文章说:“中国是世界没有陷入另一场‘大萧条’的关键原因之一。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部分,……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帮助世界摆脱了大萧条一样,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帮助世界经济在未来两年内回复活力”。皮尤研究中心2008和2009年连续两年就“中国是世界经济的领导者”进行了调查,但认为“中国是世界经济的领导者”的比例都非常低,2008年比例最高的是澳大利亚,也只有40%;2009年比例最高的是加拿大( 37%),但比上一年的比例有所下降。

  

  (四)如何看待中国的外交影响

  中国的外交影响力在提升,这一事实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会议之后,众多的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外交影响力给予了关注。例如,德新社认为,哥本哈根揭开了中美两国集团主导的世界新秩序面纱;法国《费加罗报》指出,“中美两国集团还不正式、不平衡,也确实存在争议,却依然存在,在哥本哈根会议上更趋成形,不过还是以防御联盟的形式出现。正是中美两国之间的利益分歧最终决定了哥本哈根会议的结果,虽然‘挽救’了一份协议,却使其降到了两国不愿再提升的最低线。更有西方媒体指出:“2010年将朝着美国统治下的单极世界的解体继续前进。英文中‘集团’一词的首字母G如此活跃,但总是偏向中国。2009年,20国集团(G20)地位上升,代替G8成为世界的论坛。还有G8与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组成的13国集团,以及刚刚起飞的中美两国集团(G2)。这标志着两个进程:美帝国的衰落和中国霸权的崛起。”芝加哥委员会的调查用外交手段解决关键问题的能力来衡量中国的外交影响力。调查显示,以10分为最高值美国给中国只打3.8分,日本给中国打4.8分,韩国、印度尼西亚给中国分别打5.3分和6.8分。另一个衡量外交影响力的指标是对外政策有效性。在评估中国在亚洲推行政策的有效性上,日本、韩国、印尼和越南人都认为美国政策比中国政策更为有效。其中,日本、韩国、印尼、越南给中国的分数分别为4.8、5.0、6.6和6.7分,这一分值都比美国要低。

  

  如何看待中国崛起

  

  中国崛起已经成为现实不可逆转的趋势,也必然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当前,国际社会大体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是中国威胁论或中国风险论;二是中国机遇论或中国贡献论。虽然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机遇越来越明显,中国在金融危机中的表现也体现了中国为世界经济复苏所作的贡献,但“中国威胁论”、“中国风险论”仍然有相当大的市场。

  

  (一)中国是军事威胁吗?

  芝加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有相当大部分的韩国人(74%)、日本人(74%)、美国人(70%)以及近半数的印度尼西亚人(47%)担心未来可能面临中国的军事威胁。同时,大多数受访者还将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视为维护地区稳定的力量,认为其有助于防止中日军备竞赛。全球公共舆论调查中心最新的调查显示,在23个被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有11个国家和地区认为中国是军事威胁,美洲的美国、墨西哥、智利,欧洲的英国、法国、德国、波兰,以及土耳其、韩国、印度和中国台湾地区,认为中国是军事威胁的比例比较高,而非洲国家以及俄罗斯、乌克兰等并不认为中国是军事威胁。

  

  (二)中国是经济威胁吗?

  中国崛起最快的方面是中国的经济实力。但是,在国际社会看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主要还是粗放型的增长方式,是通过低廉的价格而获得国际市场的竞争优势的,这无论是对发达国家的市场还是对发展中国家的商品来说,都存在着威胁。这种看法尤其在发达国家中比较普遍,而且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这种看法呈上升趋势。皮尤研究中心在2005年5月的调查显示,49%的美国被访者说中国经济的崛起对美国来说是一件好事,40%认为中国的经济崛起对美国是一种威胁。而“公共议程”( Public Agenda poll)在2006年1月的调查则显示,29%的被访者表示他们对“中国崛起威胁到美国”表示非常担心,38%表示有一定程度的担心,即表示担心的占到67%,32%的被访者表示他们根本不会担心。另外的调查还有,NBC/Wall Street Journal poll在2005年5月的调查,61%的被访者认为中国在经济上是美国的竞争者,另有30%的认为中国是美国未来的竞争者。CNN/USA Today在2005年12月的调查显示,64%的被访者认为中国在经济上是美国的威胁,只有33%认为中国在经济上不是美国的威胁。

  

  镜像中国: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误读

  

  从西方调查机构所获得的调查数据可以看出,国际社会的“中国观”尤其是西方的中国观,是一个很不真实的中国,它与客观的中国相去甚远,甚至完全相反,因而实际上是一个“镜像中国”。所谓镜像,就是指一个物体其各部分的排列与另一个作为模型的基本相似的东西的排列正好相反;或者,相对一根与之交错的轴或一个与之交错的平面为颠倒的东西。国际社会所以会形成一个“镜像中国”(Enantiomorphous China),是因为它们对中国存在着制度化偏见。

  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度化偏见尤其严重。从前面所有的数据中可以看出,凡是对中国消极的评价数据、对中国不信任的数据,以及关于“中国是威胁”的数据等,来自西方国家的要比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要高得多。其中固然有对中国不了解的原因,但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对中国的刻板认知。众所周知,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对世界正发挥着越来越积极的作用,特别是从国际体系中的一个“局外者”、“破坏者”转变为“参与者”、“建设者”和“负责任利益攸关者”,中国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中国在打击恐怖主义、联合国维和、国际灾害救援等发挥了非常积极的治理作用。另外,在过去30年中,中国还为世界做出了经济增长贡献、贸易增长贡献、减少贫困贡献,而在21世纪,中国还会为世界做出三大新的贡献,即绿色发展贡献、知识创新贡献和文化创新贡献。然而,西方国家无视中国所做的这一切而认为中国“不值得信赖”、“没有合作精神”、“中国是搭便车者”、“中国是威胁”等,这说明西方大国不仅对中国存在刻板认知,而且它们还没有适应也没有做准备来适应中国的崛起,从而导致对中国崛起的“担忧”。由此可见,西方的“中国观”的真正意义不是认识或再现中国的现实,而是构筑一种西方文化所需要的、关于中国的形象,其中包含着对地理现实的中国的某种认识,也包含着对中西关系的焦虑与期望,当然更多的是对西方文化自我认同的隐喻性表达。它将概念、思想、神化或想象融合在一起,构成西方文化自身投射的“他者”空间。

  即便是非西方国家也有一些另类如土耳其、韩国、印度等,它们同样对中国怀有成见。土耳其紧跟西方对中国的看法比较消极,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土耳其是北约国家,同时又一直在争取加入欧盟,所以它不得不与西方保持一致。在“东突”分子和“7•5”事件上,可以说是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而韩国、印度乃至日本对中国缺乏信任,除了这些国家近年来跟美国等的关系日益密切外,还有很重要的因素是与中国是邻国,从上面的调查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重要邻国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对周边的威胁的看法比较普遍,对中国不信任的程度也更深。韩国是美国的传统盟友,因而在对华态度上更为接近美国。日本不仅是美国的重要传统盟友,而且还与中国存在着历史认知问题,此外,日本在东亚一直谋取主导权,所以视中国崛起为威胁。印度不仅与中国存在领土纠纷,而且一直在追求自身的“世界大国梦”,特别是印度一直没有摆脱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的阴影,认定中国今天的一举一动,会对印度构成某种威胁,由于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很想借着美国来“对冲”中国崛起的风险,因此对中国认知的扭曲程度非常严重。

  制度化偏见还表现为文化上的“恐惧感”。随着近年来以中国文化为主要内容的中国软实力的提升,有关“中国软实力威胁论”的声音也甚嚣尘上。这种声音不仅来自西方国家,而且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周边国家中也有一定高度的分贝。这实际上也是涉及对“中国品格”的认识偏差问题。“中国品格”蕴含于中国文化之中,对中国文化产生“恐惧感”就是对“中国品格”的误读。“中国品格”以“王道”为逻辑,以天下主义为理想,以“尚中贵和”为精粹,以“克己复礼”的“礼仪之邦”为最高境界。这样的文化品格不仅不会使人产生恐惧感,反倒是连欧洲的启蒙思想家也自然地接受了中国文化的精神养料,甚至西方进入工业社会以后受拜物主义膨胀的影响,社会发展陷入了新的困境,西方的思想家也极力主张到东方中国的古老文明中去获取精神来源。今天,西方一些思想家更认为:“中国‘和而不同’原则定将成为重要的伦理资源,使我们能在第三个千年实现差别共存于互相尊重。”如美国学者罗伯特•卡普兰所说,中国不倡导激进的价值观。它的民族主义有时候会有些过于自信,但同时也透露出善意。当前中国的崛起和南北战争之后的美国有很多类似,它的崛起也是正当合理的。中国不会威胁说要摧毁某个国家,所以“西方应当关注中国,但不该歇斯底里地对中国恐慌”。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0376.html
文章来源:《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1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