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德强:中国的自信从何而来?

更新时间:2011-04-06 00:29:22
作者: 韩德强  

  

  不久前,北非、中东一些国家政局动荡,国人议论纷纷。网络上的主流观点认为,这是一场反独裁、反腐败的人民运动,是非洲人民的觉醒,是民主化浪潮的推进。言下之意,中国也需要这样类似的运动,一场政治体制改革,来解决腐败问题,解决所谓的“一党专制”问题。此类舆论内外呼应,就有了所谓微笑散步的“XX花革命”。

  变“游行示威”为“微笑散步”,按网上舆论的说法,是抗议“文明”化了。但从历史趋势来看,也可以说是,变得“底气不足”了。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誉之者以为启动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毁之者以为启动了近半个世纪的内战和外患。今年也是苏联解体20周年,誉之者以为苏联摆脱了一党专制,毁之者以为使苏联国民经济回到出卖矿产和森林的三流国家。即使北非、中东国家的动荡,也并非尽是民意,后面有明显的美国操纵嫌疑。

  卢梭是民主政治理念的奠基人之一,如果他有机会重生,看到民主政治理念200多年来的实践历史,他也可能欲哭无泪。法国大革命是卢梭思想的实验场,其结果是社会一层层断裂,迎来了拿破仑称帝。美国是民主政治的典范和样板,但最忠实于民主理想、最接近卢梭立场的美国民主革命家托马斯·潘恩却被独立后的美国放逐、唾弃。至今,美国的民主政治依然被许多人看成是大资本、大财团玩弄民众的廉价游戏。一个真诚追求平等的思想者,却成了人世间日益悬殊的贫富差距最好的包装者,成了社会冲突、家庭分裂的催化剂,岂不令人啼笑皆非。

  卢梭是空想家,对社会的复杂性一无所知。马克思比卢梭晚出生106年,却在青年时期就看穿了卢梭的空想:在一个阶级社会里,资产阶级口上喊着“自由、平等、博爱”,一旦威胁到自己的财产,马上就转成“骑兵、步兵、炮兵”。所以,真想要“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吗?先消灭阶级吧!于是,马克思的思想就成了升级版的“普世价值”,在世界各国引发了革命浪潮,形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中国共产党就是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成立的政党,从成立之初起就立志消灭阶级剥削,实现无阶级的共产主义,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但是,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我们党逐渐认识到,要消灭阶级和阶级斗争真不容易。私有财产容易消灭,私有观念可不容易消灭。单一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实践告诉我们,哪里有理想主义激情,哪里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哪里的企业就生机勃勃,效率极高。两弹爆炸,一星上天,这都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突出成就。但是,这样的奇迹并不是到处发生。在私有观念还比较浓厚的地区、单位,还得允许私有制的部分恢复,还得承认千百万人的私有观念的长期性、复杂性、合理性。这样,就开始了改革开放进程。

  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去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成就不容否定,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最主要的问题是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腐败现象令人触目惊心。承认私心和放纵私心是两回事。新中国前三十年急于改造私心、否定私心,但后三十年则是过于肯定私心、放纵私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重新成为许多人的信条。舆论不断强调,党员也是人,有私心。于是官商勾结逐渐蔓延,“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逐渐化作“为人民币服务”的宗旨,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逐渐下降。

  怎么办?人民群众希望党能够恢复优良传统,重建党和群众的鱼水深情。薄熙来同志在重庆唱红打黑,立案侦办黑恶团伙370多个,一举抓获罪犯5300人,一大批公、检、法系统保护伞被端掉。黑恶势力闻风丧胆,官场风气一夜好转,人民群众拍手称快。党的威信树立起来了,再也没有人要求“三权分立”、“轮流执政”,只盼党内能多出像薄熙来那样能够用专政手段治理黑恶势力的好干部。

  薄熙来重新凝聚了党心,为党赢得了民心。但是,海内外的民运分子却如丧考妣。他们多年来诅咒“一党专制”,鼓吹“三权分立”,渐成气候。随着腐败现象的蔓延,一些群众对党的信心不足,成为这些民运分子的追随者。薄熙来的出现意味着,权力既可以变质,也可以恢复原质。党内确有腐败分子,但也有健康力量。党确实犯了一些错误,也党也可能改正错误。

  薄熙来此举体现了中央主要领导的意志。先有胡锦涛总书记为重庆定位导航的314战略,后有周永康、李长春、习近平等领导同志的肯定重庆唱红打黑、发展经济的“重庆模式”。一时间,全国人民眼睛一亮,感受到了中央反腐倡廉的强大决心。

  有识之士都知道“多党制”可能导致国家分裂、社会动荡,知道“三权分立”可能会变成“三权勾结”,知道西方体制是大老板操纵舆论、强奸民意的体制。但是,为什么民间舆论会被民运分子所引导呢?因为人们切身感受的是腐败现象屡禁不止,某些地方苛政猛于虎。于是,就有极端情绪的发酵:只要逃出虎穴,哪怕错入狼窝。

  要削弱这种极端情绪,就必须出现一批清官。从经济学角度看,人民最希望的是出现一批清官,因为清官能够为人民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务。人民会算账:西方的政治模式让一批自私的官员相互制衡,成本高昂不说,三权勾结的风险也很大呢。

  中国共产党庄严承诺为人民服务,党的历史基本上是一部为人民服务的历史,这是党的政治合法性所在,是中国政治模式的合法性所在。吴邦国委员长最近重申:“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这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自信,体现了中国政治模式的一种自信。这自信不但基于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且基于重庆模式的现实。

  小平同志将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定为两个基本点。同时把握好两个基本点,有相当大的难度。一段时间内更强调改革开放,就会忽视、动摇四项基本原则。到另一个时期,就必须更强调四项基本原则。吴邦国委员会长的讲话似乎告诉我们,为缩小两极分化和反腐倡廉,今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我们应该更强调四项基本原则了。唯其如此,才能坚持指导思想的一元化,坚持党的领导。过去一段时期以来,新自由主义泛滥,私有化思潮涌动的局面该落幕了。

  国有企业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经济支柱、核心力量。前一段时期以来,国有企业上上下下也都受了一些私有化思潮的影响。个别国有企业领导甚至以改革为名,鲸吞国资,化公为私,严重败坏了国有企业的声誉,也败坏了改革的声誉。学习薄希来同志的事迹,学习吴邦国委员长的讲话,明确我们的前进方向,重温为人民服务的誓言,对于我们国有企业的干部和职工,意义重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807.html
收藏